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38阅读
  • 0回复

四书斋主:李九莲的日记和交待材料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 本帖被 reading 从 文革与国史资料 移动到本区(2017-08-21) —

李九莲的日记和交待材料
  
--作者:四书斋主

李九莲的事情已广为人知,她是中国当代少有的一个悲情女英雄,没有死在文革中,却在文革结束后的1977年12月以“现行反革命”的罪名被杀害。关注当代史,关注文革史,李九莲的案子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了解了这个案子才能更加清楚文革给国人带来的伤害有多深,更加清楚不是所有的人在举世疯狂的文革中都癫狂的拥戴某一个人,她用生命告诉我们在中国从来都不缺少寻求真理和自由的人,即使在那极左的红色恐怖时期。

李九莲的生平“维基百科”上有介绍:

文化大革命爆发时,李九莲是赣州第三中学学生、学生会学生部长、校团委宣传股长。文革中任第三中学卫东彪造反兵团负责人。1967年6月29日至7月4日,江西赣州发生大规模武斗,造成168人死亡。李九莲在收尸时受到刺激,开始对“文革”提出疑问。

1969年2月,李九莲被分配到赣州冶金机械厂当学徒,这时她将并把自己对“文革”的思考写入日记。同年5月1日,李九莲被部队的男友告发而被捕,以“现行反革命罪”被拘留审查。直到1972年7月20日,林彪失势以后,中共赣州地委对李九莲作出“政治结论”,以“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获释。分配到江西兴国钨矿厂当徒工。

1974年“批林批孔”期间,李九莲在赣州公园贴出自己当年写给男友的那封信并连续张贴“反林彪无罪”、“驳反林彪是唯心论的先验论”、“驳反林彪是逆潮流而动”等六份大字报。4月,赣州地区有3万人组织“李九莲问题调查研究会”,并走上街头,给予声援。1974年4月24日,赣州地区公安局以“现行反革命翻案”等新罪名秘密拘捕李九莲。主持江西省委工作的江西省军区司令员陈昌奉,向赣州地委发出“五点指示”,认为“李九莲是地地道道的现行反革命跳出来翻案”。1975年5月,兴国县人民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从1975年5月20日到8月1日,李九莲进行了长达73天的绝食,不过由于被强制注射葡萄糖液,她并未死亡。

1976年,文革结束后,李九莲因当局拒绝为其平反而继续表示抗议,12月,写了《我的政治态度》,认为“华国锋把党政军大权独揽于一身,”“是资产阶级野心家”,“寄希望于江青”。1977年12月14日,江西省省委认定李九莲在服刑期间重新犯有“恶毒攻击华主席”,“丧心病狂进行反革命活动”,“公然为四人帮鸣冤叫屈”等反革命罪,同意波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李九莲死刑,并放在其家乡赣州执行。当天,在赣州体育场召开了公判大会,为避免她在公众场合呼喊口号,她的下颚、舌头被一根竹签刺穿成一体。(她的嘴巴里塞着一块竹筒,以防她喊反动口号,上午10时,李九莲被押往西郊通天岩下受刑。李九莲死后无人收尸,后被有恋尸嗜赣南机械厂的退休老工人何康贤把李九莲的乳房和阴部割下来带回家猥亵(后被判刑七年)

1980年1月,胡耀邦作出批示,此案得以重新审查,李九莲获得平反。

2005年,作家胡平将李九莲冤案写成长篇报告文学作品《中国的眸子》。

笔者通过赣州的朋友,一直在寻找有关李九莲案件的有关资料,可惜因为此案件影响巨大,也因为时间过去了几十年,所以现在流传到市面上的有关资料很少,不过通过朋友的努力还是寻找到有关此案件的两份文件,这两份文件都是1974年赣州父老为李九莲鸣不平而成立了“李调会”后,在江西省委下达“五点指示”后,为全面批判李九莲而印发的,一份《坚决回击李九莲的反革命翻案活动,保卫批林批孔运动健康地胜利发展》,一份是《关于印发现行反革命犯李九莲有关材料的前言》的通知,其中后面一份上面注有“内部材料,妥善保存,不得转抄,不得张贴”的说明。

前一份文件主要以大批判的角度对李九莲及其“李调会”进行攻击,强调李九莲的观点与林彪反党集团的观点一致,虽然李九莲在信中及其日记中有过对林彪的质疑,但是并不妨碍他们的观点的一致,所以在批林批孔的运动中更应该批判李九莲,对李九莲的翻案就是对林彪反党集团的翻案等等。

后一份文件价值比较大一些,文件中提到:“为了使广大群众明白真相,看清李九莲的反革命真面目,现将李九莲一九六九年二月二十九日写的一封反革命匿名信、李同年元月至四月写的反革命日记(摘抄)、李德部分坦白交代材料及地区公安机关和中共赣州地委对李九莲问题的结论和处理意见,打印发至各单位,供大家批判。”李九莲的那封著名的匿名信网上见到的比较多,而她的日记及其“交待材料”还是很少见到的,为给李九莲研究者提供资料,现全文转录如下:

反革命匿名信

××:
你好!来信收阅,我觉得此信供你作取与去的参考为合适。我以前未知你的态度,所以不便直言,今天我把我的思想情况向你说清楚。
一、对国家的前途的看法:
经过半年的复杂生活,碰到一系列事物,想到了很多问题,首先是对国家前途发生怀疑。我不明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斗争,是宗派斗争,还是阶级斗争?我时时好想感到中央的斗争是宗派分裂,因此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发生反感,对批判刘少奇好象有很多观点是合乎客观实际的,是合乎马列主义的,觉得对刘少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感到对刘少奇的批判是牵强附合,文化大革命已收尾了,很多现象,很多“正确的论点”和运动初期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差不多!本质一样,提法不同而已,因此对今后的天下到底属于谁,林彪到底会不会象赫秃一样,现时的中国到底属于哪个主义?等项问题发生怀疑。对现行反革命分子发生浓厚兴趣,对反动组织的纲领也注意研究。
二、我个人的打算:
马克思说过:“使人生具有意义的不是权势和表面的显赫,而是寻求那种不仅满足一工私利,且能保证全人类幸福和完美的理想” ,我决心按马克思所说去渡过自己的一生,所以不能保证自己不走向反面,成为罪犯,这是作了最低的估计,我之所以要抓革命与奋斗观点不放,是因此思想作指导,故渴望在生活中有同甘共苦,不因任何风险和耻辱而动摇,仍保持生活友谊者,因此想到你,希望如此。这是我写第一封信的全部思想基础与动机!你见信后,三思而决。
古人云:“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我违背了,把心彻底完全的暴露给你,你是第一个听我说以上思想的人,望无论如何,看信后即回信,且一定附回此信,当感激不尽。
看信后,亦不用吃惊,很多人皆如此,只不过隐瞒了。事物总会变化的,人的思想随客观而变,这不足为奇,我也许胡说,也许是幻想,蛋不向你说清楚,问心有愧。


此信万勿给予他人
你明白的人
二、二十九

注:此信是写给他的男朋友曾昭银的,曾昭银与李九莲都是赣州三中的学生,在赣州的六二九事件中曾昭银是三中“卫东彪战斗团”的团长,李九莲是副团长,后曾参军,在福建服役。曾昭银收到此信后上交政治部,于是有了李九莲的第一次入狱。另,查一九六九年并非闰年,并无二月二十九日,疑为三月一日写。

李九莲日记摘抄:

可恨乎?宫廷里指鹿为马,无人敢言,是宗派分裂,还是阶级分裂?百姓难断是非,何必跟着瞎跑呢?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不来一个换汤不换药的“斗批改”,如何能给人以“阶级、道路、路线”斗争的名词?
如此而已,岂有他哉!老造反派就是会直观地看问题,不明其中奥妙!所以还在试图奋斗,欲达自己认为是真理的目的。……
国破尚如此,何苦惜自身?(第9页)

世上永是浑浊的,人们永是麻木、愚昧的,……
我厌世
厌世者是愚蠢,无能自私之者也。
屈原是何苦呢?未免太悲观了吗?(第9-10页)

工人们喜欢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知识青年的,“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要和师傅搞好关系吗?除了一般人情事故外,政治也是必不可少的,师傅爱什么,你就得象什么!这三年是关键的三年,要关心组里的工作,向师傅学习,同心协力,这样才能与你有益!和他们步调一致,才能改变现状,达到你的目的,个人奋斗是没有出路的,要和群众在一起,才能够象鱼有了分水翅,鹰有了翅膀,那样,风里浪里任浮游,云天雾中随翱翔。
(第12-13页)

被人挤压的滋味是苦的,很不好受的,不被挤就应该超群,至少要一样,以后表现好一点,处事圆滑点,直爽、纯洁的美德在生活庸人之中是不十分容许的!世上只有圆体才能保持稳定平恒,处事亦如此。(2月3日第16页)

看样子,文化大革命就只能如此收场了——并不十分理想,然而只能如此!(第16页)

呜呼!言行务须要注意,到处皆陷阱,一不留神就会一落千丈!
古人良言:“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
(2月14日第23页)

全家人都命运,哥哥的希望全寄于你了,谨慎大胆啊!见机行事。
(2月15日第23页)

苍天哪,何生我?!!!
家庭的矛盾到了极点,痛苦到了极点,原来很幸福的家庭啊!有多少这样的家庭被破坏,残酷啊。
父亲是三查对象……。
哥哥……搞得他够苦了,不也是自悲吗?
大妹妹远离赣州,到那折磨人的身体的鬼地方去,消磨一生。(注去上山下乡)
小妹妹又是在什么共大,远离自己的双亲,还不懂事,就得独立生活。
我自己的苦恼!
加起来这个帐怎么也算不清。
运动,运动何时了!
(2月26日第25-26页)

残冬的太阳余辉是明亮的,略有温暖的,然而实在是无力的不持久的,尽管是这样,即使是穿着棉袄还发抖的人们,仍不得不赞叹,在人群中说:“阿,多多伟大,多温暖的太阳啊!”为的是……,只有那些没有棉衣的“无产者”,才敢大胆地说“他并不伟大,也并不温暖,不然我怎么会冷淡发抖呢”!(现)在人们是得过且过罢了,而在心里都期待着……?(第27页3月11日)

在工厂里,苦恼多于欢乐。文化大革命以后的各部门都是乱的,矛盾重重,无政府主义、自由主义十分严重。有私字、有能力的人,尽量地踩在别人的肩上往上爬,组织有气,学生倒霉。工人是迷信于官的,为生活与饭碗所迫,为“私”字所迫,不得不如此。(3月7日第28页)

熊辉,24岁的青年,也终于上了军管小组的布告了。对于他我并不陌生,我认识他很久了,而且他的影子几天都浮现于我的脑海,他独立奋斗,是不会有出息的。我也隐藏自己的思想,谨慎加谨慎,再没有组织之前,不要乱说乱动,省得自取灭亡。(3月9日第29页)

注:熊辉是现行反革命分子,出身为官吏家庭,思想极端反动。因书写七本反动日记和49条反动标语等罪恶,于1968年被我政府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强迫劳动,以观后效。

暴露自己本性是可怕的,“不识庐山真面目”,正确的认识,只有将真象隐蔽着。
父亲简直是头脑发昏了,得以忘形,狗急跳墙,即为暴露本性。
(3月18日第30页)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斗父之仇一定要报!一定要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一定报张××,二是报居委会的某些干部们。……你来硬的,我就来软的,看你怎么样。老实和听之任之是愚蠢的,只有活的狡猾的老实才能达到予期的效果,否则,便走向反面。任何时候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在任何紧急的情况下都要冷静,对敌斗争中,冷静是首要的一环,只有冷静才能进行分析。只有分析之后,才能采取行动。
老实人终究要吃亏,不要那么的幼稚和热情,说话要注意,知道前面是虎山,无奈身不由己,便往虎口里送,大家如此,独你不能如此,以后要表现得乐观些,不要显露自己的消沉和虚弱,这是不利的。
(3月19日第31页)

我们的家庭只是社会的一个缩影,即由幸福走向痛苦,这样的家庭有多少?“家春秋”作于旧时代,反映了时代的去向,今天的“家春秋”也似乎如此吧?我决不在革命的路上倒下去,只不过想试图开辟一条新的路罢了。(3月21日第32页)

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思想的大普及,也是刘少奇思想的大普及,只是相对的,是对立又统一的。(3月24日第33页)

灰色的前途,灰色的天空,灰色的浮云,灰色的道路,灰色的人群!
青春少女不是欢度着那人生的黄金时代,而是在痛苦中呻吟,她是不敢去想那未来的生活,一想到,她马上就要失神和颤栗,她伸出双手,想拉住春天,啊!留住吧,我的现在,不要跨入那可怕的未来。她的心情是灰暗沉重的,她不敢去想她的一家,一个由幸福逐渐走向痛苦的家,这样的家是社会的缩影。(第40页)

文化大革命以后,对干部阶层,对知识分子阶层,对青年学生阶层,有着特别深重的影响。
干部下放劳动,这期间的血泪何其多!
知识分子们呢?不愿干了,我国知识分子太多了啊。
这是什么现象呢?人们都在问,活着有什么意思?都渴望战争。
这是什么现象呢?人们都在问,或者有什么意思?都渴望战争,希望在战争中消亡自己。(第42页)

说是清除了国家政权内的一小撮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可是这些人到底干什么呢,一切还不是取决于历史,历史决定现实吗?中央不是按历史来决定问题的,而是按你对毛林的态度而定的。(第43页)

抓阶级斗争有什么用呢?只是使人敢怒不敢言,老老实实,不乱说乱动罢了。“一抓就灵”,只有的时候也会失灵。比如下乡工作中的阶级斗争吧,是根本错误,抓学生中的右派,后来不是取消了吗?通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人们乃至青年的资产阶级思想是少了呢,还是多了?我看是多了,把政治那一套都看透了。(第43页)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必要性,不要是我们从理论上去解决它,(而)要是要看实际,实际情况怎么样呢?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根据国内外的条件决定而搞的,国际上反华的恶浪一阵凶似一阵,各国--不管帝国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都不跟我们好,国内呢,也很重。……(第43页)

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根本区别在于什么地方?既然是搞社会主义,为什么人们逐渐陷入贫困和痛苦,难道这是所谓的“共产”吗?(第43页)

愿降罕见鹅毛雪,天公有罪官难判。烈士轻云上九霄,鸣冤齐滴冷雪下。
学友同战风华茂,烂漫风雪仍从容。今固黄昏独立愁,展概无意苦争春。
(第44页)

长恨歌
“长恨歌”为谁作,提起头来心更恶。朝思暮想无了期,再把鸾笺诉情薄。(第52页)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杳杳在其中。日也空,月也空,来来往往有和功?田也空,地也空,换了多少主任翁?金也空,银也空,死后何曾在手中!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官也空,职也空,数尽乐随恨无穷。朝走西来暮走东,人生洽是采花蜂,采得百花成蜜后,到头辛苦一场空!夜深听尽三更鼓,翻身不觉五更钟,从头仔细思量着,便是南柯一梦中。
《看破红尘歌》(第54页)

注:原文件中将李九莲的日记按照内容分了四个部分,笔者重新按照页码编排过了,这样能更好的了解李九莲的思想变化。

交待材料与审问供词:

我曾有个时期,对共产主义发生怀疑。我想,世界上有那么多帝国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有那么多社会主义国家又都是修正主义性质,这么大的世界,就只有我们中国和阿尔巴尼亚是坚定的马列主义的社会主义,这是为什么呢?共产主义到底能不能在全世界取得胜利?共产主义是不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假如是的话,为什么这么多国家都不接受?
同样,对毛泽东思想也发生类似的怀疑,毛泽东思想是不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科学呢?在提到多少知识青年下乡,多少革命干部下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时,我想这个“伟大胜利”里包含多少人的痛苦,这个胜利全靠压得来的,有几多人是按毛泽东思想办事,愉快下去呢?我就不相信这一套。在现实生活中,真正按毛泽东思想办事,处处按毛泽东思想办事,突出政治,抓阶级斗争,就要得罪人,使人指责为缺乏理智的,不讲情面,不灵活的,敬而远之,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痛不痒的人却得到群众的拥护。由此想到,毛泽东思想行(注:李写后又涂了)不得、行不得。不仅学校是这样,工厂也是这样,我想,毛泽东思想是在人们的口头上说的,墙上挂的,而脑子里却是另一种思想,认为毛泽东思想只适用于政治和运动,在生活中用不到。
李九连
一九六九年五月

注:此份亲笔交待材料,是李九莲未被拘留(5月15日拘留)前写的。

量变到质变,在旧思想的作怪之下,我对毛主席的阶级感情起了很大的变化,由无产阶级变到资产阶级去了,才会写日记攻击毛主席,才会把辱骂毛主席当玩笑开,这不是普通的小问题。已经到了反动的地步,对毛主席怎么是这个态度呢?这个态度是基于我对国家前途极端错误的估计。我实在是无知的、片面的,对祖国前途乱加分析的,我认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宗派分裂”,青年的状况不健康,人们的痛苦多于幸福,基于这一切极端错误的认识,我就认为我们的国家是走向衰落,故喻之为“残冬的夕阳”,“余辉是明亮的略有温暖的”。
我一步一步地和平演变,一步一步地走向反党反毛主席的可耻泥坑中,对毛主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我再次痛切地感到,我的罪是深重的不可饶恕的,是人民的罪人!是应该受到无产阶级专政,我知道我是不可饶恕的,但我还是请求组织能够怜惜我,宽恕我这一次。我要老老实实,拼死拼活地改造,抛弃一切明智,抛弃一切懈怠,抛弃一切杂念,我才能够“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确实是组织所说的,拉一把,可以是革命的;推一下,可以是反革命的。我要调动自己的积极因素,争取到革命这边来。重新做人,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做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
(见李九莲六九年七月份亲笔写的补充交待材料)

审问供词材料

时间: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地点:市看守所

问:你的姓名等项

答:我叫李九莲,女,现年24岁,家庭出身工人,本人成份学生,高中文化,拘留前者赣州冶机厂当学徒工。

问:因什么事把你拘留到这里来

答:因为写了反革命匿名信,于一九六九年五月十五日被军管会宣布拘留的。

问:你把这封反革命匿名信全部情况说清楚。

答:是69年2月29日写了一封反革命匿名信当天就发出去了,是写给福建惠安6587部队85分队×××同志收。写信人的地址是赣州市七一五厂,内容是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对国家前途的看法,中央的斗争是不是宗派分歧,批判刘少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还说毛泽东思想到底符合不符合马列主义。第二部份写的是个人的性格和打算,用了马克思的语录,使人生具有意义的,不是权势和表面的显赫,而是寻求那种保证全人类都幸福的完美的理想。还写了人的思想随客观情况变化,是不足为奇的。很多人也如此,只不过隐瞒罢了,也许我要成为一个罪人等。信的落款是“你明白的人”。

问:你写这封信是什么行为?

答:是犯罪行为。

问:除了这封信,还做了那些犯罪行为

答:还写了反动日记。六九年二月左右,写过中央斗争是宗派斗争,对中央提的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认为这中央会造成高压,搞得人心慌慌,认为天下会大乱,决定自己不考虑个人。还写了为什么要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解决国内外矛盾,救危机。六九年三月十四日写了残冬的太阳的余辉是明亮的,略有温暖,然而是不持久的。后面写了人们敢怒不敢言的态度。
对社会主义不满方面,在日记里占了很大的篇幅。对批现行反革命不满,24岁的熊辉,终于上军管会的布告,同情熊辉,认为和他有共同的立场。
还写了灰色的天空,灰色的浮云,灰色的道路,灰色的人群,意思是整个社会是黑暗的,人们的精神面貌都是黑暗。
我是从六九年元月份开始写到四月份。写在绿色朔料封面的日记本里。

问:你为什么要走反革命的道路

答:到毕业分配以后,那时提到下乡,在思想上产生不满,感到社会制度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好,发展对社会不满,这时提出怎么办,是做个平庸无为、苟且偷安的人,还是做一个追求真理为真理奋斗的人,认为后一种人符合历史的发展,有成功的希望,这种人表面上看起来在现在社会里没有地位,将来就有地位,决定要做第二种人,就走向了犯罪。

问:你对处理有什么要求

答:自己犯了罪,接受党的处理,服从政府的处理,党对自己采取的措施都是为了改造自己,如果党对自己宽大处理,对自己以后为人民服务的机会更多,能更好地改造自己。

问:以上是否事实,

答:是事实。

李九莲

李九莲在信中和日记中再三提到“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但是她还是没有忍住,最终被“全抛一片心”所害。历次的政治运动让中国人失去了说真话的勇气,假大空的话充斥着整个社会和媒体,不能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正如李九莲自己所说“很多人皆如此,只不过隐瞒了”。对于李九莲,她的观点是否正确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已无关紧要,我们更佩服的是她敢于表达自己真实想法的勇气,敢于挑战权威的精神!这种勇气和精神时至今日仍是这个社会所缺失的。

  
转自《共识网》

http://mjlsh.usc.cuhk.edu.hk/Book.aspx?cid=4&tid=1559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