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8阅读
  • 0回复

万国庆:文革中在西电大院被“保护”的老领导们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文革中在西电大院被“保护”的老领导们

西电5641万国庆
          
        
  1966年春节后,遵照毛主席的指示,我们西军电64级的全校学生奔赴延安地区,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简称“社教”。我们五系641班全体同学分配在著名的黄陵县进行,2专业同学在县林业局下属各林场工作,4专业同学在黄陵县店头煤矿,1专业、3专业同学和全体女同学均在县城或县城附近的供销社等单位工作。在与最底层职工同吃、同住、同劳动的特殊教育中,一直工作到9月份。历时半年时间后,文化革命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这时我们才陆续回校参加文革运动。
  回到学校,学校的形势非常明朗,90%的学生和教职工都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捍卫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反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红卫兵。其实另外10%的人,也都是好人,他们只是思想保守了些,他们的行动也都是很文明的。总而言之,我们学校在文革初期校园环境还是非常稳定,有条不紊的。学校校园仍然由一支穿着军装的警卫连把守,外面的人要想进校园,是非常困难的。
  这样好的校园环境,在文革初期是很少见的。正因为如此,也就在这个时候,西军电承担了保护大批老干部的任务,当时外界很少有人知道。当然,我也仅是个普通的学生,仅知道些身边的故事。况且,我们都是军人出身,受过严格的保密教育,同班同学之间不该说的,也绝对不说。
  这个期间在校园里,我亲眼看见过三位老干部。一位是原国防科委副主任刘华清,一位是原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另一位是原西北局党委第一书记刘澜涛。保护在我们学校的很多干部中,有的已经“靠边站”了,但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或身体健康,听说是受周总理的属托,将他们转移到我们学校的。
  首先我见到的是刘澜涛。有一天上午,他站在院内51号楼前晒太阳,旁边也有几位穿便装的人,我们都不认识。老领导一头白发,短平头,身穿一件黄绿色军大衣,中等身材,听旁边的人说他叫刘澜涛,是西北局党委第一书记。我们仅是路过51号楼,也没有回头多看他几眼,所以印象不是很深。
  第二位见到的是习仲勋副总理,有一段时间,他在我们班食堂吃饭,非常显眼,因为他的身旁总有两位当兵的战士跟着,吃饭的时候虽然他们三人在一个饭桌上吃饭,但盛饭都是自己动手的。西军电每个系的学生食堂都有很多个,但都不大,称为灶,五系有3-4个灶,我们班120人当时都在一个灶吃饭,好像没有其它班级的学生。吃饭时两位战士陪着习老来到我们这个灶,走到规定的桌旁吃饭,吃饭都是站着的,看起来他身材比较高大,总是穿着一件黄绿色军大衣。我们八个人一桌围在规定的饭桌旁吃饭,仅远远的看见习老专心吃饭。有一次吃捞面条,才近距离的见到他,因为面条是放在地上的木桶里,必须自己去盛的,大家围着木桶有秩序的轮流自己捞,习老也不例外,和我们一样遵守秩序,等着轮到自己时才动手。这次我仔细的朝他望了片刻,看上去人非常和善。食堂里大家都默默的捞面条、吃饭,很安静,听不到任何人讲话的声音,因为都习惯了这种良好的约束。习老和我们班一起吃饭,时间并不长,好像只有10天不到的时间。
  第三位见到的是刘华清副主任。对我们宿舍的同学来讲何止是见到,还与他交谈,听他讲故事,因为他在我们宿舍睡了几天觉。有一天,我们专业的班长裘梦寿同学和我讲,刘华清副主任要住到我们宿舍来,我听后觉得惊奇。裘梦寿同学让出了他睡的门背后的下铺,搬到其它上铺,我原来和裘梦寿床对床,位于对着开门的下铺。其他同学的床位和我都没有变动,我仍然睡在开门对着的下铺,这样我和刘主任就面对面了。当时我们的宿舍房间号记不清了,只记得是53号楼三楼中间楼梯对着的班级小会议室往旁边数是第二个房间。晚饭后,等天黑了,刘主任就来到我们宿舍,睡前他主动和我们聊天,有一天他给我们讲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爆炸试验的趣事,至今记忆犹新……。他问我们是否看过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的纪录片,我们都说看过了,他接着说:“电影中有一个地方插着一面小红旗,我们就趴在那个地方观看。我国在新疆西部某地区核试验时,气象条件十分重要,就拿风向来说,实验的那天,必须是刮西风,如果风是由东往西刮的话,与我们西部相邻的国家要提出抗议,因为核污染到他们。而刮西风时,核污染气体就往东面移动,移动经过相当长的无人居住区域后,到了有人民居住的地方,它的核污染已经对人体没有什么影响了……。但日本人很精明,就在东太平洋安装了不少大型的吸尘器,将我们核试验的残留气体收集去,分析其成分来判断这颗原子弹的威力……”以上几乎就是刘主任的原话意思,至今我还经常讲给我们大学同学听,因为大多数同学至今都不知道刘华清副主任在我们宿舍住过,有的根本就不相信,说我是不是做梦,在吹牛。正因为多数同学至今都不知道,所以我就想写出来给大家看看,否则再过若干年,人老了,也许忘记了或者自己都不信自己,或痴呆了,以为自己是做梦,那岂不是有些荒唐?还不如趁脑子清楚时提笔将此记录下来,因为回忆趣事也是很快乐的,希望这些点滴回忆能给校友们带来快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cc034c0101pzma.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