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9阅读
  • 0回复

一起严重的政治迫害事件——揭露李青等一小撮人的丑恶嘴脸 (67.2)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一起严重的政治迫害事件——揭露李青等一小撮人的丑恶嘴脸

  沙均兆、杜忠智、李乃华、张要武、孙红武、邵玉凤(女)六同志,均系贫下中农出身,青年工人(有的是代干),在四清运动中发展的中共预备党员,他们最大年龄二十四岁,最小的才二十岁。在文化大革命初期,沈阳市委把他们抽调到沈阳市中学文化大革命工作团工作,被派到各中学去镇压学生运动,随着文化大革命运动的深入,特别是十六条发表以后,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哺育下,他们的阶级觉悟提高了;实际斗争也教育了他们,工作团所执行的路线是与毛主席的革命背道而驰的。工作团所到之处,革命烈火被扑灭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逍遥法外,而敢于造反的革命闯将受尽种种抨击和迫害。他们逐渐认清了工作团犯了方向性错误。于是,他们起来造反了。

  去年八月十八日,沙均兆等六同志写了《辞职书》,递交给市委和工作团,声明不再充当镇压文化大革命运动的消防队员,决心跟着毛主席干革命,接着,他们陆续写了《文化大革命的绊脚石——中学工作团》等革命的大字报,炮轰市委、砸烂工作团。他们的革命行动好得很!李青等一小撮人明白,沙均兆等革命的工作队员,是省市委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罪恶的见证人。李青等看到革命烈火烧到自己的头上,于是,市委勿勿忙忙地做出决定,解散文化革命工作团。工作团解散以后,沙均兆六同志被留在苏家屯社教分团,集中在市委党校整训,准备派到农村参加四清。

  在党校整训期间,沙均兆等六同志继续揭发了省市委的许多问题,并且组织了革命队伍,即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革命烈火大有燎原之势。九月十二日,在《揭发省市委阶级斗争盖子大会》上,沙均兆等同志联名揭发了省市委及工作团破坏文化大革命的罪行,李青参加了这个大会。市委对沙均兆等革命小将怕得要死,惊魄未定,就急急忙忙地做出决定,宣布社教分团马上进点搞四清,从而达到保存自己的目的。李青等人的这一阴谋,立即被分团的革命群众所识破,沙均兆等革命同志立即召开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誓师大会,强烈要求留下社教分团,继续揭发市委的问题,肃清文化革命工作团所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流毒,会上宣读了《强烈抗议书》和《呼吁书》。会后,他们把《强烈抗议书》和《呼吁书》散发到沈阳市各处。

  沙均兆六同学的革命行动,使李青等一小撮人闻风丧胆,又恨又怕,把这六名同志看成眼中钉,肉中刺,欲置他们于死地而后快。十四日,王焕然、冯玉麟、朱德广、李凤祥随同王健向市委书记处作了汇报,李青接见了他们。杨春甫、李青、陈鹤轩、刘宝田、朱维仁等立即召开市委书记处会议研究对策。李青传达市委的决定说:“书记处同意大家留下,揭省市委阶级斗争盖子。”李青还居心叵测地指示:“分团不要出面领导,不要出点子,有事直接向市委汇报。”

  主子下令,奴才卖命。九月十四日,在王焕然、王健等的精心策划下,纠集分团的保皇小丑,成立了分团红卫兵,与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对抗。暗中,王焕然、王健之流,拼命给他们的心腹打气,多次非法开介绍信调查沙均兆等六同志的问题,为抓右派作准备,可是表面上还不露丝毫痕迹。

  九月二十日,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与分团红卫兵协商,双方都认为,“目前,问题已经揭的差不多了,没有什么可揭的了。”九月二十一日早晨,沙均兆、郑福山两同志代表大家要求分团尽快安排大家下乡帮助秋收,参加四清。朱德广阴险地说:“不要着急,国庆节以前不下去了,农村的四清已经停止了,不要着急下去。现在大家意见不一致,反映还不一样。有的人揭完了,但还有些问题不清楚,大家要怎样解决就怎样解决,我们支持你们。”

  王焕然、冯玉麟忙于奔波,一切准备就绪。二十日,王焕然、冯玉麟向市委作了汇报,请示斗争办法。市委指示抓住《强烈抗议书》和《呼吁书》中的枝节问题,把沙均兆六同志打成反革命。王焕然供认:“二十日汇报,我们汇报了《强烈抗议》和《呼吁书》的内容,要市委明确地给个底,群众相互之间要批判,要辩论,符不符合十六条。”开始找到陈鹤轩,陈说:“这事得找李青。”找到李青,李说:“两书可以辩论,大家可以澄清澄清。”当汇报到两书(《强烈抗议书》和《呼吁书》)中有“与世隔绝”、“世外桃园”时,李青大发雷霆,气愤地说:“什么‘与世隔绝’、‘世外桃园’,这是看旧小说太多了吧!”从而给他的打手做出了抓辫子,把革命群众一棍子打死的示范。

  九月二十一日,王焕然等召开各队支部书记会议,把李青旨意渗透下去。当天下午,这场蓄谋已久的政治迫害事件就开始了。

  在大会围攻期间,市委唯恐围攻不力,拼命给部下打气。肖佐汉在回答围攻六同志是不是群众斗群众的问题时说:“你们到农村去搞四清,那里是第一线,斗牛鬼蛇神,在这里也是第一线。可以斗吆!”一句话泄漏天机,这帮混蛋早已把沙均兆六同志打成牛鬼蛇神。分团的大事记中也写道:“九月二十一日,绝大多数群众把矛头指向了右派。”这是他们自己给自己的罪行留下的铁证。在围攻期间,分团的一小撮保皇小丑,还把沙均兆六同志所在单位的领导同志找来,由副团长冯玉麟等亲自出马,介绍他们的反党罪行。冯玉麟说:“他们对准市委,想整垮市委,决不是小事情,这是方向问题。”李青等一小撮人,给沙均兆等六同志归纳了莫须有的四大罪状:

  一、扭转了沈阳市斗争的大方向;
  二、挑动学生斗工作队员;
  三、拖住四清工作队,不能按时进点,打乱了市委的四清布署,包庇了农村的地富反坏右;
  四、四十多个学校的学生到市委要材料,给市委增加压力,降低了市委威信,把矛头指向省市委,炮轰了无产阶级司令部。

  李青等一小撮人,利用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对六同志进行斗争。只许六同志逐条承认反党罪行,不许他们反驳。当他们引用毛主席的话,读毛主席语录时,会场高喊:“严防扒手”“不许打着红旗反红旗”“不准争取群众”,当六同志理正严词地指责他们违反十六条时,一小撮保皇小丑恶毒地攻击:“十六条适用于学校,对我们这儿不适用。”他们采取车轮战术,不让六同志休息,强行拉出去“辩论”,逼迫六同志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纲”。当有人说:“这六名同志的世界观还没有成熟,都很年轻。”保皇小丑就暴跳如雷,大声叫喊:“别看他们年轻,北京枪决的杨国庆年轻不?”在他们的逼迫之下,六同志有的五十多个小时吃不进饭,有的同志因为被打成反革命给朋友写了绝笔信。李青等一小撮人,对敢于造反的革命闯将的残酷镇压,真是触目惊心。
  九月二十七日,在斗争大会上,沙均兆六同志据理相争,坚信自己的革命行动是正确的,向省市委提出一系列质问,揭露李青等一小撮人的阴谋诡计,李青的打手当场丢丑,被追得理屈词穷,目瞪口呆,群众也逐渐明白了事实真相,李青、王健一小撮人的画皮面临揭开。这下,可吓坏了王焕然、朱德广等保皇小丑。当晚急急忙忙召集分团负责人会议,经过精心策划,停止第二天的“辩论”。王焕然、朱德广急忙请示市委,陈鹤轩接见了他们,以后李青也知道此事。陈说:“你们暂时可以缓一缓吧,要澄清澄清,弄个东西出来纠正二书(《强烈抗议书》和《呼吁书》),挽回影响。”从此,大规模的围攻告以段落,相继而来的是小会“帮助”,强迫六同志检查,修改二书。老实告诉李青等一小撮混蛋,大型斗争会上得不到的东西,小型围攻会上更是得不到。沙均兆六同志被逼得吃不进饭、睡不着觉,星期天都得检查。特别令人不能容忍的是,竟然剥夺了沙均兆等六同志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时间和权力。
  从九月二十一日到十月十日,长达二十一天的逼供期间,李青等一小撮人耍尽各种流氓手段。李青指使他的奴才和打手,造谣中伤,暗中在六同志一人的面前说:“他的家庭历史有问题,社会关系复杂。过去就对社会不满,他对党劲这么大是有原因的,你不能跟着他瞎起哄。”妄图使六同志离心离德,从而达到分化瓦解的目的。赵景才曾对邵玉凤同志说:“你的问题轻,承认就算了,不要象他们那样,应该知错必改,悬崖勒马!”暗中,派遣“特务”,跟踪盯稍尽极镇压迫害之能事。
  李青等一小撮人,因时因地不断改变斗争策略。十月十一日,市委把分团的队员放跑以后,沙均兆等六同志留下来继续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揭露省市委,他们敢于斗争,勇于斗争,得到广大革命群众的广泛同情和支持。李青等一小撮人更是慌张。他知道,对这六个坚强的革命闯将,威逼是不行的,就在生活上多方面“照顾”、尽力“关怀”,妄图收买他们。王焕然说:“需要什么就告诉我们,一定照办。”并说:“住在市委党校很不方便,可以住到沈阳宾馆,也可以住到辽宁大厦。”李青点头称是。特别令人气愤的是,李青等一小撮人为了达到对沙均兆六同志政治迫害的目的,竟然要年轻的女同志充当特务,有意亲近他们,打进六同志的内部,作李青等一小撮人的耳目。李青、王健、王焕然等一小撮人的灵魂是何等肮脏,居心是何等狠毒,手段是何等卑劣!
  《红旗》十三期社论的发表,敲响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丧钟。李青等一小撮老爷们,不仅不认识错误,相反地继续以新的形势来欺骗群众,对抗党中央,对抗毛主席,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十月四日,陈鹤轩就派王健来市委党校煽风,说农村要人。十月五日军委紧急指示下达后,市委吓得魂不附体,陈鹤轩派王健传达市委书记处决定,十月三日下点搞四清,(李青已承认:象这样的事情由书记处决定)逃脱镇压革命群众的罪责,妄图蒙混过关。当即遭到杜忠智等同志的坚决反对,他们提出必须批判市委及社教分团执行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给被打成“反革命”“右派分子”的革命群众平反,交还黑材料。串联的革命学生也强烈抗议。但市委置若罔闻,一意孤行,不但没按原计划退出党校,反而于十一日上午把人全部放走,动作之神速,出乎意料!提前两天,鬼在哪里?下列事实可以说明:

  1、十月十日,王健来党校根本没提在十月十一日上午工作队全部撤离党校。

  2、十一日早七点三十分左右,清华大学孙仁佳哈工大李延二同学到分团找冯玉林,冯告诉孙、李:“工作队马上要进点四清”。孙李二同学十分气愤,当即去找李青。冯当时已经查觉孙李二同学不满,有闹事的可能,但是冯在八点三十分召集的队长会上仍然按头一天晚上的决定布置。

  3、孙仁佳、李延二同学找到李青后,把党校集中的三百四十多名工作队员十一日要下去参加四清的问题以及杜忠智等六名同志要求全部留下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意见告诉了李青,并要求李青采取紧急措施,把人留下,李青当时频频点头、答应把人留下,杜忠智同志也找到李青。李青讲:“我已经知道了,孙仁佳和李延同学已经跟我讲过了。”并说:“我已经打电话联系了,人不走了。”其实,他早已把人放跑了。
  4、王健供认,十月十一日以至以后李青根本没跟他谈过要把340名队员留下。

  当我们找李青调查此事时,他吓得面色发黄,哑口无言。事实俱在,是抵赖不了的。
  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在我们找李青调查这起严重的政治迫害事件的过程中,李青利用各种机会,大肆放毒,狂妄地攻击毛泽东思想。十月二十一日李青说:“为什么搞文化大革命派工作组就是犯方向、路线错误,而搞四清派工作组就不是犯方向、路线错误呢?到现在我也没搞通。”请看,李青哪里有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意思,他还在疯狂地攻击毛主席,为刘少奇、邓小平鸣不平!就在同一次会上,李青还说:“噢,你们还不相信我,我要是这样,那不就不是共产党而是国民党了吗?!市委就不是共产党的市委,而是国民党的市委。这样就有亡国、亡党、亡头的危险!”李青真是混蛋透顶,把自己比作党的化身、凌驾于党中央、毛主席之上,充分地暴露了李青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政治野心家!
  李青这个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已经陷于革命群众的四面包围之中,我们要群起而攻之,全党共讨之,把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

  21·1联合调查组

  联合调查组组成单位:

  沈阳市原中学文化革命工作团:《野火》《漫天雪》《真理》战斗组清华、北大、北京广播学院、沈医部分革命同学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东工沈农驻市人委联络站沈阳市人委红色造反团部分成员

  (东北工学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战斗团《红旗报》1967年2月10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5089&fpage=100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