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11阅读
  • 0回复

胡杨:回忆图强小学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一直认为自己的学历是小学毕业。因为从1960年上小学,到1966年小学毕业那年,还没出校门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虽然后来上了中学和技校,但那都是在“文革”期间,其实没有学到多少知识。
       图强小学是航天部二院的子弟小学,我们应该算是第一批的学生了。那时候,航天部刚组建,家长们从天南海北集聚北京,孩子们也被接来北京上学。我们学校里,兄弟姐妹在一个年级上学的很多。最早学校就在永定路大院里的幼儿园,后来到了3年级吧,班级多了,就搬到五棵松西边的一块菜地里。新学校就是盖了几排平房,操场和道路都是老师带着我们自己平的,树也是我们自己栽的。
       因为是子弟学校,所以学校的配置是很不错的。记得我们的第一任校长是大校军衔,老师们大多是从各个“厂、所、部、站”抽调来的大学生,不但有水平,更加有热情。虽然是小学,但是我们的课程设置很丰富,除了语文算数,还有地理、美术、手工、音乐等课。体育课上,老师们恨不得把全运会上的项目全都教给我们。我记得我们学习过足球、垒球、射击、击剑、体操、跑步、乒乓球等项目,不是给个球自己去玩,而是正式的教。我至今还记得两位体育老师的名字,一位叫潘大河,一位叫李大器。据说都是体育学院的高材生,只是有些政治或生活方面的“问题”,被贬到小学任教,便宜了我们。   还记得我们学习射击,十几个学生趴成一排,人手一支气枪。我是学校垒球队的队员,打的准,跑的快。文革开始后,我们去造反,拿着击剑教室里的花剑到音乐教室砸唱片柜,钢剑敲在玻璃柜门上,玻璃应声而碎,敲在唱片上,唱片立即开裂,碎片掉得满地都是。不幸的是,那些破碎的玻璃和唱片,成为了我们被扭曲的青春的写照。
        1966年,我们即将小学毕业时,文革开始了,先是上面派来了工作组,按照校方的意思组织了红卫兵。后来工作组又被赶走,学生中成立了好几个造反派组织,我们那时候虽然只有13岁,但是造反的劲头却很足。当然,这些劲头主要是来自哥哥姐姐们的鼓动。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翠微中学的红卫兵到我们学校“发动”造反的情景。
       好像是孟非在《非诚勿扰》节目中说过,他上学时希望看到语文老师与体育老师谈恋爱。这个想法可能是所有小学生的美丽幻想,因为语文老师和体育老师就是孩子们心目中最完美的父母形象了。我们的语文老师叫欧阳标梅,是一个身材娇小,性格温柔的美丽姑娘,正是她与我们的体育老师恋爱,成为我们这些小男女们每天津津乐道的娱乐新闻。有些天生适合当“狗仔队”的同学,下课后不回家吃饭,逗留在学校里,跟踪两位老师的约会,老师的一举一动都在第二天作为头条发表。
        文革开始后,我们的老师们跟所有中学、大学的老师们一样,被我们批斗和侮辱。有的老师被用墨汁涂脸,有的老师被剪成“阴阳头”。我至今不能想象,老师们被迫跪在我们这些十几岁的孩子面前的时候,心中是怎样的一份屈辱和无奈。谈过恋爱的两位老师,被戴上“流氓”,“破鞋”的帽子,在校园里批斗,我们这些天真少年心中美好的情愫,从那时被野蛮和盲从替代。
        作为中共其他的一些高层领导人,在毛泽东开始发动文革的时候,还幻想着文革运动能在有控制的情况下平稳的进行。但是毛泽东一次又一次的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发动大串联,号召砸烂现行的管理体系,造反、抄家、武斗的洪流,不可阻挡地到来了。
        我那时候不是学校组织的红卫兵的成员,因此也不能参加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第一次接见红卫兵的活动。但是消息在头天就知道了,我们几个向往见到毛主席的孩子,决定自己去天安门广场。我们在17日傍晚,趁着戒严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从学校步行到天安门,夜里就睡到温暖的广场上。那时候北京还没有霾的污染,第二天晴空万里,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因为我们是无组织的,因此也无纪律,冲破道道“封锁线”,直接跑到金水桥边。毛主席那张在城楼西端戴着红卫兵袖标招手致意的形象被拍摄的时候,我正在城下。
       受到毛主席接见的鼓舞,我们回来后成立了自己的红卫兵组织,叫“卫东彪”,体育器材室中的那些垒球棒,都被我们当成了武器。组织的头目也把他本来可以有无限解读的名字改为“勇锋”。此君也的确是一位“勇敢的先锋”,1976年和1989年都去了天安门广场。一次被平反了,另一次还没有。参加造反组织对我来说的一个幸运,是我们占领了学校的图书室,晚上“护校”的时候,我就睡在满地的书籍上,头下枕的也是书。这是我最开心的时期,有正当的理由不用回家,每天可以看大量的书籍。我父亲是个军人,文化不高,文革开始后,家中仅有的几本书都赶紧上缴了,住在图书室里,应该是养成我读书习惯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记得在小学快毕业的时候,老师带着我和另外一位女同学去了外语学院附中,好像是面试去了吧。由此看来,如果不是文革,说不定我就是外语学院的学生,也说不定成了外交官呢。不过,就是上了外交学院或者当了外交官,现在也是退休在家,每天浑浑噩噩地混日子罢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6a8ebc0102uyiw.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