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77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陶、赵是镇压《北京来信》事件的罪魁祸首 (1967.6)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陶、赵是镇压《北京来信》事件的罪魁祸首

  去年六月二十四日,高翔等同志贴出了《北京来信》和《告全院学生党员书》,顿时,平静的华工校园沸腾起来了,同学们奔走相告,争相传抄。很快7059班同学贴出一张呼吁在广州地区建立一个由党中央和毛主席直接领导的联合指挥部的倡仪书,同学们的革命激情被唤起来了,到处可以看到一堆堆的人群在谈论,华工校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热烈的气氛,预示着一场巨大的革命风暴就要到来。

  可是,小将们没有想到,在革命烈火就要燃烧起来的时候,有人就策划于密室,要对他们下毒手,要扑灭这场革命烈火了。

  在省委的一个密室里,赵紫阳在主持召开一个会议,只见赵紫阳咬牙切齿地说:“《北京来信》是反动的,是大毒草,要进行批判。”随后,张云、王兰西就奉命来华工对工作队长叶向荣面授机宜,说“今晚学生要暴动,立即做好准备。”院保卫处副处长邱盛花马上到广州警备司令部调兵遣将。准备随时镇压。叶向荣还命令全院所有武装警卫人员全副武装,一等战备,通宵守候。三个工作队长也身带手枪,杀气腾腾。只等一声令下,就要对小将们开刀!

  当晚,省委书记处书记区梦觉(现已查明,区是个大叛徒)彻夜未眠,守候在电话机旁,紧张地听取华工的情况,如临大敌。

  二十五日凌晨一时左右,在省委工作队和张进(学院党委第一书记,我院头号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策划和布置下,只把工人贫下中农、革干子弟从床上叫起,开紧急会议,根据省委的指示,给《北京来信》定调子,危言耸听地煽动说:“敌人已冒出来了,我们要进行反击,必要时要付出鲜血和生命。”在工作队布置下,不少同学连夜写大字搬,写批判文章,什么“《北京来信》是反革命暴动的宣言书”,“是裴多斐俱乐部反革命纲领的翻版”,“是匈牙利暴乱的前奏”等等,铺天盖地而来,连牛鬼蛇神也出来写“批判文章”,对革命小将进行大规模的围攻。工作队还布置对有关同学进行跟踪,盯梢,偷听电话……一时阴风四起,妖雾迷漫。白色恐怖笼罩华工校园。

  但是,革命的烈火是扑不灭的,那黑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六月二十六日,五位革命小将冒着被打成“反革命”的危险,冲破黑省委的重重阻挠上北京告那些混蛋老爷们的状了。小将们的无畏精神吓坏了黑省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赵紫阳一伙。他们使出种种卑劣手段,打电话给沿途单位,布置对五位革命小将的拦截和监视,赵紫阳还指令白云起(省公安厅副厅长)给公安部打电话,说“广州有五个反动分子要去北京闹事,要求派人跟踪,并监视他们的行动”。

  六月底,经赵紫阳同意,王兰西,焦林义,白云起等签名向广州公安局交办:要控制华南工学院高翔的《北京来信》,七月初,赵紫阳还亲自给王宁(公安厅厅长)一个批示,要他布置有关部门对高翔等几位同学之间互寄的信件进行邮检,并确定由白云起和十处长挂帅,把《北京来信》当作大案抓。六月二十九日,公安厅侦察处向厅党委写了个报告,题目是:“广州市大专院校开展技术侦察工作的意见”内容说“为了掌握学生的思想动态,拟在石牌成立一个临时侦察组,对六间大专院校进行侦察。”七月七日省委批示说“同意这个报告,可增加中山医学院。”工和时间为三个月。七月三日,公安厅又向省委写了一个《关于对华南工学院七种人进行侦察工作的报告》,提出对200名对象进行技术侦察,有学生,教师,干部等。上述工作直至八月份中央公安部通报某省利用技术侦察进行违法乱纪事件之后才被迫停止。

  他们还把贴《北京来信》的1016班和呼吁建立联合指挥的7059班档案逐一审查,认为里面有“反革命”,工作队特别对1016、1026、1038和7059班进行严密控制。当时,工作队关于情况的报告有如下纪实:“工作队发现后(即对《北京来信》)立即采取措施,了解各系情况,封锁消息,调查情况,研究对策,当晚召开工作队员会议,进行布置,串联骨干活动,同时将原信抄送王兰西(副省长,三反分子,已停职)和文教政治部”。为了镇压革命群众运动,黑省委竟以对付敌人的专政手段来对付革命同学,真是恶毒至极!

  高翔同志更是受到非人的迫害,《北京来信》事件发生后,他们派人对高翔进行跟踪,监视,剥夺高翔和其它许多同学应有的政治权利,不准他们参加援越抗美游行,阻挠他们在学代会上发言。他们还通过了解高翔父母的政治情况,以找到借口把高翔的材料送到公安厅,列举了高翔六大罪状:(1)召集党员写《告全院学生党员书》(2)张贴反动信件,到处煽风点火;(3)成立统一行动指挥部;(4)举行接待会,反对工作组;(5)组织退却,伺机反扑;(6)坚持错误,坚决反对工作队。

  必须指出,陶记黑店中南局一小搬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就是镇压《北京来信》事件的主谋者,在七月一日中南文化革命筒讯(增刊)第七期中,报导“华南工学院就一封反动信件展开的一场斗争”,中南局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把这份情报发到各级党委,声称“北京医学院寄来的煽动学生进行反拿命活动的反动信件,就是这种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标本”。布置各级党委准备抓“右派”,准备随时镇压,海南岛红岛大学几个学生由于赞同了《北京来信》的观点,遭到残酷的镇压。

  铁的事实证明,陶、赵及其死党就是镇压《北京来信》事件的罪魁祸首,他“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改,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清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

  今天,陶、赵已经被广大革命派揪出来了,我们要彻底清算陶、赵疯狂镇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镇压革命派的滔天罪行,把陶、赵死党统统揪出来,打翻在地,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能翻身。
  周总理在四月十八日说:“《北京来信》那个斗争是受压迫的,是广东革命群众第一次受当时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省委的压迫,也是受陶铸的压迫”。陶、赵及其死党对革命群众种种迫害,只能促进革命群众更加剧烈的反抗,加速他们的灭亡。在《北京来信》事件斗争中,锻炼了革命小将,华南工学院革命派在与陶、赵及其死党的斗争中,已经成长和壮大起来了,现在他们在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下,高举革命批判大旗,发扬“六·二四”革命造反精神,以千军万马的雄威,向党内一小搬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展开总攻击,直捣陶、赵黑窝。

  胜利一定属于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

  华工东方红、红旗516纵队

  华工机关红旗兵团农奴戟

  (广州三司华南工学院《红旗报》1967年6月24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5091&fpage=100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