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43阅读
  • 1回复

羅恩惠:親述拍攝《消失的檔案》心路歷程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親述拍攝《消失的檔案》心路歷程
羅恩惠:基督徒必須堅持真相


採訪:陳盈恩 / 2017年5月17日


(甄萱蔚攝)

【時代論壇訊】今年是六七暴動五十週年,很多在中國改革開放後到香港生活的人及新生代也不太認識這段歷史,但網上記載的真實性亦成疑。基督徒紀錄片導演羅恩惠以四年時間拍攝《消失的檔案》,走訪多位當年參與的人及其後代、查閱英國的解密檔案,為的是還原六七的真相,希望成為今天港人的提醒。五月十二日晚,該紀錄片在教會場景進行社區放映,吸引約一百五十人到場觀看及與導演交流。

拍攝源於對真相的執著

在映後座談的部份,羅恩惠講述拍攝的源由,起點是她接觸到六七少年犯,因而希望拍攝他們的紀錄片。採訪少年犯時,羅恩惠到歷史檔案館找尋資料覆核內容,卻發現找不到罪犯名單和犯案情節,很多有關六七年的資料都不見了。於是她決意尋找這段歷史的真相。拍攝過程當中,羅恩惠不斷與當年的少年犯交流,因為他們的創傷很深,她一次又一次的被罵,他們也想控制她的採訪內容。羅恩惠在雨傘運動期間聽見被訪者評論佔中人士和藍絲發生之衝突,又聲言應該要殺學生和記者,語出驚人,彼此開始難以溝通。但未有影響她尋找事件真相。

在進行資料搜集期間,她赫然發現自己小時候的居所是六七第一枚炸彈爆炸現場的對面,她的父親是教會牧師,卻未曾與她提及炸彈在她家的附近;她感覺原來這段歷史是與自己如何的近;同樣地,在採訪的過程中,她也發現不少港人也與這段歷史有著關係。

羅恩惠又指出,拍攝過程當中也感受到一種荒謬感。例如政府將深具歷史價值、曾關禁六七罪犯的摩星嶺集中營給芝加哥大學EMBA課程做校舍,政府沒好好守護這段歷史及這歷史場景,但芝加哥大學代表知道該處的歷史價值後,卻主動查詢她可否協助他們在校內製作展板介紹該段歷史。

必須警惕邪惡

在這場教會的放映會中,羅恩惠特別提到基督信仰對於人的影響,包括影片中的受訪者。前地下黨青年團團員、學友社前主席梁慕嫻成為了基督徒,拍攝前她剛完成一個胃部的大手術,她的禱告是希望在還有機會時能把前半生的事都說出來,因在她領導下有一百名學生曾經入獄,她感到非常內疚。因此羅恩惠找到她時,她樂意分享,而在完成拍攝的翌日,她又請拍攝團隊再補回一段,是要向港人真誠地道歉。羅恩惠指出,她接觸了很多當年有參與的左派人士,他們到今天仍認為那時的事是一場「聖戰」、是正義及正確的,革命是需要犧牲,不覺得過意不去。梁慕嫻的回應使羅恩惠感到基督徒對同一事件的反省,與其他人不同。

此外,時任國務院外事辦公室港澳組副組長吳荻舟的家人被下放後一向低調,但其女兒吳暉亦在片中接受訪問,羅恩惠指那是因為她也是在近年信了主。她指吳暉曾要求不要在片中為其父親說好話,並形容當時左派要把八千四百把甘蔗刀運到香港,吳荻舟出手阻止的行為,只是黨性下僅存的一點人性。

羅恩惠借用程翔的觀點,指出這段五十年前的香港歷史對我們今天的意義:近期左派人士紛紛在淡化及轉移視線,例如說要為少年犯平反等等,這都是統戰的手法之一,卻忽略為何會發生這事等更重要的討論,必須警惕。此外,我們也要警惕政治冷漠,她指教會往往有政治潔癖,但其實政治已經去到不能不談的地步,內地連十字架也不能容忍。她也特別提出我們須警惕平庸之惡及滑向邪惡。她指出在整個過程中她面對不少誘惑,很多人在做六七暴動的故事、包裝得很美好,甚至將它與雨傘運動混為一談。「但如果(身為)基督徒連真相也堅持不到,我覺得是辜負了信仰。」

另一講員、使命公民運動發起人之一陳龍斌博士則鼓勵與會者思考暴力治港及民革亂港,指出身為使命公民,我們須有獨立思考判斷事情。他又促請積極研究設立《檔案法》,亦提醒大家要正視結構性罪惡,以及小心六七式的鬥爭。

與雨傘期間文宣相似

在交流環節中,有與會者問及為何當年少年犯會做出這樣的事、也有人問及當年教會可有回應及角色。羅恩惠指出少年犯當時的付出都很單純,形容他們是跟錯隊的人。她又指出回看六七暴動時的文宣,她發現與雨傘運動期間一些愛國人士的文宣很相似,假消息不斷流傳,我們應思考為何他們在多年後仍有這樣的市場。

至於教會方面,羅恩惠指出吳荻舟的資料中曾有批判教會指他們不夠積極;可是她知道當年的教會有責備暴力。她又指出當時的確有警察打錯人(過度使用武力),但更多的是左派發起鼓動。當時左派有表面及內裡兩個身份,而左派之間也出現比賽鬥左的情況。羅恩惠曾經也思考在影片中怎樣將這些呈現出來,最後選擇了一種平實的方法,希望盡量將不同角度和說法都呈現,可惜一些左派人士在看過影片後仍感到憤怒。

掙扎於真相與真理之間

亦有與會者談及真相與真理間的關係,這陣子以來,羅恩惠亦坦言收到很多恐嚇的訊息。她指自己想說出真實的故事,但有一些曾參與其中的人士卻只是為了自己的信念(這場運動是正義的)而妄顧真相。她仍在計劃寫出一些真實的六七故事,但仍在思考應怎樣處理。「我有耶穌基督的憐憫(同情少年犯),但不願只講那些屬靈的術語。」

她又推薦與會者閱讀程翔在《明報》及《眾新聞》所寫有關六七暴動的文章,其解釋當時整個社會的氛圍是受著城市恐怖主義的影響,而時至今日仍影響著一些當時參與的人。她在紀錄片中揭露吳荻舟曾剎停左派把八千四百把甘蔗刀運到香港的事,雖然今天有不少左派已經有兒有孫,但似乎完全不對吳荻舟的行動表示欣賞。她又指出她得知早有本港左派曾取得吳荻舟的《六七筆記》,但指筆記不合用,因而指出香港現存的相關歷史都是左派做了大量資料下而寫成,只抽取他們合用的部份來寫成這「歷史」。

羅恩惠最後慨歎共產黨對人心恐懼的種植非常成功,梁慕嫻到今天仍感到恐懼、曾有基督徒朋友勸羅恩惠停止拍攝。羅恩惠指出她父親也為了保護她而向她隱瞞事件,但她並不認為隱瞞真相是一種保護。她又指出現時親共網媒的策略與當年左派電影的白開水政策相似,再次提醒今天的我們仍必須小心邪惡。

是次放映會於中華基督教會公理堂舉行,由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神學牧職部社會關注小組及使命公民運動合辦。更多社區放映場次可參《消失的檔案》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vanishedarchives/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51441&Pid=102&Version=0&Cid=2141&Charset=big5_hkscs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0-22


《消失的檔案》放映分享會
羅恩惠細訴製作過程的辛酸
採訪:黃立星 / 2017年8月18日



左起:程翔、羅恩惠、任志強

【時代論壇訊】「六七暴動」至今相隔五十年,不少人對這個題目感到忌諱、猜疑和排斥。有些人或許想掩藏這段歷史、有些人或許千方百計重新詮釋這段歷史,導演羅恩惠卻努力把真相還原。她曾尋訪這段歷史,結果發現政府歷史檔案館中的影像和資料文件未能足夠呈現,帶領群眾認識這段歷史的來龍去脈,於是憑著一份執著,堅持製作《消失的檔案》。時代論壇於八月七日舉行《消失的檔案》放映分享會,同場由羅恩惠分享電影製作過程遇到的辛酸,並由資深新聞工作者程翔作映後分享,時代論壇社長任志強博士作主持。

從搜集資料到拍攝、拍攝到完成製作歷時四年多,羅恩惠憶起電影製作過程的辛酸時點滴在心頭。身為基督徒的她相信,若團隊分享著同一份信念去工作是相當重要,於是最初滿懷期望地邀請基督徒成為團隊成員,誰可料到三位基督徒音樂人讓她失望而回。羅恩惠曾經物色到一首由基督徒音樂人所作的歌曲可放在電影內,於是尋求授權使用,可是縱然有朋友為她鋪橋搭路,那位有名氣的基督徒音樂人仍不為所動,讓她吃了閉門羹;而第二位音樂人是舊同事,在大教會音樂崗位事奉卻因題材敏感而沒有答應;而第三位音樂人則因製作中就旁白問題意見分歧而離開團隊。

正當電影急需配樂,羅恩惠為製作而惆悵時,她得到一位業餘的音樂人出手相助。這位音樂人正職是通識老師,沒有自己的音樂錄音室,所有音樂製作也只待在居住的村屋內完成。他在音樂造詣上不及剛提及的三位基督徒音樂人,羅恩惠與他只是在某聚會偶遇而彼此相識,卻硬著頭皮放手一試。回想起音樂似乎是整個製作中最弱的處境,羅恩惠卻詫異效果出色,「走訪一百四十四場公映,無人質疑過音樂不專業」,也讓明白羅恩惠到上帝會在軟弱的人身上顯得完全。

在映後分享部份,程翔認為有部份左派人士現在正極力改寫、詮釋六七暴動所發生的一切,因此讓大眾正確認識這段歷史以及其現實意義是很重要的。「以往策動的人漸漸走進權力的中心,某些左派教育嘗試改寫歷史讓逆流回頭」,因此程翔提醒我們要堅守歷史事實,又引用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笑忘書》的一句名言:「人類對抗強權的鬥爭,就是記憶對抗遺忘的鬥爭」。

現階段,羅恩惠正在與不同出版社溝通,計劃將電影編輯成書,她希望文字版是高中生也看得明的程度,教育下一代。事實上,羅恩惠稱還有大量未公開的資料,有興趣之人士可瀏覽網站︰http://vanishedarchives.org。

是次放映分享會假香港基督教宣道會北角堂真理樓舉行,約有二百人參加。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52316&Pid=102&Version=0&Cid=2141&Charset=big5_hkscs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