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6阅读
  • 2回复

周继能:被关在柜子里的邵老师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周继能:被关在柜子里的邵老师——《文革忏悔录》之一
——《文革忏悔录》之一

                     (一)

   因为查阅资料的需要,无意中登录进了广州市第七中学的网站。突然,我被一张照片惊呆了——我见到了照片下方的说明:邵明耀老师……

   啊!邵老师还活在世上!他,经历了如此巨大的磨难……他是怎样在“文革”的利爪下幸存下来的?




(在七中网站下载的邵明耀老师近照)

   1968年夏天,正是“清理阶级队伍运动”的疯狂阶段,这个“运动”是直指“国民党残渣余孽”的。那些“历史复杂”的人,很快就陷入没顶之灾。

   七中原是一间教会学校,49年之后教会学校被称作“帝国主义的侵略工具”。邵明耀老师就是这样一间学校的老教师,我还知道,他的太太是一位钢琴家,也在七中任教。

   我不是七中的学生,但是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直接造成对邵老师的伤害。

   我当时是本市另一间中学的学生,“文革”中,我抄了十多位教师的家,参与了对教师的迫害。(详见我的《学校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追记》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410820

                   (二)

   1968年夏天,得知我校有位教师加入全市性的教师组织《中教红司》,而《中教红司》是被认为“人员成分复杂”“对抗无产阶级专政”的教师组织,于是我们展开调查,而调查就是迫害的前奏了。

   这样我来到了七中,七中有邵明耀、董守三等教师也参加了《中教红司》组织,我讯问过邵老师,讯问时瞪眼拍桌是肯定的了。到七中时主要与一位女主义兵接头,她比我低两级。下面就是当时讯问的记录本: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在当年大约8月份,我在文德路原市文联大楼又找到了“女主义兵”,实在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盘踞在这里的。她说:“走,审审邵明耀。”

   在文联大楼的一个房间,“女主义兵”拉开了一个书柜的门,里面赫然坐着一个人,那就是邵明耀老师,他在瑟瑟宿宿发抖,也实在不知他们是如何把邵老师弄到这里来的。

   我问了一个问题,邵老师说不清楚。“女主义兵”拿起一根木板,在他的头上敲打:“你说不说,你说不说………”,邵老师不断发出哀嚎……

   最后,“女主义兵”拿起一块砖头,向邵老师的脚面上砸去……

   时间可以流逝,但是罪过永远不会磨灭。请看到此帖的七中的学友转达我的忏悔,起码这一次,邵老师受虐,是因我而起的。

   再次对邵老师道歉,我祝邵老师健康长寿!

****************************************
   附:《“文革”战车要碾碎一切反抗》(有关“中教红司”)

   1968年7月16日,广州市革命委员会发出了决定:全体中、小学教职员工分片、分区集中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时间“一个月左右”(实际一个半月),目的:“认真清理教师的阶级队伍,把混进中小学教师队伍中的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顽固不化的地方主义分子,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以及国民党残渣余孽统统挖出来。”各校军训团还宣布“四不”:不准请假、不过星期天、不准串联、不准搞派性活动;不参加学习班者,“不发工资,开除公职,档案送公安机关处理”。

   有人以“广州红旗   中教红司”的名义,分别于7月19、20日发出了两份“紧急声明”,号召抵制。
  
   下面是这两份声明: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面对公然的反抗,当政者以最快的速度作出了反应,广州市革命委员会1968年7月21日发出《给广州市“中教红司”的一封公开信》,对抗争者说:“我们特郑重提醒你们:希望你们能够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迅速采取措施,纠正错误。否则,一意孤行,坚持错误,后果自负。”

   下面就是“广州市革命委员会”的公开信: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邵老师伉俪近照(网上搜得)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695340&page=1&1=1#1695340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1-06



被关在柜子里的邵老师——《文革忏悔录》之一

作者:蒙泰尼里神父


()

因为查阅资料的需要,无意中登录进了广州市第七中学的网站。突然,我被一张照片惊呆了--我见到了照片下方的说明:邵明耀老师……

啊!邵老师还活在世上!他,经历了如此巨大的磨难……他是怎样在“文革”的利爪下幸存下来的?


(在七中网站下载的邵明耀老师照片)

1968年夏天,正是“清理阶级队伍运动”的疯狂阶段,这个“运动”是直指“国民党残渣余孽”的。那些“历史复杂”的人,很快就陷入没顶之灾。

七中原是一间教会学校,49年之后教会学校被称作“帝国主义的侵略工具”。邵明耀老师就是这样一间学校的老教师,我还知道,他的太太是一位钢琴家,也在七中任教。

我不是七中的学生,但是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直接造成对邵老师的伤害。

我当时是本市另一间中学的学生,“文革”中,我抄了十多位教师的家,参与了对教师的迫害。(详见我的《1968年记事》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846416&page=1&1=1#1846416

(二)

1968年夏天,得知我校有位教师加入全市性的教师组织《中教红司》,而《中教红司》是被认为“人员成分复杂”“对抗无产阶级专政”的教师组织,于是我们展开调查,而调查就是迫害的前奏了。

这样我来到了七中,七中有邵明耀、董守三等教师也参加了《中教红司》组织,我讯问过邵老师,讯问时瞪眼拍桌是肯定的了。到七中时主要与一位女红卫兵接头。下面就是当时讯问的记录本:



在当年大约8月份,我在文德路原市文联大楼又找到了女红卫,实在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盘踞在这里的。她说:“走,审审邵明耀。”

在文联大楼的一个房间,女红卫兵拉开了一个书柜的门,里面赫然坐着一个人,那就是邵明耀老师,他在瑟瑟宿宿发抖,也不知他们是如何把邵老师弄到这里来的。

我问了一个问题,邵老师说不清楚。女红卫兵拿起一根木板,在他的头上敲打:“你说不说,你说不说………”,邵老师不断发出哀嚎……

最后,女红卫兵拿起一块砖头,向邵老师的脚面上砸去……

时间可以流逝,但是罪过永远不会磨灭。请看到此帖的七中的学友转达我的忏悔,起码这一次,邵老师受虐,是因我而起的。

再次对邵老师道歉,我祝邵老师健康长寿!

(本文写于2007年,其时邵老师仍在生)

(本文网上链接: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695340&page=1&1=1#1695340



邵老师晚年照



邵老师伉俪

当年广州“中教红司”号召抵制“清理阶级队伍学习班”,被镇压是必然的:






广州市革命委员会警告“广州市中教红司”:“我们特郑重提醒你们:希望你们能够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迅速采取措施,纠正错误。否则,一意孤行,坚持错误,后果自负。”


转自《蒙泰尼里神父布道》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11-06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