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8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王任重的反动理论──“秋后算帐”必须批判 (1966.11)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王任重的反动理论──“秋后算帐”必须批判



[中国文革研究网录自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新华工红色造反团主办的《红色造反战报》1966.11.25第三、四版]

毛主席亲自制定的十六条的公布,宣布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破产,打击、压制革命学生的行径,诸如:转移斗争目标,挑动工农群众斗学生,挑动学生斗学生,在学生中大抓“右派”等等,受到了严厉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死亡的末日一天天临近了。  

此时,作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代表人物之一的王任重破门而出,提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反革命理论--“秋后算帐”企图对革命造反者进行恐吓。借此压制革命,以便堵住革命群众的咀巴,对抗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群众运动压下去。由于这一反革命理论迎合了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那些顽固地死抱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僵尸不放的老爷们的心理,它能保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过关,因此,立即流毒全国,这反革命理论对全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起着极坏的阻碍作用,因此对这个反革命理论必须加以彻底批判,彻底肃清它的恶劣影响。

在北京,王任重用“秋后算帐”这个法宝,打击压制革命少数派。清华大学学生蒯大富是一个坚定的左派,他与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残酷镇压革命学生运动的右倾机会主义工作组进行了顽强的斗争, 他受到了工作组的残酷的政治迫害。早在八月四号清华万人大会周总理宣布,“蒯大富,刘泉同志我是主张解放的,平反的。”可是到九月初,王任重却与总理唱反调,对清华红卫兵总部的负责人说:“蒯大富有什么了不起?!最多二百张大字报,不要理他,秋后算帐”。好一个“秋后算帐”!一语道破了王任重的内心活动,他对敢于革命,敢于造反的革命小闯将是何等的仇视呵!但是,十六条明文规定: “在运动中,除了确有证据的杀人、放火、放毒、破坏、盗窃国家机密等现行反革命分子,应当依法处理外,大学、 专科学校、中学和小学学生中的问题一律不整。为了防止转移斗争的主要目标,不许用任何借口,去挑动群众斗争群众,挑动学生斗争学生,即使是真正的右派分子,也要放到运动后期酌情处理。” “聪明”的王任重不敢明日张胆地对抗十六条,再将蒯大富打成右派,灵机一动只好咬咬牙,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秋后算帐”!这四个字,大长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威风,大灭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的志气,这四个字,把刚由周总理讲话而开始解放的蒯大富等革命同学又打入冷宫。这四个字,打击的锋芒不是指向党内走资木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也不是指向资产阶级的反动学术权威,而是指向敢革命、敢造反的革命同学,它打击的是革命的少数派,打击的是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即十六条。它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服务,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何其毒也!

王任重的指挥棒指到那里,那里就倒霉。在八月底到九月初,北京南下部分革命的同志和武汉地区部分革命师生,炮轰湖北省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进行了大量的揭发和批判,这完全是革命行为,是件大奸的革命事情,大大推动了武汉地区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发展。可座镇北京,身在北京心在汉的王任重预感到大事不妙,匆匆忙忙从北京写信给武大文革主任,再叫他转交张休学同志,“......建议张体学用家史教育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全国形势要反击,你们不要担心,秋后算帐。我因是中央工作人员,清华、北大附中的顾问,不能回来,张体学是我的老战友,湖北三千万人都了解他,是个好同志,武大的行动很钦佩,你们另写一份材料给中央。”好家伙,王任重又祭起“秋后算帐”这个法宝来了!什么要整理材料给中央啦!什么要准备全国反击啦!好一付杀气腾腾,气势凶凶的样子呵!我们竟不住要大喝一声:可尊敬的王书记,你到底是站住什么立场上,为谁张目,为谁说了话呢?九月份在全国不少地方发起向革命少数派的反扑中,你算是指挥者呢?还是忠实的执行者呢?你必须彻底交待清楚!

在王任重的指挥棒指挥下,湖北省委紧紧跟上来了!大规模地反击“一小撮”运动轰轰烈烈,扎扎实实地在武汉三镇发展起来了,省长张体学同志亲自出马,在九月十五口洪山礼堂会议上大显身手,赤膊上阵,哭哭啼啼,用谈自己苦难的家史来“教育”那些“不明真相”的,受了“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蒙骗”的同学。 (注:谈苦难的家史,激发同学的无产阶级感情,激励同学们的无产阶级革命斗志,教育同学们念念不忘阶级和阶级斗争,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使同学们更加热爱毛主席,誓死保卫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这才有利于革命,这才是革命长辈的正确态度。而张省长为了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抵制革命同学的批评,用自己的苦难的家史封革命同学的咀巴,为自己错误辩解,这是典型的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恶劣行径,必须揭穿这个阴谋。)接着“感情冲动”的张省长,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恨了,不惜篡改陶铸同志三点指示,代表湖北三千二百万人民愤怒控诉一个贫农出身的共产党员、人大的学生赵桂林来了。乘着这个大反击的“大好形势”,张省长又以同一口吻说:“不要怕,我们刺刀见红都见过了,怕什么? 北京提出秋后算帐,除了赵桂林我点名以外,其余都争取。......”对南下“一小撮”此“帐”必算,对本地“一小撮”也是一视同仁。九月十九日晚十二点十分,湖北医学院匆勿忙忙召开紧急会议,传达张省长的指示:“湖北医学院张学政跑了就算了吧,反正北京要秋后算帐。”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一点,他又说: “湖医的张学政跑了就算了,反正秋后要算帐的。”看来,深受王任重蒙骗的张体学对这个法宝可谓极感兴趣,用得“得心应手”哉!一切党内走资木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顽固地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人,对这个“秋后算帐”更是如获至宝,爱不释手,拿起这根反动棍棒向革命派乱杀乱打,长资产阶级老爷们的威风,灭无产阶级革命群众的志气。

霹雳一声震天响,林彪同志国庆讲话指明了开展两条路线斗争的方向, 《红旗》杂志十三期社论吹响了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的进军号,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转批的中央军委和总政的紧急指示彻底打破“秋后算帐”派们的黄梁美梦。长期受压制的革命少数派在十月六日《全国各地来京革命师生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誓师大会》上,由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倾袖,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太阳毛主席亲自解放了!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同时,这个革命的大会也宣判了反革命理论--“秋后算帐”的死刑!

我们要严厉责问王任重,秋天已过,压制革命群众的“秋后算帐”理论也成为历史上的垃圾被抛入了历史的垃圾箱。而“冬后算帐” “明春算帐”......“后期算帐”对于革命派来说又全然不适用。革命者为了革命事业,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算帐”!王任重,把你的帐本摊开来吧,是算帐的时候了!你不愿拨动算盘,我们可不客气了,我们要动手啦,我们要彻底清算你镇压和破坏武汉地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革命群众打成反革命的一笔一笔帐!彻底清算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血帐!我们要拿起帐本,再次大吼一声:现在是算帐的时候了!  

新华工红色造反团

《红色“强盗”》战斗队

[中国文革研究网录自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新华工红色造反团主办的《红色造反战报》1966.11.25第三、四版]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8961&fpage=8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