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9阅读
  • 0回复

晋一兵:评《中国话剧运动五十年史料集》(1967)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资产阶级文艺反攻倒算的变天账--评《中国话剧运动五十年史料集》

晋一兵



《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指出:

“对于文艺理论方面一些有代表性的错误论点,和某些人在一些什么《中国电影发展史》《中国话剧运动五十年史料集》《京剧剧目初探》之类的书中企图伪装历史,抬高自己,以及所散布的许多错误论点,都要有计划地进行彻底的批判。”《中国话剧运动五十年史料集》(下简称《史料集》),是中国赫鲁晓夫及其同伙为复辟资本主义制造舆论的重要工具之一,我们一定要用毛泽东思想这个最锐利的武器,把它彻底砸碎!wengewang.org

揭开“春柳社”、“南国社”的老底  

“既要做婊子,又想立牌坊”是反动派的阶级本性。田汉、夏衍这些中国赫鲁晓夫的打手,自知作恶多端,丑史难闻,为了混淆视听,蛊惑人心,掩盖其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恶勾当,在《史料集》中大耍偷天换日的反革命两面派手法,伪造历史,美化自己,把毒草说成香花,把恶狼扮成美女。

夏衍、田汉等人在《史料集》中宣称,他们所领导的“中国的话剧运动一开始就与政治运动结合着”,具有“一贯的战斗传统”,为社会主义上层建筑“开辟了道路”,“必须珍爱并继承”。真是恬不知耻!

“一定的文化是一定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在观念形态上的反映”。田汉、夏衍捧出的第一个戏剧运动的“先驱”、“鼻祖”--“春柳社”,是辛亥革命时期资产阶级的政治和经济在文化领域内的反映,完全属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范畴。中国资产阶级的文化思想“比较它的政治上的东西还要落后。”中国资产阶级政治上的脆弱,决定了它在文化上也不可能彻底反封建。他们除了全盘接受封建文化以外,又把早已腐朽没落了的外国资产阶级的陈旧破烂搬来,当作为自己政治服务的珍贵武器。一九O七年由留学生欧阳予倩、李息霜、管孝谷等组织的“春柳社”,就是以贩卖外国资产阶级文化闻名的。它的成员都是脱离革命斗争,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们公开宣扬艺术至上,所演的剧目,绝大部分是西方资产阶级货色,内容不外描写资产阶级少爷、小姐三角、四角恋爱和婚姻纠葛,宣扬资产阶级的平等、自由、博爱和爱情至上、个性解放、个人奋斗和反动的改良主义,其中还掺杂了很多男盗女娼,庸俗下流的肮脏东西。他们所津津乐道的《茶花女》、《黑奴吁天录》、《热血》、《鸳盟离合记》、《火里情人》等,无一不是如此。受到当时统治阶级欢迎,足以代表“春柳社”创作和演出倾向的《家庭恩怨记》,则是不仅散发着嫖妓蓄娼,腐朽不堪的资产阶级臭气,而且极力宣扬封建势力的妥协和改良,把希望寄托在反动派的“良心发现”上的毒草。wengewang.org

至于后期的文明戏,更是乌七八糟的大杂烩。什么《老少易妻》、《风流和尚》、《滑稽爱情》,皆庸俗下流,不堪人目。他们最得意的《恶家庭》,为卑鄙、残狠、淫乱到了极点的恶棍开脱,肆无忌惮地诬蔑劳动人民。剧中的穷人,为了几个臭钱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对这种为了投合剥削阶级的低级趣味的坏戏,当时就有人尖锐地指出:“今日我国之自称新剧大家,以教育社会为前提者,其所演剧,除家庭儿童外无剧本,除妒杀淫盗外无事实,除爱情滑稽外无言论,……其所演家庭剧亦未能导人为善,是直导人穿穴逾墙且若提倡多妻主义者是直无心肝者矣。”可是,田汉、夏衍、阳翰笙之流却硬把这些二十世纪初期的狗屎堆当作六十年代的香花,大肆吹捧,极力宣扬。

为了适应国民党反动派和混入革命队伍内部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政治需要,田汉一九二七年在上海纠集廖沫沙、周信芳、孟超等资产阶级文人组成“南国电影剧社”。“南国社”成立后,田汉便组织所谓“鱼龙会”,为蒋贼歌功颂德,而且率领“南国社”全班人马,跑到南京投靠蒋匪总政治部,宣誓要跟着蒋贼遂所谓“直捣黄龙之愿”。在南京还为国民党反动派演戏、拍电影,并去日本为蒋贼聘请戏剧、电影顾问,甘心作蒋贼反共反人民的马前卒。

田汉在“南国社”时期的代表作《名优之死》,就是在大革命失败之后,极力为国民党反动派歌功颂德的坏戏。他把忠实为封建地主阶级服务的“名优”刘振声描写成正直的表率和进步力量的代表,把他与流氓绅士之间狗咬狗的斗争说成是新与旧、进步与反动的斗争。田汉这个时期的主要作品和“南国社”演出的主要剧目《生之意志》、《江村小景》、《湖上的悲剧》、《古潭里的声音》等,都是狂热地宣扬资产阶级的爱情自由和个性解放,宣扬没落阶级感伤、厌世的颓废思想,消磨革命人民的斗争意志,为反动派尽力效劳的坏戏。田汉自己也不得不遮遮掩掩地承认:“南国社中间本有不少自称为‘波希米亚人’的一种无政府主义的颓废倾向”,演出所给予观众的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动摇与苦闷的心声”。这就是他们要我们继承的“战斗传统”!

现在我们把田汉之流的“老家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他们和他们招摇撞骗的资本一起见鬼去吧!

毛主席教导我们:“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夏衍、田汉、阳翰笙就是这样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彻头彻尾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他们炮制的《史料集》,是一部资产阶级反攻倒算的变天账,是为刘少奇复辟资本主义制造舆论的样板。他们伪造历史,美化自己,企图证明自己是文艺运动的正统和当然领导者,妄想按照他们资产阶级的面孔来改造我们的文艺事业,并进一步改造我们的党,改造我们的社会。历史的逻辑总是与反动派的愿望背道而驰的。刘少奇及其在文艺界代理人的美梦没有实现,反而暴露出了自己的原形。让我们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砸烂这部资产阶级反攻倒算的变天账。把它从政治上、思想上、理论上彻底批深批透,批倒批臭,夺取文化大革命的新胜利。

《文艺批判》1967年第12期,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9019&fpage=87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