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53阅读
  • 1回复

葉國謙:對警隊修訂「六七」網頁的看法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從火紅歲月走過來的人 對警隊修訂「六七」網頁的看法

葉國謙 (民建聯立法會黨團召集人)

1967年的夏天,因一場勞資糾紛而引發的連串嚴重暴力事件,將香港社會撕裂為左右兩半。左的一邊稱事件為「反英抗暴」鬥爭,而右的一邊則稱事件為「六七暴動」,不同的人根據自己的立場和理解對事件有不同的定性。當年筆者是一名15歲的漢華中學中四學生,也連同校內的同學遊行前往港督府門外貼大字報和叫口號,抗議港英政府暴力鎮壓工人。對於這一段歷史,警隊網頁多年以來一直這樣寫着:「大批揮動毛語錄及叫喊口號的暴徒遊行往港督府。」將當年所有的示威者都說成是「暴徒」,難道手無寸鐵的學生也是「暴徒」?

警應不存批判歷史角色

香港警務處的官方網頁,有一個章節介紹1967年那段歷史,當中用了很多有政治傾向的詞句,例如「暴徒」、「恐怖主義」、「紅色肥貓」、「左派學校」等等,這些內容明顯是源自40多年前英國殖民地政府對事件的定性,立場偏頗。最近警隊更新網頁時,對這個部分作出了若干修訂,主要是精簡描述及訂正用詞,反對派因此而批評警方「篡改歷史」、「存在政治目的」。作為一個從火紅歲月走過來的人,筆者認為警隊的舊版網頁應該修訂,以便讓內容更符合事實。當年發生的事,歷史自有公論,警隊作為執法者,應該保持政治中立,不存在批判歷史的角色。

「暴徒」說法以偏概全應修訂

這次修訂主要涉及以下3方面:第一,把「暴徒」行為的一些描述包括「揮動毛語錄」和「叫喊口號」刪去。筆者認為刪去這些語句可以起到精簡作用,但即使不删除也不是什麼大問題。當年的示威者以工會成員、愛國學校師生及中資機構員工為主,他們叫喊口號及揮動「紅寶書」確是事實,但當中大部分都是和平示威者。警隊新版網頁繼續沿用舊版的說法,將當年的示威者全部說成是「暴徒」,以偏概全,需要修訂的並沒有修訂,筆者對此感到遺憾。

第二,新版本將「暴徒在左派學校的課室內製造炸彈,然後在街上隨處放置」的內容刪減為「暴徒取而代之在街上隨處放置自製炸彈」。這個修訂恰當,舊版本的描述並不是事實的全部。事實上,那時候警察曾經搜查漢華中學,把話劇道具當成武器,將無辜的學生和老師拘捕。

第三,新版本把「共產黨民兵從中國邊境開火」改為「內地槍手從沙頭角邊境開火」。對於「共產黨民兵」一詞的出處現已難以考究,但據當年的《人民日報》和《南方日報》報道,在沙頭角邊境開槍的是邊防部隊,而不是什麼「共產黨民兵」,那為何警隊多年以來一直採用「共產黨民兵」的說法呢?這或許與當年港英政府的政治宣傳有關。

1967年爆發的示威和暴力浪潮在持續7個月後平息,與港英政府的兩個策略奏效有關。策略之一,制訂緊急狀態法,加強警察的執法權力,展開大規模的拘捕行動,產生很大的震懾作用。當時大批愛國學校的師生被捕,警方將這些手無寸鐵的師生當作「恐怖分子」看待,例如,竟然出動直升機在北角僑冠大廈天台降落,再逐層搜捕住在大廈內的漢華中學校長黃建立。另外,又以「發表煽動性言論」罪名拘捕該校中五女生張普璇,最終罪名成立判監禁一年。

港英政府文宣塑造「恐共」心理

策略之二,由高層官員組成宣傳委員會和心戰室,制訂全方位的心戰和文宣工作,一方面為了穩定民心,另一方面則對左派陣營進行負面宣傳甚至抹黑,讓他們失去市民的支持。在當時的炸彈浪潮中,曾經有傳言指部分「土製菠蘿」是港英政府插贓嫁禍左派陣營的。另外,港英政府為了全面展開文宣工作而不惜大灑金錢,其中包括在全港報章刊登「維持安定繁榮」廣告,間接迫使傳媒歸邊,願意刊登的就是「親英」,不願意刊登的就是「親共」。

1968年,香港社會逐漸恢復秩序,但港英政府仍然繼續這種文宣工作,透過不同媒體破壞左派形象,將之與「恐怖主義」掛鈎,成功塑造了香港社會持續至今的「恐左」、「恐共」心理,並對內地的共產政權存在高度的不信任。1967年發生的事是一個悲劇,不但在當時造成嚴重的人命傷亡及大批人士下獄,更在香港社會形成了一道持續至今的無形鴻溝,左右對立,社會撕裂,而這種撕裂近年更愈演愈烈,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是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的當務之急。

資料來源: 香港明報觀點版 (29/09/2015)

http://www.hk1967.org/thoseviews.asp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0-25

网友评论

2015/09/29 22:30
陳球    陳球:[六七反英抗暴]這埸發生在一九六七年的抗爭,已過去了四十八年了,但是時至今天,在香港社會上仍然存在相當一些負面的訊息,仍然欠缺有較權威的說法。今天在[本地觀點]拜讀了葉國謙議員在明報觀點版陳述葉議員親身經歷[六七反英抗暴]的一些史實,我這個"六七"受害者看了,自己非常告慰,我們的葉議員也可以抛個身出來了 ! 👏👏👏
在港英的管治年代,我們無須去爭辯,相信自己做的是對的,但是香港已回歸十數年了,還是如此不分辨,仍然任人笑駡,這對歷史是否負責任呢? 對這場抗爭的犠牲者、参與者公道嗎?
因而作為我們這群尚存的經歷者、受害者,有須實事求是,無須回避,面對香港社會,陳述"六七"史實,僅此我十分祈望葉議員,可以繼續運用你的影响力,能够更詳盡、更多的將你親身經歷及知道的"六七"史實公诸於世,讓更多人了解"六七事件",為[還原歷史真相,還参與者公道]負起一定的歷史責任,拜托 !

2015/09/29 21:26
一明:    葉國謙先生以1967年火紅年代走過來的人,道出六七事件的實情,以及當年港英當局的鎮壓手段和心戰室的宣傳的功力,可以用嫁祸抹黑的手法,使市民恐左恐共來鞏固殖民統治的政權,這種手法到回歸18年仍然用得着,使香港人心無法回歸,可能是回歸後政府各級首長都是由以往宣誓效忠英女皇的官員繼續秉承港英時代的政策,没有在政府部門做去殖化的工作。本來回歸後警察不須要再為以前的英國主子效力的,可以實事求是地編寫警察歷史的,但是警網的編寫人員還是照抄港英政府心戰室的東西,對英殖主子塗脂抹粉。特區警隊應該沒有政治包袱,大可以公正無私地,專業地按事實去編寫警察歷史。港英統治時期警隊有政治部,可隨意抱拘捕它不歡迎的市民,關押集中營,遞解出境,這是警察歷史的事實,港英時代警察貪汚包庇「黄賭毒」,直至成立廉政公署才可以消除,這也是事實,警網編寫警察歷史就不能不寫這些事實。為維護貪汚所得免受法律制裁,1977年以千計的警察上街遊行,衝擊廉政公署……。警網的編寫是將這種行動說成合理可同情,這寫法就不公正。但1967年手揮毛語錄去遊行示威群眾就寫成是暴徒,這是抹黑。這種编寫是不公正不事實不專業的是為港英警察和殖民地主子塗脂抹粉,對不滿殖民统治的抗爭市民抹黑,造成社會撕裂到現在。希望警網重新以事實的全部,公正無私地,正確编寫香港警察歷史和1967年的政治事件,不要讓社會繼續撕裂。非常同意葉國謙先生的看法:「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是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的當務之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