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564阅读
  • 0回复

周平: 这世上究竟有没有爱情?(卞仲耘大女儿)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周平: 这世上究竟有没有爱情?
发表于 2014 年 02 月 21 日
宋彬彬的道歉信再次揭开那血淋淋的伤疤,人们又回忆起师大女附中卞仲耘 老师被打死的旧案。回忆起那个疯狂的年代。我在这里讲一段卞仲耘老师女儿的爱情传奇。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主人公使用了化名。


1966 年文革开始时卞仲耘和王晶垚的大女儿小雪是中国科技大学6531班的学生。


象许多女附中出身的高干子弟,高挑俊美的小雪知识广博,身上有一股聪慧高雅的气质,她为人随和,不傲气,和同学都处得很好。


文革开始后不久,在八月风暴中,一些出身不好的同学家 里都受到了冲击。八月初的一天,我们听说小雪的妈妈被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打死的消息, 大家都很同情她们家, 想不明白,这些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怎么能活活打死人, 何况还是自己的老师。从此小雪变得沉默寡言,成了逍遥派,总爱一个人默默地看书,写一些东西。


到了1968 年清理阶级队伍开始后, 一些出身好的同学被工宣队招到专案组。 小雪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对搞阶级斗争,专案搞毫无兴趣,但因为出身好,是红五类的第一档革干出身,也被拉进了专案组, 她负责的是6234班 “反动学生”宝山的专案。


宝山出身黑五类, 照他自己的说法是“反动军官“。 按说当年中国科技大学招生是有密级的, 从1958-1961, 1963-1965 都要政审,但1962 年是个例外,那一年因为资本主义复辟,高校招生执行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科大 那一年招生高考成绩超过北大清华, 是全国高考分数最高的学校。当时科大有一句名言“人才出在六二级”,可见当时学校对六二级 期望之高。


文革一开始,大家才发现原来六二级出身不好的学生所占的比例相当高。


象宝山这样出身不好的学生,只要老老实实,不乱说乱动, 也可保个平安无事。偏偏他是个忧国忧民的愤青,不但爱看书,爱想问题,大概 没有倾诉对象,就在日记里写下不少指点江山的长篇高论,谈自己对国家,文革,经济等许多国家大事的看法。 这些都是写在自己的日记里,既没有公开发表,又没有对人讲,即使是错的,也是个人隐私。但在那个年头,“隐私“不是中文词汇。当时只要有人告发你曾经说过什么话都可以给你定罪,更不要说白纸黑字写下的东西。他的日记本被人抓住了, 再加上出身不好,被定为“反动学生”。别的同学都毕业分配了,宝山还留在学校继续审察,小雪正是宝山专案组成员。


后来发生的事,真有点出乎人们的意料。


红五类出身的小雪, 作为专案组成员的小雪在看了宝山的“反动日记“后,产生了灵魂的共鸣,被宝山的才华吸引,竟然爱上了她的专政对象,他们成了恋人。我不了解他们交往的细节,但小雪会是主动方。能够让小雪倾心的男子,一定有过人的才华。而宝山是个男子汉,他没有逃避这份感情,勇敢地接受了小雪,全心全意地去爱他的女神。


宝山魁梧英俊,按现今的说法,是帅哥一个,才华横溢的美女帅哥, 堪称绝配。 但这一对绝配, 却与当年的择偶标准背道而驰。那个年代,女孩子找对象的第一条就是家庭出身好,如果女孩子嫁了个出身不好的丈夫,他们孩子的出身随父亲,出身还是不好,尽管再有才华,他自己和孩子也不会有未来。到了1969年,学校里只留下64,65 级的学生,既不能上学,又没有心思搞文革,女同学们都忙着找对象, 急着把自己嫁出去。出身不好的都愿意找个出身好的作为自己的保护伞。把自己和未来的孩子染红。


依小雪的条件,她要找个们当户对的高干子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她是个特别的女孩, 她要找的是思想和灵魂的知音。她选择了宝山。当时有的人为小雪感到不值,也有人为她的离经叛道的择偶感到钦佩。


后来宝山的问题被记在档案里,被分配到河北省一个县里插队。然而高山大河挡不住两个热恋的年轻人,隔几日,小雪就会收到来自河北的厚厚的一封信,看到小雪一脸幸福的样子,我懂了什么叫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美丽的。


1970 年初,科大在林彪一号命令下,举校从北京迁往安徽。安徽工宣队接管了科大。我们到了安徽后,三系被分配在马鞍山,在马鞍山一铁厂劳动。几个月后,一场腥风血雨的一打三反运动在教职员和64, 65 级学生中轰轰烈烈开展起来。


当时出身好的和文革没有问题的人被选进专案组,其他的人继续劳动。我们十几个女生住在一个大仓库里。一天几个专案组的人满脸严肃地来到我们的宿舍,抄了小雪的床位,把她精心保存的宝山的来信和一台短波收音机都抄走了。


经过专案组锲而不舍的努力, 小雪和宝山案进展神速,他们来往的书信成了定罪的铁证,短波收音机成了偷听敌台的物证,宝山在河北被公安局按现行反革命被捕,小雪作为大批判的重点, 被隔离审查。


小雪和宝山案 成了三系安徽工宣队在这次一打三反运动最辉煌的战果。


那么他们究竟有什么问题呢?


在全系的批判大会上,专案组慷慨激昂义愤填膺地批判二位的反革命论点:什么个人迷信,个人崇拜,工农差别的剪刀差,国民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 他们没有什么尖端观点,谈的都是些理论问题, 不但有理论,还引经据典,又是马克思如何如何讲,又是列宁怎么怎么说。听了几位的大批判发言,我心想这样一个有学问有思想的才子,难怪小雪会爱上他。不知二位是否仍然保留当年的两地书,如果这些资料还在,那会是很珍贵的历史文献。


正当系工宣队准备把这场大批判作为典型推向全校,中央一纸命令把文革中滞留在校的64,65 级大学生撵出校门,到工厂农村去劳动,使得这场一打三反运动 急煞车。但工宣队也没放过他们,在他们的档案里放了很多材料。把小雪分到河北离宝山不远的县里插队劳动。


比梁山泊祝英台幸运,这个凄美的爱情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毕业以后以后我们好久没有他们的消息,听说他们在乡下结婚生子。


2000 我们在马里兰富华老友家里再次见到了他们,岁月虽然在当年的美女帅哥身上刻下了痕迹,但更显出他们今日成熟和自信的风采。小雪告诉我们, 他们在乡下待了许多年,有了一个女儿。1978 年宝山再次以优异成绩考上了中科院第一届研究生,现已经是该领域领军人物。(人才出在六二级这话一点没错) 这次宝山是到美国某研究所进行合作研究,特地带小雪一起出来旅游。


看到他们的夫妻恩爱的今日,我们知道他们的爱情经历了多严酷的考验。


我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爱情。爱情是圣洁的,它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灵魂,精神和肉体完全的融合,无论是健康还是疾病,无论是富有还是贫困,无论是生还是死,都不能将他们分开。


卞仲耘老师在天有知,会为小雪和宝山的爱情感到欣慰。


□ 读者投稿

http://hx.cnd.org/2014/02/21/%E5%91%A8%E5%B9%B3-%E8%BF%99%E4%B8%96%E4%B8%8A%E7%A9%B6%E7%AB%9F%E6%9C%89%E6%B2%A1%E6%9C%89%E7%88%B1%E6%83%85%EF%BC%9F/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