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532阅读
  • 0回复

大公报:纪录片《消失的档案》歪曲历史 断章取义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纪录片《消失的档案》歪曲历史 受访者控诉导演断章取义


2017-04-24 07:56:09|来源:大公网



  图:岭南大学放映会邀请的嘉宾罗永生(右),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教授,不时撰文探讨“本土”、“自决”、“港独”。旁为罗恩惠
  大公网4月24日讯 前无线《星期日档案》首席编辑罗恩惠,称要填补“六七”歷史空白採访当年的“六七”青年囚徒(简称YP)摄製《消失的档案》。但一班现已是白髮老人的“六七”囚徒,看完《消失的档案》怒斥纪录片歪曲歷史,愤责罗恩惠利用剪接技巧,将他们的访问片段断章取义,由原以为纪录YP的故事变成反共反华、政治煽动、製造分裂的影片。
  “六七见证”创办人石中英指第一场放映会更在他们不知情下于台湾播放变成“唱衰香港”的政治活动,他及创办人林占士指责罗恩惠“搲”了捐款后却违反捐款协议,本报昨日于湾仔播放会询问罗恩惠为何没有依协议于片尾鸣谢“六七见证”,她否认与“六七见证”有协议,又不回应“消片”受访者的不满,及六七史学者余汝信指她错误解读《吴荻舟笔记》的意见。
  “六七见证”及“六七动力”两大“六七”经歷者组织不满《消失的档案》。“消片”源起石中英旗下“火石文化工作坊”与资深传媒人屈颖妍合作出版著作《火树飞花》,罗恩惠称受书中的六七囚徒经歷感动,2012年约8月罗透过屈颖妍介绍接洽石中英,表示欲拍摄《火树飞花》影像版,希望石中英提供协助。石忆述当时罗恩惠亲口承诺纪录片不会“出轨”,不会让受访者受二次伤害,石又指罗恩惠曾向他称资金不足,希望获得资助。石与“六七”YP组织“六七动力研究社”商议后婉拒,但愿意介绍成员接受罗访问。不足数月,罗恩惠似乎解决拍摄经费问题,2012年底她带同摄製队採访“六七”囚徒。
  程翔介入帮罗恩惠张罗捐款
  石中英忆述罗恩惠展开拍摄工作数月后,翌年2013年5月,程翔(圆图)邀约他表示罗恩惠拍摄资金不足,游说石捐款。石说:“程翔话罗恩惠好有心做呢套六七纪录片,只需四十至五十万元製作费”。石与“六七见证”经商议下捐出十万元给罗恩惠续拍,石中英说他得悉程翔同时间向叶国华游说获得十五万捐款,换言之,罗恩惠从“六七见证”及叶国华的保华基金会,至此已获得二十五万元製作费。罗恩惠曾向传媒透露获得一个教育基金捐款十万,《消失的档案》摄製初期已筹得至少三十五万製作费。
  不过,捐款者之一“六七见证”批评罗恩惠不守信。根据“六七见证”董事兼秘书高女士(Melinda)提供的电邮纪录,2013年8月12日罗恩惠电邮致“六七见证”表示感谢支持,会寄回捐款收条及于片末鸣谢。2014年11月26日罗电邮高女士指会选择鸣谢“六七见证”及“火石文化”。2014年11月24日高用电邮向罗追问《消失的档案》的拍摄进度,罗恩惠开始渐渐“消失”。“2015年1月21日我用电邮再追Connie(罗恩惠),佢完全无覆我哋拍摄进度,记得2015年一次公开场合,Connie同我闲聊时话将条片嘅大纲攞去台湾,要参加一场人道立场纪录片影展。”
  在台首映与“佔中”挂鈎
  然而“六七见证”等人万料不到动用他们捐款拍摄《消失的档案》的第一场足版放映会,竟然不是香港,而是台湾,“六七”纪录片顿变成“唱衰香港”的政治工具。2016年8月13日《消失的档案》首映场在台湾空总创新基地联合餐厅播放,由龙应台基金会举办,出席者多前国民党高官,包括前行政院长江宜桦、海基会前秘书长焦仁和。根据上载片段,罗恩惠在分享会将“六七”事件联繫香港的“佔中”,她称现今香港年轻人准备去死,香港政治没出路;罗又称“六七”材料找不到,香港“左派”会把材料颠倒,将整个“六七”事件变成爱国运动。
  “六七动力”社长陈仕源说罗恩惠拍摄期间与“六七动力”成员保持联繫,不时“有心”地送上电话信息祝福,嘘寒问暖,但在台湾放映会前一个月,她突然“消失”,没有回覆他的电话,又不看他传送的电话信息。石中英亦震惊说原以为罗恩惠会“真诚”填补“六七”歷史空白,社会便能大和解,不再分裂,但现今影片出来的效果是製造分裂。“六七见证”董事高女士更不满罗恩惠没有遵守捐款的条款,《消失的档案》片末没守承诺鸣谢“六七见证”,高女士要求她给予的拷贝要待明年才获得DVD版,高表示会待董事会开会后决定是否追究。
  分享会嘉宾多数“佔中”者
  罗恩惠在多场大学举办的放映会特设分享会,请来的研讨嘉宾有违法“佔中”人士,包括程翔、梁文道及吴霭仪等。程翔于《消失的档案》可谓举足轻重,罗恩惠筹拍之初,程翔代为出面主动邀约石中英及叶国华资助。罗恩惠于今年三月八日在中大放映会邀请程翔出任嘉宾到场研讨。早于“消片”仍未在港播放前,程翔于今年一月二十二日于《明报》撰文“‘六七暴动’,遗害至今”,文中由探讨“六七”事件的歷史定位提到《消失的档案》,已预先为“消片”宣传。
  岭南大学放映会邀请的嘉宾罗永生,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教授,罗主要研究“本土”文化,以笔名“安徒”在《明报》、《独立媒体》、《立场》、《端传媒》等设有专栏,不时撰文探讨“本土”、“自决”、“港独”。
  观众不耐烦 呵欠鼻鼾声不绝
图:《消失的档案》放映会逾五十场,于七间大学的放映会不收费

  《消失的档案》已在本港七间大学及各地区举行五十多场放映会,观众必须先在网站专页,以电邮预先登记,方可购票入场。记者尝试上网登记,但无论三月至五月,每场门票均满座。本报直击三场放映会,每场开播不足半小时,已见后座观众开始不耐烦,头部左摇右摆,并发出呵欠声和鼻鼾声,但亦有大学生看完“消片”后将“六七”事件与“佔中”相提并论。
  岭南大学放映场次为文化研究系硕士(MCS)课程的讨论会,罗恩惠请来原校文化研究系的罗永生教授做嘉宾分享。现场三百八十名观众中,超过七成为学生。讨论会中有学生看完电影后表示激动,“我睇到好激动,联想起‘佔中’,好庆幸我哋有自己思想,唔系畀左派思维影响我哋生事。”罗恩惠听后强调剪辑好的原片超过三小时,有更多片段尚未播放,令学生情绪更升温。
  不过亦有不同观点。三十馀岁观众潘先生质疑纪录片的立场,他即场问罗恩惠是立场重要还是真相重要?为何不把完整纪录片公开播放,而是选择性的公开119分钟的删剪内容。罗轻描淡写回答一句:“日后再找机会播出”,没有再详加解释。事后潘先生接受本报访问,他表示与普遍年轻人一样,对“六七暴动”只有皮毛认知,但由于他的工作涉及处理旧照片,所以对此片好奇。潘先生表示看完“消片”后心情沉重,他认为导演的选材和剪接有个人立场,所以才会向导演发问。
  门票收益丰厚
  记者翻查《消失的档案》网上专页,“消片”除了大学放映会不设门票收费,社区播放场门票每张70元,网页更列明入场的观众要以现金付款,不设找赎,多出的金额全数拨落罗恩惠的个人公司户口“人文影像工作室有限公司”补贴电影製作费,只有二月中记协内部放映会,设特惠门票40元及20元,门票收益亦特别註明全数拨捐罗恩惠女士。
  《消失的档案》除了门票收益丰厚,网页刊登众筹广告,扬言筹款目标为15万,但截至上周五,众筹款项已超过32万,但罗恩惠拍摄之初,获得至少三十五万捐款作为製作费,播放场地租金成本约六万九,其中兆基创意书院场的放映场次均没有分享会,只请了一组三人的兼职带位,负责职员Amy指:“我们都是半义工帮罗导演,收返车马费就算。”其馀场地都是合作播放机构职员协助打点,省却不少开支。截至本周一,本报计算40收费场次净收入已经超过19万,加上网上众筹超过32万,扣除成本,净收益逾五十万元,可见“消片”财源滚滚。
  韦基舜提醒观众客观判断
图:韦基舜(持咪者)指罗恩惠处理《消失的档案》内容有偏差,不全面

  昨日在湾仔举行的《消失的档案》众筹捐款人致谢专场分享会中,在场的前《天天日报》社长韦基舜虽然没有被邀请上台分享,但在“消片”接受访问的韦基舜于台下举咪发言时,直指罗恩惠的“消片”内容有偏差,隐瞒他是前《天天日报》社长的身份,罗解读英国的机密档案其实又绝不机密。其他与韦基舜一样接受罗访问的“六七动力”成员,向本报指出有关他们承受的“六七”冤狱、强调爱国无悔等等这些被访内容都被罗删走,炸弹浪潮的前因欠编入纪录片交代;受访者的对白被“别有用心”地剪辑。
  韦基舜指出罗恩惠的所谓英国机密档案绝不是高度机密,换言之,她搜集的“六七”历史并非全面。韦望着罗向观众直说:“例如你在英国搜集到的档案文件,印有Secret或TopSecret,你仲有啲唔明白的是topsecret,即系话只有英国人先可以睇到,你没睇过,你唔知道有呢种分别。当时你无问过我,所以我无提醒你。”
  韦亦提到两位当年处理“六七”事件的主要英籍高官,其中一位是霍德爵士,韦质问罗为何没有找他们访问,他说:“呢两个人是英国政府专门叫他们来香港处理‘六七’事件。根据当时,例如你话嗰啲播音时段播毛语录,呢段情况系播古典音乐,呢个系霍德先生的杰作。”
  韦又称罗在电影中隐瞒他的身份,做法有偏差,他续说:“至于呢段时期,本人系《天天日报》社长,亦系《南华晚报》社长,但你只系讲我系《南华晚报》社长。我唔系话咁样唔满意,但我系觉得有点儿偏差。”他又提醒在座观众,作为一个成年人会有自己的主观思想,是不能改变的,希望大家看过这套电影后,可以作出自己的结论。
  “我最想做系和解,罗恩惠最唔想做和解!”悔不当初的石中英说当初误信罗恩惠的“诚恳”,将她带入“六七”圈子,让一班因爱国承受冤狱背负案底五十年的“六七”老人,未曾结疤的伤口再被洒盐。
  首名接受罗恩惠访问的“六七动力”成员曾宇雄,当年是香岛中学53名放学回家,在街头被警截停拘捕的师生中的一名,他被判囚一年。曾宇雄劈头第一句就后悔说对罗恩惠没有戒心,被她“摆上枱”诬蔑,“全条片119分钟,下半段用约一个钟讲炸弹,以炸弹浪潮做总结,对我哋热血爱国系好大诬蔑。”
  “象征大和解”历史一刻被删剪
  罗恩惠成功进入“六七动力”圈子,因被访者信任罗的介绍人屈颖妍。罗以屈颖妍多年好友及阿姨是东江纵队队员取信他们,令“六七动力”成员放下戒心,配合罗的摄录工作,即使在严寒冬天受访,亦义不容辞配合拍摄,“当日气温得十度,我拖住九十岁阿妈喺荃湾海滨花园海旁做访问,我阿妈冻到流鼻涕,罗恩惠赞我讲真话,好真诚。”受访的“六七”囚徒高先生说他当日受访的真诚内容大致是无悔“六七”事件,热爱祖国热爱民族等,但被罗全删走。
  石中英批评“消片”绝非填补历史。2012年12月他曾带同罗恩惠与前民政事务局局长曾德成细妹曾子美及另一名“六七”囚徒重回庇理罗士母校,这是曾子美及该女校友自“六七”留案底,被踢出校后,四十五年来首次踏足母校。但这“象徵大和解”不再分裂的珍贵历史一刻,罗恩惠没有于“消片”交代。
  惟是在《消失的档案》没有被消失的受访者郭庆鎏,他目睹工友蔡南参与游行,被警开枪射死,故要还击。但已年逾九旬的郭伯伯,于罗恩惠“精心”剪辑下,死者蔡南变成掷玻璃、掷石头的暴徒,郭伯伯为工友抱不平顿变得野蛮。“六七”囚徒中日痛骂罗恩惠阴险,只剪辑她想要的片段,从中诋毁他们这班爱国的“老左”,“佢(罗恩惠)‘强奸’郭老伯,郭老伯今年九十几岁,你叫佢点企出嚟澄清,佢手段好毒辣。”中日激动地说。
  罗恩惠回避“六七动力”
  “六七见证”友好组织“六七动力”副社长陆德成,曾获邀出席中文大学放映会,但陆发现“消片”资料有错,即场向罗发问:“为何没有详细交代‘六七’事件中,七月九日的炸弹起因,当中有十名工友已离世,部分在警局内被打至死?”认为需要交代炸弹潮起因是警方虐打市民。罗听后即时急截停陆的说话,更指有其他资料助证只是未有公开,坚持首枚炸弹在六月,就此截停了陆的说话。
  事后陆德成得知昨日湾仔举行众筹捐款人致谢专场及分享会,他希望再次与罗恩惠直接对话,但到观众举手发问时,原本有在场职员将咪高峰递给陆时,罗在台上看到即时反应地说:“NO!”让职员将咪高峰转交给另一提问观众。陆德成再次举手都未获发问机会,未几罗说时间关系分享会到此为止,又续说观众可留下讨论。
  当观众一拥离场之际,陆抓紧机会质问罗:“为何要逃避我的问题?”罗木无表情地回应:“现在这个场合不适合回应你的问题,为何你不私下找我呢?”陆说“六七动力”成员一直联络她,但罗没有回覆。当罗发现有记者在场拍摄,她即时怒骂:“你边间报馆呀?今日不设传媒访问,你无登记又无邀请我访问,你点做记者?”
  经过多番追问,罗恩惠只答了否认与捐款者“六七见证”有协议对其他问题不肯回应,在场她的助手及十多名支持者就帮她开路,又不停用手遮挡镜头,又用手机    及相机向记者拍摄。众人护着罗恩惠沿楼梯经后门走到地面,她的助手一度用身体阻挡本报摄影师去路,另有女助手拉扯及拍打本报记者手臂,罗恩惠急急上了座驾离去。
  历史学者:夸大谬误
图:曾向罗恩惠介绍认识吴荻舟女儿吴辉的余汝信,指着吴荻舟笔记说罗恩惠解读笔记出错

  罗恩惠多次强调《消失的档案》用了四年时间做资料搜集,其中一名罗咨询过的“六七”史学者《香港1967》作者余汝信,直指罗恩惠解读历史有错。《消失的档案》指造成“六七”事件两大幕后核心人物,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梁威林及祁烽搞大“六七”事件,余汝信直指罗恩惠的说法谬误重重,“呢个讲法错得好紧要,新华社系听中央指示,无可能自己决策,梁威林及祁烽无咁嘅胆量及权力,佢哋亦好守纪律嘅人,唔会偏离指示,我已多次同罗恩惠讲过呢点,唉!完全听唔入耳。”余汝信说。

  余汝信提供的《吴荻舟笔记》有关七百打斩蔗刀一页,上、下文都是讨论事项,运斩蔗刀非当日会议的决策事项
  余汝信介绍时任《文滙报》社长吴荻舟女儿吴辉给罗恩惠认识,罗因而得到《吴荻舟笔记》,截取笔记的其中一页,断章取义放在“消片”指当年斗委会要运七百打斩蔗刀来港,被吴荻舟知道后通知时任总理周恩来刹停,才不酿成更大的流血事件。余汝信向本报展示《吴荻舟笔记》的印刷本,解释当时吴荻舟是港澳联合办公室“群众组组长”,他用笔记简略记下讨论要点,余翻开日记中“消片”强调的七百打斩蔗刀的一页,属于会议讨论的第四点事项“提出700打斩蔗刀问题,我认为这不应搞,还是要搞文斗,但先摸清情况。”
  余解释吴荻舟记录成员提出的建议,以及他的看法,最后向上滙报是平常不过的会议流程,并非《消失的档案》解读为700打斩蔗刀已成定案,吴荻舟危急之际通知周总理。余再指出700打斩蔗刀的上、下文,记录了“送大米问题”、“英国飞机越境问题”、“港警突击检查崔、黄二人问题,提出照会”等多项讨论点,引证700打斩蔗刀只是一个未经决议的讨论,他指责罗不应夸大笔记。余又指罗恩惠在“消片”又引用资料指当时招商局旗下货船要运枪械供港,幸吴荻舟及时阻止,是另一谬误。余说当年海盗横行,货船一般备有枪械自卫,只是有较激进人士提出利用经港货船上的枪械加入斗争,但绝非中央决定。
  余汝信再指出罗恩惠认为“六七”事件源起是香港的左派领导“一二三事件”到澳门学习后,等候召集,最后港澳工委选择在胶花厂事件“吹鸡”云云的说法是错。随着《消失的档案》三月至五月不断加开放映场次,“消片”中被刻意歪曲的历史被有心人利用。
http://news.takungpao.com/hkol/topnews/2017-04/3444026.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