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711阅读
  • 0回复

卢安民:经历安庆文革七•六事件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经历文革七·六事件(卢安民)

原标题:曾别人间二时许(聋髯)

近日为书斋“澡雪堂”添置了两个大书橱,因此而着实忙碌了几天。在整理往日篆刻的印章时,一方刻着朱文“曾别人间二时许”的普通青田石章,映入了眼帘,伸手拿起凝神细看,印章的边款刻着这样一段文字:

“一九六七年七月六日,吾赴合肥途中,因车祸所致,一刹那间,曾别人间二时许。今追忆,不禁毛骨悚然,真可谓大难不死,幸甚,幸甚,乃刊是石记之。乙卯秋月(1976年)。”

一刹那间的往事,虽巳过去30个年头了,可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第三年,安庆城也日日夜夜闹得沸沸扬扬,整日介为了“就是好”、

“好个屁”喋喋不休,终于在唇枪舌剑中,引发了武斗的导火索。七月六日旁晚,闻说厂里有人为了调停磨擦,不使事态扩大,动身去合肥《省军管会》反映情况。当时,我正处在学习书法篆刻的初始阶段,又刚刚从合肥安纺印染厂调回安庆工作才半年之久,与家乡书画界道友结识无多,在自学的过程中由于碑帖及书法理论书籍的难觅,正在如饥似渴之时,故而乘此机会,搭上厂里这趟便车到合肥拜谒老师葛介屏先生,以亲聆教诲。岂料却因此而“曾别人间二时许”。

解放牌大卡车在当晚十点左右从三中附近驶出,风驰电掣般地向前疾驶,初夏凉风掀起衣襟,给疲乏的头脑带来一丝快意,我渐渐进入了梦乡,灵魂在黑与白的线条中游荡,于笔歌墨舞里接受洗礼。突然,一刹那间黑白混淆,我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被惊醒,随即将我的身驱掼入了桐城境内百年河大桥下面的河滩上。事情来得那么突兀,我的大脑神经唯一能反馈出的信息,只有两个大字“完了”!

凌晨四点,在别离人间二时许后,我慢收地挣开被肿胀挤压的双眼,终于从死亡的黑三角中回到了尘世(同行28人中死去的三位不幸者,分别坐卧于我对面和左、右,故戏称之“为死亡三角区”)。我当时的样子非常吓人,腰被摔伤,右手腕骨折,在眼角处被拉开一道口子,在桐城医院缝了六针,就在这样的情形下,我还是带着创伤到合肥去见了葛老先生。一踏进合肥安庆路273号葛老的宅邸,葛师母就被我肿胀的脸颊和布满血丝的双眼惊骇住了。在向两位老人请安,说明发生的一切之后,我便在老先生的长子茂森大哥处养息了一个多月。一个月里我经常泡在葛老书房兼卧室里,尽情浏览着从未见过的碑帖和葛老创作的书法作品,聆听着葛老的指教。此亦因祸得福也!因捉刀治印以记之。

一九九六年五月卢安民

(刊1996年5月22日《安庆日报·文艺副刊》)


追忆昔时惊魂一刻二首

(重读2004年第4期《振风》杂志)



魂飞一念刹那间,醒后身躯在水边。

岂奈人间情未了,泉台咫尺转回还。



心有所好慰平生,意可痴顽乐遐龄。

未卜车翻人遇难,安民笑看不须惊。

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49623520720459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