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2阅读
  • 0回复

岱旭:「反英抗暴」鬥爭的歷史定論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反英抗暴」鬥爭的歷史定論
     和圍繞授勳楊光問題的爭論實質

岱旭

權欲靜而風不息

香港特區政府成立四週年時,按照慣例頒發勳銜,其中之一是授予前香港工聯會會長、現工聯會會務顧問楊光大紫荊勳章。在授勳的「嘉許語」中,指出授勳楊光是由於他「積極參與香港工運多年,對勞工福利有突出建樹,並且長期為廣大基層服務,表現出色」。行政長官董建華後來在答覆記者有關提問時進一步說明:「楊光先生幾十年來為勞工界作出很大的貢獻,他是工運先驅」,「我覺得頒一個大紫荊勳章給他,肯定他幾十年來為工人、為基層所做的工作, 是一件對的事。」 本來,頒授勳銜完全是屬於特區政府職權範圍內的事,授勳楊光所提理據也完全無可置疑。但是,以民主黨為首的所謂民主派及其同夥之流和所謂「主流」輿論傳媒,卻樹欲靜而風不息,趁機借題發揮,重翻歷史舊脹,極力歪曲事實,顛倒黑白,混淆是非,完全是別有用心。對此,必須嚴正對待,認真剖析,辨明真相,以正視聽。

歷史的真相和定論

人們首先要問一個問題:1967年夏天爆發的那一場以香港工人為主力軍,並有各界同胞廣泛參加的聲勢浩大的「反英抗暴」鬥爭,到底是怎樣發生的?鬥爭的性質是甚麼?歷史結論究竟如何?

任何不懷政治偏見和客觀公正的人們,都不能否認這樣一個鐵的事實:這場鬥爭完全是由於港英殖民當局殘暴鎮壓本來屬於一般勞資糾紛性質的九龍新蒲崗人造塑膠花廠工潮引發的。港英警方以警棍和橡膠子彈血腥鎮壓罷工工人,當場打傷一百多人,此外還拘捕一百多人。因此,這場鬥爭完全由港英殖民當局一手挑起的,是它先開第一槍,其後並由於迫害和鎮壓暴行的不斷升級而使鬥爭規模迅速擴大。這完全是一場香港工人和各界同胞廣泛參加的,反對港英殖民當局殘酷迫害和血腥鎮壓暴行的正義抗爭,是名符其實的「反英抗暴」鬥爭。那麼,對這樣一場鬥爭,整體而論,到底應當怎樣評價呢?

對這場「反英抗暴」鬥爭,早已有明確歷史定論:「群眾的鬥爭是英勇的,錯誤主要在於領導。」這一歷史定論是符合客觀實際的辯證的和科學的,因而是正確的歷史結論。這就是說,必須把群眾的英勇鬥爭和鬥爭領導的錯誤嚴格加以區別,既不應當和不允許以群眾的英勇鬥爭來掩蓋和推卸鬥爭領導的錯誤及責任;更不應當和不允許因為鬥爭領導的錯誤而全盤否定群眾的英勇鬥爭。這說明瞭香港愛國工人和各界同胞反對港英殖民當局殘酷迫害和血腥鎮壓暴行的「反英抗暴」鬥爭的正義性和合理性;否則,就只能說鬥爭是蠻動,如何能談得上「英勇」兩字? 有關這場鬥爭在領導方面的錯誤,這是由於曾經有一段時間受到內地「文化大革命」極左思潮的某些影響,主要表現在以下兩方面:一是在鬥爭策略上沒有嚴格遵循「有理、有利、有節」和「盤馬彎弓故不發」的指導原則;二是提出或採取了一些過「左」的鬥爭口號和過火的鬥爭方式方法,而是隨著港英殖民當局迫害和鎮壓暴行的不斷升級,鬥爭行動跟著「水漲船高」,最終可能造成中、英雙方均處於騎虎難下的局面,因而被迫提早收回香港,從而違反中央原定的 「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和「反美為主」的戰略方針,並使自己在社會上陷於被動和孤立。這就是說,「反英抗暴」鬥爭不能逾越或違反上述戰略方針,否則就要犯方向性的錯誤。所謂「反英抗暴搞錯了,搞壞了」,主要是指此而言,別無他意。如果有人想以此為藉口全盤否定「反英抗暴」的正義鬥爭,只能是癡心妄想!

這場歷時半年多的轟轟烈烈的「反英抗暴」正義鬥爭,在周恩來總理的正確引導下宣告結束。這場鬥爭產生了兩方面的結果:以工聯會為代表的香港愛國工人運動,由於在鬥爭中受到港英殖民當局的野蠻迫害和鎮壓,力量遭到相當大的損失,曾經一度陷於低沉和困難的處境。但是經過楊光和工聯會其他同事們的共同努力,在工人運動中重新貫徹執行了正確的戰略方針,在爭取和維護工人群眾合理的正當權益的同時,注意保持勞資關係的相對和諧,從而既有利於香港整體社會經濟的長期穩定繁榮,也有利於工人自身的切身和長遠利益;並使愛國工人運動逐步恢復和進一步發展壯大,同香港各界同胞一道,為香港順利回歸祖國和保持特區的穩定繁榮打下比較紮實的基層群眾基礎。

英國方面,也由於在「反英抗暴」鬥爭中港英殖民當局的統治威信和基礎受到一定程度的削弱及動搖,從中汲取了應有的教訓。但更重要的是這場鬥爭使它醒悟到「九七」大限將臨(1967年至1997年新界「租約」期滿只剩30年,而新界批地年期為25年,進入七十年代後將再無法批地或續期) ,因而在注意逐步改善中、英兩國關係的同時,對香港的統治政策也作了較大的調整:首先是一改過去一百多年來的傳統慣例,首次派遣一位職業外交官麥理浩出任香港總督,加強施懷柔改良政策和整頓吏治弊政,以緩和港英殖民當局與香港廣大市民之間的矛盾;其次是開始推行「民主」,大力培養「本土」意識,並注意從中產階級和知識分子中扶植一批新的親英勢力,以鞏固殖民統治基礎,並為將來香港回歸預打「埋伏」;再次是盡量提高香港在國際上的經濟地位和利用價值,以增加將來同中國談判時進行討價還價的籌碼,並力求延緩中國收回香港的時間,等等。

總之,1967年的「反英抗暴」鬥爭,一方面是英國帝國主義——殖民主義者繼1840年鴉片戰爭和1900年「八國聯軍」侵華之後,對中國人民特別是香港同胞所犯下的又一次嚴重歷史暴行及罪行;另一方面,則是香港愛國工人和廣大同胞繼1922年香港海員大罷工的歷史壯舉之後,同港英殖民當局所進行的又一次壯烈抗爭。這就是「反英抗暴」鬥爭的全部歷史真相、歷史本質和歷史定論。必須將「被顛倒了的歷史重新顛倒過來」。無論過去、現在或將來,這都不是任何人所能夠任意加以否定或篡改的!

當前爭論的政治實質

1967年的「反英抗暴」鬥爭,是以香港工人為主力軍並有各界同胞廣泛參加的、為維護勞工權益、基本人權和民族尊嚴而奮起反撃港英殖民當局殘酷迫害和血腥鎮壓暴行的一場正義抗爭。而由楊光擔任主任的「香港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就是這場群眾英勇正義抗爭的一面鮮明旗幟。

但是,當授勳楊光的消息公佈後,以民主黨為首的所謂民主派及其同夥之流,和所謂「主流」輿論傳媒以及少數「魔鬼辯護士」,立即掀起一場自特區成立以來最露骨、最激烈的政治爭論,也是一次公開的政治進攻。他們沆瀣一氣,此呼彼應,緊密配合,連篇累牘地連續發表整版的所謂評論、文章、報道及「鎮暴記憶」等等,對「反英抗暴」鬥爭進行惡毒攻擊及誣衊,極盡歪曲事實和顛倒黑白之能事。他們攻擊「反英抗暴」鬥爭為「六七暴動」、「六七暴亂」及「港式文革」;誣衊楊光為「六七暴動首腦」、「六七暴動元兇」,叫囂「六七暴動首腦不應獲勳」、「楊光應放棄大紫荊」;甚至有「魔鬼辯護士」將楊光受勳一事同所謂希特勒的「功過」相提並論,這不止十分「缺德」,而且極端卑鄙!他們不惜自暴其醜,公開跳出來表演,究竟想要達到甚麼目的呢?明眼人不難輕易看出,他們至少有以下「一箭三雕」的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一是歪曲篡改歷史,推卸港英歷史罪責。

對於「反英抗暴」鬥爭,人們不能回避以下三個問題,這就是:究竟是誰首先使用了暴力?誰使用了最大限度的暴力? 誰應當對所造成的全部後果承擔主要責任?

首先,鐵的歷史事實充分表明:「反英抗暴」鬥爭是由港英殖民當局暴力介入九龍新蒲崗人造塑膠花廠勞資糾紛,毆傷、拘捕多名工人的鎮壓行動所引發的。而從5月6日事件 開始,至7月15日出現「真、假炸彈」為止約70天的時間 內,都是港英員警及防暴隊殘暴、血腥鎮壓手無寸鐵的和平遊行抗議的工人、學生和一般市民群眾。因此是港英殖民當局蓄意挑起這場鬥爭,是它先開第一槍,並首先大規模使用暴力。這從「反英抗暴」和「以暴易暴」兩個鬥爭口號中所提出的 「抗暴」和「易暴」,足以證明此點。

其次,港英帝國主義——殖民主義者在本質上既專制殘暴又十分虛弱;正由於它自覺虛弱,所以更加殘暴。雖然港英殖民當局明知中國政府暫時不收回香港的基本方針沒有改變,也明知不會在香港發動「文化大革命」。但當它面對中國內地「文革」如火燎原之勢,深恐其殖民統治可能受到威脅。因而他對一宗普通的勞資糾紛事件也驚慌失措,橫加暴力干涉,企圖「消滅於萌芽狀態」。但是客觀的事態發展卻出乎它意料之外,並由於它鎮壓暴行的不斷升級而使抗暴鬥爭的規模迅速擴大,港英殖民當局在鎮壓「反英抗暴」鬥爭的過程中,幾乎動用了進行一場小型地方局部戰爭的所有暴力手段:不僅出動了陸上部隊,還出動了空軍直升飛機和水警輪,並且在距離新蒲崗事件發生不到20天,派遣英國航空母艦「堡壘號」來香港並舉行英軍演習。陸上部隊不僅有員警及防暴隊,還有正規英軍和啹喀兵。而所動用的暴力鎮壓武器不僅有警棍、催淚彈、橡膠子彈、橡木子彈,還有警用手槍及衝鋒槍,甚至還出動了機關槍和小鋼炮。港英殖民當局圍攻九龍「勞聯」工會等單位和機構時,就幾乎動用了全部上述各種陸、空部隊及鎮壓武器,而「勞聯」工會主要負責人何楓烈士,就是在港英軍、警的衝鋒槍和機關槍掃射下壯烈犠牲的。與此相比,香港工人和各界同胞用來「以暴抗暴」的只是「土製炸彈」而已,而且其中90%以上都是假炸(詐)彈。港英殖民當局除了街頭進行血腥鎮壓,還有監獄及法庭的殘暴迫害。這一點,甚至連當年專責鎮壓「暴動」的港英副布政司姬達也不得不承認:「這是香港政府的污點」!請問:究竟誰是最大暴力使用者和一手製造 「暴亂」的罪魁禍首?!

最後,有關這場鬥爭的傷亡人數,據報刊報道的不完全統計,死亡者51人,其中抗暴鬥爭的工人和市民21人,佔 40% ;港英軍、警及消防員12人,佔23.5% ; 一般市民18 人,約佔35% 。至於受傷人數共832人,其中大多數是抗暴鬥爭的工人和一般市民約佔70%。另有4000多位抗暴鬥爭的工人和市民被港英殖民當局無理拘捕投入黑獄,遭殘酷迫害。從以上不完整統計數字可看到,抗暴鬥爭中工人和市民的死亡和受傷人數,比港英方面分別要高出75% 及133%。 由此可見港英殖民當局迫害行為的野蠻和殘暴之一斑。

以上就是港英殖民當局蓄意挑起、擴大和殘暴鎮壓「反英抗暴」鬥爭的歷史罪行及全部真相。這些鐵的客觀事實,就是傾維多利亞港的全部海水也沖洗不掉!港英殖民當局必須完全承擔由此所產生的全部後果的主要罪責。但即使面對上述無可辯駁的客觀事實,所謂民主派及其同夥和「主流」輿論傳媒及少數「魔鬼辯護士」,竟然故意歪曲篡改歷史,極力為港英殖民當局推卸歷史罪責。他們眾口一詞地說甚麼「左派暴動是國內文化大革命在香港的延伸」;「在內地文化大革命極左思潮衝擊下,中共在香港發動左派工人罷工,遭到港英鎮壓進而演變成暴動」;還有個別人說得更加露骨和無恥:「港英鎮壓左派有功,左派擾亂社會秩序有罪」!!! 這真是「最佳的反面教材」!

二是反董、倒董鬥爭的延續,重點在反董連任。

人們只要稍微回顧香港特區成立以來的發展進程,就不難發現以民主黨為首的所謂民主派及其同夥和所謂「主流」輿論傳媒,不惜抓住和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諸如亞洲金融危機對香港的衝擊、新機場啟用初期電腦失靈事件、禽流感事件、特區終審法院有關居留權案的判決和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事件、公屋短椿事件及鍾庭耀事件等等,製造所謂 「信心危機」、「信任危機」、「憲制危機」和「管治危機」,頻頻發難,對行政長官董建華及其施政進行無理攻擊。去年中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董建華是香港推行改革開放的最大障礙」的信號後,更有人公開提出「打倒董建華」的口號,掀起「倒董」風潮,但是這個圖謀沒有得逞。而這次圍繞特區政府授勳楊光問題所引起的爭論,所謂民主派及其同顆和「主流」輿論傳媒,無端指摘特首董建華「濫權」及「徇私」,重點則是反董連任。人們只要看看以下這些論調就會明白這一點:「社會輿論有一種看法,是董建華要取悅本地左派,為明年竟選連任鋪路」;「董建華此時此刻,將當年反英的『英雄』捧為上賓,的確可能會收到拉攏人心之效,取得足夠的選票而連任」,云云。 以民主黨為首的所謂民主派及其同夥和「主流」輿論傳媒 ,他們所以視特首董建華為眼中釘,屢屢掀起反董、倒董風潮;這次又借口授勳楊光問題蓄意挑起政治爭論,著重反董連任,其根本原因在於:特首董建華自當選以來,堅定地貫徹執行「一國兩制」方針和特區《基本法》,成為他們篡奪特區領導權和控制權的最大障礙,因此必欲去之而後快。這就是歷次反董、倒董風潮和當前這場政治爭論的主要實質。

三是製造混亂,分化社會,孤立打擊愛國、愛港力量,存心欺騙爭取群眾。

所謂民主派及其同夥和「主流」輿論傳媒,他們所以重新挑開「反英抗暴」鬥爭這個「歷史的傷口」,在重大政治原則和是非問題上故意製造思想混亂,其重要目的之一在於分化社會,挑撥一般市民同愛國、愛港力量之間的關係,以孤立打撃愛國、愛港力量;挑撥一般市民同特區政府之間的關係,以削減特首董建華和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挑撥香港廣大市民同北京中央政府之間的關係,降低對「一國兩制」的認同感,從而有利於他們欺騙市民,爭取不明歷史真相的群眾特別是青年一代,以擴大其政治力量及影響。他們散佈種種流言蜚語,說什 麼特首董建華授勳楊光是為了「討好北京」,「籠絡左派」; 「特首在很多事件上只反映中央的立場,而非大部份港人的意願」;特區「政權本身的認受性及代表性又受質疑,在社會上仍未得到一致的認同」,等等。民主黨頭目李柱銘更公開惡毒誣衊攻擊特區政府是甚麼「大傀儡」、「小傀儡」治港。他們的上述圖謀不可能輕易得逞,但有必要予以徹底揭穿!

批駁幾種妄言謬論

在當前這場政治爭論中,以民主黨為首的所謂民主派及其同夥和「主流」輿論傳媒及「魔鬼辯護士」們,為要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卑鄙政治目的,編造並散佈了許多妖言惑眾及似是而非的妄言謬論。以下略作批駁,以正視聽。

駁所謂「為『反英抗暴』鬥爭平反」論。

正如前文所述,對「反英抗暴」鬥爭早已有了科學的和正確的歷史定論。「反英抗暴」鬥爭根本不存在任何所謂「平反」問題。就群眾的英勇鬥爭而論,已經得到明確肯定,根本毋須「平反」。至於鬥爭領導上的錯誤,主要應當歸罪於當時的「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對他們的罪行早已有歷史定論,根本不允許任何人進行「平反」。

在所謂「為『反英抗暴』鬥爭平反」問題上,所謂民主派 及其同夥和「主流」輿論傳媒,耍弄了這樣一種狡猾的詭辯和淺薄的謊言。他們有意將「反英抗暴」鬥爭中群眾的英勇鬥爭同鬥爭中領導的錯誤混淆並等同起來,同林彪和「四人幫」反黨集團的極左路線混淆並等同起來,同「文化大革命」混淆並直接等同起來,編造了這樣一個公式:「反英抗暴」鬥爭=林彪和「四人幫」反黨集團的極左路線=港式文化大革命。他們異口同聲地說:「楊光受勳為六七暴動平反」;六七年事件已「被定位為『四人幫』的傑作」;「六七暴動是因為受到文化大革命影響而造成的,平反六七暴動等於平反文革」,等等。他們這樣做,主要目的是要全盤否定「反英抗暴」鬥爭的正義性和合理性,從而全面肯定港英殖民當局「鎮壓左派有功」,實際上是為港英殖民主義者的歷史罪行進行「平反」或翻案。但是他們這樣做,不僅不能夠掩蓋或抹殺「反英抗暴」中群眾英勇鬥爭的歷史光輝,反而揭穿了他們反動的政治本質和卑鄙面目。

最突出的莫如那位早已和共產黨「翻了臉」並避居美國的前《文匯報》總編輯金某人。他公開聲稱:「我所知道的真相是:六七年的香港『反英抗暴鬥爭』,實質上是大陸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在香港的延伸,是江青的『中央文革』極左路線在香港的肆虐,是徹底破壞香港繁榮安定的自殺行為。」人們不禁要問:金某人既然知道那麼多所謂「真相」,為何竟然會不知道上述歷史定論對「反英抗暴」鬥爭的全面評價和對群眾英勇鬥爭的明確肯定?! 金某人以上說話究竟是揭露了「反英抗暴」鬥爭的所謂「真相」和「實質」,還是徹底揭穿了他數典忘祖的卑劣本質和面目?!

駁所謂「認同暴力」論。

無可辯駁的客觀事實充分證明,在整個「反英抗暴」鬥爭過程中,是港英殖民當局首先使用了暴力,並且使用了最大限度的暴力。對此,即使有些對「反英抗暴」鬥爭持否定態度的讀者也不能不承認:「不論暴動的導因與結果為何,當時的皇家員警對起初只以示威集會、貼大字報等和平方式抗爭的左派 使用過度暴力,激發左派群眾的情緒,卻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在指摘左派『以暴易暴』抗爭方式的同時,我們不應美化首先使用暴力的警方」;「這段複雜的歷史不是非黑即白的以為暴動等於『鳳梨』(按:指土制炸彈),所有參與者都是十惡不赦的暴徒」。但是有些所謂「主流」輿論傳媒及「魔鬼辯護士」,對授勳楊光一事卻別有用心地說甚麼:「勳章是頒給楊光還是六七暴動?」「這場港式文革鬥爭所標榜的『以暴易暴』手法……難免令人質疑特區政府究竟想向社會傳達一個甚麼樣的資訊?」「此時此刻作出如此授勳,豈不有鼓勵『暴力亂港』之嫌?」看到以上論調,筆者倒想向香港廣大市民提醒一個問題:是否有某些以「反華亂港」為職志的敵對政治勢力,一旦當他們認為篡政奪權的時機已經成熟或者這一最終目的未能達成時,將不惜狗急跳牆,「暴力亂港」,以身試法,以求一逞?是否如此,人們不妨拭目以觀!……



原文載於 《「一國兩制」的嶄新課題 》 2001年7月

按: 本書作者在香港工作和生活逾半個世紀,現已退休。作者曾經先後擔任原新華社香港分社(現已正名為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簡稱中聯辦)社長辦公室秘書,政策研究室、綜合辦公室副主任及顧問室顧問,並曾一度調任國務院港澳辦公室副司長,出任中葡土地小組首任中方組長暨中葡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

作者曾經直接參與研究制定有關解決香港和澳門問題的基本方針政策,談判起草中、英《聯合聲明,研究草擬香港特區《基本法》和籌組香港特區等工作,是香港、澳門回歸祖國這一重大的歷史性事件全過程的見證人之一。著有《一國兩制——新挑戰與新課題》及《「一國兩制」的嶄新課題》兩書。

http://www.hk1967.org/thoseviews.asp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