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8982阅读
  • 0回复

沈秋飞:说说我和日记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在班博上看到钱大栋同学早年的日记转发,令我激动,也有感慨。一个青春、纯洁、上进的时代立刻显现在我的眼前。我除了在评论中写上几句回应外,关于“日记”还是有许多话要说。
上中的校风中,除了开展谈心活动外,学生们自觉以写日记的方式进行思想改造也是当时的流行之风。我坚持了几十年的习惯也正是开始于上中的夜自修。那时的夜自修课,许多同学在完成作业后与听新闻联播之前,还有一项必须做的事就是写日记,记下一天中遇到的人和事,还要查找到这些人和事与自己思想改造能关联得上的种种闪念,于是在我日记中批评自己的内容总会多一些。“自满”和“表扬”是绝对找不到的,“得意”更是万万不能的。
尽管是对自己的要求严了再严,日记中不乏豪壮的誓言、谦卑的微词,但是遇到文革灾难来临之际,文字狱肆虐天下之时,就在我家受到冲击的时候,我所有的日记(不记得是几本了),连同我手抄的一本读书摘录,被父母送到亲戚家暂时藏匿。没多久,运动逐渐达到丧失理性的疯狂境界,不用经过我的同意,日记被全部毁之一炬。我知道责怪亲戚是没有理由的,但我不知道应该怨恨谁。尚还不够成熟的我幼稚地暗下决心:从此以后再也不写日记了。
重新开始写日记是在到了农村以后。
一九六九年春,我下乡插队来到吉林农村开始了全新的生活。然而,上中校风在我们的生活中刻下的烙印,并无磨损。强烈的思想改造的愿望,在农村的生活环境中,更是真实地升腾着。于是,又重拾写日记的笔和纸,享受着能在自由的天空下,记下我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的快乐。后来,在渐渐长大的过程中,记下的不再只是牵强和扭曲的自我剖析,其中不乏含有我的情感,也有我的困惑。日记真就成为我倾诉心声的唯一闺密,记下的内容更是越来越真实了。每到黄昏时刻,我就会渴望在昏暗的小油灯下,挥洒内心角落中的所有,那里才是我最私密的空间。
开始用的日记本子是那种有一个塑料外壳的记事本,每本的扉页都会有一段毛主席和林彪的语录。一本写满了,只要再买个芯子,套上原来的外壳就是新的了。往往在我回上海的时候,我会一下子买上两三本芯子带回乡下,就怕用完了接不上。可见那时侯写日记已经是我每天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渐渐地,回到城市,回到课堂,回到南方,回到上海;从农民到工人,到学生;直到为人妻,为人母,写日记已经成了习惯,一天不写总是心事重重,时过之后也会惦记着补上一页。但是,随着一年年的成熟,如今又一年年老去,日记的内容与上中时代和下乡年代也已经大有不同了。现在大多是记录下那些需要记住的事情,有时候就像是一笔流水账。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偶尔也会有对人、对事、对时事的看法,尽可以在日记中一吐为快。我还觉得坚持写日记能练练写作笔头,不至于退休后,写出来的文字还像上班时候做的会议纪要那样无滋无味。
在我的书柜中,从下乡时开始延续至今的日记本有三十多本。光是那“赤膊”的芯子就有六本。以后,各种大小,各式版本和色彩的本子都用来写过日记。现在都静静地躺在那里。我在回忆往事时,或给女儿讲那过去的事情时,还常常会翻开读读。说实话,自己都会被这种长期的坚持而感动。
如果没有文革的灾难,上中时的日记也会被保留至今。于是读了大栋同学的1965年11月25日的日记后,我就会去找来我那天的记下内容,一定能找到与之相对应谈话情节。可是......
2013年10月28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70e93780101k7xm.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