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1阅读
  • 0回复

时尚老太:初见聂元梓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初见聂元梓
 
     我一个亲戚的父亲曾是北大经济系教授,最近这位亲戚将北大出版社出版的他父亲的全集送给六十年代初曾任经济系副主任的聂元梓,我便随之一起前往。同去的还有现在中国社科院工作的北大毕业的一位研究生。
    几年前我曾在香港买了一本《聂元梓回忆录》,印象很深刻,对她的历史及“文革”中的一些事件有了些了解,也很想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但她肯披露吗?
    聂元梓现住在学知桥附近一座老式住宅楼中,我们去时,她不在家,正被保姆推到居委会办理离休手续,回来对已等候多时的我们高兴地说,我终于办妥离休了!
    三室一厅的家中陈设虽简单,但被陕西保姆收拾得非常干净,比较时尚的也许就是那张巨大的写字台,颇似老板桌,桌上放着当天的《北京青年报》和一本《新史记》。平时家中只有她和保姆二人。91岁高龄了,但头脑清晰,眼不花、耳不聋。令人惊奇的是,家中竟没有像一般老人的家中那样,到处堆放着药瓶药盒,保姆说她平时很少吃药。我想起我的老母亲,比她小三岁,无法行走不说,眼睛几近失明,头脑也迟钝许多,基本上和药相依为命了。
    他们二人和聂元梓热烈讨论北大的一些往事。我却在想,历史真像是开了个玩笑,把一个人可以抛向天空,也可以甩向海底,“文革”中发生的事,很多都是个人无法驾驭和掌控的。对聂元梓来说,刑也判了,牢也坐了,她付出了巨大代价,但她应该也只能负她应负的责任。我问她,见过毛主席没有,见过周恩来没有,见过江青没有,他们都对她怎么说?她笑了。我不无“煽动”地说,应该把这些都写出来,现在“文革”决策层已没有几人在世,知道一点写一点,影响中国整整十年的历史事件不应是禁区,也不应是空白,是绕不过去的,只有让更多人了解真相,才能真正避免灾难重演,也是对历史和后人的交待。据说央视对她曾有个一个专访,不知何故一直没播,也许在等待时机。从她的表情上,看得出她对所有是非成败、荣辱浮沉全都淡然了。青少年时期投身革命、17岁入党、贴出“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名声大震,又因“参与推翻无产阶级政权”而入狱17年(她本人一直不服法院的这一判决,不承认自己要“推翻无产阶级政权”),经过如此大的人生跌宕,聂元梓又回归到普通百姓。所幸的是,她活到了今天,人生罕见的91岁。
    一直聊到中午,她站起来要送我们,我们婉拒了。我注意到她手上戴着红玛瑙手串,非常漂亮,指着问,是真的吗?她笑着说,附近的翠微大厦卖三、四百元,我这是在摊儿上买的,几十元。看来她不仅爱美,还知道高档商场商品的行情。我们都笑起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80261b0102dy24.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