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13阅读
  • 1回复

[清华]侯成亚:文革故事——我与蒯大富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文革故事——我与老蒯
     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搞得惊天动地。当年号称“五大学生领袖”之一的蒯大富应邀出席了母校的校庆,被网民炒得沸沸扬扬。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一直觉得,象他这种人早就在政治上被打到了“十八层地狱”,这辈子想再出头几乎是不可能了。没想到这次他还能回母校风光了一回。这勾起我对已成过眼云烟的往事的一些片段的回想。
     文革中,蒯大富当上了清华井冈山的“司令”。但他并不太喜欢别人叫他“蒯司令”,而是说,还是叫“老蒯”好。其实,当时他正值风华正茂之年,比我还小两岁,哪里有什么老?但就闹文革而论,他的资格还是比较老的,所以大家通常都叫他老蒯。
     文革初期,确切地说是1966年6月份之前,我们人大哲学系64级(其实就一个班)学生在北京郊区的苏家坨公社搞教育改革试点。实际是搞半农半读:上午学习,下午参加劳动或参加农民的各种政治文化活动。据校系领导讲,这是贯彻执行“两位主席”指示:毛主席关于哲学家要到农村去滚一身泥巴的指示和刘主席关于大学要搞半工半读的指示。由于不在城市中心,再加上校、系领导有意封锁消息,所以在此之前,市内高校中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直到6月1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欢呼北大聂元梓的“第一张马克思主义的大字报”的文章,师生们才如梦初醒,坚决要求回校参加文化大革命。所以,对聂元梓、老蒯他们在这之前都闹了些什么事,并不了解,当然也谈不上有任何联系。
     不久,几乎是经历了和清华相同的过程,人大有了红卫兵,后来又有了人大三红,而且在文革各种力量的分化组合中,人大三红被归入了“天派”(其首领是北大的聂元梓、北航的韩爱晶和清华的蒯大富;“地派”的首领则是北师大的谭厚兰和地院的王大宾)。这使我与老蒯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缘分”。
     在天派中,人大三红只算个小兄弟。但既然是“兄弟”,多少总要发生点交往。只是当时老蒯“日理万机”,又是“通天”的敏感人物,所以他一般极少直接与外界发生联系。人大三红与老蒯和他的井冈山的联系,主要是通过各自的外联人员(当时凡较大的群众组织,都设有专门的外联机构,或叫情报机构,负责对外联络,收集情报、信息)。
     在文革中,我与老蒯见过几次面。一次是在1966年10月,清华召开了一次批判“反动学术权威”的大会,我作为人大红卫兵的代表之一应邀参加。当时人很多,整个礼堂挤得水泄不通。会后,老蒯会见了几个兄弟组织的代表,只是相互寒暄了一阵,连饭也不招待一顿,就拉倒了。
     第二次是在1966年12月间。当时经过一段时间的争斗,各校保守派组织都纷纷垮台。可文化大革命下一步该怎么办?大家感到茫然。这时,蒯大富于一天晚上在清华召开了有部分高校群众组织参加的会议,人大红卫兵的几个代表应邀参加。只记得会上老蒯主要是透露一下下一步要开展对“中国的赫鲁晓夫”进行批判。会后,老蒯把我们送至门口,匆匆而别。
     第三次是在1967年1月间。北大聂元梓在北大哲学系会议室召开了一次小型会议,请清华、北航、人大红卫兵参加。记得好像是商量如何向上海“一月风暴”学习,开展夺权斗争的问题。但新北大公社、清华井冈山、北航红旗都是当时“响当当”的造反派,虽然后来同属天派,实际上各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会议开始不久,蒯大富、韩爱晶即托言有事,退出了会议,会议没说出什么名堂就结束了。但会后大家都开始了自己的“夺权”行动。记得一天晚上,聂元梓在北京广播大楼地下室召开了部分群众组织参加的会议,讨论了如何向北京新市委夺权的问题。会上,大家七嘴八舌,我还没听出个所以然,就又接到另一个通知,说是谭厚兰在北京工会大楼召开会议,商量夺权问题。于是,我离开会场,又急忙到北京工会大楼。但等我赶到时,到处都坐满了人,因会场不大,连个座位也没有了,就在门口站着听了一会,但对夺权之事,还是一头雾水,由于时间已到深夜,怕不安全,没等散会,就离开了。
      可谁曾想第二天又接到情报,说韩爱晶联合蒯大富,要去北京市委夺权。人大红卫兵经研究认为,应该参加。于是,就急忙选派了几个人大红卫兵赶到了北京市委。谁知,在韩、蒯的夺权行动之前,北京劳动大学东方红公社联合北京中教联和小教联已抢先一步赶到并占居了北京市委大楼。于是,两班人马发生了激烈的争斗,结果是劳大东方红、小教联、中教联被迫退出,由韩、蒯一派夺了权。第二天,韩爱晶即召集参加夺权行动的各种群众组织开会,成立了“北京市夺权斗争委员会”,韩被推选为“主任”。蒯大富虽名义上参加了这次夺权,但他显然也有自己的打算,所以只露了几次面,就销声匿迹了,“夺委会”的事基本上完全由韩爱晶负责。人大红卫兵虽然这次夺权中跟着跑了下龙套,但由于其主要负责人并未参加,因而遭到了冷落。后来,北京市正式成立了以谢富治为首的“北京市革命委员会”,韩、蒯的“夺权斗争委员会”也就宣布解散,寿终正寝了。
     还有一次,就是在1968年8月初江青等人的召见会上。那次,老蒯因在此之前下令对突然拥入了清华的数万工人开枪,受到了毛泽东的严厉批评,显得十分狼狈,到会较晚,而且就坐在会场最后边的地板上。会议开始,江青大声问道:“蒯大富来了没有?”蒯大富高声回答说“来了!”江又喝令道“你坐在那里干什么?到前面来!”老蒯只好走到离主席台较近的地方,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江青大怒,说:“谁叫你拿出那个样子?没出息!到前排来坐下!”老蒯只好坐到了前排的椅子上。全场为之诧异。
     这次,人虽是见到了,但无任何交流,所以算不上真正的见面。从那以后,除了在电视上,就再也没有见到蒯司令的影子了。直到2005年,我经过一位在美国的好友、清华大学毕业生吴国发先生的推荐,应邀到深圳当了香港《经济导报》(香港四大左派媒体之一)在深圳办的一个子刊《太平洋论坛》的常务副社长兼第一副总编(总编由经济导报社副总经理、驻深圳办事处主任范卫国先生兼任。同去的还有我的人大好友、北京工商大学教授吕国欣先生,任副主编)时,才得到了老蒯的信息,他和韩爱晶都已到深圳发展。我的人大好友、华侨城工会主席陶兴文先生与他们很熟。经陶沟通,我和老蒯、韩爱晶通了电话。韩说好某一天请我吃饭,但因那天老蒯有急事不能赴约,就临时取消了。后来,因大家都忙,也没再约,再后来,我因成都这边有人给我介绍新老伴,就请假返回了成都。当然,大家也就无缘再见面了。
     从网上看,老蒯已苍老了,比我还显老,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过去的事一切都已过去,“神马都是浮云”。但愿老蒯在今后的岁月中,能生活得健康、幸福、快乐,并不坠少年之志,尽可能地为社会做一些有益之事,也不枉风云一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3197-438281.html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1-04
评论 (41 个评论)

[41]王铮  2012-1-30 10:04
老侯关于“造反派”造反和保守派“造反”,与我的认识有一致之处。

[40]HDMK  2011-5-30 21:04
鲁豫有约节目,只有两个人不参加,一个是蒯大富,一个是张玉凤。
蒯大富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之所以不参加,是因为,你们想知道的,我没兴趣讲,我想说的,你们不敢播。
在审判蒯大富的时候,他为自己辩护,在那个时代,你们在坐的谁没有喊过打到刘少奇,打倒邓小平?你们谁没参加批斗会?我干的你们都干过,为什么单单审判我??
侯老师当年也是红卫兵。。我想问问您。
您也喊过打倒XXX吧?(XXX代表很多人,国家主席,共和国元帅等等,也就是说毛主席让打倒谁您也就去打倒谁吧)您平心而论,那个时代的您,可能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打倒那些人,或者那些人怎么就成为了叛徒汉奸工贼了。。盲从很正常。。。
您抄过别人家吗?
您打过人吗?
其实都一样,蒯大富只不过比您会表现而已。。。

[39]吕秀齐  2011-5-5 11:47
爱看侯老师的这类文章,佩服侯老师经过四十多年,还能对当年的事回忆如此清晰,历史的见证人,珍贵的记忆
博主回复(2011-5-5 11:49):谢谢!

[38]聂广  2011-5-4 12:57
历史的见证人!

[37]鲍永利  2011-5-3 08:00
侯老师,下次再发文的时候,在评论处选择“只允许实名注册用户评论”,这样就不用和匿名的捣乱者生那些闲气了。
博主回复(2011-5-3 10:49):谢谢!

[36]曾新林  2011-4-30 19:49
侯老师好!五一快乐!
博主回复(2011-5-1 15:27):节日快乐!
hidden
[35]用户名  2011-4-30 16:39
评论已经被科学网删除

[34]黄凤琳  2011-4-30 16:34
期待侯老师的作品。后生觉得两种造反派的形成机制研究会很有价值。
博主回复(2011-5-1 15:27):我的明白。节日快乐!

[33]虞忠衡  2011-4-30 09:03
你说,“一次是在1966年10月,清华召开了一次批判“反动学术权威”的大会”,但是你没说,这个批斗到底有没有实施? 这点很重要的。对于北京的文革历史我不太清楚的,但是说10月份红卫兵还在批斗学术权威,这点我想不起来了,我只知道10月份已经开始大串联了,红卫兵对于学术权威好像已经不敢兴趣了。
博主回复(2011-4-30 10:53):我说的清华的那次会,实际上是清华井冈山的一次大型串联会。会上并未具体地批斗什么人,而是介绍了一下清华批“反动权威”的情况,而重点还是号召要掌握大方向,进一步批判资反路线。更具体的情况,我还要找一找第一手资料,等我写书的时候再把它交待清楚。
谢谢!
博主回复(2011-4-30 10:53):我说的清华的那次会,实际上是清华井冈山的一次大型串联会。会上并未具体地批斗什么人,而是介绍了一下清华批“反动权威”的情况,而重点还是号召要掌握大方向,进一步批判资反路线。更具体的情况,我还要找一找第一手资料,等我写书的时候再把它交待清楚。
谢谢!

[32]姚小鸥  2011-4-30 08:58
您想到过“保守派”的造反和“造反派”的造反的相同点和一些实质性的区别吗?想到过京城造反派和各地造反派的区别吗?我有时想这个问题。
博主回复(2011-4-30 10:46):想到过,早就想到过。造反派的造反,主要是批资反路线,冲击当权派。“保守派”多是由当权派扶植起来的,他们的“造反”是到处乱批乱斗,抓人打人,许多坏事都是他们干的。他们到了后期,“反戈一击”,比造反还造反,比极左还极左,所有还没被打倒的干部,他们都要打倒。武斗主要都是由他们挑起的,但文革后,他们的骨干大都受到了重用。
外地的造反情况比北京要复杂得多。
博主回复(2011-4-30 10:46):想到过,早就想到过。造反派的造反,主要是批资反路线,冲击当权派。“保守派”多是由当权派扶植起来的,他们的“造反”是到处乱批乱斗,抓人打人,许多坏事都是他们干的。他们到了后期,“反戈一击”,比造反还造反,比极左还极左,所有还没被打倒的干部,他们都要打倒。武斗主要都是由他们挑起的,但文革后,他们的骨干大都受到了重用。
外地的造反情况比北京要复杂得多。
博主回复(2011-4-30 10:46):想到过,早就想到过。造反派的造反,主要是批资反路线,冲击当权派。“保守派”多是由当权派扶植起来的,他们的“造反”是到处乱批乱斗,抓人打人,许多坏事都是他们干的。他们到了后期,“反戈一击”,比造反还造反,比极左还极左,所有还没被打倒的干部,他们都要打倒。武斗主要都是由他们挑起的,但文革后,他们的骨干大都受到了重用。
外地的造反情况比北京要复杂得多。

[31]周可真  2011-4-30 00:01
建议侯老师把这类回忆文章归类,并在这类文章前加个案语,作必要的说明,否则容易引起一些人的误会。我觉得,您作为文革中心地京城的一员重要人物,客观地陈述自己人生经历中所遇所闻以及所做的有关文革的事情,这是具有史学价值的。
博主回复(2011-4-30 10:37):我们院一位副院长(正厅级,北大哲学系70届毕业生)已出版了一本书叫《红卫兵日记》。我也准写一本书,名字暂定为《我所经历的文化大革命》。愿我能完成。
谢谢关心。

[30]xiaohaosu  2011-4-29 19:55
对不起,我要向您道歉,他只不过是一个棋子,我外公是因为在解放前是国民党员,在文革中被他单位的造反派批斗致死的,外公是一个文盲,解放前因为家境好,以当地名流的身份稀里糊涂加入了国民党。
博主回复(2011-4-29 22:32):对你外公的死表示同情。但你外公不是党内走资派,不应被“造反派”(?)批斗。
实话实说。道歉不必。

[29]武京治  2011-4-29 18:27
还原真实的历史,是种使命,更是责任。相较评论和争论或结论,更有价值。
博主回复(2011-4-29 22:28):我只能讲一点我所经历过的事实。评论、争论、结论由别人去做。

[28]吕喆  2011-4-29 13:26
25楼的问题太“穿越”了吧?
文革初期红卫兵兴起的时候,捂耳揩稀这些人还是几岁的顽童呢。
博主回复(2011-4-29 13:54):吾尔凯西六四时被定为动乱分子,清华这次请没请他我不知道。

[27]孟凡  2011-4-29 11:42
恐怖的文革,希望这样的事情永远不要再发生
博主回复(2011-4-29 11:52):但愿,谢谢!

[26]傅云义  2011-4-29 11:42
这是经历了风雨后留存的弥足珍贵的记忆,是那段岁月的一个个体的视角。
谢谢侯先生让我们分享!
博主回复(2011-4-29 11:51):谢谢!

[25]孟凡  2011-4-29 09:52
看到对数万工人开枪得句子,不知道真假,博主确认么?
博主回复(2011-4-29 11:35):当时,数万工人突然拥进清华,蒯大富不知何故。当时两派有武斗,蒯以为是有“黑手”操纵,要“踏平井冈山”。先是权他们回去,但无效,蒯感到情势危机,开了枪,死伤人数不详。蒯大富被判刑中的“杀人罪”,即指此。
毛泽东7.28召见即为此事。

[24]宋建国  2011-4-29 08:54
毛泽东主席指出文革的“三分错误”包括“打倒一切”和“全面内战”。武斗是怎么搞起来的?武斗时红卫兵是否已不是主要角色了?毛泽东是否说过、啥时说过“现在是红卫兵犯错误的时候了”?清华和其它大学的枪是从哪里来的(学校民兵)? 呵呵,随意提出几个问题。侯老师不一定有时间或兴致回答。
博主回复(2011-4-29 11:26):打倒一切、全面内战,都不是毛泽东的初衷。武斗,从根子上说,是当权派和保守派挑起的。在大学中、红卫兵是主要角色——直到工解宣进校。毛泽东8.27接见五大领袖时,说了红卫兵犯错的话。当时搞备战,准备打仗,清华、北航是发了抢的(当然属于民兵)。
宋老师什么都可问,我尽量回答。但要把许多问题都具体地说清楚,那是要费很多口舌的。
谢谢!

[23]lod  2011-4-29 07:13
吾儿凯西请了没有?
博主回复(2011-4-29 08:53):  

[22]dunkelblau  2011-4-29 04:21
我觉得像蒯这样的人实在不应该再被邀请出席校庆吧。毕竟是有犯有重大错误的人。他去经商没问题。但这样的场合还是不应该邀请他出席。
博主回复(2011-4-29 11:18):从政治上说,蒯已是合法公民,有权享受作为一个公民的一切权利。清华邀请他,应有他们的考虑。

[21]laokanke  2011-4-29 00:22
历史就是存在,而且是客观存在。
我曾经有个机会与王大宾同居一室数日,知道了许许多多东方红的故事,曾经动员他出版文革日记,但后来没有实施,尽管我已经给其联系好了律师和出版单位。
博主回复(2011-4-29 11:13):我与王大宾未有直接接触。
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北大哲学系毕业生)陈XX已在香港出了一本《红卫兵日记》。

[20]好象  2011-4-29 00:02
老候,你这是以当事人身份口述历史,很有价值。但注意文中错别字,以免误导他人。希望你的口述能更为客观一些(这不是贬义)。
博主回复(2011-4-29 11:08):我的明白。谢谢!

[19]刘立  2011-4-28 23:04
侯老师
讲亲历故事,
写亲历故事
有良好的社会价值
(也许还可以增加点物质价值)
博主回复(2011-4-28 23:14):谢谢鼓励!至于物质价值不敢奢望。

[18]李铭  2011-4-28 22:40
他是悲剧时代的产物,不怪他。
博主回复(2011-4-28 22:56):历史的发展总是要有人付出代价。

[17]xiaohaosu  2011-4-28 22:32
他是文革的跳梁小丑,害死了多少知识分子,我的外公就是在文革中被他们这些造反派活活批斗至死,他居然还有脸参加清华校庆,为清华培养出这样的败类而感到羞耻。
博主回复(2011-4-28 22:56):“他们这些造反派”,是蒯大富吗?

[16]nipy  2011-4-28 21:45
关于如何评价文革的一些思考
http://bbs.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2499&do=blog&id=386308
博主回复(2011-4-28 22:54):我已拜读过。谢谢倪老!

[15]高申坤  2011-4-28 21:40
有点看不懂
博主回复(2011-4-28 22:53):你可能对文革太缺乏了解。可以具体提问。

[14]虞忠衡  2011-4-28 21:20
凭老侯的文采和经历,应该可以写出一部文革历史的。
文中“北大的谭厚兰”,是笔误吧
博主回复(2011-4-28 21:27):是漏掉了一个“师”字,已改,谢谢!

[13]逄焕东  2011-4-28 19:41
痛快  说革命史。革命无罪  造反有理
博主回复(2011-4-28 22:52):谢谢!

[12]陈安  2011-4-28 18:55
多谢侯兄,欢迎继续
博主回复(2011-4-28 22:52):谢陈老弟。我尽力而为。

[11]黄秀清  2011-4-28 18:19
谢谢分享历史!
博主回复(2011-4-28 22:08):谢谢!

[10]俞宁  2011-4-28 16:20
从中国思想发展的历史来看,文化大革命是否可以看成“五四运动”的继续。都是为中国思想领域的清理旧思想,准备迎接和发展新思想的运动。当年的热血青年其实连什么是马克思主义都没有搞清楚,就是盲目地跟着运动了一番。现在很多人都在重新思考。
博主回复(2011-4-28 22:07):这是你的一种理解。当时,人们理解的马克思主义主要就是毛泽东思想。后来,毛提倡读六本书,说是让大家弄懂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现在呢?人们就干脆不要马克思主义了。

[9]姚小鸥  2011-4-28 16:19
对蒯某那天见到毛的描述比韩爱晶的回忆真实,昨晚看到一篇博文,据说是韩的回忆,很详尽。说毛接见时,蒯因工人包围清华而晚到,蒯到了以后马上大哭。还曾伏在毛的胸前哭,毛和江某也被引哭了。如此细节,不像是瞎编的吧?为什么那一重要场面在您这儿显示出不一样的面貌?
博主回复(2011-4-28 22:05):你说的是8.27夜毛泽东召见五大领袖,我不在场。我这里说的是9.1江、康、陈等人,召见全市高校各大群众组织头头的事。

[8]lyb880919  2011-4-28 15:50
象侯老师这种老实人很少见的。王铮算什么?
博主回复(2011-4-28 16:00):老实人总是被欺负。谢谢!

[7]张学文  2011-4-28 15:27
就是,中国应当有个文化大革命博物馆
博主回复(2011-4-28 16:00):谢谢!
博主回复(2011-4-28 16:00):谢谢!
博主回复(2011-4-28 15:59):好像四川的范建川已经搞起来了。

[6]汤敏骞  2011-4-28 15:22
才知道侯先生当年的风光,不枉热血。
博主回复(2011-4-28 15:57):谢 谢!

[5]侯振宇  2011-4-28 14:40
历史
博主回复(2011-4-28 15:57):谢谢!
博主回复(2011-4-28 15:57):谢谢!
博主回复(2011-4-28 15:57):谢谢!

[4]吕喆  2011-4-28 14:27
》》连饭也不招待一顿,就拉倒了。
~~~~~~~~~~~~~~~~~~~~~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博主回复(2011-4-28 15:56):要是现在肯定是要用公款大吃一顿。不然怎么联络感情?

[3]吕喆  2011-4-28 14:26
》》都没有专门的外联机构
~~~~~~~~~~~~~~~~~
应该是“设有”吧?
博主回复(2011-4-28 15:21):吕老师说得对。笔误,说明吕老师对老侯的东西看得还仔细,谢谢!

[2]吕喆  2011-4-28 14:24
顶!支持“口述历史”。
博主回复(2011-4-28 15:54):谢谢!

[1]冯用军  2011-4-28 14:22
82 2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