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02阅读
  • 0回复

shengyucheng007:我有这样一位同学(康生长孙)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虎年正月,我初中的同班同学聚会,如期举行。到会的十几位大都已退休,还有几位属虎的,还有几个月的干头。席间交谈,说起青岛著名画家张朋已去世,我说这画家张朋和咱学校的张朋完全重名,一字不差。话题由此转到同学张朋身上,同时也转到他爷爷康生身上。
    可能都姓张,张大宁说,康生治过不少人。张利民说,他从延安开始干的就是这工作!大宁的父亲,文革前海军大校,军队高干。利民的父亲,文革前青岛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地方高干。可能他父亲当年也曾经干过党内保卫工作,因此张利民对“治人”一词进行反驳。话题由我引起,而且已牵扯到敏感政治问题,我说,现在连毛主席都敢否定,何况康生!还是胡培基有权威:咱不管这些事,咱主要是喝酒!大学副校长中止了争论。
    我们的同学张朋,1963年和我们一块考入青岛二中的,不在一个班。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教育就进行改革了,当时是“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青岛二中率先试点,初中高中连读五年,叫“五年一贯制”。我们那一届共六个班,四个初中班,两个“五年一贯制”。张朋,就分在“五年制”的2班。
    文革以前的近三年,我对张朋不大熟悉。只是在校运动会上,他跑得挺快,听爱好体育的同学说,他叫张朋。他父亲张子石,五几年的时候当过二中校长,后当青岛市教育局局长。我对他的第一印象:肤色挺黑,看起来挺憨厚。
    文革初期,我校学生自发先后成立的两大红卫兵,基础都是“血统论”。一个以军队干部子女为主,一个以地方干部子女、工农子弟为主(见已发博文《难忘一九六六》)。张朋哪个红卫兵也不参加。后来听说他和他父亲张子石在刚停课时就去过北京,接受过“不要过早介入”的指示。也就是在我当红卫兵期间,知道了苏共的捷尔任斯基,中共的康生,他俩都是共产党的秘密警察头子。
    两大红卫兵轰轰烈烈了一阵子,到头来都成了“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都垮了。之后随着造反派“夺权”运动的开始,各单位的两派革命群众组织成为运动主流。这时,张朋出山了,成为我校“东方红”的负责人,旗帜鲜明地支持被毛主席谈及的“那个副市长的意见是正确的”青岛市副市长王效禹。
    垮掉的老红卫兵们大部分都加入到张朋的“东方红“,军队干部子女大都从此“消沉”。因为,运动发展到“夺权”阶段,中央命令军队“三支两军”,而青岛地区对造反派的态度,海军与陆军产生分歧。就在参加“东方红”组织的近一年中,我与张朋有了很多接触。听说张朋的《毛主席语录》有他爷爷的题字,有一天趁着碰面,我向他提出看看的要求,他痛快地递给我。打开首页,六个苍劲有力的钢笔字:张朋学习   康生。看完,赶紧送还。这是我唯一 一次见过中央高级领导人的亲笔。那时,我17岁。
    1967年底,六六届毕业生被处理了,我到济南上中专。那时,中央为保护高干子女,指示军队特招一批兵,不管是哪一届的学生。张朋参军了,陆军,李水清的67军。
    再次见到张朋,在1969年的济南。在我上学的省轻工业学校,我见到来济南出差的张朋,他是与在济南铁路机械学校上学的同班同学林荣国一块来我校的。一身绿军装,四个口袋,政治指导员。看到张朋飒爽英姿,我很高兴。高干子弟能想着我这工农子弟,该知足。
    1975年底,我在报纸上看到张朋,康生追悼会的现场照片,还是一身军装,没戴军帽,身份:康生长孙。记得很清楚,对于康生的封号,除了“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还有“光荣的反修战士”。获得同等封号的,还有另一位高级领导人——周恩来,“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
    毛泽东时代,对中央领导人的盖棺定论,除了“无产阶级革命家”,“战士”是最高的荣誉。只此两位。
    毛泽东主席逝世,粉碎“四人帮”以后。只是听说,张子石在浙江杭州自杀。职务,不是省革委主任就是副主任。还是听说,张朋转业了。再后来还是听说,张朋在淄博市体校当校长。那时,67军早就从青岛换防到淄博。
    截至到目前,我还见到过张朋一次。记得好像是1995年6月的一个公休日。在青岛市政府多功能厅,青岛二中老三届校友联谊会。我和胡培基见到从淄博赶来的张朋。紧紧的握手,简短的问候,一切都在无言中。张朋还是那样,只是多了一些沉稳,多了一些沧桑。
    现在,我和我的同学都退休了。不同的经历,共同的人生。无论天南海北,同学之情,世间永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e50fd70100kzsk.html#cmt_4C641BF7-7F000001-4B7E8634-842-8A0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