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54阅读
  • 0回复

郭效仪、张炯之:对成县文化大革命的回忆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对成县文化大革命的回忆
2011/12/8 10:59:13 来源:成县文史资料选辑二 编辑:张蕾 1278 0 0
               对成县文化大革命的回忆
                   郭效仪   张炯之
    成县的“文化大革命”要从“四清”运动说起。一九六六年二月,地委派曾祥云 (副专员)为“四清”工作团团长,马宜超、赵国诚为副团长,在成县的县级机关和城关、支旗、抛沙、店村、红川等公社开展“四清”运动。工作一开始,原有的各级领导干部都一律靠边站,由“四清”工作团 (队)代替一切工作。不久,宣布赵国诚同志代理成县县委书记,停止了郭效仪县委书记职务,接受批判检查。在各级机关“四清”中,以王芝英 (女)为首的一伙盗窃剪角布证的盗窃集团被揭出来。此案涉及到副县长张珍、李世荣的生活作风问题。随之张、李二人都下了台。“四清”工作团,前后认定郭效仪的错误有三条:一是同意并支持汪中璞 (副书记)在纸坊庙下大队搞的“包产到户”,搞单干;二是去过鸡山庙会,支持了封建迷信活动;三是在一九六二年群众生活困难期间给群众借出的集体土地太多。
    成县“四清”运动还未结束,“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文革”一开始,在红卫兵的冲击下,各级党政机关不能正常工作,“四清”工作随之也开展不下去,只能不了了之。“四清”工作团的人都陆续溜走,郭效仪也回到了地委。
    一九六六年八月,县委机关群众组织又将郭效仪从武都地委揪回成县,接受群众组织的批判斗争。开始指控郭效仪是“三反”分子、是成县最大的“走资派”、是刘少奇在成县的“代理人”。同年九月十日被限制自由,由群众组织管制。不久又宣布“郭效仪是大叛徒、大特务、大汉奸”等。从此,他天天脖子上挂着牌子,被架上“土飞机”游街示众一,在各种大会上进行批判斗争。有些人在批、斗会上和游行途中,对郭不是拳打便是脚踢,抓头发、揪耳朵。当时任何群众组织都有权单独进行批斗。在批斗中随意打骂、污辱,“车轮战”、假枪毙,整夜轮番批斗,不准睡觉。这些作法大体有这样几种情况:有些群众组织为争名义、制服对立的群众组织,对郭进行刑讯逼供,强迫郭承认“问题”,如不承认就打 (承认则挨另一派群众组织的打,挨打总不可免,所以不是事实,就绝不能承认);有些机关干部因平时工作不好受过批评,或者没有达到自己的某种要求,就趁机进行报复;有些是没有任何理由,认为对“走资派”批判斗争得越凶就越革命,因此,不分是非乱打一顿了事。在整个“文化大革命”中,郭先后遭到十多次毒打,批斗四百余次,被三次抄家。
    原县委、人委的领导班子共有八人,在“四清”和“文化大革命”中被批判斗争下台的就有七人,只有县委副书记高平同志一人幸免。在“文革”中原县委领导干部都在劫难逃,遭受揪斗、挨打、游街示众。县委副书记郝建宁,群众认为是成县“二套班子”的首领,在游街示众中被打得死去活来。若逢天雨,他被推拉成泥人。县委副书记汪中璞同志因家庭是地主成分,被称“三反”分子,遭受批判斗争。当时总称“郭、汪一小撮”。副县长张烈同志,被认为是“二套班子”的成员,多次被逼打,后上吊身亡。副县长张珍、李世荣同志,在“四清”中就下了台,县长杜启荣也多次被斗打,游街示众。县上的科部级领导干部和公社书记等也多被揪斗,认为这些人都是郭效仪的“黑干将”。总之打击面很大。
    在成县“文化大革命”中,群众组织对各级领导干部揪斗、打骂,司空见惯。1968年十月份,违法乱纪行为最为严重。清理阶级队伍和刮“十二级台风”时,十月九日和十二日两天,将揪出的所有“走资派”、“叛徒”、“特务”等一律集中,挂上大牌子,架上“土飞机”游街示众。仅原县委干部中一次就揪出二十三人,约占机关总人数的百分之四十。郭效仪“保护伞”下的“一小撮”,被架“土飞机”,给群众“请罪”。在此期间,各单位的群众组织,对本单位的“走资派”进行毒打、逼供,昼夜折磨。短短三、五天内就发生了上吊、跳井、在自己头上钉铁钉、用小刀割自己的脖子等多起自杀事件,一时气氛十分紧张。
    成县“文革”期间多次发生武斗。“文革”中建立起来的群众组织逐渐形成两大派,即“红委会”和“联总”。两派群众组织因观点不统一,互相攻击,都有枪支弹药,都有武斗班子,经常发生武斗。严重的一次是“红委会”向驻扎在上城的“联总”发起猛烈的攻击,最后将“联总”从成县赶到了县外。还有一次是在小川,两派下属组织发生武斗,打死一人。在纸坊公社也发生打死人的事件。
    成县革命委员会建立后,于一九六八年十月下旬,将已’揪出的“走资派”等送“五七干校”参加劳动改造。郭效仪和汪中璞二人除参加劳动外,还要在全县范围内被巡回游斗。一九六九年五月份游斗停止,十一月份宣布解除“群管”,一九七二年九月被分配工作。
    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揪出来的人,究竟有几个是“三反”分子、“走资派”、“叛徒”、“特务” ? 不仅成县没有,全地区、全省也没有。事实证明“文化大革命”打内战,破坏了党风和党的政策,党在群众中的威望受到影响。
    十年坎坷,受尽了磨难,尤其在去各公社、大队游斗中,深深体会到广大群众、干部及青年学生都是好的,是通情达理的;也认识到“文化大革命”之所以能发展起来,主要是迫于形势,不少人是随波逐流;另外有些人是属于动机不纯,想升官发财、混水摸鱼捞一把。有的则是社会沉渣泛起,有些是过去在各种运动中或在工作中受到过打击或批评,趁机打击报复。形形色色,不一而足。也有些人是“风派”人物,见风使舵,投机取巧。
    在“文革”十年的时间里,也不否认,确有些同志敢于坚持真理、实事求是、在危机中能挺身而出,一身正气。那时怪事很多,非党一伙人一起哄,就可以开除党员的党籍;“公检法”被打翻,可以私设公堂,给老干部定各种罪名,搞“群众专政”、“专案组定性”等等。但在当时,老同志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相信群众、相信党,经受住了考验。
资料撰写者:
    郭效仪,山西省夏县人,1918年7月生,1938年9月加人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任夏县抗日游击队十二中队班长,夏县牺盟会武装干事,后转人地下任情报员。一九四九年随军西进,解放后任天水县公安局长,天水地区公安处长,中共天水地委常委,地建委主任,徽县县委书记,成县县委书记,黄鹿坝电站工程指挥部副主任、主任,武都地区林业办公室主任,中共武都地区纪委书记,地委顾问等职。“文化大革命”时期,任中共成县县委书记。
       张炯之,生平事迹见《成县教育人名录》。


http://www.0939.net/article/article_15762.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