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87阅读
  • 0回复

[图书信息]陈楚三:《人间重晚晴:一个所谓红二代的人生轨迹》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听一位令人敬重的“红二代”一席谈
  中共创始人之一陈潭秋幼子陳楚三,超越“红二代”身份限制,站在人民立场独立思考。他告诉我陈云严厉批示:“像陈楚三这样的人要特别警惕,绝不能让他们混进第三梯队”;但第二年陈云又埋怨秘书:“早告诉我这是潭秋同志的儿子,我就不会那样批示了”


  老高按:昨天下午对陳楚三先生做了一次采访直播,今天还将对他继续采访,但不是直播。陳楚三是陈潭秋烈士的小儿子,陈潭秋是中共一大的十三名代表之一,也是一位中共创始人。陳楚三1942年出生在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监狱,不到十个月时,父亲就与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林基路等人一同被杀害。
  陳楚三在监狱里过了四年,才随大人和其他儿童(其中包括毛远新)被营救到陕北。后来他以“郑延生”的名字,被薄一波的前妻抚养了九年多。直到14岁,才得知自己的生父是烈士,其本来的名字叫“楚三”,是监狱中党组织负责人张子意所取,出自司马迁《史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陳楚三是如假包换的“红二代”,但他与罗宇、阎淮、李南央等许多高干子弟一样,勤于思考,对毛泽东、对康生、对文革、对“六四”……都有基于自己亲眼所见、亲身所历的独立见解。他的许多看法,我未必都认同,但对他超越“红二代”身份的限制,站在人民的立场、重视实证、独立思考的探索精神,我由衷地钦佩和敬重!
  陳楚三写了一本回忆录《人间重晚晴:一个所谓“红二代”的人生轨迹》,42万字,即将由明镜出版社出版,我有幸受委托担任责任编辑。下面是封面:



  昨天的专访中,他重点讲述了一段故事: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陈云,在1984年2月在对孔丹(父亲是前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孔原,母亲许明是周恩来的秘书,文革初期自杀)一封信上批示时,明确地指示:孔丹这些老红卫兵不属于要清理的文革“三种人”,却捎带说:“像陈楚三这样的人要特别警惕,绝不能让他们混进第三梯队”;但1985年,陈云又埋怨其秘书朱佳木:“你要早告诉我这是潭秋同志的儿子,我就不会那样批示了。”
  我特地问陳楚三老人:得知陈云表示后悔对您那么批示之后,您怎么想?他不疾不徐的回答,让我更加尊敬这位襟怀坦荡的老人。
  陈云为什么在批示中对陳楚三如此严峻?故事相当曲折,牵涉到中组部李锐、刘泽彭(也是“红二代”,清华校友、宋任穷前秘书,中组部青干局时任副处长)、罗征启(深圳大学校长)、陈元、蒯大富(清华文革造反派领袖)……他昨天并未讲完,今天将继续娓娓而谈,择时播出。我将找机会再来细讲这段公案。
  顺便说一句,陈云的秘书朱佳木也来历不寻常,其父亲朱理治三十年代被派到陕北主持“肃反”,将刘志丹、高岗、习仲勋都抓起来,险险乎都活埋。陈云的另一个秘书许永跃,后来历任河北政法委书记、省委副书记、国安部长。我得知的消息是,他在21世纪初那位鼎鼎大名的“公共情妇”李薇案上栽了大跟斗。
  中共元老选用秘书,多半选用“红二代”,例如习近平就当过耿飚的秘书。这方面的详细情况,前中组部官员阎淮知道得相当多,我跟他约定,请他专门讲一讲,一定很好玩。
  扯远了。回到陈楚三。因其特殊经历,他与康生、毛远新等人都有许多故事可讲。我很感谢这些老人,他们让我们知晓了许多过去蒙在鼓里的史实。
  早上浏览《纽约时报》中文网,有几篇文章有可取之处,虽然彼此风马牛不相及,好在都不长,捆成一束,转载于此。这些文章与上面所谈的陳楚三,没有什么联系。不过,博客就是网络日志,我记下每天的活动,也可以记下每天的阅读。再说,这几篇文章真的与陳楚三的故事毫无联系吗?未必。世上万物无不有联系——或隐或显、或远或近、或疏或密,而已!

http://m.creaders.net/blog/u/3843/201710/306264.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