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013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上海工总司张宝林: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派斗争概述 (1967)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上海工总司张宝林: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派斗争概述

一月风暴 第四期 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张宝林

  上海一一这个屹立在祖国东海之滨,具有伟大工人阶级光荣革命传统的英雄城市,今天,在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再一次地以其工人运动的迅猛兴起和伟大胜利,立下了丰功伟绩,在国际工人运动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中国工人阶级从她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从来也没有停止过对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拼死斗争。上海二百万产业工人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强大力量。解放前,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上海工人阶级举行了多次大规模的罢工,发动了三次武装起义。今天又首先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高举“造反有理”的战斗旗帜,豪迈地登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舞台,和全市革命造反派一起,向中国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及其在上海的黑爪牙陈丕显、曹荻秋之流,发起了最猛烈的进攻,经历了“安亭事件”、《解放日报》事件,彻底粉碎了反革命经济主义妖风,夺了旧市委的权,掀起了震惊中外的“一月革命”风暴,实行革命的三结合,成立了无产阶级的革命权威一一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取得了工人运动的伟大胜利。

  十七年来激烈的阶级斗争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

  十七年来激烈的阶级斗争一直没有停歇过。正如毛主席所讲的:“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现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无时不想搞资本主义复辟。他的黑手伸向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里,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长期以来窃踞了党的许多重要岗位。刘少奇的忠实走狗陈丕显、曹荻秋之流,在敬爱的柯老逝世后,不但在文艺界放肆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利用反动的文学艺术制造资本主义复辟的舆论,而且秉承主子刘少奇的意图,在工业集中的上海大搞资本主义经营,鼓吹利润挂帅,物质刺激,大搞“托拉斯”、“红色买办”,公开实行资本主义复辟。刘、邓、陈、曹在上海推行一条地地道道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打着红旗反红旗,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相对抗。

毛主席肯定和支持的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的公布,好似熊熊烈火烧遍了全国;北京红卫兵小将的革命大串连,把由陈、曹旧市委把持的“世外桃源”--旧上海彻底搅乱了。“炮轰上海市委”“打倒陈丕显”“打倒曹荻秋”的大字报,吓坏了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陈、曹。他们顽固地执行了主子刘少奇拋出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派遣了大量工作组,到基层压制群众,打击大批革命闯将,保护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挑动群众斗群众,有的工厂,围攻革命造反派的大字报一天竟达六千张之多,制造了空前未有的白色恐怖。许多任务厂的工作队对起来造反的工人革命造反派战士百般打击,除了以“扣工资”、“开除”等进行经济威胁之外,甚至不惜打成“反革命”、“右派分子”,进行残酷的政治迫害。“压迫愈深,反抗愈大;蓄之既久,其发必速”,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上海工人阶级起来造反了!

  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的诞生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六日在北京和上海革命红卫兵小将的协助下,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派于愚园路311号召开了上海工人串连交流经验会。来自十多个单位的近三十名工人代表以亲身经历对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进行了血泪的控诉,对旧上海市委和华东局进行了无情的揭发。有多少同志被剃光头发,打得遍体鳞伤,最后扣上一顶“反革命”的帽子。到会同志无不义慎填膺.声泪俱下,激起了强烈的阶级仇恨。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和上海旧市委镇压革命群众运动,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罪责难逃!会议一致通过了成立工人革命造反组织的决议。毛主席说:“组织千千万万的民众,调动浩浩荡荡的革命军,是今天的革命向反革命进攻的需要。”国棉十七厂、上海玻璃机械制造厂、国棉三十一厂、良工阀门厂、基础公司、上钢三厂等近二十个单位的革命工人终于首先组织起来了。当晚九点四十五分,这是一个不平常的时刻,“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筹备成立了!

  为了抵制华东局、上海旧市委策划阻止工人运动兴起而召开的“三级干部会议”,我们决定在它收场前召开工总司成立大会。

  晚上,准备工作紧张地进行着,旧市委为了压制红卫兵小将队伍的扩展,竟把红布控制起来了,袖章发生了困难。我们只好造反了!到各布店去借,都没有。天快亮时,我们终于在金陵东路的一家批发店里智借了十二匹红布。但这点布太少了,有的同志把红绸布也拿来,这就是后来老保先生大肆污蔑的所谓抢布店事件。

  第二天,我们的几个代表到康平路书记处,责令曹荻秋参加我们工总司的成立大会,听取工人的控诉、揭发、批判,但是工人革命造反派的死对头曹荻秋却是躲躲藏藏,拒不接见。

  十一月九日,是召开工总司成立大会的日子,市委社教办公室在旧市委的指使下,一方面发出了所谓“不参加,不承认,不支持”的三不黑指示,通知各单位动员工人不去参加大会,妄图以抓生产来压革命,使成立大会夭折。曹荻秋这个混蛋,甚至公然叫嚣:“今天的大会,社会上的渣滓都出来了,我就不参加,我参加就是犯错误了。”另一方面,陈曹黑帮还指使保守组织捣乱会场,在后台装了两架特务电话,派其爪牙一小时汇报一次大会情况,暗中破坏大会。当李干成知道我主持七日大会时,便连夜把我的档案材料和我写市委的大字报从本单位调出来,准备“秋后算账”,用心何其毒也。

三万多任务人同志冲决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罗网束缚,在文化广场参加了大会。革命造反派战士的愤怒控诉,强烈抗议,震动了整个会场,强烈要求曹荻秋到会受审的纸条雪片一样飞来。但是曹荻秋顽固到底,死赖在老鼠洞里不出来,在会议结束时,倒来了一个摸底的张文豹,要他发言,他说他不代表市委,要他个人讲话,他说没准备,大家齐声叫他滚蛋。会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了,工人革命造反派的战士怀着无比的愤慨举行了示威游行。狡猾的旧上海市委置雨淋中的工人不顾,拒不接受十时三十分接见的要求,并耍花招说:“曹荻秋在友谊电影院接见你们。”谁知等了半天,连半个鬼影也没看到,却发现上海市总工会主任张祺混在人群里,我们立刻把他揪上台,责问:“我们的行动是不是革命的?”并要其为我们活动提供方便。可是上海旧市委怎么会承认我们是革命的呢?他们根本不会给我们提供什么方便!这位“大人物”既然是旧市委派来的,我们就“粪土当年万户侯”,斗臭他。面对面的说理斗争,使这位“大人物”溜到茅厕里,再也不敢出来了。“革命方觉北京近,造反更知主席亲。”“上海市委不接见我们,毛主席会接见我们。”“走!上北京控告去!”就这样,有的同志连自行车也扔了,有的身边连钱和粮票也没带,衣服很单薄……。但是同志们有一颗对党和毛主席无限热爱的红心,提着狼狈不堪的张祺到了北站。

  安亭事件

  此行何去?赣江风雪迷漫处。
  命令昨颁,十万工农下吉安。

  安亭这个一向默默无闻的小镇,因为爆发了持续三天两夜轰动全国的工人运动的巨大风暴,而将和上海工人英勇的斗争史,一起加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史册。安亭事件是以陈曹旧市委的彻底失败,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而告结束,安亭事件是上海无产阶级革命派的骄傲和光荣。

  北上控告的两批先头部队四千多人已经先后冲上火车出发了。我们一千多人以强行军的姿态赶到了北站。旧市委已经有了准备,谣传我们去“串连”的,煽动大批不明真相的学生和群众围攻我们。我们坚决冲上了火车,他们却以“不开火车”要挟,篡改《人民日报》社论《再论“抓革命,促生产”》的革命灵魂,向我们施加压力。但是首都三司、交大反到底、炮司、红卫兵上海司令部、东北地区毛泽东主义红卫兵等组织的红卫兵小将坚决站在工总司一边,他们刷了“坚决支持工人造反队北上控告”、“上海工人阶级要发扬三次武装起义的光荣革命传统”等大字标语,在精神上和舆论上给了我们极大的支持。

  旧市委为了扼杀工人运动,破坏北上控告,在安亭扣下了工人造反队乘坐的火车。路上恶毒地要司机把每小时九十公里的车速霎时降到每小时二十公里,幸好司机同志没有照他们的命令去做,才没有造成伤亡事故。消息传来,并没有吓倒我们工人造反派,反而使我们的信心更足,勇气更大了。经过讨论,我们决定步行到安亭,以示决心和那里的战友们共同战斗,向旧市委臭老爷们进行更大规模的斗争。

  十日下午五时许,浩浩荡荡的队伍沿着铁路旁的小道出发了。里面有抱着小孩、怀孕的妇女,甚至有撑着拐杖的瘸子,他们坚定地表示:“就是爬也要爬到北京去。”队伍里“誓死保卫毛主席”的口号声和“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声交织在一起。许多工人同志在旱桥上招手致意,红卫兵小将跑上来握手相送,沿路革命群众和我们一起喊口号。冷风,雨,小路,加上老保有意带错路,又多走了七十多里,大家并不感到劳累。“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毛主席的诗句为我们增添了无穷的力量。没饭吃,没水喝,同志们一遍又一遍地低声唱起“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流下了兴奋的泪水。艰辛的步行从十日下午五时起到第二天凌晨三时,整整十个小时,终于和大队部汇合了!有多少同志从对方手中接过仅有的一点茶水、干粮时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把造反派的心连在一起了。

  由于曹贼的阴谋诡计,北上的队伍被分割成南京、安亭、上海三段,电话、电报均被切断,和外面的联系断绝了。

  许多同志连饿四顿,在火车肚下冰凉的地上过夜,寒风刺骨,饥寒交迫,渴了只好喝河里的水。劳累、气愤、饥饿、寒凉使得喉咙哑了,身体发软,却得不到一点药物,然而人人表现出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因为“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罪该万死的旧市委,派出大批特务和老保,跟踪而来,以“抓革命,促生产”为幌子,企图分化瓦解北上控告队伍。他们还诱骗家属前来“劝说”,利用感情来软化亲人,手法十分恶毒。

  当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阴谋破产后,他们又赶紧派了大批局长、部长、书记之类的大干部,送来了大量面包,并叫造反队员凭工作证登记领取,妄图“秋后算账”。造反队员宁饿不吃,当即把咬了一口的面包又扔了回去,连口中的那一口也吐了出来,狠狠给了这批坏蛋们一记响亮耳光!

  革命造反派搞不垮。为了克服困难,有的同志变卖了手表,把钱给大家用。交大反到底等组织的革命小将们及时送来了面包和充满盐分的罗卜干,表现出深厚的阶级感情,有力地支持了工人造反派的正义斗争。

  上海旧市委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从九日大会起就一直在收集我工总司主要负责人十六位同志的黑材料,并将三名同志判处死刑,三名同志判处无期徒刑,其它根据情节不同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并分配好劳改地点,准备疯狂镇压上海的工人运动。十一日上午十时,韩哲一与上海市副市长李干成来到安亭,他们隐瞒中央文革给上海市委就地解决问题的指示,反而挑动工人北上,以便达到给中央文革施加压力的反革命目的。

  正当工人造反队准备前往北京的时刻,张春桥同志带着中央文革小组的亲切问候,于十二日上午八时抵达安亭。喜讯传来,整个安亭都沸腾起来了。工人造反队员排好队伍,在倾盆大雨中不戴帽子,不顶手绢,表示了对毛主席派来的亲人的无比尊敬和控告决心。大家围在张春桥同志的车子旁争抢话筒,控诉上海旧市委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迫害,三十一厂有个老工人在控诉中昏倒了过去。大家的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口号声响彻云霄。张春桥同志在长达八、九小时的控诉会上耐心听取了广大群众的控诉,向大家做了许多安慰和解释工作。张春桥同志表示要坚决支持我们,他说:“如果我不解决好这个问题,我就不回北京。”

  张春桥同志进一步讲了“抓革命、促生产”的伟大意义,劝大家回上海。经过讨论,我们派了代表继续步行去京,其余人都回沪参加战斗。

  十三日,春桥同志在文化广场代表中央文革小组宣布“承认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是合法的革命组织”等五项要求,并“希望工人们把文化大革命搞好,成为全国的模范”。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毛主席万万岁!”的口号声回荡在会场上空。

十六日,毛主席同意春桥同志的处理,并英明指出:“可以先斩后奏嘛,总是先有事实,后有概念。”毛主席支持我们上海工人造反派的喜讯再一次传遍了全上海、全中国,毛主席啊,毛主席,我们工人造反派誓死捍卫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

  解放日报事件

  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浪潮,猛烈冲击着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统治宝座。工农兵文化革命大军和红卫兵小将战斗在一起,万炮齐轰陈丕显、曹荻秋为首的上海旧市委。革命的形势,吓坏了那些顽固推行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旧市委老爷们,他们必然要垂死地挣扎,疯狂地反扑。

  毛主席教导我们:“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旧市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陈丕显、曹荻秋之流,通过其把持的宣传工具,疯狂地镇压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他们利用旧《解放日报》和旧《文汇报》公然转移斗争的大方向,攻击和压制革命造反派,炮打我们的无产阶级司令部。

  为了彻底清算上海旧市委和旧《解放日报》推行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流毒,为了让点名批判曹获秋和旧《解放日报》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第九期《红卫战报》迅速发行,红革会的红卫兵小将向上海旧市委提出把这期《红卫战报》和《解放日报》同时发行,随之消毒的要求。可是自十一月二十七日谈判以来,陈曹之流不但死不答应,而且在二十八日就和邮局、报社联系:不能让《红卫战报》与《解放日报》一起发行,要坚决顶住。蓄意在报刊发行问题上制造大规模的群众斗群众的局面,保自己蒙混过关。官逼民反,红革会小将于十一月三十日凌晨,在谈判破裂后,采取了革命造反行动,决定暂停旧《解放日报》的发行,轰动全国的解放日报事件发生了。

  旧《解放日报》的暂停发行,使得上海又一次大乱了,解放日报事件成了两条路线斗争的焦点和各派政治力量注意的中心。曹荻秋亲自扶植和支持的保皇工具一一赤卫队也披挂上阵了,一下子真可谓“黑云压城城欲摧”。十二月二日,正在斗争发展的危急关头,由一面火红大旗开路的大队人马杀过来了,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的造反派战士赶来援助红卫兵小将的革命斗争了。

  十二月二日下午四时许,报社门口围着上万不明真相的群众,老保们使用了十二磅重的大乡头,百余斤重的三角铁,开来了架修电线用的急修车,准备了火攻用的汽油,……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轮番进攻。但在英勇的造反派战士和红卫兵小将面前,大门守住了。

  十二月三日四时三十分,上海市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红革会、红三司、首都三司和红上司火线指挥部联合发表了声明,指出了解放日报事件,是旧市委臭老爷们“向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反攻倒算的严重步骤”,呼吁“一切革命同志起来捍卫十六条”,“制止事态继续发展变化”,警告旧市委“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表示了“坚持到底,就是胜利”的勇气和决心。

  工人革命造反派始终战斗在最前钱。造反派战士用自己的身体筑成钢铁的围墙,抵抗着外面人流的冲击,保卫着红卫兵小将和国家财产的安全。他们说:“红卫兵小将是革命接班人,最危险的地方,我们顶上去!”

  第一线挤得透不过气来,棍棒飞来,根本无从招架和躲避,许多造反队员手上头上鲜血直流,但他们仍然顽强坚守着战斗岗位,同时一遍又一遍地宣传“十六条”,表现出无产阶级的硬骨头精神。

  可是罪该万死的陈丕显、曹荻秋之流却在背后策划更大的流血事件,向无产阶级革命派施加压力。

  旧《文汇报》在他们的指示下,于十二月二日无理停止《红卫战报》的印刷。

  四日旧市委书记处的常委会,断然否决了签字同意《红卫战报》和《解放日报》一起发行的提议。
  他们通过保皇工具,挑动和蒙蔽七十多万不明真相的群众,上街游行,大印污蔑工总司和红卫兵小将革命行动的传单和赤卫队的《革命战斗快报》。

  甚至用行政命令和欺骗蒙蔽的手法,集合邮递员到报社前面“大示威”。

  赤卫队、上海市红卫兵总部、大专院校红卫兵总部的保皇干将们更是活跃非凡,甚嚣尘上。又是冲锋,又是游行。四日赤卫队总部的《郑重声明》狂妄地叫嚣:要工总司和红卫兵小将于六日十二时以前撤出报社,否则……。

  但是这一切,又怎能奈何得了工总司的全体造反派战士?!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战士最勇敢。五日,工总司又发表了《告全市人民书》,更加坚定了全市革命造反派的斗争决心。工人造反队员抓紧战斗的空隙,和红卫兵小将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赶印阵单,救护伤员,忍着饥饿和疲劳,向冲进报社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做解释工作,用木板、桌子顶住支离破碎的门窗,击退了无数次强攻,和红卫兵小将一起坚守了不平常的十天十夜。

  “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由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光辉照耀,由于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大联合,由于无产阶级革命派的顽强战斗,由于广大革命群众的有力支持,王一平、宋季文代表旧市委,被迫签署了《三项决定》《四项要求》,使得曹荻秋之流,妄图利用解放日报事件用以镇压文化大革命的阴谋彻底破产了。“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曹营后院起火了,市委机关革命造反大军杀出来了。

解放日报事件革命造反派的完全胜利,为《文汇报》《解放日报》的新生,奠定了可靠的基础,使上海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进入了新的高潮。

  “一月革命”的风暴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复慨而慷。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洪流滚滚向前,安亭事件,解放日报事件,以及上海无产阶级革命派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全面开火,构成了惊心动魄的斗争场面,极大地震撼了陈曹旧市委的统治,孕育了伟大一月革命的狂飙。
  “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向无产阶级革命派举行了猖狂的反扑。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个阶级的生死搏斗,进入了空前程度的白热化!

  赤卫队这个保皇组织,当他们的一小撮混蛋头头感到实在“保”不下去的时候,他们使出了假批判的花招,居然在造反派后面狂吠什么要火烧曹荻秋,打倒旧市委了,他们的保皇手段更加隐蔽毒辣了。十二月二十三日在赤卫队的大会上,曹荻秋在演出了一场苦肉计后,竟然答应了赤卫队提出的矛头完全针对革命造反派的反革命八项要求。陈丕显眼看保曹不住,从幕后跳了出来,导演了一幕幕的反革命丑剧。他一面宣称曹荻秋的签字是政治立场的错误,由他个人负责,书记处不同意。另一方面,曹荻秋也狡猾地声称自己的签字作废。再一次挑动赤卫队和工人造反队的冲突,从而一手制造了康平路、衡山宾馆、昆山、苏州等一系列流血事件,并阴谋制造停电、停水、停交通的“三停”事件,其锋芒完全针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完全为了向中央文革施加压力,完全为了置无产阶级革命派于死地而后快,赤裸裸地暴露出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和旧市委的反革命面貌。

  “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旧市委的阴谋破产了!黔驴技穷,陈曹之流从历史垃圾堆里,捡起了“经济主义”的破烂,妄图以物质刺激等一套修正主义黑货,把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引向经济斗争的死胡同里去。他们肆意签发串连费,挑动机关干部和产业工人离开生产岗位,他们任意增加和补发高达数千元的巨款,……丧心病狂地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丧心病狂地抗拒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伟大号召。

  铁路中断了,轮船停驶了,运输物资大量积压,工人革命造反派从十一月接管物资部门以后,煤的库存只有一个月了。煤的品种减少,使焦炭每月减产三万吨,煤气每天减少三十五万立方米,高桥化工厂、硅钢片厂、大隆机器厂等四十多所工厂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发电厂的粮食一一煤,只够使用两天了!文化大革命到了关键时刻!

  毛主席教导我们:“世界上一切革命斗争,都是为着夺取政权,巩固政权。”“全市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狠夺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剎住这股经济主义妖风!”成了我们战斗的口号。以工人革命派为首的上海革命造反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举行全面夺权了!《告上海全市人民书》和三十二个革命造反派组织的《紧急通告》发表了!上海无产阶级革命派向反革命经济主义进行了全面反击!

  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派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同时又坚守生产岗位,表现了无产阶级对社会主义伟大祖国的高度政治责任感。我们到银行堵住了资金不断外流的国家金融闸口,废除各单位当权派签发的外出串连证明,追回大量“串连费”,保证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顺利进行。

  毛主席最支持革命造反派,是他老人家及时发现和热情肯定了我们的《紧急通告》。一月十一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就《紧急通告》发表了给上海市各革命造反团体的贺电。热情洋溢地表彰了上海无产阶级革命派“把无产阶级专政的命运,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命运,把社会主义经济的命运,紧紧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极大地鼓舞了上海的工人革命造反派。

  人民解放军和红卫兵小将最坚决地支持了工人革命造反派的一切革命行动。人民解放军坚决镇压反革命,保护革命左派;红卫兵小将深入工矿企业,参加“抓革命,促生产”的火线战斗,使工学结合的花朵,开得更加火红。

工人革命造反派的主力军作用,红卫兵小将的有力冲击,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大联合、大夺权,开创了上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新纪元,陈曹旧市委彻底崩溃了。上海无产阶级革命派创造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伟大奇迹,成立了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取得了一月革命的伟大胜利。

  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上海工人运动的巨大胜利,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曲响彻云霄的凯歌,是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一八七一年,巴黎公社第一次实行了无产阶级用暴力夺取政权的伟大尝试。

  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创立了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机器的光辉榜样。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亲手发动了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创造性地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的伟大学说。号召无产阶级革命派登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舞台,投入革命的大批判,向党内一小撮定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大夺权,铲除修正主义总根子,确保无产阶级的红色江山。

  是毛主席他老人家,亲自支持了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派组织一一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他老人家是我们工人革命造反派的红司令。

  是毛主席的光辉思想,武装了我们工人造反派的头脑,使我们百倍增长了“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无产阶级大无畏气慨。

  是毛主席他老人家亲自批准了《告上海全市人民书》、《紧急通告》等一张又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

  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和现代修正主义者赫鲁晓夫之流,是工人运动的工贼。刘少奇早在一九二七年就无条件地解散了工人纠察队,把工人阶级手中的武器双手奉给蒋介石,葬送了工人革命。今天又鼓吹什么“国内主要的阶级斗争已经基本上结束了”,“人类社会的历史归根到底是生产和生产者的历史”,妄图把中国“和平演变”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旧上海市委,陈曹之流也早已跟着主子刘少奇背叛了工人阶级的根本利益,堕落为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这样的黑司令部,我们工人造反派就是要把它砸个稀巴烂!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是对中国土地上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强大政治斗争。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派是杀头、坐牢、打骂、围攻,重重白色恐怖所吓不退的,是金钱、物质、名誉、享受,种种糖衣炮弹所打不倒的顶天立地钢铁汉。他们一不为名,二不为利,就是为敲响修正主义的丧钟,保证红色中国永不变色。他们是“志存海内跃红日,乐在天涯战恶风”的共产主义战士。

  毛主席是当代天才的马列主义者。他老人家最信任群众,相信群众的首创精神。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充分发扬了无产阶级大民主,这是帝国主义臭老爷们连想也不敢想的事情.是现代修正主义臭老爷们连说也不敢说的事情。帝国主义对于工人阶级的反抗斗争十分恐慌,用警察马队、催泪弹来拼命镇压。苏修混蛋对我国手无寸铁的留学生也怕得要死,连他们和苏联人民的正常接触也不允许。事实最雄辩地证明了,他们本来就是无产阶级和国际工人运动的敌人和叛徒。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国际工人运动史上,将和巴黎公社、十月革命一样有着不可估量的国际影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浪潮必将和世界人民反帝反修的风暴结合在一起,毛泽东思想的光辉必将普照全球。

  毛泽东思想永远是我们工人运动胜利的保证,永远是工人运动胜利前进的强大动力。“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工人运动胜利万岁!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5801&fpage=95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