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7阅读
  • 0回复

老神欲醒:读王力德《武斗进化简史》有感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武斗——血写的历史




—文革中武斗之管窥
读了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王力德">王力德ersonName>先生的《武斗进化简史》,感触颇多,步其后也闲话几句文革中的武斗话题。
文革中的武斗是中国现代以来一桩相当独特的的历史现象:其实质就是一场内战,其特殊性体现在双方虽然都打着同一个旗号,声称效忠同一个实体,然而又互相掐得你死我活,武斗中的疯狂和无理性程度是七零后及以后的各代人难以想象和理解的。而且,由于其敏感度甚高,许多内幕至今仍是一些谜,无法盖棺定论。所以我们这些过来人虽然不能全面、完整阐述其过程,也应该对其做一管窥,以供我们的后人审视、思考。
文革武斗是如何开始的?
其根源可以追到1966年春夏之交传出的一段著名语录:“党的政策不主张打人。但对打人也要进行阶级分析,好人打坏人活该;坏人打好人,好人光荣;好人打好人误会。”后来又传出天安门上的“最高指示”:“要武嘛!”。至于常常被人当做武斗诱因的江青“文攻武卫”一说,要晚了一年多,根本不应该成为武斗的根源。
其最早的体现应该是1966年6、7月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中开始的暴行,特别是“红八月”从北京出现继而遍及全国的红卫兵暴力行动。其先锋骨干“老红卫兵”就是今天所谓的“红二代”,或曰“太子党”。1966年8月5日下午,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副校长卞仲耘被红卫兵学生活活打死了,这个学校的革委会负责人就是直接被“御赐”改名为“宋要武”的那位高干子女。据说女副校长卞仲耘是北京第一个被红卫兵打死的人。在她之后,在北京就有数千“牛鬼蛇神”“黑五类”被活活打死。
这些“老红卫兵”在校园里以“批斗”为名杀戮教师;在社会上以“抄家”为名抢掠市民的财产,以“阶级斗争”为名残杀所谓的“牛鬼蛇神”“黑五类”;又以“遣返”为名,把近10万居民强行赶出北京押往农村。他们的铜头军用皮带一抡,轻则皮开肉绽、头破血流,重则打的奄奄一息、草菅人命。这时的“武斗”是基本单边指向所谓“牛鬼蛇神”的,虽然《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上提出了“要文斗,不要武斗”,但是那些自以为负有历史使命“红五类”高干子女对此置若罔闻,他们将其所为称之为“红色恐怖”,以作为对“阶级敌人”的“革命行动”。这些武斗的主要制造者就是臭名昭著的“首都红卫兵西城纠察队” 及“东纠”“海纠”即后来的“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联动)”。他们的背景很深,尽是党政军高干子女,是在高层的“亲自关怀”下成立的,他们的“通令”是由周荣鑫(国务院秘书长)、许明(国务院付秘书长)等人修定后公布的。令人发指的是他们在进行了这些惨无人道的行为后,竟用受害者鲜血在墙上大书“红色恐怖万岁”的口号。虽然他们后来被文革的主导者遗弃,受到了自己作孽的报复,当然也是受害者,但是他们文革初起到的先锋和打手作用是无法掩饰的。然而直至今天却没有听说哪位“红二代”因此出来忏悔,只听到他们喋喋不休地诉说自己在文革中受到的磨难。
1967年以后的武斗则是各地的因夺权而分成两大派的群众组织之间逐步升级的血腥争斗,这种内战式的武斗到两三年后达到顶峰,其最大规模应数1968年7——10月间发生在广西的“四.二二”和“联指”两大组织间的武斗。有资料记载8月5日这一天在南宁,正规部队和“联指”攻打解放路,彻底摧毁南宁“四二二”势力,据不完全统计,仅“四.二二”一派被打死一千三百四十人,抓获“俘虏”六千四百四十五人和居民二千五百人。这个期间在今天官方内部材料上可查到的数字,全广西被杀者高达11万之众。而这些武斗的主要制造者之一的韩某某,文革后却居铁道部长和司法界的高位之职。文革中的武斗,从城市一直蔓延到穷乡僻壤,以1967、68两年最烈,到1968年9月“全国山河一片红”之后渐渐平息,但是有些地方仍不时有非全局性武斗发生。
武斗中死亡和伤残的多是青少年,甚至相当多的是只有十几岁的中学生,我所在的地区两所铁中就有十余名中学生葬身于武斗和与武斗相关的事件,其惨状至今想起还令人不寒而栗、痛心不已。位于重庆市沙坪公园西南角有一处据称是中国仅存一座基本保存完好的文革武斗墓群,其中死亡者年龄:20岁以下的占35.2%(69人),最小的14岁2人,21—30岁的占33.7%(66人)。当年类似的墓群在全国各地并不罕见,乌鲁木齐东山公墓就有过一片这样的墓群,放眼望去几十座水泥砌的坟茔,立有刻着“烈士”名号的石碑,和旁边普通人的土堆坟包形成醒目的不同,这都是武斗死难者的墓。全国武斗死亡人数没有找到确切统计记载,应不在百万以下,这造成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和平年代”最大的人间悲剧。
全国各地武斗比较知名的地区有:四川,因有许多军工企业参与,武斗开始得早,规模也大,其中1967年6月-68年3月,四川宜宾地区武斗,先后造成造成43800多人伤亡,死亡21100多人;67年8月份重庆武斗升级达到最高峰,一个月内(有说一夜内)打了1万多发炮弹。广西,武斗规模之大,死人之多,在全国名列前茅(见前文)。湖北的武斗,以1967年“百万雄师”和“三纲三新”之间武斗导致的“七二零”事件震惊全国。江西的武斗在全国来说也是比较厉害的省份,它的特点是在抢夺解放军的武器弹药方面,周恩来说,大规模抢枪“是从江西开始的,影响到湖南,又影响到广州”。河北保定的武斗持续时间之长全国闻名,直至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后,全国绝大多数地区都早已恢复了比较正常的秩序,而保定地区帮派林立,武斗成风,后来保定驻军出动,包围了武斗据点,收缴武器,抓捕坏人,才根本解决武斗问题。据网上披露“文革期间最惨烈的十大武斗事件”中,以往未曾听说过的还有:陕西省宝鸡地区,1968年12月-69年2月,八间兵工厂展开“清理阶级队伍”政治运动,7万名职工有45400多人(一多半)被列为阶级异己分子、历史反革命、现行反革命,其中有297人被当地军管会宣判死刑立即执行。第二天,全地区发生大动乱,驻军报称发生反革命暴乱,展开追击,于是追击和反追击战斗开始,出动了坦克、装甲车、平射炮、喷火器等投入战斗,死伤48300多人,其中死亡13300多人。新疆石河子、奎屯地区的生产建设兵团,1975年5月发生所谓“集体兵变、造反”,“投向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事件,于是出动军队、对建设兵团进行整顿、整肃,引发武装对抗,展开激战,石河子地区有7330多人伤亡,其中2170人死亡,两地报失踪8137人,武装镇压中,出动了武装直升飞机。武斗激烈的地区还有河南、安徽、江苏、浙江、湖南、东北各省等等,可以说那几年中,在中国的大地上几乎没有一处安宁的世外桃源。这些武斗看起来都是两派群众之间的矛盾,实际上有着更为广谱的背景,没有强大的势力作为幕后推手,是不可能发展到那么大规模和中央无数“通令”都无法遏制程度,其内幕,有的已经公开,有的是不言而喻,有的也许要等以后才能大白于天下。
新疆的武斗在全国还排不上前几号,但是也有一项排第一的,那就是发生在1967年1月的石河子“一·二六事件”,这是自文化大革命以来,全国第一次发生的军事部队参与武斗、大规模开枪杀人制造的流血事件,被称为军队打响的“文革第一枪”。当时被定性为:石河子“一·二六”血案是武光、张仲翰等人勾结社会上的牛鬼蛇神,制造的一次有计划、有组织、预谋已久的反革命事件。直到1978年12月20日,新疆自治区党委致电中共中央,提出对该案重新定性,认为:“这一事件是丁盛、裴周玉及其帮派一手策划的的武装镇压革命群众事件,死伤百人全是他们蒙蔽指挥值班部队开枪打的。这件事与张仲翰、刘丙正等同志和武光都没有关系,应予平反昭雪”。之后,新疆的武斗的升级一般滞后于内地各省,规模在全国范围内并不突出,然而也走过了从拳脚、石头棍棒、冷兵器的大刀长矛、热兵器的土制枪炮到真正的现代化军用武器交火的武斗的标准全过程,这些在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王力德">王力德ersonName>老师的博文里都有精彩的叙述。从1967年春到1968年9月自治区革委会成立,乌鲁木齐主要的武斗大体有这么一些:1967年的“五·八”新疆日报社武斗,“六·二四”八一农学院武斗,“六·二八”新市区财贸学校武斗,“七·一三”人民广场武斗,“七·二六”新疆医学院武斗,1968年“五·二九”新疆工学院武斗,“六·九”第一中学武斗,“六·一三”河西地区武斗等等,其中1968年的武斗完全是军用武器摧毁性的大规模战斗,类似城市攻坚战和巷战。许多校园成了战场,我所在的学校教学楼曾在1967、68年两度破坏被毁。新疆各地武斗规模较大的地区有哈密、伊宁、喀什、和田等地。其中以哈密最烈,因兰新铁路受武斗影响中断,周恩来多次对哈密形势指示,特派第八航校空军制止武斗,效果有限。哈密城里最高党政机关专署办公大楼中段被彻底炸平,一座楼看上去变成了两座分立的楼房,邮电大楼被炸塌,红光车站站房被夷平,这些废墟都是我亲眼所见。直至70年代后各地武斗残迹仍比比皆是。
武斗并不突出的新疆尚且如此,那些武斗白热化的地区就可想而知了。1967年底,我乘火车赴上海,途径武斗正酣的苏南地区,亲身感受了类似战争时期的经历:那条运输繁忙的沪宁线此刻成了武斗的火线。南京长江大桥当时还未开通,火车渡江需轮渡,长江两岸被不同派别把持,把江面变成枪炮相向的战场,入夜后轮渡立即停航,我乘坐的列车被截在浦口,最后晚点整整一昼夜。列车通过戚墅堰时车速如飞,因为就在前两天,当地的武斗暴徒曾丧心病狂地用机枪扫射旅客列车,故火车司机畏惧此地如畏猛虎。苏州一带车窗外可看到许多插着派别红旗的建筑,当地旅客恐惧地称这都是武斗据点,盼着列车快快从这里通过。最令人吃惊的是,这里那些以往生来糯性,连吵架都操着吴侬软语而轻声悄言的苏州小男人竟然被武斗造就成了凶神恶煞的战神,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王力德">王力德ersonName>老师的博文里不是附了一张当年的《文攻武卫》小报,上面赫然印着“坚守苏州城,保卫新上海”几个杀气腾腾的大字,还有头戴藤帽手持红缨枪的武斗武士的标准像,可证吾言非谬。
武斗带来的不完全是生命的摧残,经济的破坏,它还毒化人们的心灵,挑战人们的道德底线,造成正常的秩序被砸烂,正常的道德标准被湮灭,伴随着派性白热化的武斗纷争,多少家庭破裂、夫妻反目、父子成仇,多少十几岁天真烂漫的孩子变成了冷血的魔鬼,多少平时规矩怯懦的常人变成了人伦尽丧的暴徒。发生在武斗中那些惨无人性的事件成千上万、数不胜数,是今天的人们难以想象的。武斗对社会常规意识摧毁性打击所造成的贻害,至今仍阴魂不散。令人寒心的是,现今在互联网上,不断可以看到许多愚昧的“愤青”,常常以景仰的口气向往那个被扭曲的岁月,无知地宣称那是个没有贪污、腐化,是平等、公正的时代,甚至崇尚那种“造反有理”的暴力,虚妄地以为那是改变社会不公的手段。也有一些文革的既得利益的遗老或者患有健忘症的糊涂人,也大发怀旧之幽情,美化那个毫无人权、道德沦丧的时代。今日我们旧话重提,是要以文革武斗血写的历史,警示人们,那种“革命造反”的暴力骚乱,那种“要武嘛”的蛊惑煽动,与国家昌盛、人民幸福,与时代进步、社会公平是根本背道而驰的,它把中国发展滞后了几十年,它贻误了整整一代青年,它是我们民族的灾难。文革给我们带来的只有血泪和教训,绝无积极的借鉴意义,那个“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时代只能也只应该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
以上仅是文革武斗之管窥,然而这一斑已足使人痛心疾首、感慨万千,那场惨剧虽然过去四十余年了,留给我们的反思则是发人深省的,惟愿那历史的悲惨一幕永远不要重演。
以上所引资料多数来自互联网,部分出自本人的笔记。
其中主要来源有:
《文革”中的暴力与大屠杀》宋永毅 美国迪金森学院 原载《当代中国研究》2002年第3期
《八月,我们会纪念文革受难者吗?》 王友琴
《1966:学生打老师的革命》 王友琴 发表于香港中文大学《二十一世纪》双月刊1995年八月号。
《新疆石河子打响“文革”第一枪》 余习广
《1968年的历史与遗产》 徐友渔 发表于 2008-06-23
《重庆红卫兵墓地素描》, 陈晓文 载《文化大革命:史实与研究》,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
《青春墓地埋葬重庆文革武斗》 余刘文 韩平藻 《南方周末》2001年4月29日
《文革中的杀人记录》 ——《广西文革大事年表》
《1967年,谁挑起了武斗?》
《“文革”期间最惨烈的十大武斗事件》



江河水


贵宾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1942 注册时间2010-3-24
银质勋章热爱家园奖章
2#
发表于 2011-3-12 14:35 | 只看该作者
惟愿那历史的悲惨一幕永远不要重演。
[em17][em17]
TOP
余非


首席版主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帖子7514 注册时间2007-4-9
银质勋章智慧奖章热爱家园奖章
3#
发表于 2011-3-12 17:23 |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江河水在2011-3-12 14:35:00的发言:
惟愿那历史的悲惨一幕永远不要重演。


[em17][em17]
永远不要重演。
“我们为世界留下怎样的孩子,我们就为孩子留下怎样的世界”
TOP
路难行


超级版主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帖子15925 注册时间2006-12-28
银质勋章卓越勋章热爱家园奖章
4#
发表于 2011-3-13 08:48 | 只看该作者
信仰过了头,失去了理性后,就变成了恐怖......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TOP
戴传藻


贵宾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50 注册时间2010-11-28
银质勋章热爱家园奖章
5#
发表于 2011-3-13 10:32 | 只看该作者
信仰变成迷信,就好变成恐怖和非理智
TOP
虞城老农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帖子1193 注册时间2010-2-10
银质勋章热爱家园奖章
6#
发表于 2011-3-14 09:43 | 只看该作者
文革把人的兽性一面激发得淋漓尽致,死了多少不该死的人啊?!真是不堪回首!
TOP
自然自成


首席版主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帖子3221 注册时间2009-12-29
银质勋章智慧奖章热爱家园奖章
7#
发表于 2011-3-14 16:52 | 只看该作者
文革期间的武斗,依据发生条件以及参与者行为和心理特征的差别,可以将武斗分为:“红色恐怖”、派别冲突和刑讯逼供三种主要类型。
文革期间,最普遍的暴力现象是对被批判者、被斗争者的殴打和折磨。老红卫兵曾经称之为“红色恐怖”。在行为方式上是单向的施暴甚至杀戮。
第二类武斗是派别武斗,指发生在对立的群众派别组织之间的暴力冲突,是由政治派别斗争发展而来的暴力较量。在行为方式上派别武斗不是单方的施暴,而是对立双方有组织的战斗,这是它与“红色恐怖”武斗的显著差别。
第三类武斗是刑讯逼供型的武斗,指在“群众专政”等各种群众性的违法和超越法律的关押、审讯当中的暴力行为,这里暂不涉及国家专政机关的暴力行为。
顺其自然 大道自成
TOP
临风独酌


贵宾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244 注册时间2011-2-26
银质勋章热爱家园奖章
8#
发表于 2011-3-17 11:50 | 只看该作者
不论是“红色恐怖”还是“白色恐怖”,都是恐怖,都是危害极大的。
TOP
知命耳顺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帖子2684 注册时间2010-7-24
银质勋章热爱家园奖章
9#
发表于 2011-4-7 18:31 | 只看该作者
那时遇到武斗,我退而避之。我们那一派是被压派,在向红色政权静坐时,开始我没有参加,后来觉得自己小资产阶级思想作怪,就去坐了几分钟,当主持人宣布绝食起立唱国际歌时,我们几人又借故退了出来。现在当然觉得可笑。
TOP
枪神


贵宾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1318 注册时间2010-6-6
银质勋章热爱家园奖章
10#
发表于 2011-4-8 07:03 | 只看该作者
1967年以后的武斗则是各地的因夺权而分成两大派的群众组织之间逐步升级的血腥争斗,这种内战式的武斗到两三年后达到顶峰,其最大规模应数1968年7——10月间发生在广西的“四.二二”和“联指”两大组织间的武斗。有资料记载8月5日这一天在南宁,正规部队和“联指”攻打解放路,彻底摧毁南宁“四二二”势力,据不完全统计,仅“四.二二”一派被打死一千三百四十人,抓获“俘虏”六千四百四十五人和居民二千五百人。这个期间在今天官方内部材料上可查到的数字,全广西被杀者高达11万之众。而这些武斗的主要制造者之一的韩某某,文革后却居铁道部长和司法界的高位之职。
谢谢楼主朋友的文章,为我们展现了当年的真实情景,据我所知当时韩某某只不过是柳铁一个中层干部,应该不是广西武斗的主要组织者吧?!
我喜欢枪,喜欢军队的一切,我愿与同样喜爱的人结交朋友。
TOP
老灯火


超级版主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帖子17729 注册时间2006-12-28
银质勋章卓越勋章热爱家园奖章
11#
发表于 2011-4-8 11:51 | 只看该作者
从冷兵器到装甲车、大炮,牺牲品是盲目崇拜被利用的各派群众。
同意楼上质疑,韩也许不是什么好鸟,但不太可能是当年柳州武斗的组织者。我72年返城后进铁路,直至毛逝世前本系统开展了好几次清理文革“三种人”的行动,涉嫌当过造反派头头的几乎全从各级“革委会”清洗……如果韩是柳州武斗组织者,侥幸躲过的可能性应不大。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知命耳顺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帖子2684 注册时间2010-7-24
银质勋章热爱家园奖章
12#
发表于 2011-4-8 17:05 | 只看该作者
69年去广西,在雒容,看到山林间的好几座坟墓,上面还有“烈士之墓”之类的字样,表弟说是在柳州武斗时死的。我的表哥和表妹在不同的派系,有人背一袋手榴弹找表妹,说他要去上战场了,来告别,被表哥轰走。后来我有两位表哥几乎被游街整死,堂舅给对方下跪,求他们饶了自己的独崽。在柳州听我的另一个舅舅讲了当时武斗的情形,当时他们生活在胆战心惊之中。我们遵义的武斗,我虽尽量避免,但所见所闻,也令人恐怖。
TOP
蓦然回首


管理员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帖子16263 注册时间2006-12-2
金质勋章胜利勋章热爱家园奖章
13#
发表于 2011-4-9 06:48 | 只看该作者
我就读的中学当时也发生了武斗。当时我们这派的“头头”发动我们“誓死捍卫毛XX的革命路线!”“头可断、血可流.....”
并且还发了单车的铁链子,及一些很简陋的“防身武器”。我感觉当时的气氛非常紧张。就写了一封家信给妈妈,说“以后若女儿不能回来了,那就是为我们的理想而去了~~”妈妈接信后非常焦急,立刻给我加急信件,让我躲开。她说“妈妈只有你这个女儿,如果没有了就永远没有了!你快些回家来”。
于是我在某一天早晨,找了个借口就离开学校了!因为我只是一个极普通的某派成员,并不是头儿,所以我的离去非常容易!(但是若我去“丢命”也是非常容易!)
后来真的对立派来进攻了!我们班的同学是在后方,没有损伤人口。但高中部听说一个女同学伤得厉害!后来她的腿终生不利索了。
TOP
老技师


贵宾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900 注册时间2011-4-12
学者之星奖章热爱家园奖章
14#
发表于 2011-4-23 23:12 | 只看该作者
宝鸡之事,可能有点道听途说。宝鸡最大的一次武斗发生在67年8月25日的陇县武斗,总共死亡10来个。(捎带一笑话:我厂当初有一个武斗参与者,回来后超吹,他亲手打死多少多少,文革后清算时,他又一把鼻子一把泪的交待说其实连人都没碰到过,就为过个嘴瘾。结果果然如此。哈哈哈!)“清理阶级队伍”时就根本没听说过有暴动一事。所以最好不要相信这一事。
TOP
wangph


超级版主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帖子17501 注册时间2006-12-4
银质勋章卓越勋章热爱家园奖章
15#
发表于 2011-4-24 08:26 | 只看该作者
武斗一段不堪回首的惨案,亲眼目睹两派各唱战歌进行枪战;看见过各派拉着死难尸体游街;也看见过在门前玩玻璃珠的小伴中枪倒下,从此瘫痪在床上,18年后死亡;还听见造反派的大喇叭勒令我们退出驻地,马上要攻打此地区--------。
当时父亲被勒令进学习班,母亲和他违背勒令,去澄江躲避,留下我们姐弟妹,我带着弟妹,背着行李和大米,到城里亲戚家,因为大家穷,去了两家较亲的家,不愿收留我们,又只好去远点的亲戚家,上辈和爷爷是堂弟兄,人家收留我们住了5天,白天把小的放在人家,大的就赶忙回家,用砖头把窗台砌好,再装上煤渣,想着防子弹,弄好以后,一起回家,就打地铺睡了,刚好回来那天夜晚攻打制管厂(昆明最惨烈的武斗),那一夜,38家人居住的大院,只有4家人在,外----大喇叭里战歌唱着,武斗队伍在墙外的奔跑声,手榴弹、枪声四起---------。


http://lsj2012.zhiqingwl.cn/viewthread.php?tid=9436&extra=page%3D2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