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0阅读
  • 0回复

新时代的“狂人”(小话剧)1967.5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新时代的“狂人”(小话剧)

北京人艺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红旗红卫兵演出队

时间--现在。

人物: 洪为民
    丁向红
    李大中
    中央文革小组代表
    群众
    杨一迪
  〔在雄壮的乐曲中幕起。
  〔丁向红、李大中健步走上。
李:山,

丁:快马加鞭未下鞍。

李:惊回首,

丁:离天三尺三。
  山,

李:倒海翻江卷巨澜。

丁:奔腾急,

李:万马战犹酣。

合: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李:一九六六年,金光闪闪,

丁:这是历史上永远难忘的一年。

李:我们伟大的导师,

丁:伟大的领袖,

李:伟大的统帅,

丁:伟大的舵手毛主席--

合:亲自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烈火点燃。

李:这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事件,

丁:这是社会主义革命的新阶段,

李:这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大革命,

丁:开辟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新纪元。

李:红卫兵一马当先,

丁:工农兵奋勇向前。

李:多少惊天动地的感人事迹,

丁:多少毛泽东思想哺育的新人,

李:出现在大革命的惊涛骇浪里,

丁:出现在阶级斗争的白刃战中。

合:我们是红旗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

丁:我是大夫--丁向红,

李:我是护士--李大中。

丁:自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我们这个长期被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盘踞的精神病院,打破了过去死水一潭的局面,广大的革命群众起来造反了,揪出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无产阶级革命派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冲破重重阻力,渡过层层险滩。

李:在我们医院的文化大革命当中发生了这样一个事件--一个长期被刘邓反动路线迫害的革命者,在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中被营救出来了,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丁:这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

李:事情是由一个“小人物”对某个“大人物”的怀疑引起来的:

丁:洪为民同志是个普通的机关干部,

李:他是个年青的共产党员。

丁:他在苦水里生长,

李:在红旗下成人。

丁:他种过地,

李:他做过工。

丁:他对毛主席无限热爱,

李:他对党无限忠诚。

丁:毛泽东思想照亮了他生活的道路,

李:毛主席著作使他牢牢记住了阶级斗争。

丁:他早就习惯于用主席思想洞察社会,

李:用阶级观念做一切牛鬼蛇神的照妖镜。

丁:十年以前,为民同志刚刚二十岁的时候,

李:就度过了多少这样的不眠之夜,

丁:皓月当空,夜深人静,只有为民同志的宿舍里,还亮着一盏小小的明灯--

  〔李、丁下。

  〔洪上。在桌旁读书思考。

洪: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可是刘少奇却说:“在我国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现在已经解决了”?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为什么刘少奇却说不要“大公无私”而要“大公有私”?

  毛主席教导我们:“对于任何东西都用鼻子嗅一嗅,鉴别其好坏,然后才决定欢迎它,或者抵制它。”

  为什么刘少奇却说:“不管多数和上级……对与不对”“一切附有条件的服从都是不对的,应该是无条件的绝对的服从”?为什么刘少奇拼命地宣扬封建主义的孔孟之道?

  为什么刘少奇为他的剥削阶级家庭大修花明楼?

  为什么刘少奇把恩格斯、斯大林一笔抹?

  为什么刘少奇恶毒攻击毛主席?

  为什么?为什么?

  〔洪思索着走下。李、丁上场。

李:春雷一声震天响,

丁:毛泽东思想放光芒!

李:一九六二年,

丁:毛主席再次发出了--

合:“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伟大号召,

李:导师的话象迷雾中的灯塔

丁:照亮了斗争的方向。

李:刘少奇,

丁:这个披着“老革命”外衣的庞然大物,

李:他并不是什么马克思主义者,

丁:而是钻进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

李:一从大地起风雷,

丁:便有精生白骨堆。

李:僧是愚氓犹可训,

丁:妖为鬼蜮必成灾。

合: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李:今日欢呼孙大圣,

丁:只缘妖雾又重来。

李:面对刘少奇这个“大人物”,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应该怎么办?

丁:不抵制,不反抗就是对人民犯罪!

  〔《革命造反歌》乐曲声。

李:对!“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

丁: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

合:‘造反有理’”!

李:“根据这个道理,

丁:于是就反抗,就斗争,

合:就干社会主义”!

李:多少事,

丁:从来急,

李:天地转,

丁:光阴迫。

李:一万年太久,

丁:只争朝夕,

李:为民同志,

丁:拿起笔,

李: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名义,

丁:写信给党中央和毛主席,

李:一封信是一颗仇恨的子弹,

丁:颗颗都向刘少奇射去!

李:但是,敌人是不会甘心灭亡的,

丁:革命的道路是曲折的,不平坦的。

李:战斗刚刚打响,

丁:就遇到了惊人的阻力。

李:为民同志呕心沥血写下的三十多封信,

丁:封封都落在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黑手里。

李:于是,一系列的政治迫害开始了,

丁:围攻、斗争,送进“疯人院”,

李:电疗、胰岛素、麻醉分析……

丁:最後,竟然下毒手把他秘密逮捕。

李:一九六五年一月,一个乌云满天,星月不明的夜晚……

  〔杨一迪上场。

丁:就是他,在反党集团大头目罗瑞卿的亲自指点下,对为民同志进行了无数次的审讯。

  〔电话铃响,杨接电话。

电话声:老杨吗?

杨:是我。

电话声:洪为民的案子怎么样?

杨:审过几次,这个人很固执,至今也不承认有什么背景,就连最起码的错误都不承认。

电话声:那你下边准备怎么搞呀?

杨:我正准备向首长请示。

电话声:有什么好请示的,招呼我早就和你打过了嘛!

杨:是。

电话声:这个案子彭真同志、罗瑞卿同志都抓得很紧。刘主席的威信必需绝对维护,反对刘主席就是反革命嘛。必要的时候手可以狠一点,杀鸡给猴子看也不是不可以嘛。

杨:杀鸡给猴子看?

电话声:这就是两位首长指示的精神。我看没有什么困难了吧!

杨:这个案子确实很扎手,我还从来没碰见过象他这样难对付的,所以……

电话声:听你的口气底不大呀!

杨:是这样。洪为民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个结论恐怕不大好下。他都是用毛主席著作反对刘主席的观点,所以……所以我在审讯当中还是比较被动。目前看来一下子还不好定案。

电话声:动动脑筋嘛,不好定案就现送他到疯人院。只要他一进疯人院,他就是疯子,在宣传什么也没有人相信了。用不着我再多说了吧?你抓紧处理好喽。

杨:好,好。(挂上电话)

  送疯人院。(向内)洪为民!

    〔洪上场。

杨:洪为民,你的问题考虑得怎么样了?

    〔洪向四周环顾--

洪: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问你这是为什么?

杨:什么为什么?

洪:为什么这儿不挂毛主席象和毛主席语录?

杨:我们这儿的墙上从来不乱挂东西。

洪:可是你们外边却挂着罗瑞卿的题词!

杨:你这个意见我们可以考虑。今天是谈你的问题。

洪:挂不挂毛主席象,是个原则问题,是阶级立场问题。

杨:哎呀,你是不是把问题看得太严重喽。今天还是先谈你的问题。

洪:你们要给我书,我要读毛主席的宝书!

杨:可以。

洪:我还要看《人民日报》、《红旗》杂志。我要每天听到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声音。

杨:可以考虑。

  洪为民,你还很年青,不要固执己见,不要坚持错误。《论修养》里也说嘛,“无事不可对人言”,意思就是说,不管什么事,不管对什么人,都可以谈出来。有错误就承认,这没什么。

洪:向谁承认错误?

杨:当然是向刘主席承认错误喽!

洪:承认什么错误?

杨:只要你今后不再攻击他,那就什么问题都好解决。

洪:你是说--不让我揭露刘少奇?

杨:嗯……也可以这么说。

洪:我要是坚持到底呢?

杨:你不要忘了,他是国家主席。你一个小小的洪为民,算老几呀?

洪:事情是“小人物”做起来的,而“大人物”往往不注意,并往往加以阻拦,他们甘心做资产阶级的俘虏。

杨:我这可是好心的劝告你呀,人家是老革命,系过的皮带比你的年龄都要长。我们一个共产党员应该无条件地绝对地服从。

洪:“共产党员对任何事情都要问一个为什么,都要经过自己头脑的周密思考,想一想它是否合乎实际,是否真有道理,绝对不应盲从,绝对不应提倡奴隶主义。”

杨:这怎么叫奴隶主义呢?《论修养》是我们每个共产党员,必须遵守的准则。

洪:《论修养》这本书我研究过很长时间,这是一本大毒草!它不要革命,不要阶级斗争。不要夺取政权,不要无产阶级专政。要每一个党员关在小屋子里,为了生活去“修养”,去发展个性。这叫什么话呢?这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每个共产党员从入党那天起就应该用无产阶级的党性来支配自己,谁要是发展资产阶级的个性,那就只能培养出地主资本家的接班人,只能“修养”成叛徒、怕死鬼、伪君子、阴谋家。

杨:年青人,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哟!

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杨:你不要曲解主席的文章,不要乱用主席的话,主席这段话的意思是指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要有大无畏的精神。

洪:是我曲解了毛主席的文章,还是你们恶毒攻击毛泽东思想?你为什么只提社会主义建设,不提社会主义革命呢?难道在社会主义国家就没有阶级斗争了吗?

杨:应该说基本结束了。我们经过土改,地主阶级已经消灭了,五五年肃反,反革命分子少了,经过五七年的反右,知识分子也改变了面貌……从总的来说,国内的阶级斗争已经基本结束了嘛。

洪: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在我国,虽然社会主义改造,在所有制方面说来,已经基本完成,革命时期的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已经基本结束,但是,被推翻的地主买办阶级的残余还是存在,资产阶级还是存在,小资产阶级刚刚在改造。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

杨:你,你,你简直是《论修养》当中所说的那种人,典型的“过火斗争家”,“打手”!是机械的,主观的,片面的,不顾一切的搜索斗争对象,把任何小事都提高到原则的高度。

洪:不,你们怕!你们怕毛泽东思想!你们越怕,我就越要讲,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党内不同思想的对立和斗争是经常发生的,这是社会的阶级矛盾和新旧事物的矛盾在党内的反映。党内如果没有矛盾和解决矛盾的思想斗争,党的生命也就停止了。”阶级斗争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我要念念不忘阶级斗争。

杨:洪为民,今天是审讯,不是你我之间的争论。

洪:对,这不是你我之间的争论,这就是阶级斗争。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革命一辈子,奋斗终生。最後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

杨:我很担心,是不是有人在支持你?!

洪:你是不是在追问,支持我的人是谁?

杨:你现在还是一个共产党员,可千万不要上当啊!我希望你能自觉地说出来。

洪:现在我可以告诉你--

杨:好!

洪:支持我的这个人,就是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现在我倒要反问你一句,你们的后台是谁?因为我反对刘少奇,你们就用墩布棒子打我的头,把我吊在厕所的铁栏杆上,还不止一次地把臭袜子和大便塞到我的嘴里!可是你们对待疯狂反对毛主席的反革命分子胡风又怎么样呢?睡的是钢丝床,铺的是地毯,吃的是鸡鸭鱼肉,喝的是葡萄酒……你们对谁亲?对谁狠?反对毛主席的人你们待为上宾,反对刘少奇的人你们横加虐待?!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杨:现在是刘主席掌权,我必须绝对维护他的威信。谁反对他,谁就是反革命!

洪:(向观众)明白了,完全明白了!他们就是一群赫鲁晓夫式的个人野心家,把矛头直接指向毛主席的地地道道的反革命啊。(向杨)刘少奇,罪该万死!

杨:我不许你再提刘少奇一个字。

洪:刘少奇,我是说定了!我要到处去说,见人就讲。刘少奇就是睡在毛主席身边的赫鲁晓夫式的人物,是党内最大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公开宣扬阶级斗争熄灭论,他胡说什么:地主、富农已经变成自食其力的新人;民族资产阶级已经由剥削者变成劳动者。他是为资本主义复辟制造舆论,为反革命政变制造舆论。

杨:你疯了!

洪:刘少奇,狗胆包天!竟敢在毛主席还健在的时候,就要篡党、篡军、篡政。就要杀人啦!过去我只是请求毛主席审查他,现在必须打倒他!

杨:我马上把你送到疯人院去,你疯了!

洪:妄想!我们有毛主席,有党,有枪杆子,一定要在你们动手之前,先杀掉你们的脑袋!

杨:你疯了。

  〔杨狼狈逃下。

洪:(大笑)哈哈哈!

  〔音乐声起。

洪:独有英雄驱虎豹,

  更无豪杰怕熊罴。

  梅花欢喜漫天雪,

  冻死苍蝇未足奇。

  〔洪下场。李、丁上场。

李:在风雷滚滚的文化大革命的高潮中,

丁:为民同志被送进了我们的医院。

李:这是一个特殊的病人,一进院就由我们来主管。据送他来的人说,他吃屎喝尿,他的职务是政治犯。我们翻阅他以往的病历,他主要的症状是反对刘少奇。

丁:可是在我们和他的接触当中,我们深深地感到他的神志清醒,对答切题,他感情深厚,在梦里都思念着毛主席。

李:在文化大革命的胜利凯歌声里,他的满腔热血早已沸腾了,

丁:在文化大革命的胜利凯歌声里,

  他的心早已飞向毛主席!

  〔李、丁下场。洪上场。

  〔《红卫兵》乐曲声起。

洪:听,战鼓隆隆。

  杀声震天。

  我已经听到了文化大革命风雷的怒吼,

  我已经听到了毛主席的召唤。

  我已经听到了滚滚的巨流摧毁旧世界的声音,

  我已经听到了红卫兵冲锋的呐喊!

  红卫兵!我亲爱的阶级弟兄,

  我是多么渴望投到你们战斗的行列,

  在毛主席的亲自领导下,

  向万恶的旧世界、牛鬼蛇神大举进攻,

  六月天兵征腐恶,

  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

  可是刘少奇,设下的这个“疯人病院”,对我一刻也不放松。〔拿出一封信。想要把写好的这封信交给红卫兵,想和红卫兵取得联系,真是障碍重重。

  不,这是敌人垂死的挣扎,

  七亿神州早已为他们敲了丧钟!

    〔《国际歌》乐声起--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保卫毛主席热血可献,

  扫除害人虫何惧牺牲。

  我要冲破这重重的障碍,

  想尽一切办法把这封信,

  交给毛主席的红卫兵。



  有个人向这边走来……

  〔洪将信件藏起,丁上场。

丁:来,认识一下吧,我姓丁。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管大夫。

洪:谁来也是一样,反正你们只能治病,不管政治。

丁:如果一个大夫,只能治病不管政治,那是个原则性的错误。

洪:噢?你是这样看?

丁:拿来吧!

洪:什么?

丁:信,你写的信。

洪:我没有写信。

丁:你写了。

洪:我没有写。

丁:昨天午睡的时候,你偷偷的在床上用铅笔写的。

洪:写了又怎么样,反正不给你们。不给!

丁:我看你这几天心里很不平静。

洪:不平静,怎么样?电疗、胰岛素、还是麻醉分析,随你们的便!

丁:那一套对你来说是刑法,我今天要采取新的疗法。

洪:新的疗法?

  〔丁拿出一本金光闪闪的《毛主席语录》。

  〔《东方红》乐曲声随起--

洪:(接过《毛主席语录》)“成千成万的先烈,为着人民的利益,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让我们高举起他们的旗帜,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

洪、丁:“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洪:《毛主席语录》,毛主席的书!快有一年没有读到毛主席的书了。毛主席呀,毛主席,您还是那样满面红光,精神焕发。在这三百多天里,我时时刻刻都在想念着您,您时时刻刻也没有离开过我呀!他们,最害怕您的书,就象老鼠害怕阳光一样。千方百计的封锁,把这个地方,变成一个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的独立王国。可是他们的黑手再长,也挡不住毛泽东思想的灿烂阳光。毛主席呀!您的宝书又重新回到我的手里了,我要永远把它带在身上,天天读,夜夜读。我要把每个字都刻在脑子里,溶化在血液中,落实在行动上。我要把毛泽东思想化为我的灵魂。大夫,谢谢你,谢谢你!

丁:你不用谢我,这是毛泽东思想给了你无穷的力量。在我最艰难的时候,用毛主席的宝书给我指明了斗争的方向。

洪:你是……

丁:我也是一个被刘邓反动路线打成“反革命”的人。可是我看得清清楚楚,真正的反革命不是你,不是我,是刘少奇和他的一小伙帮凶!

洪:你,你说出了我十多年来一直想说出的话呀!你是我的同志,我的战友。

丁:我和我的战友们从你来的那一天起就开始注意你,我们认真地观察了你的行动,仔细地查看了你的材料……

洪:怎么样?

丁:我们认为你对刘少奇的一系列问题做了系统研究和分析,得出了严肃的、非常正确的结论。我们完全支持你的革命观点。

洪:同志!

丁:几只小小的乌鸦是遮不住太阳的!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刘少奇的真面貌,这场同这个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大决战就要打响了!

  〔李上场。

丁:大李,联系得怎么样了?

李:联系上了!有二十多个单位的革命造反派的组织,工厂、人民公社、机关,还有大专院校,他们一致同意和我们一块组织彻底批判刘少奇的联络站。

丁:好。

洪: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丁:我们成立了彻底批判刘少奇的联络站。

李:彻底批判刘少奇?!

丁、李:对。

洪:同志们,你们治好了我的心病呀!

  〔李拿出一迭信。

李:洪为民同志,革命战友听到了你受迫害的情况都非常气愤,这是他们给你的信,表示对你的声援和慰问。〔四面八方传来支持为民同志的声音:“我们革命工人支持你!”“我们革命社员支持你!”“我们革命师生支持你!”“我们革命干部支持你!”“毛主席万岁!”“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

丁:洪为民同志,你的身后有着千千万万的革命造反者支持你。

李:革命者都支持你。

洪:我从来也没有感觉孤单过,因为有毛主席,这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革命,我有坚定不移的胜利信念。

丁:现在需要把你解放出来,让你和我们一起参战!

洪:和你们……?

李:对!

  〔丁脱去白色工作服,露出了红袖章。

洪: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毛主席的红卫兵,我可见到你们了!

  〔洪拿出一封信。

洪:这封信就是写给你的,在这上写的都是我的心里话。

丁:(念)“战友们:请收下这来自牢笼里的信!在社会主义阶段,阶级斗争的形式变了,敌人把尾巴藏得深深的,用革命的言词把反革命的子弹包起来向我们进攻。我研究了许多年,可以举出很多例子来证明,大阴谋家刘少奇就是反对毛主席。战友们,如果让这种资产阶级代理人得逞,革命者就会人头滚滚,劳动人民就会又吃二遍苦,中国就会改变颜色。为了保卫毛主席,我决心抛头颅、洒热血,把我所知道的一切向党献出来,和战友们一起披挂上阵,向罪魁祸首刘少奇杀去!”

李:(接过信念)“如果让这种资产阶级代理人得了逞,革命者就会人头滚滚,劳动人民就会又吃二遍苦,中国就会改变颜色……”

丁:这是一场生动的阶级斗争课。

李:对。

丁:在社会主义阶段,阶级斗争的形式变了,敌人打着“红旗”反红旗,糖衣炮弹时时向我们进攻,只有象你这样,真正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才能经得住任何政治风浪的考验。

洪:不,我只是做到一个共产党员起码应该做的事,前面的道路还是很长的。

李:洪为民同志,你还有什么要求。

洪:我现在最大的要求是再给毛主席他老人家写一封信。

李:你写吧,把你的心愿都写上!我亲自给你送去,我马上给你送去。

洪:好,我现在就写--毛主席呀,毛主席!我向您宣誓:我要决心做您手中的一把利剑,彻底砸烂旧世界,杀出一个万代红!

  〔工农兵群众上场,纷纷与洪握手。

  〔革命群众给洪戴上红袖章。

  〔《大海航行靠舵手》乐曲声起--

李:千钧霹雳开新宇,

丁:万里东风扫残云。

李:鼓角震天响,

丁:红旗染长空,

李:在这充满胜利的春天里,

丁:为民同志不知会见了多少亲人。

李:一天早晨,随着太阳的升起带来了一个天大的喜讯--

  〔群众高呼:毛主席万岁!

  〔锣鼓喧天--

  〔群众簇拥中央文革小组代表上。

中央文革小组代表:革命造反派的战友们,你们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建立了不朽的功勋,我们向你们祝贺!

  〔群众高呼:“毛主席万岁!”

代表:洪为民同志你好。你从一九五七年开始就批判刘少奇的罪行,你的马列主义水平很高啊!据我们了解象你这样的同志还是不少的。这是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的威力。在当前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中,你们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洪:是毛主席,是党,是革命群众,把我从刘邓的反动路线下解放出来。
代表:对。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为民同志,你,还要向这些革命小将学习,向广大工农兵学习呀!

洪:向你们学习!向你们学习!

  〔群众高呼:“向洪为民同志学习!”“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代表:为民同志,来,向大家讲一讲,你为什么能够在阶级敌人面前不屈服,不动摇?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乐曲声起--

洪:“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河深海深不如毛主席的恩情深。”毛主席教导我革命,教我造反!毛主席教导我说:“是使无产阶级跟随资产阶级呢,还是使资产阶级跟随无产阶级,……是革命成败的关键。”

代表:答得好,答得深刻,你没有病,你也没有罪,你自由了!和同志们一起,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勇敢地战斗吧!

  〔群众欢呼:毛主席万岁!

  〔《国际歌》乐曲声强起--

众男:钟山风雨起苍黄,

众女:百万雄师过大江。

众男:虎踞龙盘今胜昔,

众女:天翻地覆慨而慷。

众男:宜将剩勇追穷寇,

众女:不可沽名学霸王。

全体: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

  〔在群众一片欢腾声中--落幕。

    (剧终)一九六七年四月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红旗红卫兵《文艺批判》一九六七年五月十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8914&fpage=8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