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09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刘、邓反动路线在上海市所制造的白色恐怖:青浦县的调查报告 (1967.1)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人们都说:“这次中学教师受到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迫害最严重!”我们经过调查研究,确实是如此。其严重程度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

  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及推行、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当权者他们利用职权,对革命群众进行疯狂的政治迫害。例如在青浦县内一时乌云遮天,私设公堂、白色恐怖、劳改牛棚一一纷纷出现。
  我们为了用事实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以事实来揭露、批判、打倒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特地到青浦深入调查了一些学校,并直接与革命师生以及个别当权派及其追随者们座谈,我们对青浦中学、朱家角中学、城厢一中、徐泾、赵巷、凤溪、重固、白鹤等中学进行了重点调查。
  青浦县的许多学校都在交通不便的地区,当权者往往把自己的学校当作独立王国。他们封锁中央指示和革命消息,为所欲为,随意篡改和违抗、歪曲中央指示。例如青浦和朱家角的当权者对中央军委指示怕得要死,他们自己躲在小房子里听,还把门窗封好,不许广大革命师生听到中央的声音,他们还把他们认为有问题的人关在另一间小房子里,派人监视,连小便都跟着人,既不许他们听,又不许他们睡觉!十月五日的中央转批的军委紧急指示许多革命群众至今没有听过,十一月廿六日的补充规定,一直到十二月下旬才传达,但仍然有些可以听的人至今不给听!朱家角中学最近还有不少人被监督劳动,出门要请示,不要说到上海来,就是到青浦也不大允许!又如重固公社办公室主任潘用中就公开讲:“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教师!”
  这种当权派结党营私、用人唯亲,打击和压制革命群众的革命积极性。稍不如意,他们就给革命群众戴上“反党集团”“反党分子”“反革命”“右派分子”“牛鬼蛇神”……帽子。例如朱家角中学一位贫农出身革命教师,平时对校长的反毛泽东思想一些言行不满。运动一开始,运动动员大会还没有结束,党支部就把早已组织好的大字报贴出了!青浦县不少学校都是在运动一开始,就由党支部亲自出面或组织亲信点着名干的!大字报内容很多是颠倒黑白,无中生有,这位贫农革命教师生性耿直,要辩明事实真象,结果当权者以态度嚣张为借口,竟然组织反动的斗争会!当权者竟然说:“你的(指这位贫农革命教师)问题本来比某某人轻,就是因为你态度不好,所以要开斗争会!”简直是岜有此理!同志们请听这种当权派的“妙”论:
  “教师是当权派!”
  “只有把教师搞(整)好了,才能搞学校领导人!”
  “大字报贴出来了,你们不好反驳,也不要记。”
  “文化大革命是四清运动的补课。”
  他们的亲信(保字号)则谬论更多。如白鹤中学保字号公开提出:“为保卫党支部而战斗!”这在青浦是普遍的。wengewang.org
  青浦县共有中学三十余所,其中两个是完全中学,其余是初级中学。我们调查了几所学校其中490人,而被打成“反革命”“反党分子”“牛鬼蛇神”“右派分子”的,据目前不完全统计,就有109人之多!这种情况是严重的。这109之中还不包括民办中学教职员工,也不包括所有学校负责行政的人。据初步统计,全县竟有3O%的教师被打成“牛鬼蛇神”!
  占全县30%的革命教工自被打成“牛鬼蛇神”以后,一律编入劳改队,实行“监督劳动”,逼写“劳改日记”,天天检查,日日汇报。还要实行24小时的“车轮战”,随时斗,随时打。边劳动、边挨打。他们失去一切自由,甚至大小便都要请示,不得许可是不行的。不仅如此,而且日夜斗,大会小会斗,连家属一齐斗,以及他们的小孩子红领巾被拉掉撕碎一齐被斗,反复抄家、抢劫、追捕……这些都举不胜举。许多长期被斗被整的革命教师,失去一切自由,与世隔绝,他们几度想自杀,痛不欲生。其中有五、六个人曾经精神失常,有的不得不进精神病院。例如:城厢一中受害的教师劳改三个月,不得回家。又如凤溪中学有三个教师被关进“牛棚间”,直至十二月底近元旦才被迫放出来。再如城厢一中的马解春被迫害而早产,精神一度失常,有人还企图踏死她的婴儿。
  革命的同志们:事实胜于雄辩,请再看看下例一些具体事实:
  一、在反动路线迫害下,失去了人身一切自由:
  外出请假、不准上街、不准私自离开劳动场地,是青浦县学校普遍对待“牛鬼蛇神”的手法。
  重固中学一位教师叫孙光,他妻子生腰子病叫他回家一次,当权者不准。后来他的妻子在医院里发生了休克一小时的急情,医生证明病情危急,来信耍孙回家,但当权派再次不准,并说来信是阴谋,迫害孙是否寄信回家?这信是谁写的?直至元旦才知道是校长私拆私克了信件。

  二、无奇不有的斗争会:
  朱家角中学的工作组长是县公安局付局长,他拟定了稿件、编造了罪状逼教师承认,如果不承认,他就暴跳如雷,甚至将扇子朝教师的头上扔去。青浦县中党支部和工作组组织了一个大字报编写组,按照当权派的意图,授意几个亲信,根本不加调查地对教师乱扣反革命帽子,在斗争会以前,有的教师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但迫于淫威,又不敢说自己没有罪,只得请示工作组,工作组竟然叫教师照编写组的大字报在台上读一遍,有时编写组的大字报被复贴了,或被雨淋湿了,在斗争上还闹了前言不对后语的笑话!这个学校有一位革命复员军人,仅仅是不满工作组的一些做法,提了革命的意见也被打成了反革命!更可恶的是当权者竟然把革命学生,现在是青浦县某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的副司令打成反革命,进行反动的围攻(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现在还来不及印发专门材料)。

  三、骇人听闻的肉体催残:
  1、监督劳动:
  当权派把他们认为问题轻重,分成第一、第二、第三劳改队。叫“问题稍轻的牛鬼蛇神”担劳改队长。
  一清早五点钟起来倒马桶、扫地后再吃饭,一个人扛一块门板,挑一百多斤东西,把泥装得满满的,再压上几脚!中途不准休息,一直劳动到深夜十二点!还要夜里写检查,写劳改日记,第二天一清早再干!不得迟到一分钟。在劳动时,有的人当场昏倒在地,大便洒在裤子里都不知道,而这些当权派还说是装死!如重固孙光教师在劳动中腰扭伤了,睡在床上痛哭,同学要给他贴伤膏药,而当权者当场阻止说:“他在装死!”
  2、拷打、游街:
  这是家常便饭。如“牛鬼蛇神”唱嚎歌,唱好后自己用手背敲头,每次50下,敲得声音不响,要补敲。每天6次(即每饭前后二次)。打的方法有逼迫自己打自己,有针刺头部,用织袜针戳头颈,一直戳到鲜血直流为止。有的用“请客”的方法叫别人代打。晚上立在场地上,让蚊子咬,而不能动一动。赤脚在石子路跑。青浦城厢一中用把上身头部用被头蒙住,用木棍乱打,边打边问:“舒服吗?”“舒服吗?”……回答是与否,都照打。
  游街时挂上黑牌子,鞋子套在颈上,一面敲锣打鼓,一面叫“牛鬼蛇神×××”“打倒×××”,叫好后,用拳猛击自己头部。每到人多处要照此循环一遍,走的地方要选择路烫的,尖的,有碎石子的。白鹤中学戴高帽子游街,在烈日炎炎下赤脚游街,站在高板凳上斗后,再游到码头上,车站上斗。
  3、惨无人道的肉刑:
  甲、头顶重物:顶砖头,顶墨水瓶(墨水倒在衣服上还要照价赔偿),顶烟缸,顶杯子(内放痰、脏水等)。
  乙、长跑:叫受刑者绕400米跑道赤脚奔5圈,如果奔不动就有人依次拖着跑。青浦县中女教师张祉福(被污蔑为出身地主家庭,现调查不是)有一次好不容易跑完这5圈,可是当权派指使了一批人不满足这5圈,逼她再跑1O圈。她后来实在跑不动,他们就想出用一辆三轮车,在后扣二根绳,绳上结根棍,棍子夹在张祉顽腰里。车在前面踏,拖着人在后面奔,她实在奔不动,就有男的来夹住她跑!她倒在地上拖起来再跑!后来她跑得脚上都是泡,腿上出血,而当权派在边上说:“她是自己烫开的,血是她自己割开的。”wengewang.org
  丙、老虎凳:叫受刑者睡在凳上,头底放砖头,脚底塞砖头。
  丁、塞口水溺:城厢一中教师孟祖兴被人在口中塞满臭袜子,然后丢在河中淹!校长王世群看了洋洋得意,对其它教师说:“孟祖兴是你们的榜样!”
  从以上种种事实来看,青浦县还有人在顽固地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革命师生在全县压力还是很大,保皇势力严重存在,革命群众不能迅速发动起来,“秋后算帐”论还束缚着群众的手足。这种情况绝不能再容下去了!
  我们呼吁广大革命群众行动起来,彻底批判市、区(县)党委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揪出那些顽固坚持反动路线的人,罢他们的官,撤他们的职,严惩打人凶手,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青浦县委文教书记王佐彪、县委宣传部长庄业安、教卫部长魏耀延、工作组长魏肇谅等顽固地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当权派,以及各校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者们,你们的罪责难逃!
  无产阶级专政万岁!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j

  上海市中教革命造反总司令部调查团
  一九六七年一月十六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7069&fpage=9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