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53阅读
  • 1回复

王力德:红卫兵和造反派是两码事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红卫兵和造反派是两码事
 
    一说到文革,好像就是“红卫兵”“造反派”这些怪物在胡闹,而且好像这两者就是一码事,实际上这是完全对立、截然相反的两派。
 
    一、两派分属不同的利益集团
    真正的红卫兵,也就是所谓“黑字老红卫兵”,刚开始是由北京几所高干子弟学校的中学生组成的,“八、一八”第一次受到老人家接见的就是这帮孩子。他们自认为是“自来红”,提倡“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反动儿混蛋”的对联,打老师,斗校长,整知识分子,破四旧,打杀四类分子,欺凌黑五类出身学生,在全国造成红色恐怖的主要是他们。北京“红八月”中,正是宋任穷的女儿宋彬彬(宋要武)那伙儿人制造了第一起打死老师的事件。
 

宋彬彬给毛戴袖章,毛说“要武嘛!”宋彬彬改名为宋要武

    正因为他们是高干子弟,所以理所当然地要保自己的老爹——“走资派”,所以被称为“保皇派”,而造反派正是跟他们对着干,也就是按照老人家的意图,造“走资派”的反。
    造反派的成立比红卫兵要晚,最著名的就是1966年10月6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召开的“首都三司成立大会”,以地院东方红为代表的造反派联合组成了“三司”,此后全国各地造反派也都纷纷亮相。
 

    名躁一时的造反派五大学生领袖
 
    虽然造反派后来也成立了自己的“红卫兵”组织,但此红卫兵非彼红卫兵,两码事,老红卫兵们根本不承认造反派的所谓“红卫兵”,因为并非由纯红五类组成,是谓“杂牌”。
    更彻底的分类法是这样,“保皇派”可以看做是“既得利益者集团”,包括官员及其子女,各单位院校比较得势的人群,劳模、党团员,总之,有权有势。而“造反派”可以看做是“未得利益者集团”,主要包括一般学生、平民百姓,以及历次运动挨过整的人。
    或者更简单地说,就是“官员集团”和“平民集团”,所谓文革,就是这两大利益集团在斗争。
    按理说,老人家是官员集团的总头,但他却发动平民去反对自己的部属,表面上很难理解,但他有他的考虑,不必细说。
    当时“最高指示”和中央文革都号召“斗走资派”,目的是所谓“反修防修”,所以我们一直觉得自己是忠于领袖,大方向是正确的。
    而“保皇派”则认为,江山是他们的父兄打下来的,现在那些无权无势的平民,包括挨过整的,要起来夺他们的权,肯定是“右派造反”,他们是为了“保卫红色江山”,理所当然大方向也是正确的。
 
    二、两派从源头上实际都是“官办”
    保皇派不用说肯定是官办,从“八、一八”之后各学校纷纷由校方主办成立了红卫兵组织,基本取代了共青团。到后来分化成两派之后,最初的红卫兵组织一直都是各省市第一把手的御用工具,他们也成了各地保皇派的核心。
    造反派看起来似乎无法无天,实际从源头上也是官办。以著名的蒯大富为例,江青和中央文革看中了他与清华工作组王光美的斗争,着力培养他,就是为了打倒刘少奇。聂元梓更是如此,康生一伙利用她发表“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矛头直指北京市委,就是为了打倒彭真,把文革真正搞起来。
    各省市的造反派也不是自发组织的,也是由中央文革把北京红卫兵派下去,到各地扇风点火。实际上这些红卫兵在北京时也是保皇派,都是保自己在中央的老爹。到了下面摇身一变就成了造反派的种子,扶植起各地学生工人中的造反派,专打第一把手。
    或者说,从中央就分出两派,一派是毛江和中央文革,另一派大致上是刘邓及各地第一把手。保皇派和造反派不过是由上面牵线的两队木偶罢了。
    文革中也有极个别的真正自发的群众组织,比如当时北京的《中学文革报》发表了遇罗克的《出身论》,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但这类民间组织及其真正独立的言论思想是不允许存在的,遇罗克很快遭到了枪杀。
    三、两派的行为方式和结局大相径庭
    正因为两派对立,所以干的事也不同,一般说,造反派不大去斗所谓“反动学术权威”,不大整知识分子,也不大整四类分子,而是集中力量批斗各省市的一把手。所以往往被对方称为“牛鬼蛇神的保护伞”。
    再比如文革中最左的“三忠于四无限”,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唱忠字歌,主要是“保皇派”在搞。这类封建意识很浓的东西往往产生自部队,而部队与“保皇派”关系比较密切。而造反派则批判这类东西是“形式主义”。
 

 
    至于“打砸抢”“武斗”这类事,两派都在干,一个巴掌拍不响,谁也不比谁更好。
    虽然最开始的“老红卫兵”即“联动”遭到了镇压,但两派的最后结局大不一样。1968年随着上山下乡,造反派学生组织就已经瓦解,过了几年更遭到彻底清洗。文革结束后,北京的所谓“五大学生领袖”全部进了监狱,各省市也都不例外,新疆红二司的胡乱闯、胡大乱也都坐了监狱。造反派混入官员系统的称之谓“三种人”,全部被清了出来,或坐了牢。而“联动”成员随着老爹的平反,也都一一平反,到后来成了所谓“官二代”“红二代”,现在的权贵大多数是他们。
 
    四、造反派自以为是在反极左
    我自己为什么参加造反?从利益集团分析是必然的。但当时并不明白这一点,当时自己主观想法就是反“极左”。
    解放后,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反右、反右倾、四清、社教,一个比一个极左,做为“黑五类”,我对一次次政治运动的反感和恐惧不言而喻。
 


    但文革却完全变了方向,运动的重点居然不再是黑五类,也不是知识分子,而是那些以前整人的人,有权的人,是所谓“党内走资派”。这个转变当时大家都非常奇怪,当权者自然不愿意接受,而我们这些被整的人却是另外一种想法。
    我当时的想法很幼稚,以为这是英明的老人家终于发现了下面的官员在搞极左,在整老百姓,整知识分子,在搞冤假错案,所以要“纠偏”。
    不光我是这样想,许多无权无势的老百姓大概都这样想,都觉得“解气”,你们这些“走资派”以前把我们无辜老百姓整惨了,现在该你们倒楣了。所以有“革命方知北京近,造反更觉毛主席亲‘的说法。
    正因为文革运动号召造走资派的反,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尤其挨过整,受过极左迫害的人当然拥护造反,当然愿意参加造反派。
    前几年重庆在“薄青天”指挥下,大批整治有权的、有钱的,给百姓也分一点好处,所以大受重庆百姓拥护。实际上这跟古代农民军“吃大户”“开仓放粮”没什么两样,对仇官仇富的老百姓来说,只要搞“劫富济贫”没有不受欢迎的。但最终还是上了台的新皇帝、“薄青天”之流得利,做为工具的平民百姓永远在最底层受穷。
    这种冤冤相报的互斗不过是封建王朝的更替罢了,永远不可能使百姓彻底解放。
 

    重庆红歌会总指挥
 
    五、两派都是极左
    文革已结束三十年,现在反思,我觉得两派全都错了,。
    文革中造反派跟着老人家和中央文革,批判刘邓路线,当时我们真心相信刘邓是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他们如果上台,千百万人头要落地,老百姓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后来他们真的上了台,我们才发现,原来刘邓路线才是真正救国救民的务实好路线,允许老百姓致富,年轻人上大学,知识分子搞科研,从此不再搞政治运动,不整人。总之,一颗人头都没落地,国家却富强了。我们现在真心忏悔:当年我们造刘邓的反,完全错了!
    那么保皇派就对了吗?也没有。他们破四旧,摧残传统文化,批判知识分子,大整老百姓,同样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
    两派都犯了同样的错误——都在搞极左。什么叫极左?就是人跟人斗,人为地制造矛盾,制造敌人。
 


    在夺取政权的战争年月,与敌人斗争是不可避免的,但中共内部也同样大量制造敌人,制造冤案,就已经是错误了。解放后仍然不停顿,阶级斗争越搞越凶。反右之类运动,打击知识分子和一般老百姓固然是错误的,而文革反过来,打击官员也同样是错误的。
    要纠正这种错误,不能靠发动老百姓整官员。这样冤冤相报,何日是个头儿?只有彻底铲除极左思想,放弃人为制造的阶级斗争,才能从根子上解决问题。
    极左错误不在于整错了人,整了不该整的人,而在于“整人”这种做法本身就是错的,不管整谁都是错的。
    我以前以为老人家发现下面在搞极左,要来“纠偏”的想法,显然太幼稚了。
    现在提倡“和谐社会”才算从观念上走上正轨。一个社会肯定有不同的利益集团,如何处理利益之间的矛盾?不可能这个集团消灭那个集团,尤其不可能平民集团消灭官员集团,一个社会总得有官员,也不可能官员集团消灭平民集团,一个社会更不能没有人民。
    所以集团互斗永远没有出路,出路就在于宪政民主,法治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依靠宪法、法律、舆论来和道德来调整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大家都有饭吃。谁犯法才“整”谁。
 
    六、为什么现在把脏水全泼向造反派?
    造反派不过是毛整治“走资派”的工具,用过便抛弃了。文革后那些“走资派”上了台,理所当然痛恨造反派,所以把文革中所有坏事全部扣在造反派头上。实际上“走资派”的子女——当年的老红卫兵整死杀死知识分子和老百姓的数量恐怕比挨整的“走资派”数量多十倍百倍都不止。
    再说,在十年文革中,真正造反派得势,“走资派”被赶下台的时间也就几个月,其余九年多的时间主要是官员集团和老红卫兵在整平民,比如一开始批“三家村”“四家店”主要是在整知识分子,其后的“横扫牛鬼蛇神”“破四旧”主要是在整老百姓,后来从“一打三反”到“清理三种人”全都是在整造反派,是官员集团在报复。
    总之,现在的问题是文革中的两派,一派受到了彻底的整治,而另一派却并未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所反悔,这不是真正的反思文革。什么时候两派的错误,尤其发动者的错误全都被彻底清算,才算文革被真正否定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57b9d0101eha9.html#cmt_588C68E5-7F000001-726411A8-8B0-8A0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0-07
老神
说的很对! 
文革后几乎所有的影视剧、文艺作品都把红卫兵和造反派等同,实际是很大的谬误。毛泽东首先支持的红卫兵是清华附中、北大附中等那些干部子弟搞起来的中学生组织,当时的团中央派出的工作组整他们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搞秘密的小集团而不是反对走资派,这些人是“红八月”所谓“破四旧”大抓“牛鬼蛇神”鼓吹“血统论”的急先锋,后来沦为血腥的“联动”。他们反江青、反中央文革主要是自己的老爹老娘被触动了,眼看要失去红五类的特权身份,而并非造走资派的反。当然这些人文革后随着其显赫的父辈重新当权,而又一次荣登特权阶层的地位,而且有相当多的人成为接班人,如薄公子等。他们不但对自己在文革中的表现毫无忏悔,而且至今还在幻想文革极左的再现。 
不过,文中的““首都三司成立大会”,以北航红旗为代表的造反派联合组成了“三司””  大概有点出入。当时北京大学红卫兵主要有三大“司令部”,成立于8月27日的“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司令部”(即第一司令部,简称“一司”);成立于9月5日的“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总部”(即第二司令部,简称“二司”)。一司、二司是由一些高等院校中的多数派组成的,一司基本是保守派为主,66年9月到新疆来的所谓四百名红卫兵就是这个组织的,后来基本垮台。二司有一部分造反派,如北航红旗,后来其造了二司的反,但没参加三司。而三司则是以地院东方红为主,可以说是造反派。
2013-5-19  19:05
回复(0)
qihouliu7_1nis0
老弟分析文革两派的形成和演变我认为基本是对的,能从复杂的关系中捋清实属不易。每个人参加哪派,固然有利益所致,还有思想关系,比如,我在单位才加了造反派,是由于我看不惯66年下半年厂里文化大革命工作队推行资反路线,给大批普通工人群众打成反革命,我长期和这些工友一起工作生活坚信他们绝不是反党的,尤其是我工作的车间里有一个优秀的青年工人画家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一组画儿被打成黑画儿,我更想不通,于是,当批判资反路线之火在北京燃起之时,我在厂里前几个贴出了大字报,顺理成章的参加了造反派。
2013-5-20  22:44
取消回复(1)
您还能输入140字


将评论分享到微博 回复

闲云若海 回复 qihouliu7_1nis0:对,除了利益之外,还有思想。面对工作组把大批无辜群众打成反革命,一般有良心的人都会同情无辜者,对工作组愤怒,很自然要造反。但也有一批人不是这样想的,他首先想:五七年的形势又来了,不管那些反工作组的人说的对不对,反工作组就是反党,将来一定会打成右派,而我这次一定要站在党的一边,争取立功提拔,这样想的人大多是既得利益者,从没挨过整,得到领导信任,有立功提拔的希望。 \n当然,在未得利益者中,也有个别卖身投靠的,自己挨过整,想立功赎罪巴结领导,在既得利益者中也不乏主持正义的,这些人因为出身好后来往往成为造反派的头头。但从总体来说,屁股决定脑袋,你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即利益决定了你如何思考。 \n老兄当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英雄豪杰之举也。当年反对资反路线的人群中这样的义士不少。(2013-5-21  10:20)
回复
zsp228
梳理反思得脉络清晰,令人信服。哇,资料真多,有保留价值!
2013-5-23  13:09
取消回复(1)
您还能输入140字


将评论分享到微博 回复

闲云若海 回复 zsp228:文革后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当时只是模糊认识,经过几十年的思考,现在自己觉得好像已经清楚了,实际上大概再过十年看法又不一样了。(2013-5-23  14:23)
回复
用户0
大多数老百姓始终都不会清楚文革中那些事情究竟是什么路数。但是互相的辱骂邻里之间的互相揭发,整人都怕。现在看老师的文字感觉就是如此。正真的反思文革大概要等很多年后了。烨
2013-5-26  20:49
回复(0)
wl2004711
如果中国的历史可以解密,尤其是近代的,其实都是可以搞清楚的,可是就有人不让你知道,为什么吗?就是这里的秘密太多太多,让现在的执政者不敢让人知道,太惊心动魄,太腥风血雨啦。
2013-5-27  10:44
取消回复(1)
您还能输入140字


将评论分享到微博 回复

闲云若海 回复 wl2004711:世界各国档案都有解密期限,好像以30年为最长限,连苏联档案也已经逐步解密,据说台湾的档案馆大陆学者可以随便进去查阅,复印,服务态度极好,唯大陆档案直到今天仍视为命根子。也难怪,一旦解密真要出乱子的。(2013-5-27  11:05)
回复
用户0
红卫兵就是毛教唆出来小土匪。《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是毛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基础。
2013-6-2  10:35
回复(0)
用户0
       值得思考,有点意思 ,不要一提文革就造反派的错。谁做事首先是自保,上面没精神下面搞什么。研究文革学问大着呢。
2013-6-5  02:42
回复(0)
杜淡鑫
 
感情上我非常愿意相信这种分析,但也由于同样的原因,我必须确保这个分析是符合历史事实的。我这里提一个疑问:红卫兵合造反派规模非常大,那么其中来自普通家庭的必然是人数多数,或者说出于对现实不满而造反的应为人数多数。而来自统治阶级的应为人数少数。而本文中称造反派处于优势的时期只有几个月,而其余几年的时间都是红卫兵处于优势。这如何解释?
2014-2-5  19:56
取消回复(2)
您还能输入140字


将评论分享到微博 回复

闲云若海 回复 杜淡鑫:平民整官员几个月,官员还不得报复平民好几年?再说两派人数差别也并不大,有些地方甚至平民造反派人少,权贵保皇派人多,新疆就是这样,50万对750万,平民中敢造反的并不多,中国老百姓多是顺民,跟着当官的走总没错。所以往往保守派人数反而更多。(2014-3-2  18:16)
回复

闲云若海 回复 杜淡鑫:我估计你是一位年轻人,对当年历史不大了解,九年和一年的比例是历史事实如此,只要经过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优势与否并不完全取决于人数,既得利益派掌握着政权,他们的头面人物都是各级官员,平民派无权无势,如何能抗衡得了?(2014-3-2  18:15)
回复
老斧子
用表象的东西表示肤浅
2014-2-27  20:09
回复(0)
闲云若海
 
你 回复了 杜淡鑫 的评论 2014-03-02 18:16:01 
我估计你是一位年轻人,对当年历史不大了解,九年和一年的比例是历史事实如此,只要经过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优势与否并不完全取决于人数,既得利益派掌握着政权,他们的头面人物都是各级官员,平民派无权无势,如何能抗衡得了?平民整官员几个月,官员还不得报复平民好几年?再说两派人数差别也并不大,有些地方甚至平民造反派人少,权贵保皇派人多,新疆就是这样,50万对750万,平民中敢造反的并不多,中国老百姓多是顺民,跟着当官的走总没错。所以往往保守派人数反而更多。
2014-3-2  18:16
回复(0)
新浪网友
你好先生,我想问一下,江青是造反派还是保皇派?江青得势的时间是多长?谢谢。
2015-4-26  22:19
取消回复(8)
您还能输入140字


将评论分享到微博 回复

闲云若海 回复 谎言终结者:北京的造反派是中央文革直接制造出来的,比如聂元梓、蒯大富等等,包括首都三司。而各地的造反派则是北京红卫兵到各地煽动制造出来的。(2016-1-28  22:10)
回复

闲云若海 回复 谎言终结者:第一段,我估计你是个年轻人,对文革基本不了解,如果跟我们是同龄人,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红卫兵产生时还没有造反派,那时毛江把向刘少奇走资派造反的希望放在学生身上,而学生中敢闹事的只有红卫兵,因为他们“出身好”,所以胆子大,所以毛江接见红卫兵,称“红卫兵小将”。(2016-1-28  21:54)
回复

闲云若海 回复 闲云若海:江青当然还要继续与刘少奇在各地的残余势力比如邓小平等等斗争,所以她不可能被毛抛弃。为什么造反派只得势一年,而造反派的总头江青却一直得势?就是这个道理。文革过程很复杂,年轻人太不了解,只靠简单思维很多事都闹不懂。(2016-1-28  21:52)
回复

闲云若海 回复 闲云若海:造反派在各地遭到走资派的镇压,毛江及中央文革就在后面为造反派撑腰,所以说江青是造反派的总头儿就是指这个意思。等刘少奇及各地走资派被打倒后,造反派失去利用价值,便被毛江抛弃。从此造反派基本失势。(2016-1-28  21:52)
回复

闲云若海 回复 闲云若海:没想到红卫兵只愿意打杀黑五类和知识分子,而走资派恰是他们的父辈。毛江只好让红卫兵去外地炮轰走资派,从而制造出各地的造反派。待造反派起来后,原来的红卫兵基本成了保皇派,保他们自己的爹。此时毛江就依靠造反派在各地造走资派的反,在北京早刘少奇的反。(2016-1-28  21:52)
回复

闲云若海 回复 谎言终结者:我估计你是个年轻人,对文革基本不了解,如果跟我们是同龄人,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红卫兵产生时还没有造反派,那时毛江把向刘少奇走资派造反的希望放在学生身上,而学生中敢闹事的只有红卫兵,因为他们“出身好”,所以胆子大,所以毛江接见红卫兵,称“红卫兵小将”。(2016-1-28  21:51)
回复

谎言终结者 回复 闲云若海:如果江青是造反派,而造反派与红卫兵又彻底是两类人,那为什么江青要接见红卫兵,并且亲切地对他们说“红卫兵小将们”?//@闲云若海 回复 @新浪网友 :江青当然是造反派,算二号头头吧。江青从66年开始得势,一直到1976年被捕。(2016-1-28  21:09)
回复

西门大姐 回复 闲云若海:他们是官僚集团内部的斗争。官僚都是保皇派(2015-8-25  12:26)
回复
闲云若海
江青当然是造反派,算二号头头吧。江青从66年开始得势,一直到1976年被捕。
2015-6-21  13:13
回复(0)
西门大姐
毛公在文革初期是给刘邓为代表的官僚集团放烟雾弹,官僚们以为这场运动是针对黑五类和右派知识分子的,他们不出来反对。毛公先发动官家子弟组成红卫兵整黑五类,接着扩大规模,发动平民百姓。等平民百姓也发动了,就把斗争矛头转向了官僚集团,清除了官僚中有二心的人,打成走资派。等官僚中的二心者清理玩。毛公就来个一打三反,重新利用官僚的力量消灭平民造反派。
2015-8-25  12:21
取消回复(1)
您还能输入140字


将评论分享到微博 回复

闲云若海 回复 西门大姐:完全赞成!文革中只有一年不到的时间是造反派打倒官僚走资派,其余九年都是官方利用红卫兵和工宣队军宣队整老百姓,包括牛鬼蛇神和造反派。毛的主要目的当然是倒刘,但造反派激怒了整个官僚集团,毛为了平衡,必须支持官僚反过来收拾老百姓,否则无法统治。(2015-8-25  12:46)
回复
追梦人----萍静
这几天阅读老师的文章,对文革的来龙去脉有了大概的了解,因为文革期间我毕竟还小,只知道皮毛,不了解真相。如果国人都能像老师这样思考、反思,那我们的国家就有希望了。其实,我们每个国人就应该对自己的国家更有使命感,历史是无法掩盖的,无论是犯下怎样的错,都应该直面正视。 
读老师的文字,让我思考了从没有思考过的问题,只是,我一个退休在家的老太婆再怎么思考又有什么用啊?我们也管不了国家的事情,也只能讲给自己的孩子听一听,教育孩子,好好学习,多做学问,不参政,呵呵,我真是这么跟我女儿说的:记住,你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要搞行政,就做好学问,当好你的大夫,切记!还好,女儿还算听话。
2016-2-4  20:01
回复(0)
艾忍
闲云君所说不错。不过,红卫兵有狭义与广义之分,前者是最初红五类,尤以军干革干子弟为代表,这批人在最初斗学校校长教师,学者名流,所谓反动权威,以及社会上牛鬼蛇神都冲在前,下得了狠手。后者指批资反路线后所有参加群众组织的师生。同样狭义造反派指最初将矛头对准县以上党政当权派的激进群众组织(初期以学生为主),到66年底中央底牌已出,造反成文革中革命同义语,所有群众组织皆称造反派。
1月28日 17:48
举报分享取消回复(1)
您还能输入140字


将评论分享到微博 回复

闲云若海 回复 艾忍:哈哈!正是如此,66年底两派皆称造反派,不过到67年造反派逐渐失势,原保皇派已不屑于冒充造反派,而是自称“革命派”,以示区别,不知安徽如何,新疆的造反派一直在受压,从来没有像其它省区那样掌过权。(1月28日 21:1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