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3阅读
  • 0回复

杨道远:我们都是赤子 ——读《赤子》联想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我们都是赤子 ——读《赤子》联想
  
——《赤子——武汉水利电力学院文革回忆》序言
  
杨道远

   
  赤子是毛泽东思想哺育的一代人。
  《赤子》是这代人的颂歌。
  赤就是红,就是革命;子就是儿子,赤子就是革命娃。
  赤子就是永恒,赤子就是无怨无悔,就是永不背叛!
  好啊,赤子!
  我们是中华民族的赤子;
  我们是工人阶级、贫下中农和一切劳动人民的赤子;
  我们是无产阶级革命的赤子;
  对于全世界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我们无不怀着一颗赤子之心!
  赤子就是忠诚;
  赤子就是赤胆;
  赤子就是勇敢;
  赤子就是坚定,毫不动摇;
  赤子就是坚强,不屈不挠;
  赤子就是忘我;
  赤子就是无私无畏;
  赤子就是勇于担当,不怕牺牲;
  赤子就是光明磊落;
  赤子就是心底无私;
  赤子就是清正廉明;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只讲奉献,不思索取。
  我喜欢赤子,愿我们都努力做劳动人民的赤子。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在武汉,甚至全国,钢二司的红水院是很有名气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红水院总部是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武汉地区革命造反司令部(二司)的支柱之一,为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和牺牲。1967年“二月逆流”袭来的时候,红水院也是重灾区,走资派、文革反对派一心要把二司打成反革命,就从头头下手,大喊“二司头头修了” ,首先要把头头打成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他们编造材料,污蔑二司“插手军队,收集情报” ,胡说二司“从黄冈军分区拿走了大别山的军用地图,与军内造反派勾结,由高级步校出枪,二司出人,组织武装,上大别山打游击”。1967年3月16日,武汉军区政委钟汉华对我说“要是跑了(就是说我杨道远当时要是跑了),性质就变了”。他们的思想背景就是指的这件事。
  他们指令二司整风办公室整司令部头头的黑材料,尤其集中矛头对准丁家显。二司整风办公室在水院召开几千人大会“对质”,红水院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紧密抱团,“死保丁家显”,使走资派、反文革派的阴谋最终没能得逞!  
  我记得1967年3月,司令部在华师召开大会,很多总部都集合不起队伍了,很多个学校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都是单个跑来参加大会的,唯有红水院和很少几个学校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是整队前来参加大会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红水院总部在二月黑风中的坚强表现可见一斑。
  文革反对派通过“二月镇反”并没能把造反派消灭,他们又组织武斗队伍,对造反派进行血洗。在1967年6、7月份抗暴斗争中,红水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英勇、顽强,用鲜血和生命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在汉轧护厂抗暴等事件中做出了极大牺牲。在汉阳、汉口造反派都被打得有厂不能进、有家不能回的时候,红水院担当起“解放区”大后方根据地的责任,成为逃亡、撤退出来的造反派的集结地,钢工总总部、钢九·一三总部迁到红水院。在一个多月中,一万多人的吃、喝、住都靠这根据地解决。正因为有红色根据地的存在,才为无产阶级革命派守住了大武汉这块阵地,为党中央、毛主席解决武汉问题准备了条件。
  当年,走资派、文革反对派的武斗队血洗造反派异常惨烈,造反派队伍里有一些人害怕牺牲,他们说“人都被打死了,还怎么继续革命”,因此,面对大刀、长矛他们主张撤离,还美其名曰“战略撤退”,实际就是逃跑。我们和红水院主张抵抗,就是抗暴、不投降,反对逃跑。大家想想,如果造反派都“战略撤退”了,也就是说造反派都放弃了阵地,武汉不存在造反派势力了,还靠谁执行毛主席和党中央“从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手里夺权”的决定?就是因为有这些顽强抵抗的造反派守住了“解放区”,保住了革命根据地,也就保住了无产阶级革命队伍,也就为无产阶级司令部保住了一部分力量,否则,中央来武汉依靠谁,找谁解决问题!?
  回顾文革,反思文革,大家都对派性、山头主义深恶痛绝。可是,有没有想过“派”是怎样产生的?文化大革命一开始群众是不分派的,大家都是在党委、工作组领导下的。可是党委、工作组是怎么干的呢?他们把群众划分为三六九等,又挨个排队划分左、中、右,他们把他们划定的“左派”——这里就出现“派”了——组织起来作为他们的依靠力量、御用工具,专门整另一部分人——“右派”,“派”就是这样被党委、工作组制造出来了。后来,戴“右派”帽子的这些人实在受不了啦,不想要这个帽子了,起来找党委、工作组讨说法,那就算是“反了”,就遭镇压,结果就产生了“造反派”。我讲这段话的意思是,“派”不是群众自发形成的,而是党委、工作组制造出来的,是“运动”的产物,就是说“派”是阶级斗争的产物。“派”无所谓“好”与“坏”,关键是统帅这个“派”的“灵魂”,这个派是干什么的。笼统的批“派性”、批山头,是为了掩盖事物的本质,是错误的。
  人们常常把一个派说成一个“山头”。现在就来说说山头的意义,山头的地位。毛主席说:“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可见,天是靠山头支撑的,山倒了,天就塌了。所有称得起大山的山脉都不只是一个孤零零的独个山头,都是由一个主峰和一群次峰小山头组成的。这些山峰、这些山头就是擎天柱,只要山峰不倒,山头在,天就塌不下来。女娲补天就是在天台山上完成的嘛!不就因共工撞垮了不周山,“天柱折”,天塌了个大窟窿,引来了大灾难,为救天下苍生,女娲才来到天台山把天补起来的嘛。
  这说的是自然现象,社会组织(山头)也是这样。一个大的社会组织总是由很多个小的组织结合而成的,各个山头的存在是大山存在的根基,社会组织无不如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初期,我们建立一个组织(山头),当听说别人也建立了一个同思想的组织(山头),就觉得是自己多了一个臂膀,就跑多快去支持,去祝贺!小组织多了,这些山头靠在一起,就成了气候,就成了难于撼动的大山!山头就是队伍,山头就是力量,独立山头就是独立师,山头越多,队伍越大,力量越强。我们武汉钢二司就是这样形成的。钢二司的红水院也是如此。红水院有闯派、好派,还有其它多个派、多个山头,就是这些林立的山头,在同走资派的斗争中相互呼应,相互支持,共同成就了红水院,缺了哪个山头,红水院就会塌个肩膀,各山头是相互依存,相依为命的。走出武汉水利电力学院,肩扛的大旗都是红水院。在文化大革命激烈的战斗中,红水院的旗子不管是谁扛着,都是钢二司的队伍。我自始至终都在钢二司,从未听说过红水院有谁不打钢二司的旗而打别的什么旗!这说明红水院是一个坚强的整体,在做大事的时候是团结一致不分彼此的。当暴风雨过后我们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找找我们行事的不足,总结经验教训,剔除瑕疵,是为使红水院精神再来一次升华,使这块钢更纯、更硬,永放光彩!
  有人对造反派行事的一些缺陷,夸大其词,把一大堆污泥浊水往造反派头上倒。哪个小孩子小时候没尿过裤子?不能总在清理谁用过多少尿片吧!人生几十上百年,尿裤子不就那么几天嘛!为什么看不到成大人后的行为,老是算尿裤子的账呢?!谁学走路时没摔过跟头?谁是一从他娘肚子里爬出来就会跑步的?!整天数人家摔过多少跟头,是不正常的,不理智的,甚至是别有用心的!
  走资派、文革反对派搞反攻倒算、镇压造反派,就是从批判“派性”开始的,把“反派性”作为借口和道具。在“清理阶级队伍”、“三反一粉碎”、清查北决扬、清查五一六中,都把矛头对准造反派,把造反派的一举一动都说成是“派性”。有谁要伸张正义,替受冤的造反派说句公道话,就被指责为“派性”,说成是“用派性掩护敌人”,大加鞭笞。
  实际上正是走资派、文革反对派大搞派性,以派划线,只在造反派里找问题,挑毛病,特别突出的就是在“清理三种人”中,百般包庇保爹派。当年的那些所谓“老红卫兵”、西纠、东纠、联动分子,喊着“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口号,举着红五类的牌子,镇压“黑五类”,对他们划定的地、富、反、坏、右,牛鬼蛇神,黑帮分子,反动学术权威,实行打、砸、抢、抄、抓,大搞“红色恐怖”(实为白色恐怖),揪老师,斗名人,何止千人被打死、打伤,罪恶昭彰,民愤极大。在“清理三种人”时,广大群众大量的检举揭发,使得这些“纠们”眼看就要遭清算了,他们赶紧找他们的老子们。当年他们之所以那样胆大妄为,就是依仗他老子们的权势,就是由他们的老子们为其撑腰;如今是他们的老子们下令“清查三种人”,把他们给框进去了,这是他老子们一时没有考虑周到。不过,“孩儿们莫怕”,老子们现已篡得权在手,保儿自有新招,于是,发了个“中央政治局会议文件(1984)2号”,为当年的西纠、东纠、联动分子们撑腰说:“这些红卫兵不属于‘三种人’,其中好的还应是第三梯队的选拔对象”。
  就这样,他们打死人也没事了。可怜卞仲耘们至今得不到昭雪!当年的西纠、东纠、联动分子们为什么打死人不予追究?!就是因为他们是保走资派的保爹派、保皇派、保守派。
  你说有没有派性?“派性”是消灭了,还是张扬了?!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派性”与阶级斗争是挂钩的,只要阶级存在,阶级斗争存在,派性就存在!
  某些打着“左派”旗子研究文革的人,高喊着“反思文革”,挖空心思抹黑造反派,把他们认为的“文革中的错误”都安在造反派头上,还归罪于造反派的“派性”,甚至1976年共产党被颠复了,也说是造反派的责任。他们说造反派闹派性,争权夺利,没有团结一致,才使人轻而易举就政变成功了。还进一步说,中央被人篡了权,造反派为什么不造反?不起来反抗!?总之,造反派就是没能耐,只会打内战,瞎折腾。这真是,造反派被人家打下深渊几十年了,
  这些人还在往井下砸石头。我说过,造反派的分裂是造反派的悲哀。可是,分裂的原因常常都是走资派、文革反对派制造的,况且,在大是大非面前造反派都是团结一致、共同对敌的。我们切不可上了走资派、文革反对派的当,把造反派内部的争论,兄弟间对问题的不同意见、不同看法的讨论、争论、辩论的大民主气氛扭曲了,歪曲了,把内部对某个问题一时看法不一致的辩论、争吵夸大成造反派贯彻始终的斗争,把造反派抹黑成不顾大局、只争小利的自私团伙。我们切莫上当!
  最近有人写了一篇论文化大革命的文章,其中有一段攻击、抹黑造反派,我在他的文后跟了一个帖:我一直想不通,有些人总结文化大革命,为什么总要攻击造反派?!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无产阶级司令部同造反派为一方与走资派及其操控的保爹派为另一方的大博斗,造反派是无产阶级司令部指挥下冲锋陷阵的战士。“歌颂”文化大革命,偏要攻击造反派,就如同讲抗日战争,歌颂共产党抗日,你却攻击、抹黑八路军,这是为什么?!是什么立场?是何居心?
  今年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半个世纪以来,风起潮涌,社会主义革命遇到了反复,政权几经变迁,极个别人侵吞国有资产一夜暴富,大部分人下岗失业受穷。近几年党和政府灭蝇、打虎,犯科高官纷纷落马,三十多年的实践,腐败分子的疯狂表演,证实了一个伟大的真理: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社会实践充分证明毛主席是伟大的,英明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无比正确的。在铁的事实面前,有的人还不认账,死不回头,社会主义事业难得回归!无产阶级革命进入社会主义时期,复辟与反复辟可能成为“常态”,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劳永逸,要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斗争,不断地反复,不断地斗争,不断地推进,每一次反复都会进入一个新阶段。
  当前斗争正处在一个关键时期,一切忠诚于共产主义伟大事业的广大干部、广大群众,都要以赤子之心,团结起来,努力争取社会主义早日回归,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进行到底!
  
  2016年元月26日

  原载电子杂志《史实与求索》第三期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52106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