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31阅读
  • 0回复

凤凰网谈徐才厚青年往事两篇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6月30日,中共建党93周年前一天,徐才厚被宣布开除党籍。此后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连发三篇评论员文章:《铲除腐败决不手软》《法纪面前没有例外》《军队形象不容玷污》,表明“从严治党、从严治军”的鲜明态度。




这名从大连瓦房店下属偏僻小岛长兴岛走出的解放军高级将领,在军校及工作初期都鲜有突出之处,谨小慎微,普通平庸。由于长期不被看好,徐才厚曾险些脱下军装转业回家。但因彼时军队对知识化、年轻化干部选拔的标准实际上异化为高学历化、名校化,使得并非优秀人才却占得年龄和学历优势的徐才厚时来运转。继而一路升迁,平步青云,直至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




据已被披露的腐败事实,徐才厚显然不是适合重用的人选。从当初的沉默寡言、谨小慎微到最后操纵干部任用,与家人一起上阵放手贪腐,徐才厚被军队重用并无报效之心,而是头也不回地一步步走向深渊。身居高位却如此贪婪,这名曾经的军内名校学员,给军队甚至国家造成的危害和损失,难以估量。(全文请见《凤凰周刊》2014年第20期(总第513期)封面故事《徐才厚往事》)




中学时代的徐才厚因学习成绩和表现不俗,考上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下称“哈军工”)当时位于东北一隅的这座知名军事院校红遍一时。




因为是保密的国防院校,哈军工不填志愿,而像清华、北大、北航等是公开填志愿表的。哈军工招生人员就从那些填表的学生中秘密甄选,基本上抽档考生需要达到清华的录取分数线以上,哈军工才会考虑录取。收档后,还要秘密地对考生进行政审和检查身体,所有项目都过了后,才告知被录取。




“挑上你了就得去,你不去还不合适,因为国家看上你了,是一件很光荣的任务。”徐才厚在哈军工的同学滕叙兖所读的高中是大连二十中,大连当时去检查身体的有40多人,但最后考上的只有14个。




同成立之初“红二代”子弟聚集哈军工不一样。1962年,徐才厚高中毕业的前一年,周恩来明确指示,哈军工的学生必须全国统一高考,在滕叙兖和徐才厚进哈军工那年,平民子弟占了新生的十之八九,这些人都是通过实力踏进这所红色院校大门的。




鲜有突出,无法入党


在去哈军工报到的火车上,滕叙兖和徐才厚第一次见面了,同行的还有12个大连的新生。滕叙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徐看上去很腼腆,话不多,上哈军工的时候连共青团都没入,我那时是个团员了。”既是老乡,出身都相似,在火车上认识后,滕后来又和徐才厚分到电子工程系,但在不同的学员队,滕叙兖是637队,徐才厚是638队。而大连同去的其他同学有的分在空军系、有的在海军系,不同系的好几个月也见不上一面。




大学五年中,滕叙兖和徐常见面,在同一个教学楼,下课后体育锻炼也在一起,跑步、打球常常碰面。两人混的很熟,交情很不错。“现在看,徐才厚当时就是默默无闻的人,不是太张扬,他性格上也比较柔和,很内敛,很少看他跟谁瞪眼睛;他从来都老远跟人家打招呼,老远就笑呵呵走过来。”




徐才厚给人印象就是特别的低调老实。哈军工的很多徐才厚的同学回忆称,徐才厚在大学期间似乎没有突出的才华,唯一的特长就是有些音乐禀赋。五线谱看一遍,马上能清唱出来,徐才厚因此是学员8队的乐队指挥,例行开会、学员队拉歌比赛时,徐才厚永远站在拉歌指挥的位置上。




徐的拉歌指挥手势很特别,动作一板一眼,夸张式的僵硬,却颇有节奏感。徐在上面指挥,有的学员在下面发笑。私下里,滕问这位老乡怎么学到这种指挥方式的,徐回答说是自己琢磨的。除此之外,徐才厚在哈军工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成绩属中上,也没有门门是五分。滕叙兖好像记得他当过一届副班长,还任过班里文娱委员,负责唱歌、排练小节目之类。




“四清”运动(又叫社会主义教育运动,1964年,毛泽东说中国农村的基层干部起码三分之二变质了。“四清”就是清政治、清财务、清仓库、清组织)开始后,徐才厚他们这届(63届)的学员就分别下到哈尔滨的农村搞运动,学校趁机选择在运动中表现好、群众基础不错的学员,发展“火线入党”。




“四清”结束后,滕叙兖在期间入党,有一次在学校碰到,徐才厚还向他取经,“你怎么入的党呢?我入不上挺难过的”。滕问他怎么回事?徐回答说,人家看不上我。徐挺难过的,讲了半天。




重上戎装,却险些转业


徐才厚从哈军工毕业后,在等待分配期,上头的一纸政策改变了过去的做法。北京要求对哈军工67、68届的毕业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这两届学生就暂时不分配具体单位,统统下放到部队农场和其他一些地方农场“接受再教育”,此时的哈军工亦因领导讲的一句话,“哈军工从部队里退出去,以后就不再是军校,变成地方大学了。”




哈军工的新名字叫哈尔滨工程大学,徐才厚这一届的学生就没有军籍了,领章、帽徽都摘下了。脱下军装的徐才厚和滕叙兖被分配到39军鹤立农场,不是同一连队,但相隔只一里多路。徐才厚的班长当时是个少将的儿子,前几年退休后的他两次到北京看徐才厚,徐还挺友好地说,“你是我班长啊!”徐才厚的这位班长对徐的印象挺好。




在接受“再教育”阶段,徐才厚的哈军工同学也普遍反映,徐表现很好:吃苦在前,开荒、种田、救火什么活都干,每年春天农场的山里都会着大火,火势吓人。徐才厚有两次救火,满脸被熏得乌黑。前述徐才厚的班长救火烧伤立功了。滕叙兖关心老乡徐才厚的安全,他向班长打听,才厚怎么样?班长说,才厚挺好的,“我烧伤了还是他把我拉起来的。”




但事后,没听说过徐才厚立功受奖。在鹤立农场有三四百哈军工的毕业生,同学间现在想起来,没听说过徐才厚那时有什么突出的事。徐才厚过去似乎一直普通平凡,不温不火,从来不是拔尖的。




在鹤立农场锻炼3年后,机遇的大门向徐才厚打开,军方重新考虑从哈军工挑选知识分子充实干部队伍。对这所昔日的军事名校,邓小平、杨尚昆等领导人都记得。沈阳军区来人到鹤立农场,从三四百的哈工大毕业生中挑走了20来人,徐才厚就是其中一个。




能重新穿上军装,哈军工的同学们都很羡慕。而徐才厚为何能如愿?同学们的一致意见是,徐平素表现好,又是工人家庭出身,沈阳军区自然会看重根红苗正的子弟。离开鹤立农场去部队当兵前夕,徐才厚来跟滕叙兖告别。滕说,我可能以后被分到研究所去。徐说,研究所好啊,研究所越老越香嘛,干一辈子最后成个专家。滕由衷地说,我羡慕你呀,我愿意当兵去。




徐入伍后,先经过短暂的当兵锻炼,而后分在吉林省汪清县守备三师炮团,任连副指导员。在基层部队干了两三年后,徐才厚这才入的党。在部队工作的徐才厚最初跟哈军工的同学联系不多。同学圈里曾有谁提到徐才厚,有人告诉说,徐才厚已经结婚,其妻姓赵,生了一个女儿。徐才厚在吉林省军区干部处工作,他还是像以前那样编编节目、写写材料。




1982年前后,在中科院长春光机所工作的滕叙兖听说徐才厚要转业回家了,想分到大连却不好安排。徐才厚此时已是吉林省军区的副团职军官,自觉职务到顶,升迁无望。就在徐才厚准备卷铺盖转业回家的当口,上级来了一纸命令说不要走了,到北京去学习。




徐才厚此次军队仕途重获新生,据信,并不是因为上头有人,而是此时军队倡导干部队伍知识化、年轻化。徐才厚在基层显然算不上是优秀人才,与读书时一样,仍是普通、平凡甚至显得平庸,以至几乎转业回家。奈何其哈军工的军队名校学历再次让他占了便宜,时来运转。




在北京解放军政治学院(现在的国防大学)培训两年后,徐才厚正式开始了平步青云,从吉林省军区、沈阳军区到16集团军、总政治部、济南军区,一路职务变迁,令人眼花缭乱,直至中央军委副主席高位。这一段的快速升迁,是否有其他原因?或是有贵人相助?尽管有各种传闻,不同版本,尚无可靠可信之信息披露。




徐氏宗族希望后人出官的愿望,终于在徐高贤这一代得以实现。然而,在同学眼中,勤勉好学、老实真诚的徐才厚,如今已走到“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受贿犯罪”境地。在一路升迁的路上,是什么改变了他?或将随着案件审理,信息逐步公布,才会慢慢披露出来。




来源:凤凰周刊2014-07-15






滕叙兖:军中大老虎徐才厚青年往事


嘉宾简介:滕叙兖,笔名老藤,辽宁大连人,中共党员。1963—1968年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学员。1968—1970年在黑龙江省鹤立39军农场劳动锻炼。历任中科院长春物理所工程师,中科院长春地理所高级工程师,深圳科技园高新科技创业中心副经理,中国深圳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部门经理。高级工程师。2003年开始发表文史作品。200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不信青史尽成灰》等十多部长篇传记文学著作。2007年《哈军工传》获中宣部第十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入选图书奖,湖南省第九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下文系凤凰网历史频道对话徐才厚大学同学滕叙兖先生文字实录,采访整理:唐智诚


徐才厚很腼腆脾气好 在大学是文艺委员没有女朋友


凤凰历史:徐才厚和您是哈军工的同学,读书时您对他的总体印象是什么样的呢?


滕叙兖:我跟他是大连老乡。1963年8月哈军工派了一个空军少校先到大连领着我们14个人上火车,在沈阳住了一个晚上,等辽宁省全部28个人到齐了,再继续坐火车到哈尔滨报到。所以我与徐才厚是一块上的大学,当年所有辽宁省上哈军工的同学我都认识




凤凰历史:您第一次见到徐才厚,感觉他个性开朗吗?


滕叙兖:不开朗,他腼腆得很,不爱说话。




凤凰历史:那是您主动找他说话的吗?


滕叙兖:是。我跟他坐在一块,问你是哪个学校的?他说他是八中的,这样我们就认识了。我们都分配在电子工程系,宿舍离得不远,见面总会聊两句。那时候我们63级有两个学员队,一个学员队五个班,我在63-7队,他在63-8队。我们不是一个班,我是雷达专业,他是通信专业,我在412班,他在481班。他这个人脾气很好,不笑不说话,总是笑眯眯的,从没有跟同学瞪眼睛,脾气好极了。




凤凰历史:他在班上有没有表现出什么比较突出的组织、演讲才能?


滕叙兖:他在班里唯一的优点就是音乐特别好。我们年级这两个队开会,系领导给我们讲话之前要拉歌,63-8队的指挥就是他。他指挥得特别好,还带着大家唱歌。


文革前学员队里有个组织,叫“革命军人委员会”,简称“革委会”,相当于地方大学的学生会。“革委会”里有体育委员、文艺委员、宣传委员,徐才厚是文艺委员。因为他乐感强、歌唱得好,会指挥,组织同学唱个歌、演个小节目,这是他的活。




凤凰历史:有没有女同学喜欢他?


滕叙兖:没听说。哈军工女同学特别少,但他们481班女同学比较多,有十多个,不过没有听说他跟哪个女同学谈过恋爱。因为我们哈军工有纪律,不允许谈恋爱。“文革”乱套以后,很多女同学又都有主了。如果徐才厚很活跃,或者是个高级干部子弟,或许会有人跟他谈恋爱了。他跟我一样,我们都没在学校里找对象,女同学太少。




凤凰历史:女同学都是被高干子弟给追走了吗?


滕叙兖:不见得。个别女同学愿意找门第高一点的。很多男同学确实很优秀,人品好,长得帅气、学习又好、能说会道,他自然就占优势了,赢得女同学的芳心。还有的人开窍比较早一点,像我们比较糊涂的,一看根本就没有我们的份,所以我们就不想这个事。徐才厚很低调,他们班那么多女同学,他也没有在班里找对象。现在我回忆起来,他脾气很好,但也不是特别出类拔萃。


徐才厚出身普通家住大杂院 文革中是跟着潮流走的普通学生




凤凰历史:那他学习怎么样啊?


滕叙兖:他算是一般吧,应该是中上水平。




凤凰历史:挂过科吗?


滕叙兖:没有挂科,我们很少有挂科的,那时候都是好好学习、听党的话。总觉得我们哈军工学生一定不能辜负党对我们的信任。我们刘居英院长给63级学生做报告,他说你们能给我出一两个钱学森,我这个院长就没有白当。这话给我的印象深刻极了,所以我们哈军工的学生,在学校调皮捣蛋、吊儿郎当的人,太少太少了,徐才厚在学校的表现应该说是不错的。




凤凰历史:文革开批斗会、抄家的时候,他表现积极吗?


滕叙兖:文化大革命中他基本是老老实实跟着潮流走。没当过什么头,抄家武斗也根本没有他的事。




凤凰历史:他是基本没参加过吗?


滕叙兖:那时候你要说我不参加文化大革命,那不是等着挨批判吗?因为毛主席讲要关心国家大事,参加文化大革命,所有的学生都得老老实实参加运动。那时候不去抄家、斗人,不去打砸抢,就已经不简单了,说明他头脑当中还有根弦,知道这么做是不对的。


我们两个队在宿舍楼挨着住,大家都在一个路上走来走去,经常见面。他的活动我大概知道一些,也问过他们班同学,同学说当年两派动手动脚的小武斗,徐才厚就远远地站着看,他不参加,也不敢说谁不对。那时我们都不敢乱说,说了你就倒霉,比较积极的同学就可以批斗你啊。


1967年夏哈军工发生过“58号楼武斗”,之后我回大连躲起来了,学校打派仗大家受不了,同学纷纷逃离,我回家躲了一个月。后来一个扬州的同学跟我讲,他说我们也去大连了,还到才厚家里看看。他们说,徐才厚家也破破烂烂的,住在大杂院。他爷爷是工人,他父亲好像是个街道的小办事员,很小的小干部。他家里不富裕,属于城市贫民阶层。


我们都是凭本事考上哈军工。因为1961年周总理一句话,哈军工大学生以后不许搞保送,我们正赶上那个时候:从1962年到1965年,这四届大学生是硬碰硬考上去的。我们报的志愿是清华等名校,分数过了,哈军工才提前调档政审,才可能进哈军工。




凤凰历史:您和徐才厚读的中学在大连算特别好的吧?


滕叙兖:我读的中学不错,叫二十高中,徐才厚读的是八中,八中也不错。全大连有十四人考上哈军工,我们二十高中考上六个,八中考上两个,整个辽宁省才考上28个。


徐才厚读大学前未入团 在哈军工未入党




凤凰历史:您在文章里面说,徐才厚听说您入党以后很羡慕。那他为什么当时入不了党呢?


滕叙兖:在哈军工入党非常困难。我们63届同学当中,64年在学校入党的,我们学员队一个没有。


我是“四清”时火线入党的。因为毛主席要我们学校分期分批下去搞“四清”,我们那一批在巴彦、海龙两县总共七八千人里,有不到一千人入了党。我们班里三个人入党,有我一个。我那时是班级团支部书记,“四清”当中表现好,同学的评价也好,才能入党。徐才厚班里,就没他的份。




凤凰历史:他不是团支部书记?


滕叙兖:他到哈军工的时候团都没入上呢。那个时候入团也挺难的,他到哈军工时是“青年”,没有团籍,到哈军工以后才入的团。


那次我们俩在大操场碰见,聊了很长时间,我印象很深刻。他说你入党了,我就入不上。我说怎么呢?他说我们指导员看不上我。我说那你们指导员不对,你别着急,入党肯定能入的。


所以他当时在学校党都没入上,在农场的时候他也没入上,分到沈阳军区以后在基层部队他才入了党,那是1971年了。




徐才厚80年代一度准备转业 提拔是靠学历不靠拍马屁


凤凰历史:那他在农场劳动以后能够参军入伍,当时算是比较幸运的一批吗?


滕叙兖:毛主席一句话,全国67、68两届大学生都要到部队农场“接受再教育”,我们就在黑龙江省的鹤立农场劳动。农场在佳木斯和鹤岗之间往西四十里路的大森林边上,很荒凉。我们就在那儿搭帐篷住了一年半。我是一连,徐才厚是二连。徐才厚同连同学,有的人现在住在深圳,大家聚餐聊起来,说他在农场时表现也很好。黑龙江林区春天经常烧山火,我们还救过两次火。当时徐才厚表现很好,很英勇的,跟同学一块去灭火,没事的时候他就拉二胡。


后来要从学生连里选一批人到沈阳军区当兵,然后做技术干部。徐才厚分到沈阳军区以后,就到汪清县当连队副指导员,在基层部队干了几年才进城,到了长春市。到吉林省军区以后就是一般的干事,一当就很多年。我们在农场分别以后,我在科学院搞科研,他在部队当干部,有时候向同学打听一下他,说才厚怎么样?同学说,老老实实在那当小干部呗,好像也没什么出息。后来到团职干那么多年,提不上去了,他就准备转业回大连。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提上去了。那是1982年,还是1983年?当时杨尚昆副主席主持军委工作,和邓小平商量,说我们部队现在知识结构太落后,而国际上现代战争越来越厉害,大老粗领兵不行啊。军委就要调查研究野战军和总部机关里有多少大学本科的毕业生,年龄要在40岁左右。结果发现文化大革命时部队乱套了,军事院校解散了,很多大学生都转业回家了。所以当时在全国军队里,这样的本科以上、年龄符合要求的大概也就千把人。


这是级别比较高的干部告诉我的,后来总政具体负责的干部问杨尚昆,说这些大学生各个学校都有,选拔干部哪个学校要优先考虑?杨尚昆说这还要问我吗,当然是哈军工了。哈军工是国防科技军校里的排头兵,哈军工的学生素质很好,当然从哈军工里选了。所以我们同学就占了个先,大概有三百多人,后来这些人有不少当将军的。徐才厚也属于这一批,是运气把他选进去了。现在有人不了解情况,说他是不是靠吹牛拍马屁上去的,不是的,是选拔干部的时候,符合要求就选上去了。




他的最大优点是听话 最大问题管不住家人


凤凰历史:那您觉得徐才厚会来事吗?


滕叙兖:他不算特别会来事,不是特会吹牛拍马、花言巧语。他嘴很笨拙,写文章不行的,口才也不行,但是他很听话。后来我听同学们介绍他情况,领导怎么布置他怎么执行,所以他升得那么快。他刚到北京级别还不高嘛,二十年一步步升得那么快,如果表现不好我想他是上不去的。


但是后来他走到自己的反面,我觉得可能这些年来,他的官越当越大,再加上国内的腐败问题越来越厉害,可能他就守不住自己的底线了。周围又有一帮小人围着他转,像谷俊山这些混蛋天天拍马屁,他可能耳根子软,也就放松警惕了。也可能是老婆和姑娘没管住,家教是个问题。他爱人姓赵,是在家乡大连市找的,一般人,就是在机关里做普通干部那样的。我听说他的姑娘挺厉害的,也难管。后来徐才厚已经是部队高官了,他姑娘也在总部里工作。他的女婿跟他姑娘老打架,打得一塌糊涂。徐才厚受不了,让他俩离婚。中共中央公布的是说他通过家属接受贿赂。我就在想他的家教啊,对孩子、老婆的严格管理这方面他就不行。




凤凰历史:您写过《哈军工传》,采访了很多哈军工的老师同学,他们对徐才厚普遍的印象如何呢?


滕叙兖:说实话,我碰到的老师同学们,几乎没有人说他坏话。他对老师很尊敬,老师80大寿时他已经是军委副主席了,他也写信给拜寿。在礼数上、待人接物上还是很厚道的,这方面你找不出他毛病来。


他们同学对他印象都不错,他当了很高的官,跟同学来往还都很正常,这点同学的口碑不错。他两次请同班同学。一次在北京,请二十多个同班同学吃了顿饭。他当时很抱歉,跟大伙儿说,哎呀,我今天腐败了一次。因为花公款了,估计总得万把块钱吧。还有一次他们班同学到外地玩,他就给当地军区打了一个电话,说我一班老同学到你那去,你们接待一下。当地军区一看军委副主席打的电话,肯定好好接待,住也不花钱,吃也不花钱,玩了两三天。我知道他招待他们同班同学就这么两次。




拥护习主席打老虎 徐才厚出事因守不住道德底线


滕叙兖:我们拥护习主席打老虎、打苍蝇,改变我们党的作风,现在老百姓是非常痛恨腐败的。但是不能说抓住了腐败分子就坏事变好事。怎么不说说,这个事情能不能避免?能不能防止一个人变坏呢?徐才厚他不是一下子变坏的。


我知道他过去是很谨慎的。徐才厚刚调到北京的时候,有一个在香港当老板的同学去看过他。发现他家里很一般,那么热的夏天,就靠吹风扇。所以我同学说怎么那么热,你也不装个空调啊?我从香港给你运一台装上。我的同学是老板,有钱嘛。他说不行不行,我们首长xxx家里都没有装空调,我哪敢呢。




所以这次徐才厚出事,我们都感到很吃惊,因为根据他过去的一贯表现,感觉他胆子挺小的,做人也非常低调,可见人的变化很难讲,有的人守不住自己的道德底线,最后就栽进去了,当然他自己要负主要责任。




但是我们这个环境也有问题,因为我经常跟军校打交道,我就体会到风气非常糟糕。举个例子,吃饭时是挨着个的跟你敬酒,我说我不能喝酒,喝酒对身体不好。一顿饭吃下来,酒喝起来没完。我就说,咱们部队的战斗力就体现在酒桌上了。再一个就是奢靡之风。前年我给xx学校学生做报告,xx军区请客,那一桌下来我吓坏了,又是熊掌又是鹿肉,山珍海味最后还剩那么多。这得多少钱呐,说老实话我都吃不下。


部队机关这种奢靡之风、吹吹拍拍的作风,谁的官大谁说了算,没有敢挺身而出、说点真话的人,时间长了人就要变啊。所以要堵上这种制度上的漏洞,一旦有犯错误的苗头就敲打他、让他改正。像习主席所讲,我们要深化政治体制的改革,党的十八大也这么讲,我觉得习主席领导我们,中国大有希望。




徐才厚身败名裂罪有应得 他的教训值得反思


滕叙兖:徐才厚垮了台,我作为一个老同学,感情是很复杂的。我是恨其不争,像过去老老实实的挺好,不要忘记陈老总讲,“手莫伸,伸手必被抓。”当官就不能发财,哪怕捞一块钱,你就把自己葬送了,徐才厚怎么就不明白呢?所以我觉得徐才厚出事以后,我们国家所有手中有权力的人,都应该反思一下怎么做人,千万不要伸手去拿不义之财。你拿钱以为别人不知道吗?举头三尺有神明。我相信徐才厚拿钱的时候也是很机密的,但是纸包不住火,事情会败露的,最后势必会走上这条自我毁灭的道路,身败名裂。


我们好几位校友都感到没面子,好不容易出了个上将,怎么这个样子,大家感到很痛心,这是他个人的悲剧。我认为也是我们国家、我们军队的悲剧。解放军怎么就没把干部管好,怎么就让他腐败了?徐才厚开始不是这样的。十六军我有个好朋友,他是徐才厚在长春时的下属,在一个办公室工作。1990年代初,他要调到北京去,他讲过一句话,很有意思。当年他紧张地讲,我要调到北京去了,心里有点不安,可能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我的朋友就说你开玩笑,你这是高升了。然后徐才厚说,高处不胜寒呐。


现在看,他这个话不幸言中,果然是应了他自己说的这句话,有点宿命论的意思。但至少当时他比较谨慎,还说到“高处不胜寒”
现在看,他这个话不幸言中,果然是应了他自己说的这句话,有点宿命论的意思。但至少当时他比较谨慎,还说到“高处不胜寒”,怕自己把握不住。话说回来你再怎么样,受贿、在经济上犯错误,这说不过去,所以他要自己负责。但是我们不能光去谴责他,光去庆祝打了大老虎,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另一方面,从深层次的反思来说,我们在国家反腐倡廉建设方面应该接受教训,不能让这么高级干部垮掉。(来源:凤凰历史2014-07-07)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718/05/21399464_576413888.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