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165阅读
  • 0回复

王力德:新疆第一次大规模“斗黑帮”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新疆第一次大规模“斗黑帮”

    1966年8月4日,新疆大学校园内发生了文革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斗黑帮”高潮,从此“斗黑帮”之风传遍全市和全疆。
    从1966年6月,刘少奇等在京领导,请示了外出的毛泽东之后,以中央名义向各高校派驻工作组,将文革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到了七月底,毛泽东回到北京,中央宣布撤消工作组,结束了所谓“白色恐怖的五十多天”。
    8月4日上午,中央决定传达到了新大,我们听录音报告,有周总理的,也有刘少奇的,这就是著名的“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那次报告,刘少奇说:“至于怎样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你们不太清楚,不大知道,你们问我怎么办,我老实回答你们,我也不晓得。我想,党中央的其它工作人员也不晓得。”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中央领导的录音报告,也是刘少奇最后一次在群众大会上讲话。从那时起,新大工作组撤离,而当时校党委又没有恢复权力,大学校园成了权力真力。




    8月4日中午前后,我发现整个新大校园忽然开始了揪斗,首先自然是冲着“白色恐怖的五十多天”里控制局面的云光副校长,因为他和工作组“压制”了学生们的青春躁动。这时我看到云光和十几位领导已经被押到了图书馆楼前,云光的脸变成了一片死灰色,犹如僵尸。
    紧接着,整个校园充满了疯狂,几乎所有干部、老师都被学生揪出来了。一帮一帮学生揪着老师或干部,满院子批判斗争,到处胡整。总务处有个干部显得特别积极,他带领不明真相的学生,冲入教职员工宿舍楼,往出揪人。但到了后来,这个干部又被另一帮人带领学生给揪了出来,我们简直闹糊涂了,根本分不清谁是“积极分子”,谁是“黑帮”。
    那时揪出黑帮的标志就是戴上高帽,但光是戴上高帽不过瘾,想“触及皮肉”又怕违反政策,于是就想出各种怪招来。
    有一种把戏唤做“粘纸条”,我估计是受到打扑克受罚的启发,当然决不会像游戏时无关痛痒。好几层桌子板凳摞一人多高,让倒霉的老师站在上面,摇摇晃晃,弯腰低头,随时有掉下来的可能。然后拷问:你是不是“黑帮”?不是,粘张纸条,是,也粘张纸条。最后把老师粘得像只水母似地飘悬着无数“触手”。老师们脸发黄,腿发抖,汗直流,自己还得坚持别昏过去,以防摔死。




    更多的招数是“游街”,这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有据可考,属“最高指示”,所以这空子可以钻一下。当然,揪斗老师这类“光荣”是轮不到我等黑五类的。
    这种所谓“游街”并非“游逛街道”那么轻松,而是十几个学生揪着一个教职工满校园猛跑,一圈接一圈。你想教职工年岁都不低,又成天坐办公室,搞科研,哪儿经受得了如此“锻炼”?可怜一个个温文尔雅,满腹经纶的老师全都“游”得脸发灰,眼发直,气发短,像吊死鬼儿。比如我们物理系有位女实验员,无权无势,三十多岁,也不可能有什么历史问题,但不知为什么,也被揪出来,跑得脸发灰,变了形,差点认不出来是谁了。
    只本系政治指导员例外,这条中年汉子身高体壮,天天万米长跑不断,此时跑了十多圈,我看他依然步频不变,步幅轻松,极富弹性,照这架式才刚刚跑上劲儿,而揪着他的学生们却已经脸发灰,眼发直,成吊死鬼儿状,我憋不住窃笑。前两年回母校碰到这老师,调侃地问他当时感受,他只笑答:舒服!
    还有一个例外更有意思,这是一位留学英国剑桥的怪杰,平时不与任何人来往,藏在实验室中,谁都不知道他在搞什么研究。这位剑桥学者极爱锻炼,单双杠比我玩得还好,而且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大雪天穿一件背心跑步,烈日下却穿一身棉袄跑步,大家视为“疯子”。科技界这类疯子常见,如陈景润之类,故我们已见怪不怪。
    文革一开始,他忽然写了几十张纸的一篇大字报,贴在数学系墙上。大概留学英国时间太长,汉语半文半白,似通非通。满篇都是“阶级敌人”的“魔爪”如何伸向他,他如何血染衣袍,最后却是诗意收尾:“新大校园已失去往日如剑桥般朴实的二层楼房式的平静安祥,陷入一场噩梦”云云。看了半天一点不懂,后来一问才知道所谓“阶级敌人”是他老婆,原来是两口子打架,大家全都笑了。
    这次“游街”自然也饶不过这怪人,在当时中国,“怪”就是罪过。当然,可想而知,十几圈长跑下来到底“游”的是学生还是这位“冬练三九”的学者了。
    各系“黑帮”在各系斗过之后,全都集中到图书馆前的操场上,估计有上百人。当时,第一副校长张东月早在文革一开始就被揪了出来,成了“死老虎”,大家已没兴趣。这次揪出的全是“新黑帮”,以副校长云光为首,在图书馆前站了一大排,一个个全都戴着高帽子。尤其令人吃惊的是“黑帮队伍”中还有一位年轻姑娘,大会宣布她是所谓“反动学生”,那女学生不服气,使劲挣扎着不低头,几个大汉硬往下按那个女学生的头,但按下去又抬起来。




    从那天之后,新大院园里增加了许多“黑帮”,天天集合,扫地。新大揪“黑帮”的风气很快就传到了其它院校,及其它单位。新疆最高学府开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先例。
    从这事我们看出,如果一个社会缺失了规则的制约,只要有一点儿骚动,就会形成大龙卷,大风暴。即使斯文如大学生,也难以控制人性里面“恶”的迸发。
    这里面,有一些人是恶的种子,如总务处那个干部,估计平时跟领导有矛盾,自己又有点儿历史问题。于是趁着混乱,公报私仇,鼓动学生揪黑帮,后来他自己又被仇人揪了出来。而学生们则是风暴中被裹胁的空气分子,还自以为在“搞革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57b9d0101ijze.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