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3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记六.二四工造总司抗暴自卫战 (1967.8)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热血染城山河壮 惊雷动地烈火熊--记六.二四工造总司抗暴自卫战

 选自小册子《千刀万剐陈再道》

  武汉地区工人总部
  钢二司武汉测绘学院,武汉水运工程学院
  新湖大红旗战斗队
  上海外国语学院《外语曙光》编辑部
  上海交通大学反到底兵团《五七》公社
  上海交通大学红卫兵师(筹)
  工总司上海色织染纱四厂工人革命造反队
  
  一九六七年八月上海

  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乌云滚滚,江水怒号。战友的鲜血洒逊了六月江城,谱成了一曲又一曲悲愤的壮歌。六月的江城充满了血和泪,六月的江城充满了仇和恨!千里蓝天作纸,难写尽我们对陈再道之流的无比憎恨;万顷波浪作墨,也难诉完百匪对革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六月二十四日,这是多么难忘的一天啊!在这一天,陈再道之流操纵百匪血洗了铁道部第四设计院、水运工程学院、汉阳轧钢厂。也就在这一天,万恶的百匪包围了工造总司(毛泽东思想武汉革命工人造反总司令部)大楼,进行了血腥大屠杀,红色造反者与百匪浴血奋战,多少造反派战友牺牲了,鲜血染红了友益街,又是一起惨绝人寰的大血案……

  暴雨欲来风满楼
  工造总司是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白色恐怖中杀出来的坚强革命组织,它为武汉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建立了不朽的功勋。红色造反者无限忠于毛泽东思想,无限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在粉碎资本主义复辟反革命逆流中,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不为陈再道的收买所动摇,不为陈再道镇压所屈服。因此,工造总司早就成了陈再道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一口把工造总司吞掉。
  六月十六日,工造总司毗邻的无线电厂的百匪停工一天,制造杀人凶器;又在无线电厂的平台上修筑了护墙之类的工事,并开始向工造总司更加无耻挑衅。他们利用广播,对工造总司进行恶毒的攻击和谩骂。大骂工造总司是“黑工造”,骂工造总司的负责人吴炎金是“狗杂种”等。并造谣说工造总司“汽车压死了六个解放军”、“黑工造藏有蒋介石象和机关枪”等,不断向工造总司扔来石头,以图制造事端,挑起武斗。
  六月二十一日黄昏,一个四、五十岁的工人--觉醒了的红武兵,送来了一封信给吴炎金,愤怒地揭露了陈再道之流杀人的真相,表示不再受陈再道之流的蒙蔽了。当晚,工造总司把这信广播了。百匪怕得要死,恨得要命,开动了全部宣传机器干扰,不断用环形磁铁石和石头,向工造总司打来,把工造总司一值班人员头部打伤。
  六月二十二日,百匪继续挑战,不准广播那封揭露百匪内幕的信,并威胁说:“否则后果自负。”恐吓怎能压住真理的声音!工造总司仍然以宏亮的声音播送这封信。于是百匪发狂了,他们灭绝人性地投掷铁块和硫酸,烧伤了我方很多同志,有一个小女孩全身烧伤。
  六月二十三日,全市百匪大肆造谣说:“工造总司向无线电厂挑起武斗,打伤二十三人,捣毁价值五十万的仪器设备。”工造总司为了揭穿百匪的阴谋,就用广播进行政治攻势。百匪一听广播,立刻用砖头瓦片向工造总司进攻。不到三分钟,无线电厂就开进了六汽车全副武装的百匪,石头和砖头、磁铁就象雨点一样朝工造总司铺天盖地扔来。当时,群众目睹此状,气愤已极,配合红色造反者,拣起百匪扔来的石头和磁铁,向百匪进行有力还击,把无线电厂内的百匪打得豪无招架之功。陈再道为了挽救自己雇佣军的失败,亲自出马了。下午五时许,既派一五二部队马科长带着几个人来火线进行“谈判”,公开支持“百万雄师”,他们声称:“‘百万雄师’打你们,你们不还手就行了……”“你们还击就是错误的!你们要负责任。你们不要再揪陈再道了,再揪你们的大方向就错了。”我方代表义正词严地说:“陈再道我们是揪定了的。”这时,一军代表叫道:“那你们看吧!”

  疯狂的围剿
  黎明前的前夜,黑沉沉的,雨飞风号。这是六月二十四日凌晨,百匪的卡车、消防车飞速从车站路等地向工造总司扑来,密密麻麻的百匪从四面八方涌来,工造总司被围了,工造总司向外打电话求援,但是被陈再道军管的电讯局,把他们和外面的联系完全断绝了。
  狠毒的陈再道之流,为了隔断工造总司与革命群众的联系,使工造孤军作战,在解放大道与中山大道,从车站路到黄石路,全部戒严。无论大街小巷,门口房顶到处布满了头戴柳条帽,手持长矛的百匪。百匪威胁居民说:“都不准出来!”新成里十二号一个居民刚出门,百匪就脱下他的衣服,蒙住眼睛,把他抓走了;在大智路,有一个只因顶了百匪一句:“我要上班”,就被百匪戳了一矛;一群小孩气不过,向百匪扔了几块瓦片,于是这些百匪疯狂地扑上去把两个十一、二岁的红小鬼杀害了!
  万恶的百匪,杀人的魔鬼!他们是美国的三K党,他们是意大利的棒伙团,他们是二十世纪的十字军!
  百匪用十来支水龙头不断向工造总司射来高压水柱,在友益街有三、四辆消防车,不断向工造总司飞出混有六六六粉、氨水、农药的毒水。毒水猛烈地向红色造反者迎面射来,坚强的红色战士毫不畏惧,奋勇抗击着百匪的疯狂进攻。清晨,冷。红色战士的衣服全被水龙冲湿了,楼房里积满了黄色的水,战士们冻得全身发抖,嘴唇发紫,浑身被药水浸得发麻,眼睛发红。有的战士白始至终粒米末进,有的只吃了一两个西红柿。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下火线,他们牢牢记住毛主席的教导:“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百匪看到用水龙不能攻下,于是他们又用火攻。他们使用了汽油燃烧瓶,凝固汽油弹,还嫌不够,又使用了喷火器。九点多钟,一辆大卡车运来了五桶汽油停在磨盘附近,把汽油放进喷火机。一团团的火球向工造总司飞来,墙上、窗台上起火了,火喷到室内,几次烧着室内的被絮、家具,红色造反者不怕牺牲,奋起扑灭这凶焰。
  百匪又开始放水龙了。红色造反者经过长时期的激战,又累又饿,在水龙的强烈冲击下,不少战士倒下了。但是,任何艰难困苦也征服不了无畏的战士,他们一个个地爬起来,他们低沉而又有力地互相鼓励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红色造反者抱着毛主席的像走向窗口,喝令百匪停止进攻。但是,这群千刀万剐的匪徒,他们心里哪有毛主席啊!他们照样用水龙冲,把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像都冲破了,坚强的造反者肺都气炸了,牙齿都咬碎了。他们面对毛主席像,发出了钢铁般的誓言:“用鲜血和生命保卫毛主席!与陈再道之流决一死战!”
  配合着火攻,百匪又放毒气。一阵阵白色的浓烟在工造大楼地面升起,毒气冲进工造大楼。红色战士又一次经受严峻的考验。很多同志被毒气熏倒了。但是顽强的战士戴上口罩,含着蒜头,挺起胸,不管头昏眼花,咬紧牙关坚持战斗。wengewang.org
  十点左右,百匪发动了猛烈进攻。突然,人们发现两个带着“值勤”袖章的军人,骑着摩托从大智路方面向工造总司开来。这时工造总司的战士和旁边的居民群众,高兴极了,以为是军区派来制止武斗的。可是摩托车却飞一般的穿过去了,逐渐消失在百匪群中,陈再道和百匪是一家人啊!
    十一点左右,百匪用十轮大卡车运来了一车竹梯,百匪又在平安里一带抢来居民的竹床、柜子等物,在火与水的掩护下,从一家民房的房顶,借助长梯,冲入了八医院,因寡不敌众,在我方伤亡惨重的情况下,八医院楼房失守了。工造大楼的屏障失守了,接着百匪又集中火力猛攻学生联络站,学生联络站也很快失守了。工造总司的房子处于四面包围之中,完全孤立无援了。红色造反者和钢二司、新华工的英雄们英勇奋战了二天二夜,弹尽粮绝,孤立无援,最后,二十四日中午十二时左右,工人造反总司令部全部沦陷了。

  残酷的大屠杀
  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工造总司曾向军区打过十三次电话,要求军区出面制止武斗。但是万恶的陈再道及其爪牙,一次又一次地污蔑工造总司搞武斗。一二五部队每次答复总是说:“你们放下武器,取下帽子,《百万雄师》不会打你们的。”工造总司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准备奋勇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去,但考虑到还有许多伤员、女同志、小孩及家属,怕杀出去后,百匪对他们进行残酷报复,大批屠杀。于是不得已,放下武器,进行交涉。但是,《百万雄师》的杀人魔鬼却认为这是进一步大屠杀的好机会到了,一个个象饿狼似的向红色造反者扑来,他们发狂地嚎叫:“杀啊!此看电影还过瘾!”“见女的也杀掉,都是他妈的×××小老婆!”在我们受伤或被刺死的女战士中,多是刺的下半身。多么令人发指的罪行!多么残酷无耻的百匪!
  进入三楼的百匪,由封建把头、现“肉联”百匪头目田老四(田坤山)指挥。该匪头目头戴钢盔,手持指挥刀,见人就杀。在追杀群众中的过程中,一男战士抱着一近两岁的小孩,小孩搂着战士的脖子直哭,百匪抢上前,一矛将那人刺倒,孩子仰面跌倒在地上哇哇直哭,另一百匪上去,就是一矛,刺在小孩的肚子上,一个无辜的幼儿就这样被夺去了生命。身怀有孕的张叶琴同志见百匪拥上来,忙退入一小房间,被百匪发现,上去抓住她的头发,拖到走廊上,用长矛刺进她的腹部,未出世的婴儿和母亲一同被百匪残害。“肉联”一位红色造反者受了伤,躺在地上,被“肉联”一个百匪发现,为了灭口,说:“留着你也是一个祸害”,就一矛将伤员刺死。残无人道的百匪连看门的老头也不肯放过,将他杀害。惨无人道的百匪,还把一些红色造反者抬起来往下摔。wengewang.org
  百匪杀够了,杀累了,又将女同志关进四楼一房间里,乱抓乱摸,耍尽了流氓手段。这群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群人面兽心的流氓,能猖獗几时!你们终究逃不了历史的惩罚!
  十二点左右,百匪强迫我们楼上所有人排成单行下楼。一个个血肉模糊的人走了过去。……魏茂炽同志肾脏被矛戳穿了,右肩、胸膛、手臂全是铁矛的伤洞,他艰难地爬起来,胸膛里、眼睛里都燃烧着怒火。他踉踉跄跄地拖着血肉模糊的身体向前移动,百匪吓得直往后退。
百匪血洗完毕,就把我们满身是血,衣服破碎受伤的战士扔到汽车上,还有三辆,上面堆的都是我们的重伤员和牺牲的烈士,上面盖着雨布。英雄的鲜血,一丝丝地从车内往外流。车上的百匪用长矛挑着工造总司战士的安全帽和血衣,有的坐在红色造反者伤员身上,很多重伤员在路上被活活地折磨死了。这批屠夫们,狂笑着,汽车疯狂向远方开去。守卫在工造总司的三百多名红色造反者仅有几十人逃出虎口。

  屠杀并没有停止
  百匪抓去的一百多名同志,都被脱下衣服,蒙上眼睛,用汽车拖到汽运二站和三十中等处。使这些临时监牢变成了渣滓洞、白公馆一样的人间魔窟。
  汽运二站楼上的百匪正在残酷地迫害着红色造反者。肉联工造总司的负责人之一饶跃富同志,面对着百匪毒刑拷打,坚贞不屈。一百匪手持长矛向他刺来,他一手抓住长矛,一手抓住这个匪徒的手拼命一扭,就把这个百匪的手臂扭断了。旁边的百匪惊慌失措,连忙举起长矛齐向他刺来。饶跃富同志身中九枪,壮烈牺牲。
  魔窟里的日日夜夜,腥风凄厉,阴森恐怖,百匪的叫骂、棍棒的声响不时从牢房里传来。然而,我们英雄的战士,就在牢房里,仍然坚持着斗争。百匪可以摧残红色战士的身体,可以夺去红色战士的生命,但夺不去他们一颗颗忠于毛主席,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红心。他们在毛主席像前,想念毛主席时,他们热泪盈眶,甚至流下激动的泪水。但是,在百匪的面前,任凭火烤、水灌、刀割、棍棒毒打,他们没有悲伤,没有眼泪;只有仇恨,只有愤怒!只有一颗赤胆红心,誓死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百匪审讯看牢房里的一个战士:“你说,你们的大方向错了没有?”百匪嚎叫着。
  “没有错,一点也没有错!”一位学生慷慨激昂地回答。
  “啪,啪。”凶恶的百匪向这位战士脸上打去。然而,得到的回答还是“没有错,就是没有错!”铁棍子象雨点一样打在这位战士的身上。
  “你还打倒陈再道?”
  战士挣扎起来,虽然声音很微弱,但是仍然是那样坚强,他拚力地喊:“打倒陈大麻子!”
  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那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我们的战士,就是这样坚强不屈!有很多战士被打得昏迷不醒,但百匪从他们口里得不到一点东西。
在这监牢里,我们的红色战士有多少可歌可泣的事迹啊!在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许云峰、江姐的革命意志和高尚品质!这是最后的斗争,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革命战士怀着必胜的信念,身在黑暗的牢房,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向陈再道讨还血债
  万恶滔天的陈再道,是工造大血案的罪魁祸首。
  二十二日下午三时,在陈再道之流的指使下,一五二部队马××、龚××等四人,以收集对“支左”意见为名,来工造总司侦察情况,并参观了防御工事。工造总司出于对解放军的无限信任,要求支持。可是,他们却强硬地要工造总司解除自卫武装,说:“只要你们将工事拆除,我们是支持你们的。”但是,工造总司明白,面对着百匪的重重包围,怎么能放弃自卫武装啊!
  在百匪对工造的包围中,陈再道之流起着特殊的作用。解放大道,经球场街进入友益街,这是其它造反派前来增援工造的最近路线。正是在这最重要的关卡一一球场街口,停有两辆军车。身穿蓝裤,头戴钢盔,带着武器的人挤满了军车。其中有两三个还戴着防毒面具。他们截住支持工造的长办联司的汽车,让一队全副武装的百匪成批成批开进去攻打工造总司,还让百匪借用他们的宣传车进行造谣、污蔑,播送无耻的黄色谣言,并且利用他所控制的电讯局,绝断外界联系,派军队帮助包围工造总司。
  人们亲眼看到肉联的军代表,头戴钢盔,手拿马刀参战。wengewang.org
  无线电厂的军代表,早在六月二十日,就和百匪一起用硫酸、盐酸、硝酸等物制造杀人武器。二十四日这一天,又奔赴战场督战。当百匪残杀工造总司的战士时,他在无线电厂的平台上,打着一把蓝色的塑料伞,拍手叫好。
  在车站的天桥上,有几个军官用望远镜观察,还有穿军装的人给百匪送来了食物。
  很多给法西斯暴徒鼓气,为杀人制造舆论的广播台是陈再道亲自掌握的。如和记蛋厂百匪的播音员就是江岸区武装部一工作人员;建设局三大队百匪的男播音员也是军代表。
  在百匪包围工造总司的时候,中山大道创新工里附近,一辆苏式中吉普(车号××一85—86)开来开去,成为百匪包围圈中一个组成部分,坐在里面的一个穿军装的人,叼着香烟,与百匪谈笑风生,在大智路球场一带,发现有人背着发报机,与陈再道之流保持通讯联系。
  二十四日中午十一点,工造总司快要失守了,吴炎金打电话给军区说:“如果你们不来制止武斗,我们就要全部牺牲了”,这时一五二部队李××歇斯底里地叫道:“你要把矛头指向解放军吗?警告你吴炎金,放老实点,等着瞧吧!你顽固下去是没有好下场的!”
  以支“保”闻名的八二零一部队的一辆宣传车公然呼喊《百万雄师》血洗工造总司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八二零一部队的一名军人写一首诗送给百匪,诗中这样称赞百匪:“赤江南北天地喜,杀气腾腾威正刚。”大屠杀之后,沿路的支保人员向百匪挥手致意。
  二十四日下午四点,战斗队员熊××在新二中革司打电话给武汉部队支左指挥部,假装自己是建设局三大队的百匪向“支左”求援。“支左”以埋怨的口气说:“叫你们快撤,你们不撤!好,我打个电话给后勤部派两辆宣传车来!”
  短短的对话,泄露了陈再道的天机。铁证如山,陈再道,你跑不了,赖不掉!你就是百匪血洗工造总司的总指挥。

  红色造反者屹立江城
  怒涛翻滚,战鼓排空。反动派对革命人民所作的种种迫害,只能促进人民更加广泛更加剧烈的革命。红色造反者并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上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烈士叱咤风云的英雄气概,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激励着千千万万活着的战士,奋勇向前,去迎接更猛烈的暴风雨,去迎接新的血战!
  血战刚结束,一位英勇的红色造反者跃上工造总司大楼,刷上金光闪闪的标语:“红色造反者是杀不绝的!”we ngewang.org
  傍晚,幸免遇难的吴炎金同志代表全体工造总司的指战员在人民文化园发出战斗的豪言壮语,化悲愤为力量,誓与陈再道血战到底,用生命和鲜血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杀不绝的红色战士,重新架起了广播!宏亮的声音,象雷电一样划破了沉沉的黑夜,友益街又沸腾了,人们欢呼着,奔走相告着。倾听着,倾听着这激动人心的声音呀!这些英雄虎胆的战士给人们带来了战斗的勇气,带来了胜利的希望!这战斗的声音,象钢刀刺进了百匪的胸膛,百匪在钢铁般的声音面前吓得目瞪口呆。
  第二天,在工造总司的大楼上又出现了“打倒陈再道!”“血债要用血来还!”“解散百匪,严惩凶手”的巨幅标语。
  在陈再道之流的血腥镇压下,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将武汉地区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工造总司的红色造反者,照样在大喊大叫猛打猛冲,跟着毛主席奋勇前进!
    碧血凝寒梅,万株报春归。展望不w engewang.org久的武汉,毛泽东思想的阳光普照三镇,胜利的旗帜将高高飘扬,永远飘扬!


  选自小册子《千刀万剐陈再道》

  武汉地区工人总部
  钢二司武汉测绘学院,武汉水运工程学院
  新湖大红旗战斗队
  上海外国语学院《外语曙光》编辑部
  上海交通大学反到底兵团《五七》公社
  上海交通大学红卫兵师(筹)
  工总司上海色织染纱四厂工人革命造反队
  
  一九六七年八月上海

  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9159&fpage=87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