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154阅读
  • 0回复

陆日青:叶懋英校长之死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文革反思之一:     叶懋英校长之死   陆日青
    今天附中五十周年庆,我本来想上台发个言的,说的事情就是叶懋英校长之死。这件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存的人中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详情。可是看到同学们相聚不易,一片融洽的气氛,实在开不出口提此要求。回来后如骨鲠在喉,非要一吐为快。


我是三(2)班的陆日青,在文革中很有名气,也可以说是臭名昭彰。我是写出第一张批判叶校长大字报的人。说实在的现在回过头来看,所有的文字牵强得很,结论完全是强加的不实之词。自这张大字报起,附中开始了混乱的文革,不管当时有哪几个同学一起署名,但我还是要说,主要责任在于我。
    因此我要在此向叶校长深深的鞠一躬,表示我的忏悔。也要向所有在文革时期受到批判的老师表示深深的忏悔,还要向所有当时跟着我胡闹的学生道歉。
    叶懋英校长被揪出后,定性为反动学术权威,长期靠边站,我们称之为死老虎。附带说一句,不是为自己辩解,在叶校长靠边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所在的这一派并未对叶校长批斗过,也绝没有动过粗。
    1967年初我又闯了个大祸,和几个同学写了一张批判张春桥的大字报。这个祸闯得不小,因为在上海这是唯一一张中学生写的批判张春桥的大字报。这件事我们虽然做得非常隐蔽,但还是被当时在同济大学掌权的陈敢峰觉察了(其人时任上海市革委会常委,同济大学红卫兵总负责人,是四人帮手下的红人,张春桥的亲信)。在当时的情形下陈敢峰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抓了一个怀疑写这张大字报的同学,后来被我们救出)。他后来采取的办法是支持附中一些低年级的同学,也组织了一支红卫兵队伍,和我所在的红卫兵组织对抗,并且动用武斗的办法。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关键是他们把斗争的方向指向了叶懋英校长,他们组织了对叶校长的批斗大会,并且进行了武斗,他们的意思是我们保护了叶懋英校长。在这个时候我们这一派里有几个红卫兵也不得不做出同样仇恨叶校长的姿态,也对叶校长进行了一次批斗。正是这两次批斗使叶校长彻底崩溃了。
    特别是某些方面放出了关于叶校长年轻时曾经与一位***校级军官谈过恋爱的一段传闻。大家知道叶校长洁身自好,毕生未婚,而这件事情的提起,对叶校长的打击可以说是致命的。而这个消息就是由陈敢峰支持的另一派学生放出来,并作为叶校长通敌的一大罪状。这条罪状我认为,不管它真假,对叶校长心理的打击绝对是致命的,因为它触及了叶校长最隐秘也最痛心的心境。由于叶校长在上海唯一的一位亲人是她的侄子。她在这个时候的痛苦没有可以倾诉的地方。这条罪状像一把利刃插进了她的心窝,她绝望了,走上了自杀的绝路。
    具体的时间我没有去查,只知道那一天好像是星期天,学校里同学不多,突然有人来找我们,说是叶校长自杀了,报信的好像是那位校工。接着公安局来了,要对叶校长验尸。这个时候不知道谁安排让我作为红卫兵代表参与验尸。
    验尸的结果:1、叶校长背部有少量瘀青点,显然是受过打击,但不是致命伤。2、叶校长自杀过两次。第一次时间大约在一周前,可以断定当时是自杀的绳索断掉,自杀未遂,但在颈部留下了明显的痕迹。3、叶校长第二次自杀发生在前一天晚上,除了上吊,还服用了敌敌畏毒药。
    这件事情对我的震惊非常大,文革中死了不少人,但是在我们附中这是第一次。现在来说什么都没有用了,现在当我看到叶校长那低低的坟茔,我不敢久留,虽然我没有对叶校长动过手,但我有责任,我心里流淌的是叶校长那一晚无法排解、无法语言的痛苦。
    呜呼,我的忏悔也许来得太晚,也许没有什么意义,因为逝去的人不会知晓,也不可能再挽回生命,但我还是吐出了心底的一块重石。如果有人还在怀念文革的话,那么请记住:在革命的华丽外衣下曾经有过令人发指的罪恶。
                      (此文允许向所有附中的校友转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d0bd8d0102e4ke.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