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34阅读
  • 0回复

打倒东北地区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宋任穷 (1968.5)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一、宋任穷两次叛变投敌的前前后后

宋任穷,原名宋韵琴,湖南省浏阳县人。一九二六年投革命之机混入我党。先后窃据了农会秘书,农民协会会长等职。

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败,宋贼被吓破了狗胆,五月,“马日事变”之后,即脱离革命队伍,企图逃跑,但被地主武装冲和大团班长池明德所逮捕,绑押在浏阳河背码头上,宋贼贪生怕死,屈膝投降,托其舅父大地主丘德寅求情,买通鸦片贩子邓亿卿,拜倒在当地大汉奸、大恶霸李汉堂脚下,讨得了李的“恩典”,写信给冲和大团头目刘界卿保释出狱。于是宋便从狗洞里爬了出来,当上了地主武装冲和大团的队长,成了可耻的叛徒。

当时浏阳的革命形势发展很快,宋贼觉得有利可图,于是隐瞒了投敌变节的罪行,重新混入党内,窃据了革命武装工农义勇队第二中队党代表的职务。

七月,宋贼随工农义勇队上井冈山,窃据了我红军第四军三十二团二营党代表的职务。二八年底,国民党匪军大举侵犯我井冈山根据地。为彻底粉碎敌人的反革命围剿,我红军主力于二九年一月主动转移到外线作战,留下三十二团在井冈山牵制敌人,扩大根据地。但在一次战斗中,部队被打散,作为二营党代表的宋任穷,经不起艰苦斗争的考验,为了保存狗命,又一次脱离革命队伍,化装成乞丐,跟“打莲花落”和表演“玩花”的乞丐当学徒,于五月逃回浏阳,整天躲在他二嫂子家里,呆了半年之久,到十一月,宋的二嫂家附近有一姓徐的共产党员被杀害,国民党并悬赏四十元伪币要捉拿他,宋更吓得魂不附体,这时他二嫂又回了娘家(娘家是地主),宋怕走漏消息,又乞求伪保长团诸和及张思兴等人设法护送逃到临澧的普迹,准备去广州找他的老同学,早已投敌变节的在蒋匪军任要职的叛徒熊为汉,由于火车不通,被迫回家,又逃到平江胶结处挑小百货笠作买卖。十二月,宋在临澧街上看到国民党召新兵,于是再次投敌,在唐铭山匪部独立第十五旅三连七班当上了匪兵,为蒋介石反动派卖国求荣。

三O年一月。这位曾经是红军“党代表”的宋任穷,竟作为蒋介石匪帮的一名走卒,随唐铭山匪部开往江西,侵犯我中央红军,屠杀革命人民。二月,我英勇红军在江西直峡、吉安一带,全歼唐铭山匪部,宋贼举手投降,当了我红军的俘虏。这个两面三刀的坏蛋,还聒不知耻地代表俘虏讲话,在这批俘虏改编进红军以后,宋贼又一次隐瞒其投敌变节的罪恶历史,利用花言巧语和私人关系,在谭政(三反份子)的包庇下又混入党内,钻营投机往上爬。

二、宋任穷是里通外国的大卖国贼

一九六三年十月,紧跟黑司令刘少奇访朝之后,宋任穷又率领了一个“东北局代表团”赴朝进行“友好访问”。为了吹捧×修,不惜把我们伟大的祖国形容得一无是处,什么也不如×修的好,甚至连苹果都没有×修的好,他竟无耻地说:“东北有很多东西不能生产,东北人笨、东北人傻大黑粗,小巧玲珑的东西很少”。真是无耻之极。更严重的是宋贼在×修头子面前,一门一个“首相”、“汇报”、“请示”、“指示”、“照办”,竭尽奴颜卑膝之能事,把东北的四清情况以及钢煤粮的产量等重要政治经济情报全部泄漏。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竟把我国东北前哨的军事部署全盘托出,说什么“作为后方的东北,除政治、思想、经济外,军事工作也有一定的考虑......,有些武装驻在××地区,并作好了一些军事设施(主要谈了吉林方面的情况),空军有组织的向××作了安排”等等,真可谓对×修一片忠心。他还奴颜卑膝地说:“我们汇报就是这样一些概括情况,具体情况......,等首相去看一看,检查一下”。

在宋的招引下,×修便组织了一个“工业考察团”来到东北。

六四年,声称“做梦也想念东北”的×修头子一到沈阳,邓小平便闻讯赶来,伙同宋任穷与××先后两次密谈,并扬言“要绝对保密,谁也不能讲,谁讲谁负责”。并陪同×××跑遍东北。把我国向未来对外的重要研究、国防尖端绝密情报都统统泄漏。宋贼下了个黑指示:“他们要看什么,给看什么,要什么东西,给什么东西”。×方考察团在近一个月的活动中,提出了一千八百八十九项资料要求,东北局就奉送了一千八百零六项,足足装了一火车皮。仅从一机系统就提供一千四百三十二项,相当于每年正常交流的一百四十倍。提供如此庞大数量的数据,×方连一个收条都没有打,以致后来矢口抵赖不认帐。本来中央早在九月五日就指出“向×方交付技术资料,应该根据对外经济联络委员会的决定,统一办理正式移交手续”。同时又指出“有关国防工业重要项目的技术数据的提供,必须预先经国务院上业办公室批准”。但以宋任穷为首的东北局竟与之对抗,胡说什么“途径不途径,有什么不可以给的数据”,并坚持“有两套给一套,没有两套的立即复制”的卖国原则。宋任穷还赤膊上阵,亲自指示“要看什么就看什么,问什么答什么”,宋任穷丧权辱国,里通外国,铁证如山。

三、宋任穷是刘邓黑司令部的忠实干将

宋任穷对广大群众热爱毛主席,高呼毛主席万岁很反感。六一年一月,在一次会议上,他竟然明目张胆地说:“虽然喊毛主席完岁!万岁!......但是,人总不能老活着,这是自然规律嘛!”宋还经常在群众中散布“反对毛主席不算反对党中央”的混蛋论调。五六年在党的八大时在宋任穷亲自主持的小组会上,伙同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刘邓,将“党的指导思想--毛泽东思想”从党章中砍掉。六六年在鞍山他曾说过“全学习四大本有困难,语录也不学全部......学几段最有力的就解决问题了。”又说“老三篇也不是全部学,就是学最重要的几句。”

相反,宋贼对刘邓则崇拜得五体投地,步步紧跟,竭力效忠。

早在抗战时期,他就执行了王明的“一切依靠统一战线,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右倾投降主义路线,与毛主席的关于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要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相对抗。宋在云南工作期间,坚决地执行了刘少奇的“团结第一、工作第二”的右倾机会主义方针,包庇了以郑伯克为首的反党集团,网罗了大批牛鬼蛇神,给云南人民造成了极大的危害。

五一年,我国已处在社会主义改造的高潮前夜,宋贼大叫“要保护资本主义,私人资本主义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和刘少奇唱一个调子。

土改时期,宋任穷秉承刘邓的旨意,大搞“搬石头”、“绝对平均”、“扫地出门”等一整套形“左”实右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

六一年,我国遭到暂时困难时期,宋紧跟刘少奇在东北农村大刮“三自一包”妖风,大搞“包产到户”试点,妄图瓦解社会主义集体经济。就是这个宋任穷按照刘少奇的旨意,大搞城乡黑调查,炮制了《干部还乡访问纪实》,恶毒攻击三面红旗,丑化社会主义制度,为刘邓攻击党中央毛主席提供炮弹。

宋贼六一年,亲手炮制《阜新平安煤矿工作十二条》,积极参与炮制刘邓的《工业七十条》,对抗毛主席亲自批发的《鞍钢宪法》。

在社教运动中,积极推行刘少奇的形“左”实右的机会主义路线,参与炮制“后十条”,公开叫嚷“这次四清运动,少奇同志是总司令,我们应当作他的小兵,听他的话”。并且积极兜售“桃园经验”,他说:“没有‘桃园经验’,就没有二十三条”,真是混蛋透顶。

宋任穷把刘少奇的“黑修养”捧上了天,宋鬼早在云南工作时就说:《论共产党员修养》是有国际水平的”。他要省委的干部每人都有一册放在桌边,作为“座右铭”。

五一六《通知》下达后,宋任穷竟狗胆包天,公然跳了出来,对抗毛主席、对抗党中央,于六月份抛出了由他精心炮制的《刘主席语录》,大肆吹捧刘贼。为其复辟资本主义制造舆论。这个大毒草,是宋任穷于六五年责令他的心腹开始编写的。六六年六月编写出来后,由宋任穷亲自审阅的。

六一年,刘少奇为了实现其篡党篡国的狼子野心,以“视察林区”为名,到东北、内蒙进行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活动。宋任穷得知后,马上召开东北局书记处会议,讨论如何接待黑司令。

四、利用小说进行反党,为彭真、高、饶翻案

一九六二年毛主席就指出“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宋任穷就是反党小说《刘志丹》的积极参与者。宋不仅给小说提供大量材料,而且出了许多鬼主意,还审阅了小说的第三稿。小说中的人物是用假名,唯有宋任穷用真名,但宋贼心虚,怕太露骨,在审稿时,忍痛把“任穷”二字勾掉,剩下“宋政委”字样。宋还积极支持编写《浏阳革命史》的反革命案件,为罢了官的右倾机会主义份子彭德怀歌功颂德,树碑立传。宋积极给作者提供材料,多次参加编写座谈会。

摘自《红旗战报》一九六八年五月二十六日,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0724&fpage=8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