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29阅读
  • 0回复

达熙家园:北固碾——曾经躁动的一群娃娃(太原五中)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1966年,对中国历史而言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对于当年在太原五中读初二的同学们来讲,也注定是一段难以忘却的日子。从这年的4月开始到10月下旬,初二年级同学先后四次离开校园,下乡参加农业劳动,其中从5月到7月曾两次去北固碾大队,劳动、学习达四十多天,给同学们留下了最深的印象。
    北固碾,当年是北郊区一个富余的村庄,紧邻汾河,除旱地作物还种植水稻。这时四清运动还在进行中,村子里驻有四清工作队,还有山西省京剧团的演职员们也在这里参加运动。同学们被接到村里后,按班级分别住在了老乡家里。我和几位同学被分配住进了一位叫殷显的老乡家,他是单身汉,因此早早就在堂屋里摆放了一具棺材,刚开始看着还怪渗人的。他家还养着一条大黑狗,见了生人就咬,班里就有同学曾被咬伤过。
从课堂来到乡间、田野,不受教室规矩的约束,似乎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半天学习,半天劳动,一起吃大锅饭,一起唱歌玩耍,当时根本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待遇。记得是5月19日,时任太原五中党总支书记的王振东来北固碾,给初二全体同学补课——作教改报告,他说,太原三中、太原五中是这次“大改”的试点单位,“大改”就是把我们的教育工作来个大革命。革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命。星期二在校师生已开了誓师大会,学校大停课三天,搞教改讨论。听了王书记的报告后,我们也围绕“大改”进行了讨论,还要求结合教改给年级的老师们提意见。后来,语文课也不按课本讲了,而由老师讲毛泽东的诗词,第一课讲的是《七律·和郭沫若同志》及郭沫若原诗《七律·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和毛泽东的《卜算子·咏梅》。
在北固碾,我们还被组织参加了现实中的农村阶级斗争教育课。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初77班同学参加了北固碾大队第一生产队全体社员的一场大会,是斗争、揭发一个叫殷如龙的。让人不由想起当时流行的一首歌: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声势最大的一次斗争会是北固碾大队召开的斗争李毓文的万人大会,记得李毓文好像是北固碾教堂的一位神父。当时社员们在唱一首歌,开头一句就是:天主教是地主教。
1966年5月10日,《解放日报》《文汇报》同时发表姚文元的文章《评“三家村”—<燕山夜话>、<三家村札记>的反动本质》;5月29日,清华附中学生建立了“红卫兵”组织;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号召群众起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这些都预示着一场席卷全国的政治风暴已经来临。应该说,在北固碾劳动的初中娃娃们对此大多还浑然不觉。但也有政治敏锐者嗅出其中的味道,并不甘寂寞,紧跟潮流,开始在身边的老师中寻找“牛鬼蛇神”。
6月4日,在北固碾劳动的同学们突然听说初76班有学生贴出大字报,矛头直指给这个班教语文课的程权老师,批判他的“反动”言论:“对于旧社会的东西,了解得越多越没有好处”,“还是狗屁不懂得好”。对于这样的两句话,相信大多数同学都是一头雾水,不知其反动在何处。原来,程权老师被锁定,是由一次闲谈引起的。那天,程权老师与刚从太原回北固碾的温渊甫老师在办公室闲聊,一旁正巧有一位油印《火种》小报的初76班女同学。真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两位老师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位女娃娃硬是从他俩人的闲聊中找到了可以发挥的东西,并以此为开端,在北固碾掀起一股批斗老师的恶浪。
面对学生的大字报,程权老师抱着讲清原委,求的谅解的心情予以了回应。他写道:“你们6月4日给我贴的大字报,很好。这是你们对我的帮助。我看到大字报后,立即找温老师,共同回想当时闲谈的情形。因为自己不记得当时是否说了这句话,以及在什么样的情形下说出这句话。当然,我相信李莉同学不会把我没有说过的话强加于我。”“温老师从家里回来,进门他谈起今天《山西日报》又有重要文章,批判《海瑞上疏》,周信芳有问题,还有一位未指名的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并问我知道不知道周信芳,中宣部副部长是些谁。我就知道周信芳这个人,副部长很多,其中有周扬,其他就不知道了。《海瑞上疏》这名字我都未听过,根本不知道。其间谈了一些其他玩笑类的话……我仔细思想并联系自己思想检查,可能说到海瑞,包括一些旧戏旧知识时,我认为对这些旧东西不知道也好,因而开玩笑说出一句:‘我看还是狗屁不懂的好’的话。这只是联系自己思想深处所做出的一番推测。因为我自己有一种深切的体会,一个从旧社会生长出来的人,又未得到彻底改造,对旧社会知道的越多,旧思想也就越多,就越不好改造,不如完全不知道的好。当然这些旧知识在一个政治思想水平很高的人,学毛著很好的人来说,就不会是知道的越多越不好。它可以剔除其糟粕,取其精华,给以批判和改造。而我恰恰是前者而不是后者……”
但是,程权老师的解释并没有得到这些娃娃的谅解,批判的声浪反而是越来越大。因为这些娃娃们已从中尝到了斗争的快乐,似乎还有“大人”在背后做着推手。因为很快一张所谓“程权在四清运动中的言论”的大字报贴了出来,如果没有幕后人物,学生娃娃们怎能获得这些所谓黑材料呢。在一发发炮弹的猛烈攻击下,程权老师终于败下阵来。6月7日,少数激进的同学组织了对程权老师的批斗会,接着又对张大文老师、温渊甫老师等进行了批斗。在6月8日的批斗会上,程权老师被迫说了违心的话:“我是一个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现在向党向大家坦白交待,低头认罪……”
对这种错误的批斗老师的行为,同学中出现了两种观点,有人赞同这样做,认为显示了群众的力量。但大多数同学反感对老师的随意批斗,认为要讲事实,摆道理,不能无限上纲。
7月1日,太原五中初二年级的同学们告别北固碾,返校参加文化大革命。此时的校园早已不能正常上课了,学生们成立了众多的组织。接下来的日子,风暴越来越猛,一些疯狂的学生把斗争的矛头指向了所有教职工,越来越多的老师被批斗,被劳改,被剃阴阳头,被驱赶回原籍……
                                    (2015年1月18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acf5410102vb23.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