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8阅读
  • 0回复

美国中情局臆测中国政局的四份秘档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有关中共领导层稳定问题与毛泽东的“接班人”问题,一直是美国情报机关对中国政局持续关注的热点。1964—1966年间,美国中情局曾对中共最高领导层进行过认真的分析。
    1964年3月:面临确立接班路线上的第三人
    1964年3月20日,美中情局在《关于中国领导层与接班问题的分析报告》中指出:(1)中共的领导层相对稳定,高层的变动很小。(2)中共的最高领导层可分为两派,即刘少奇、邓小平领导的“激进派”与以周恩来为首的“温和派”:“由刘少奇与邓小平领导的激进集团近年来已经明显地占据了主导地位,它牢牢控制了党的机器……周恩来似乎领导着一个温和的集团,在政治局层面,该集团被认为包括外交部长陈毅、财政部长李先念与国家最高经济发言人与计划者李富春(它也包括未失势前的陈云)。把周形容为一位温和派,应该考虑到这个事实,即作为总理的他,不允许像党的其他领导人那样,有更多的机会去表明自己的意识形态狂热,而且,他总是忠实地支持甚至非常激进的毛的政策。”(3)领导层日益年迈多病,特别是毛泽东的健康状况不容乐观。(4)毛泽东的潜在接班人的顺序是刘少奇、邓小平;而中共的下一代接班人,则是一个多达800人的更加保守的第二梯队。
    该报告分析说:“毛泽东公开指定的接班人是刘少奇,刘自1945年以来就是毛泽东在党内的第一副手。(北京)在1959年采取了加强刘的声望的重要一步,那年,毛泽东把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职位让给了刘——而保留了党的主席这个更重要的职位。虽然国家主席的职责很大程度上是仪式性的,但是,这次转让通过把他确立为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与授予他迄今只有毛泽东独自使用的‘主席’称号,加强了刘的威望……现年66岁的刘少奇几乎与毛泽东一样年老体弱,政权面临着确立接班路线上的第三人的问题。多数的西方观察家,包括在北京的外交官,相信在毛泽东与刘少奇之后,接班人将传给党的总书记邓小平,而不是传给他名义上的上级,相对温和的周恩来。”
    这些观点对错参半,基本上沿袭了中情局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关于中国政局走向的看法。
    1964年10月:详细谈及毛泽东健康状况
    1964年10月27日,美中情局又在《关于中国领导人健康状况的情报备忘录》中,详细地谈及了毛泽东的健康状况及其可能患有的疾病,认为毛泽东患有心血管方面的毛病,可能还有帕金森氏综合征。
    对于其他领导人的健康状况,该备忘录说,周恩来正被繁重的工作折磨得疲惫不堪,偶尔也有关于刘少奇的报道,他似乎很疲劳,但显示没有大碍。党的总书记邓小平与北京市长彭真在公开场合中,给人以非常健康与精力充沛的印象。
    虽然当时中国党政领导人的健康状况属于最高机密,但中情局还是运用各种方法来分析推断,其中包括中国领导人接见过的外宾的印象、领导人公开露面的频率及其神态,以及各种道听途说的消息。
    事实上,毛泽东晚年多病,患有慢性气管炎、白内障、肺心病、脑血管疾病等老年人的常见病,中情局的推断显然大体符合实情,这也让我们不得不惊叹中情局情报搜集与分析能力之强大。
    1965年8月:林彪是一位不太可能的候选人
    1965年8月5日,美中情局在《关于中国政治问题及其前景的评估报告》中,继续就接班人问题、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问题进行分析与预测。
    关于接班人问题,该报告的结论不变:即“毛泽东一直在准备着权力有序地转让给政府的现任主席,67岁的刘少奇。刘少奇似乎至少像毛泽东一样,是一位好斗的教条主义者,虽然刘是有能力的,且对工作专心致志,但他缺乏几乎是传奇色彩的毛的魅力与威望。如果刘没有毛活得更长的话,党的总书记邓小平与政治局委员彭真似乎是最高职位的最有力候选人,他们两人大约均是65岁(注:实际上邓小平为61岁)。虽然现年67岁的周恩来有资历、地位与声望,但他可能认识到他在党的组织内缺乏足够的力量去接管最高职位。最高的军事领导人林彪长期健康欠佳,因此,尽管他相对年轻(58岁),却是一位不太可能的候选人”。
    关于中国未来的政策走向,该报告认为,自“大跃进”失败以来,中国领导层的革命目标与人民群众的目标之间的分歧日渐扩大。该报告预测:“我们相信现在的领导人将不会让步,他们似乎日益教条与顽固。因此,未来几年的前景是(出台一些)造成日趋紧张的经济与社会计划。”
    实际上,为了阻止1961—1962年间在农村部分地区出现的“三自一包”现象,中共在八届十中全会后,发起了城乡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批判运动,以唤醒群众的政治冷漠,教育群众接受其集体主义的道路,但结果是阶级斗争扩大化的“左”倾思想越演越烈,社会状况愈发紧张。
    这份评估报告关于刘少奇以及邓小平、彭真接班序位的研判,在表象上与当时中共党内的权力结构大致吻合,但在实际上,与中国政治演变的进程却大相径庭。中情局的情报分析专家无论如何也没有预料到,不到一年,中国便爆发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
    “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夜之间爆发的,毛泽东和刘少奇之间的矛盾,也不是一夜之间激化的,中情局在这方面的嗅觉显然很迟钝。
    1966年6月:一场真正的权力斗争已经爆发
    《关于中国领导层人事变动的情报备忘录》完稿于1966年6月,对1965年9月至1966年6月期间中共领导层的变动及其未来趋势做了分析。该报告认为,随着彭真的倒台,中共将开始一场真正的权力斗争,而且认为,这可能是毛泽东时代谢幕的开始。
    关于中共最高领导人的动向,报告认为,毛泽东可能丧失了能力,其地位似乎已被削弱,其目前的角色尚不确定;刘少奇的地位正在被削弱,其党内的地位已经下降;党的总书记邓小平似乎要取代刘少奇成为显然的接班人;周恩来似乎在设法远离斗争;而林彪不可能是一位最高权位的竞争者。报告还认为,如果这场斗争过程漫长,它将演变为混乱。
    中情局的这些分析良莠不齐,特别是“文革”已经开始,而美国情报分析人员却依然坚信“由于毛长期的疾病与缺席公众生活,林彪本人真心追求高位是不可能的”。相反,他们认定的邓小平则很快作为中国“走资派”的第二号人物被打倒,而被他们认为是不活跃并被排除在接班人之外的林彪,却空前地活跃起来,并作为毛泽东的接班人,史无前例地写入中共党章。
    (摘自《窥视中国:美国情报机构眼中的红色对手》,沈志华、梁志编著,东方出版中心)

http://www.dubaocankao.com/html/news/shgc/2014/0121/4657.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