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71阅读
  • 0回复

[北大]郭娜嘉:凭吊冤魂——北大女生汪静瑜之死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几天前,收到北大同学礼庆贵发来一封邮件:

北大物理系一女生在1966年眉山社教中死得不明不白,至今仍是谜案。

岷水眉山未了情,
校花殒落令人惊。
征鸿自缚成谜案,
浪打江堤似哭声。

说到北大物理系汪静瑜在参加眉山社教四清运动时的所谓“自杀”事件,自始至今我没有一刻相信过这个扭曲真相和掩饰罪恶的历史结论。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荡涤,我从当年的愤怒和疑惑变为了今天的清晰。既然有礼庆贵抛砖引玉,我做为和汪静瑜在北京师大女附中同窗三年唯二报考上北大的同班同学在此呈上这篇文章,算是对她的祭典。

我很庆幸从同是当年同班同学的甘雨那儿找回了我们女附中五班部分同学在62年高考结束后结伴游玩颐和园的几张照片

前排中:我,    前排右二:甘雨,   后排右二:汪静瑜


前排右二:汪静瑜

那是1962年的夏天,刚刚高考之后,我们一群十七八岁的姑娘,带着对生活的热爱,对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的向往,相约来到颐和园,大家边走边唱,边畅谈着各自的理想,那一幕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地清晰。汪汪我们都这样称呼她,不仅是我们中皮肤白哲的一位漂亮姑娘,更是一位智力超群的姑娘。豪不夸张地说,他是我这辈子所遇见的最聪明的姑娘。在当时人才荟萃的师大女附中,她就如同鹤立鸡群。上课时,她常常是偷偷看着各种课外书籍,包括我们传阅的各种小说。但不管老师什么时候把她提溜起来,也无论问什麽问题,她都对答如流。她还很乐于助人,在自习期间,同学们习惯有了难题就去找汪汪,她竟然从没给难倒过。汪汪是个全才,在音乐方面也很有天赋,高三她才开始学拉小提琴,在进入北大后,她就成为北大管弦乐队的中坚力量。那是一个讲究家庭成分的年代,我只听说她的父亲有“历史问题”。女附中的老师有惜才的传统,恐怕这才是女附中在成千上万的中学校中能脱颖而出的重要因素之重。为了汪汪不会在未来的大学录取和大学生活中受家庭成分的影响,她是班团组织的重点培养对象之一,并在高三入了团。

因北大是传统理科大学,女孩子们都不愿意报考。62年我们女附中是全国的高考冠军,仅我们一个班考上了清华大学的有6个,科技大的有9个.....但报考北大的只有3人,我和汪汪考上了。她在物理系,我在无线电系,我们在物理四系一起上大课时还经常碰面。只是听说物理系老师对62年招收的学生评价极高极为兴奋,说不愁培养不出一两个居里夫人式的科学家。汪汪自然是人气极高的之一。

65年北大的学生被作为中央派出的四清工作队队员去农村搞社教,物理四系被派往四川乐山专区。作为工作组成员的女队员,除了负责一个生产小队的社教运动以外还额外负责整个大队的青年妇女运动,职责包括组织群众干部学习中央文件,发动群众揭发干部四不清行为,背对背,面对面。对有四不清干部启发教育,查账退赔,写上报材料定性。我想发动群众土改,不过如此,只不过一个对象是地主老财,一个对象是在职村干部,全是大规模毛式群众斗群众的人为阶级斗争,文化大革命的演习和前奏。一个20岁的女孩子,每天夜里开完会翻山越岭独自走夜路的危险,我们天天都在体验。直到一天出了大事,汪汪失踪了。几天后在河流的下游发现一具女尸,手被反绑着,脖子上套了一个装有大石头的大网袋,被沉尸河底直到尸体泡胀后被水冲到河滩上才被发现。就这样四川成都公安局给北大校方的最后结论是“自杀”身亡。

没有一个人能接受这样一个荒唐的结论!北大校方一直上诉和成都公安局交涉,直到文化大革命爆发,中央指示全体北大工作队撤离四川立即返京,我们是在从四川回北京的火车上听广播播送的北大的第一张大字报。再之后的事,打倒走资派,停课,停工,停产,砸烂公检法,揪军内一小撮.....没人再去顾及一个女大学生的离奇死亡,更何况是一个“狗崽子”。汪汪的父亲被作为国民党的CC特务揪出,自顾不暇,更没有能量为明明冤死的女儿伸冤。即便这样,北大的同学并没有忘,文革中听说物理系组织了一个小分队回四川试图调查此案,尽管当地群众都无一人相信同意“自杀”的结论,究竟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想想,即便是在封建军阀当道的年代,一个女大学生刘和珍之死也激起过社会动荡千层浪,声讨之声不绝,鲁迅亲为她写悼文吊唁,听说段祺瑞都为此下跪忏悔。可在我们的时代,一个正在执行公务的女大学生被害却被莫名其妙地强行扣上自杀的罪名,无人敢于过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402b3b0101ko0u.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