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6阅读
  • 0回复

[中学生文革]徐纪新:二中记忆——“文革”有痕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二中记忆(四)——“文革”有痕


今年4月1日是北京二中建校290周年纪念日,当年老三届的高二(3)班同学编辑了一本纪念册《脚印儿》,看了其中臧玉亭同学写的“追忆文革”,也勾出了我的一些记忆……

二中记忆(四)——“文革”有痕
xjx
    往事如烟,我们有快乐童年,也经历了动乱岁月,过来人都会留下足迹。
    1966年6月1日、也就是儿童节这一天,《人民日报》发表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文化大革命就此开始。6月2日北京二中校园里贴出了第一张“质问校领导”的大字报,学校开始大乱——派工作组,撤工作组,校领导下台,集训军训,选举革命委员会,成立北京二中红卫兵——我是我们班最早的11名红卫兵之一。
    红卫兵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特殊产物,开始由年轻的学生组成,后来发展到所有的自认为是革命派、造反派的人或组织都称作红卫兵。“红卫兵”组织于1966年5月下旬最早在北京出现, 1966年8月1日,毛泽东亲自写信给清华大学附属中学的红卫兵,表示支持他们起来“造反”,红卫兵运动迅速向全国发展。
   北京二中红卫兵具体是那一天成立的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8月2日给我们发了红卫兵证件和臂章。
   北京二中红卫兵在文化革命中干的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破四旧”。
   1966年8月18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毛泽东首次在这里检阅红卫兵。就在参加大会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这些参加大会的红卫代表都住到了学校里,听说要上观礼台,大家激动万分、兴奋不已。就在一间教室里,我们学校红卫兵的几个头领商议,要采取一点惊人的行动,破除北京市服务行业里的“四旧”现象,为此他们起草了一份《最后通牒——向旧世界宣战》。
   激进的孩子们用“造反”的眼光审视世界,在《最后通牒——向旧世界宣战》的文告中列举了种种“四旧”现象:比如所有为资产阶级服务的理发馆、裁缝铺、照相馆、旧书摊……都属于 “四旧”之列;“飞机头”、“螺旋宝塔式”等港式发型,“牛仔裤”“牛仔衫”和各式各样的港式衣裙,尖头皮鞋,“下流低级的照片”,“香水、雪花膏、口红、项链等奢侈品”,都属于资本主义的东西;诸如养蛐蛐斗蛐蛐、养猫养狗养鸽子等也都被视为资产阶级的习惯和行为,不允许继续存在。
   8月18日这一天,毛泽东身穿绿军装,佩戴着红卫兵袖章,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绝大多数被检阅的红卫兵也就在这一天开始穿上了绿军装,佩戴上了有毛泽东手书繁体字的红卫兵袖章。北京二中的红卫兵代表那天虽然被荣幸地安排在东一区的观礼台上,离天安门主席台很近,但穿戴与周围的红卫兵相比却相形见绌多了,二中校风历来简朴,那天我们学校的红卫兵代表绝大多数都穿着便装,很少有同学能穿上绿军装,臂膀上窄小布质红袖章也不知怎么只印着简体“红卫兵”三个字,与周围那些神气活现地穿着绿军装的其他学校的红卫兵相比,真是有点土的掉渣了。
   在毛泽东接见的过程中,两边观礼台上的红卫兵都希望毛主席能走过来,看见周总理,就不断高喊“周总理,红卫兵要见毛主席”,周总理回应了;看见刘少奇,也冲着他高喊“刘主席,我们要见毛主席”,刘少奇一动不动——我们这些孩子怎么能知道其中的奥秘呢?看到毛主席走过来了,大家声嘶力竭高呼“毛主席万岁”,忘记了一切。
   8月18当天和次日,北京二中红卫兵的“最后通牒”就大量印刷出来、散发出去。我们班的红卫兵也分组到百货大楼等地去宣传“最后通牒”。8月20日,更多的红卫兵开始走上北京街头,张贴大字报,集会演说,反对“四旧”。22日,新华社发出消息。 23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好得很!》。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破四旧”迅速就从思想文化批判、从改商店、街道、工厂、学校的名称,放大并简化为“破除”一切物化形态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各地红卫兵竞相抄、砸、烧……一系列的过激行动开始升级蔓延。
   北京二中离北京著名的商业区王府井大街很近,这里的“破四旧”行动很多都与我们学校红卫兵有关,比如见“东安市场”改名为“东风市场”,将“协和医院”改名为“反帝医院”,将“全聚德烤鸭店”改为“首都烤鸭店”等等,我们都耳闻目睹,一些同学也参与其中。后人如何看待这段历史,有学者撰文说:“年轻人有点荒唐本不足怪,连上帝都会原谅;问题在于上面加以支持和鼓励,以致这股歪风刮遍全国。”——此后,“破四旧”的花样越来越多:抄家、抓流氓、改地名、烧戏装、砸文物等等,疯狂行动给中国大地制造的破坏和灾难,是我们这些孩子开始根本就没有想到的……
   谈及文化大革命初期的经历,大家的境遇和感受不尽相同,但在当年许多孩子们的记忆里,大家并没有认为文化大革命从一开始就“糟得很”,在学校里可以不上课不考试,可以无拘无束地走南闯北“大串联”,天天“经风雨,见世面”,好不快活热闹,根本就不明白这会是痛苦噩梦的开始。现在回想起来,这也算是我们这些不懂事的“红卫兵”孩子们的一种悲哀吧 !

                                                                ——徐纪新记于2014年清明之际







(左图为北京二中第一批红卫兵的证件和臂章,右图为我和同学大串联时在武汉留影)

臧玉亭:追忆文革http://blog.sina.com.cn/s/blog_d83b72bd0101iaj9.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6977bd0101eo0k.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