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471阅读
  • 0回复

何频:党内收藏家朱光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党内收藏家朱光
2015-05-27 12:20
画谭新钞
何频
看到有文章谈徐平羽的收藏旧事,涉及新四军苏北根据地的文化人李一氓、阿英等等。徐平羽自述,他的文物收藏起步于苏北抗日根据地。看到这里,于是就联想起另一位党内的收藏家朱光。徐平羽在苏北,当过新四军陈毅军长的秘书。朱光则做过十八集团军朱德总司令的秘书,八路军总司令部的秘书长。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阿英的《津平日记选》,(1949年4月-8月)专门是说第一届文代会成立前后的运筹情况的,里面就有徐平羽、朱光和李一氓。
杨仁恺的《国宝沉浮录》,说伪满宫廷藏画的流失,有名的“小白楼浩劫”发生后,各方势力争夺国宝不遗余力。中共方面,是朱光最早发现流失的古物,并着手全力征集和收购。旧的说法颇具传奇色彩,说朱光原是1930年代上海美专的学生,参加革命于1949年前后到长春市总工会工作,当时就留心搜集伪宫流出的书画文物,曾获得宋人郭熙早年唯一的画迹孤本《山水图》、马远的《十二水图》、范成大的《自书四时田园杂兴诗》,以及部分元明清时期的传世作品。而朱光岂止是一般的工会干部?朱光(1906-1969)是个老革命,比徐平羽的资历还老。他是广西博白人,和语言学家王力同乡,还是王力早年的学生。大革命时期,还是中学生的朱光,1926年就秘密加入共青团,翌年参加了反抗国民党的著名的广州起义。起义失败,潜伏到上海,不是在上海美专,而是以上海艺术大学学生的身份为掩护作地下工作。后来随红四方面军长征,抗战初期在延安,先后在中宣部和马列学院、鲁迅艺术学院工作,在马列学院秘书长的任上,1938年底,调到朱德身边作秘书,兼任第十八集团军总部秘书长。也是党内收藏家的吴南生回忆说,解放战争中初到长春,城市还没有完全解放,他就随着时任吉林省委宣传部部长的李初梨、东北局城工部秘书长朱光,一起起早跑“鬼市”,搜集和抢救文物书画。
解放初期,朱光在广州先担任副市长又任市长。刘哲民和陈政文合编的《郑振铎先生书信集》,(学林出版社,1992年8月版)收录有郑振铎致徐伯郊的13封信,专门说解放初期的文物回购事宜。1951年4月8日,郑振铎在第二封信里指示——收购香港文物的通盘计划,即将被中央批准。在港成立的文物收购小组,将由徐伯郊负责出面接洽、鉴定并议价,付款归香港中国银行沈经理和温康兰二人。这二人,由廖承志和中共华南统战部部长饶彰枫分头为徐伯郊出面联系,广州那边由朱光在一线牵头。实际上,负责回购香港文物的夺宝工作,朱光是前线总指挥。
在广州主政长达11年时间,朱光口碑极好,民众至今不忘朱市长的政绩。他的《望江南·广州好》五十首,其中一首:“广州好,画派出新姿。锦绣岭南收笔底,天风春睡出高师。多少画中师。”1959年2月,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线装本画谱《广州好》,诸多名家插画捧场。1961年以后调回北京,朱光出任国务院对外文化交流委员会副主任,后来又是驻捷克大使。1965年底,出任安徽省副省长。而徐平羽于1961年,从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文化局长任上,到北京出任文化部副部长。李一氓于解放后曾任保卫世界和平理事会常务理事及中国书记、中国驻缅甸大使、国务院外事办公室副主任。三人都是党内有名的收藏家。李一氓回忆录《模糊的荧屏》,有专门说自己收藏的。但朱光的收藏,至今下落不明。
《百年潮》曾经刊登过署名章涧青的文章——《林彪集团主要成员窃夺文物记》。说黄永胜的妻子项辉芳,根据叶群的授意,1969年7月间,(朱光于当年3月去世)从朱光的夫人余修手里骗取文物,她利用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杨梅生的爱人刘坚,是余修的入党介绍人,指示刘打着中办等幌子,“从余修家骗取了名人字画77轴,画册54本,碑帖8册,线装书63函另510册,精装书17册,石湾公仔41个。”项辉芳随即叫人把上述书画文物交给了林彪、叶群。
朱德元帅爱兰花是很有名的。朱光也喜爱养兰,广州的家里平时养有几十盆兰花。“有天晚上,正好周恩来总理到我们家里来,另外的一百多株昙花都一起开放了。”朱光的女儿朱嫩萍回忆说。1989年出版的《朱光文集》,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委员会编辑出版,里面不涉及文物收藏。中央文献出版社后来出版《朱光诗文墨迹选集》上下,也不见朱光的收藏。■
(作者系文化学者)

http://www.sohu.com/a/16543670_117499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