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11阅读
  • 2回复

39级台阶:1966年某个高中生“文革”日记摘录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新的战斗集体(1966年“文革”日记之一)

一直以来嘻笑怒骂,今日也正经一回!
  
    上周在泰宁街旧货市场淘宝时,偶见一越南英雄阮文追封皮的老旧日记,翻开后一目十行,顿时被里面时代气息的语言所吸引;一直以来,对当年搅动全国人民思想文化风暴的运动只有一个模糊的认识,具体到个人的思想和动机,没有切实的体会;这本日记无疑为俺们管窥当年人们内心的思想和特定的话语方式,提供了生动的注解!
 
    如果不是以5元钱购得此日记,不知它最后会流落谁家;如果不是循着历史的真实记录下来,它必定成为一段被人遗忘的野史;历史就是历史,往事并不如烟!以下为正文!
 
 
    文革日记  1966.9.16
 
    毛主席的话
    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他们必然地要和我们作拚死的斗争,我们决不可轻视这些敌人;如果我们现在不是这样的提出问题和认识问题,我们就要犯极大的错误!
 
    到反帝二中2个星期了,对班里的情况也多少知道一些了!班里的情况确实是复杂,这是不可否认的;一开始听王韵华给我介绍情况时,我都直挠头,十分后悔怎么转这来了,我一听“复杂”这二字头就有点大,我总觉得同学之间不应该复杂似的,因为大家都生长在新社会,大家都受的是社会主义教育,大家都是未来的接班人……!
 
    高二(一)班,出生红五类的同学占绝对优势,班里的同学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敢说(指出身好的),就这种情况,兰全美还说班里的情况复杂呢!我就觉得高二(一)班的环境比这好,心里不自在!
 
    回过头来看看毛主席怎么说的: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学校,虽然使同学之间能互相在一起,但我忽略了阶级斗争的各种反映一定会侵蚀每个人的头脑;以前知道,就认为反映么,天外乎是资产阶级那一套名利地位,可我听到班里有人做事、说话留一手的时候,我非常吃惊,班里同学中,家庭成份“职员”的相当多,原班主任又是一个牛鬼蛇神,班里出身不好的同学原来气焰都很嚣张,工农革干子弟被压在下面,这些都是我所没有亲身经历过的!如今,我已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了,但是这比以前的高二(二)班可有了根本的变化了,狗崽子也不敢乱说乱动了(我看的是表面)。
 
    相比之下,我们对待那些出身不好,表现又不怎么样的人太客气了;支部为了抓他们,专叫胡凤策帮童庆宜,后来又让兰全美管童庆宜,让齐素菊管齐沈燕,让米秀兰管张澧……!
 
    想想平日里齐沈燕和童庆宜的那份模样,我看早就该往下压了,对待他们就是应该采取革命的过来,不革命的滚蛋,没什么说服教育的余地!
 
    这样的班集体,我应该好好地做好思想准备,如何在新的环节中不断地成长;回想一下我这几天的想法,我觉得自已更应该向兰全美、葛建军学习,为什么在我认为可以一帆风顺成长的地方,他们能看得见班里的不良现象?狗崽子们的思想不用表白,他们就能从现象看到本质,正中要害?
 
    同时我也应该很好地向张青等新同学学习,为什么在我认为直挠头的地方,他们却能健康的成长?
 
    由此看来,在我的头脑中,对环境的要求高于对主观努力的认识;外因再好,主观不求上进,再好的条件也白搭!条件再差,自已敢于革命,照样能成为合格的人!温室里培育出来的花草是经不起任何风霜的,应该像高山上的青松,不管风吹雨打都万古长青!
 
    对待班里的工作,自已要特别注意以前的大毛病,不能广泛的联系、听取群众的意见,主观、武断,自已要叫别人去干什么,就非得干什么不可!
 
    在工作中,自已应当像白求恩那样,对工作极端的负责,对同志极端热忱;现在我的坏毛病是脾气太燥,动不动就发脾气,自已有时也想发脾气不对,这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可一想到自已的动机是好的,是为了工作,可自已很少或干脆不考虑工作的效果对革命的影响,这简直太不像话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754c20100bkna.html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0-15
出身问题(1966年“文革”日记之二)
  前言:昨日开始贴出的“文革”日记,本本不是太厚,篇幅也不是太多,完整的也就五、六篇而已,另有几篇同学间的留言;从这些文字的语气看,作者应是班级干部;从日记对女性同学的称谓看,作者又可能是女性;从作者使用中国文字的熟练程度看,又有相当的水准!在敲打文稿的时候,私下里暗自佩服:在当年电视电脑啥都闻所未闻的艰苦年代,小小年纪的高二学生,体现出比当代青年更高的政治热情和片面的早熟,这无疑和当年大的国家形势和教育密切相关!
 
    一直想抽时间,细读收藏的1949——1970年的报纸,并将感兴趣的原始资料分门别类地进行归集和研究,因为博客的存在,使每一个人都可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得出更为客观、更贴近历史真实的结论,而不是人云亦云;古往今来,历史一直都是正史和野史的交集,一直都在史料解密和披露的过程中不断被修正,因于此,历史从来都是由人民来书写的!
 
    生命存在一天,拥抱自然的行动就不会停止,追寻历史真相的脚步就不会停歇!以下为日记正文。
 

 日记暗绿色的封皮,历经四十多年仍然完好!

日记首页
 
    1966.9.23.
 
    和王韵华接触的比较多,因此我的大致情况她都知道了!
 
    跟她的谈话中,我才知道我的出身应当有变动,我应当填“职员”,因为我爸爸解放前三年在西宁银行当三等报务员,所以我的出身应当填“职员”;也不知怎么搞的,我以前一直是填“城市贫民”,之前也没人问过我,我家的情况,组织上什么都知道,怎么也没人让我改出生?
 
    当知道我的出生应当填“职员”后,刚一开始心里可不得劲啦;我觉得职员好像跟剥削阶级差不多似的,可这怎么还说是一般的劳动人民呢?我不懂,就和王韵华一齐去问了一个观察员,观察员说:职员是劳动人民,其实职员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我们更不懂了,观察员接着说:因为工人出卖的是体力劳动,而职员出卖的是脑力劳动,同样也受到剥削和压迫!
 
    我们问:那为什么职员不算“红五类”? 观察员说:为什么不是“红五类”?我们说本来就不是;观察员说这个到将来就会澄清了!
 
    出身问题我不会背什么包袱,革命不革命主要靠自已,我本来存在着许多缺点,这十分需要自已加强思想改造,努力改掉自已的缺点,一句话:就是应该老老实实地学习毛主席著作,向“红五类”出身的好同学学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754c20100bkyj.html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10-15
1966.9.29.
 
    这几天心里不是味,上次开民主生活会,同学们给我提了好多意见,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同学们说我有娇娇二气,初三的同学们说我对他们的态度不好,粗暴生硬,我难受极了;娇气这个词,想不到这次竟用到我的头上来了,我一听娇气这两字,真比打我还难受;同样都是同学,为什么单单我有娇气呢?这简直太次了,我究竟娇在哪?他们又说不出来;初三的严小苹说:“我在演节目时,别人让我重演,我不演,有二个小孩说我娇气;我不演,是因为我考虑到还要到别处去宣传,我的嗓子本来就够受的了,我保留下嗓子有什么不好的呢?宣传的那几天,说心里话,我哪场没使劲?哪场没认真?有人还给我造谣说我一天就花了三块钱,我都快气疯了,凭什么你们这么乱说?出外串联的几天,我用的钱心里都有数,上武大(指武汉大学)时,嗓子难受,又没水喝,我买过三根冰棍,我想不通这三块钱是从何而来?(当时一支冰棍几分钱,估计买冰棍的钱和别人传说的三元钱出入很大)
 
    有的人说我骄傲,我更想不通;说实话,在我演节目时,我从没考虑自已的影响如何,我只知道让我演,我就演,我十分怕别人另眼看我,想不到越怕越有人讲!
 
    前几天,我们排演“大海航行靠舵手”舞蹈,我们都十分想把这个节目排好,但是康明一直对我们这个节目采取消极态度,她对我有意见不当面提而找王韵华,我心里十分生气,觉得这个人十分不怎么样,工作中私心杂念较重,又加上同学们说她以往的表现,我更觉得她不太好!
 
    同学们对我的反映,是在态度方面为最重要的,我对同学的态度太过火了,这不能不正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754c20100blr1.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