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69阅读
  • 0回复

王力德:“鬼见愁对联”在新大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鬼见愁对联”在新大

    1966年夏,我当时还是新疆大学的学生。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第一次检阅了红卫兵,发出号召“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于是,北京红卫兵杀向全国,煽风点火,要“关心”一下各地的“国家大事”。
    乌鲁木齐当时也来了一批又一批北京红卫兵。记得第一批是北京36中的,这是个高干子校,这里的红卫兵自然以“革命接班人”自诩,他们知道许多中央内幕消息,比如“西北局与中央唱反调”“刘澜涛出问题了”“胡跃邦被炮轰了”等等,几乎天天在新疆大学图书馆楼前的操场上向我们这些“新疆老白坎儿”做报告,听得我们目瞪口呆。
    大概是8月底的一天,我忽然发现新大的各教学楼门口都贴了一幅对联,上联是“老子英雄儿好汉”,下联是“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是“基本如此”。这幅对联在北京被称为“鬼见愁”,意思大概是“牛鬼蛇神”见了就得发愁吧。
    我也陷入了“发愁”,因为自己恰好属于“老子反动”,照这个对联不就成“混蛋”了吗?我立即找来周总理在石河子的讲话,与“鬼见愁”对照,因为周总理在那篇讲话中谈到了出身问题要“重在表现”,曾给我们黑五类莫大安慰。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幅对联当时就在新大学生中引起了激烈的辩论,很快形成两派。
    又过了几天,36中红卫兵在新大贴出通知,晚上要在文科操场展开公开辩论,欢迎全市各大院校学生参加。
    天刚黑,文科操场已经坐得黑压压一片。这时,从校门外又开进一支雄纠纠的队伍,一律黄军装,腰束军用皮带,臂扎红卫兵袖章,原来这是乌鲁木齐八一中学的红卫兵。他们边走边唱: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
    要革命你就站过来,不革命就滚他妈的蛋!
    就罢他娘的官!杀!杀!杀!嘿──
    其实几个月前他们还是我毕业实习时的学生,当时这些天真可爱的孩子非常尊重我这个“老师”,现在却要来逼得我们“滚他妈的蛋”了。
    辩论开始,先是36中红卫兵发言,两个伶牙利齿的小丫头片子你一言我一语,一口漂亮的北京话就像说对口相声似的,但唇枪舌剑,充满了火药味儿。
    她们说:解放前你们的黑爹黑娘骑在我们穷人头上拉屎拉尿,剥削残害我们,不许我们上学。解放后我们政府宽大为怀,不但给你们黑爹娘生活出路,而且还培养你们这些黑崽子们上大学。在彭真“分数第一”和“重在表面”的混蛋政策下,你们黑五类子女仗着良好的家庭文化环境取得高分,而我们的革命前辈出生入死,把一切都献给了党,害得我们缺少家庭文化的薰陶,无法考出高分。在工农当政的国家里,工农基本群众占百分之九十以上,但是他们的子女在大学里却只占百分之二十还不到!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平等”“博爱”吗?想一想吧,我们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顶着烈日,流着汗水修建了一座座大学,我们的子女却上不起大学,而你们这些黑崽子反倒坐在我们父母修的课堂里,吃着我们父母生产的粮食,在接受高等教育。请问,这公平吗?
    红卫兵们说得声泪俱下,也骂得我们无地自容。想一想也是,我们的爹娘解放前剥削了劳动人民,欠下了人民的血泪债,解放后劳动人民反而供我们上大学,挤占了人家革命后代的受教育机会,我们能心安理得吗?
    接着新疆的红五类学生也一个个上台,愤怒声讨黑五类罪行,说“鬼见愁对联好得很!要把党的阶级路线一千年一万年贯彻下去!”
    这时有一个新疆艺校的学生上台发言,他说:这副对联不符合马列主义原则,是典型的封建血统论。照这种说法,贫下中农的后代永远是贫下中农,地主的后代永远是地主,那阶级还能消亡吗?共产主义还能实现吗?
    台下立刻有人质问:“你是什么出身?”
    那人答:“工人出身!”
    台下一片尴尬。这时站起一人揭发:他父亲是我们学校做饭的大师傅,解放前参加过××会,历史有问题!
    台下马上响起一片喊声:
    “狗崽子,滚下去!”
    “大师傅”的儿子只好灰溜溜“滚下去”了。
    后来我们系67级一位魏同学上了台,还没张口,下面就喊:
    什么出身?
    旧军官……
    狗崽子!滚下去!滚下去!
    这位不但没“滚下去”,反而冲着麦克风大声喊:“我是混蛋──”
    下面全楞住了,静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爆发出一片热烈掌声。
    这同学接着痛心疾首地说:
    “今天我才明白,我对不起人民,对不起红五类。我混进了共青团,混进了红卫兵,而且混上了班干部,我承认我是混蛋!我现在宣布:为纯洁红卫兵组织,立刻退出红卫兵!辞去所有职务!”
    说着这同学从兜里掏出红卫兵袖章,郑重其事地交给大会主持人。
    这时台下一片喊声:
    “欢迎这位同学站过来参加革命!”
    跟着又有不少同学宣布退出红卫兵,辞去班干部、团干部等等,主席台上摞起了一堆红卫兵袖章。辩论会以“红方”大获全胜宣告结束。
    会后同班红五类刘同学笑嘻嘻地问我:
    “怎么样?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吗?”
    “好像也有些道理,不过……”
    第二天,北京红卫兵在新大小礼堂的墙上贴出了著名的“党的阶级路线万岁”“彭小蒙讲话”等大字报,我还大致记得其中的几句:
    “我们会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毛主席万岁’,会唱的第一支歌就是‘东方红’,我们的血液中浸透了革命先辈赋予的一切,我们就是天生的‘自来红’……”
    后来“老北京”的母亲告诉我,所谓“自来红”“自来白”其实是北京的一类点心。
    北京红卫兵还贴出了大字报“新大的红卫兵严重不纯,必须彻底砸烂!”于是,我们班所有“灰五类”(既非红五类,也非黑五类的中间阶层,如旧职员、旧教员、中农、上中农等出身)同学也都一一交出自己的红卫兵袖章,辞去所有干部职务。比如我的同学卫育敦父亲是工程师,所以也在“辞退”之列。
    我们几个黑五类,什么职务也没有,什么袖章也没有,倒省去了“辞退”的麻烦。
    又过了几天,从北京传来了著名的“谭力夫讲话”传单。谭力夫是北京工大的学生,他宣扬要把“对联”当做“全面的”“策略的”党的阶级路线来推行,要把它“提炼为政策,上升为本本条条”。
    我发现前几天那些北京红卫兵的发言正是从“谭力夫讲话”的精神中来的。比如他说:我们有多少哥哥姐姐小弟弟小妹妹刚一出世就惨遭敌人的杀害,叫做斩草除根!现在,我们对你们的老子专政,实行了仁至义尽的改造政策给他们重新做人的机会,他们的子弟也可以上学,表现好的还可以入团、入党,你们还要怎么样?你们搬出这套“平等”“博爱”的垃圾来大讲,我看还是到厕所里去讲!一讲就是团结,怎么一种团结法呢?斗争中求团结!先把你们斗了,七斗八斗,斗得你们背叛了家庭,改造了思想,我们就团结了。
    谭力夫口若悬河,能言善辩,颇富感染力。比如他说:说起阶级路线,我们是“既得利益者”。同志们,举一个例子,很简单,翻身贫农的儿子和被斗地主的儿子,谈起土改来,怎么会是同一种心情?!(热烈鼓掌)同志们,这就叫“阶级烙印”!
    这篇讲话立刻被全国所有“既得利益者”捧为“最高指示”。福建省在省委的支持下,复制了几十万份“讲话”,由新华书店发行到工厂和农村,有的单位规定每天必须学习四个半小时“讲话”。甚至许多人的床头上都贴着“力夫语录”,张口闭口就是“力夫同志教导我们说”,更有甚者,不少人纷纷改名为“力夫”。我哥哥恰好名叫“王力夫”,只要他一开口,同事们都开玩笑地说:“力夫同志已经教导我们了,我们必须坚决贯彻执行!”
    我本来对这一套将信将疑,不太服气,后来连《人民日报》也大谈“红五类”,我一看“中央”都发话了,只好自认倒霉。
    一时间,“鬼见愁对联”和“谭力夫讲话”的影响遍及全国,北京的骂人语言“混蛋”也流传到新疆。我记得那时许多新疆老百姓还听不太懂“混蛋”是什么意思,后来新疆百姓给这些动不动手抡军用皮带打人,张口闭口“混蛋”“王八蛋”的北京红卫兵送了个雅号叫“北京高级流氓”。
    过了许多年我才知道,“老子英雄儿好汉”这句话其实来自旧戏中“好汉”黄天霸的唱词,因为他父亲黄三泰正是一位著名的武林“英雄”。我们当时以为“最革命”的词语闹了半天不过是老掉牙的封建沉渣。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57b9d0100tce5.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