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08阅读
  • 0回复

杜葉錫恩:一九六七年事件的真相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一九六七年事件的真相

(一生致力於為香港市民爭取公平和權益的英國人杜葉錫恩女士,面對今日香港某些政客歪曲一九六七年事件的真相,為殖民殘暴血腥鎮壓港人大唱讚歌,並抹黑打擊受到殘酷民族壓迫的港人。她致函本報論壇版仗義執言,以親身經歷揭示當年事件的真相,指出是殖民主義者挑起一九六七年的事件……)

杜葉錫恩 (香港著名的社運家及教育工作者)

由於本人對楊光先生的工會工作沒有直接的瞭解,不便對他最近授勳—事發表議論。然而,我確實知道—九六七年騒亂的某些背景,我認為,某些假民主派人士對當年事件的言論,並非根據歷史事實,而是基於反對中國和特區政府的政治立場。— 九六七年的騒亂緊隨著—九六六年的騷亂發生,當時—些年靑人親口吿訴我,他們參加騷亂是因為前—年受到腐敗員警不公正的對待。

工人並無暴力 港英突然鎮壓

我淸楚記得當年騷亂是如何發生的。一家新蒲崗工 廠 以生意不景氣為藉口解僱所有工人, 但答應—旦接到新訂單即召回他們。結果,廠方後來只召回那些沒有參加工會的工人,因此觸發工會工人在工廠外的示威活動。但工人並沒有採取暴力行動,只是揮動紅色的毛澤東語錄本和喊喊口號。一些學生也前來支援工人的行動,為他們提供飲水和食物。

警方顯然得到指示鎮壓抗議活動。有一日,他們突然用警棍猛烈攻擊手無寸鐵的工人和學生。當地的居民目擊者説,警方的鎮壓十分野蠻而且沒有必要。事件引起一些演員和知識分子的憤慨,他們有秩序地到政府總部遞交抗議信。但港督卻跑到粉嶺,拒絕見他們,也不接收他們的抗議信。港督對各方的呼籲置若罔聞,直至事態惡化和升級。

港英傷人卻説學生潑紅墨水

港英政府拒絕聽取任何呼籲,激起大批學生的義憤,他們當時遊行經過中環前往政府總部。學生的遊行有秩序而非暴力。但當他們途經原希爾頓酒店的時候,卻遭到警方用警棍的攻擊,許多學生被打傷。但港英政府説,並沒有發生傷人事件,是學生將紅墨水潑在自己身上,假裝被打流血。但由於電視新聞節目中並沒有任何潑紅墨水的鏡頭,我要求政府讓我看事件的錄影帶,以便證實學生編造自己受傷的謊言,但港英政府卻提供不出有關的錄影帶。人們可以因此得出自己的結論。目擊事件的希爾頓酒店住客説,他們確實看到酒店外所發生的事情,但卻與港英政府對公眾的説法不同。

港英誣陷左派人士

一九六六年,我曾親自經歷一宗腐敗員警的陷害事件,我是他們的陷害對象。我當時確實感到,這類員警的挑釁行為必然使整個事件升級, 事實果然不出所料。 我當時曾在一輛巴士頂部親眼目睹,大批警員包圍佐敦道的裕華國貨公司大樓,以恐嚇性的姿態經過該大樓然後進入裏面。後來我聼説,裏面無辜的店員被警員展示武力的場面嚇呆了, 紛紛躲藏起來。

當時,有些不願昧良心執行鎮壓任務的警員吿訴我,有時他們被派往某個知名左派人士的家,並帶上槍支和武器。上級要求他們將這些槍支和武器作為「證據」,和被捕左派人士一起帶返警署,然後,誣陷被捕者非法擁有槍支和武器。

港英指示學校監視學生

在學校也—樣,我 們 接到指示監視學生,如果發現哪些學生散發 傳 單 必 須通知警方,警方隨後即將他們拘捕。一些學校這麼做了,他們的學生被警方 以 任意編造的罪名送上法庭。—名法官甚至要求數位女學生的父母打自己女兒的耳光,但父母們拒絕這種無理要求。還有—位法官罵—群女學生是「骯髒的貧民窟老鼠」。一些年靑學生被發現三人或三人以上—起出現在公眾場合,即被拘捕 和被控 非法集會。

政客對當年迫害行為三緘其口

在那些日子裏,許多品行良好的年青學生,被當局以拘留和驅逐法令無限期地關押(該法令直至一九九五年六月才取消)。然而,現在一旦某個「異見人士」被捕,或警方 禁止香港示威者突破警戒線時,便有某些人大肆喧鬧抗議,他們卻對當年的迫害行為三緘其口,他們中某些人的年齡,足以記起那些年月所發生的亊情。

詳細地寫下這 些,是為了説明區分當年騷亂的是非並非易 事。它是一場涉及英國殖民者、當地右派人士反對左派人士的三角鬥爭。但有人卻把所有暴力行為都推給左派。

港英逼迫市政局議員譴責港人

有—天,我們市政局議員半夜接到電話,要求大家次日清早出席會議。當我們到達會場時,被告之必須簽署—項致英國政府的聲明,譴責示威者和支持港英政府。當我被要求把簽名擺頭位時,感到十分厭惡。由於前—年曾被員警陷害過,我不但拒絕帶頭簽名,甚至根本就不簽名。在一九六六年騷動中,警方曾迫使一些年靑人誣吿我出錢僱他們扔石頭,這叫我怎能相信他們沒有陷害一九六七年的示威者?對於警方來説, 他們一九六七年的行為 使自己獲得「皇家管察」的稱號。

當時,我唯一願意發表的言論是譴責暴力,希望大家保持克制,避免發生新的暴力事件。

政客不應歪曲歷史事實

最大的同情應該給予那些一九六七年喪失生命的人,或失去親人的家屬,以及那些受傷或被不公正地關入牢獄的人們。

那些用今日的政治去看待當時事件的政客,只能説明偏見蒙蔽了他們的雙眼,他們歪曲事實去迎合當前的目的。我認為,是殖民主義者挑起一九六七年的騷亂,雖然熱血年靑人對此反應過激,但許多無辜的年靑人因此受到不公平的懲罰。歷史教訓我們:暴力會引起暴力,然而這一過程卻是由盲目的偏見開始的。

資料來源:文匯報2001年7月11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