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3阅读
  • 0回复

袁庾华:毛泽东与中国文化传统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毛澤東與中國文化傳統——在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演講(袁庾華) 2016年9月14日

一.中國文化的兩個傳統

千國基礎上產生的春秋“百家爭鳴”,和印歐同步走進“軸心時代”。以後,是法家思想主導了中國的統一。

秦皇焚書,漢武尊儒,是當時“大一統”中國社會的需要。董仲舒對孔儒的去“進步”化,和以後的程朱“理學”、陸王“心學”等一代代新儒家,儘管各有補益,但主要傾向是保守的,包括儒釋道的合流。這就形成了以孔儒為代表的中國古代傳統文化主流,它和“百代都行秦政制”的結合,是中國二千多年“大一統”局面的基本穩定劑。

以“三反(反傳統、反孔、反文言文)”為口號的“新文化運動”,是中國傳統文化一個極為重要的轉折,從此開始了中國文化的現代傳統。它以“科學”、“民主”為旗幟,引進了大量的西方文化,其主傾向是革命性的,至今還主導著中國未來的主要面向。其開創性人物是陳獨秀,胡適與魯迅等人,而形成一個嶄新傳統的代表人物是毛澤東。

全球背景:

歐美的西方文化也經歷了兩個傳統,第一個是“二希文明(希伯來宗教,古希臘羅馬文化)”,第二個是三大運動:“文藝復興(但丁、達芬奇、莎士比亞)”、“宗教改革(馬丁.路德、加爾文”)和“啟蒙(伏爾泰、盧梭)”。第一個傳統的主流(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是保守的,第二個傳統的主流曾經是進步的,至今西方人常談的傳統主要指後者。

二十世紀中期的主流是馬列主義、尤其是毛主義指導下的波瀾壯闊的民族和社會解放運動,主角是新中國為代表的第三世界,也包括轟轟烈烈的西方左派運動,矛頭直指幾百年的“西方(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後期主流是美國新保守主義(主要是卡爾..施密特和列奧.施特勞斯的思想)在全球的㓎淫,它以更右的立場徹底否定西方第二個傳統和現代自由主義,呼籲“回到古希臘”。中國當代“新儒家”蔣慶說,保守主義是柏克的、美國新保守主義是古典自由主義。

二十一世紀註定是世界史上又一重要轉折,“中國應當對人類有較大的貢獻”。

二.毛澤東

中共95年的歷史中,其主要領導人中能影響中國文化史的只有兩個人:陳獨秀與毛澤東,主要是毛澤東。

毛澤東扭轉了“新文化運動”單向度的“西化”方向, 批判的繼承了中國古代傳統文化,並促使其不斷地向現代和未來轉型。又尤其是他領導億萬人民的偉大革命實踐,和這位“巨人中的巨人”對世界的強烈影響,才真正在全球發揚光大了中國文化。

2008年,我在浙江大學法學院的演講中提出毛主義的三個來源:馬列主義、經過革命性改造的的中國傳統文化和二十世紀的革命實踐。馬列主義是毛主義的嚮導,中國傳統文化是毛主義的根,最重要的是毛主義極其廣泛而深刻的社會實踐。

不管你對毛澤東是贊成還是反對,但沒有人能否定毛澤東是大思想家、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和詩人,能集這五大家於一身者,古今中外沒有第二人。毛澤東在這些最為重要領域的輝煌建樹、及其中飽含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智慧,對其研究的書、文,海內外汗牛充棟,毋庸贅述。

我認為,毛澤東還是偉大的語言家、教育家。

就像馬丁路德、賽凡提斯、莎士比亞,普希金等人對現代德語、西班牙語、英語、俄語等的開創性影響一樣。我們中國人今天說的現代白話文也被共認為是“毛語” 。《當代中國研究》(海外中國自由派和民運派的重要理論刊物)批毛專輯的編輯部文章《遠未成為歷史的毛澤東》中說:“更重要的是毛對中國現代漢語與中國人的思想所產生的無與倫比的影響。”“最值得關注的是這樣一種現象:無論是毛的崇拜者在讚美他時,還是反對者批評毛時,使用的竟然往往還是毛式話語體系。哪怕這些人出國多年,哪怕他們在海外受過碩士、博士教育,毛式話語的影響在他們身上仍然歷歷可見。”“一個人物能夠不死,一定是這個人物深刻地體現了這個民族的精神本質,並因其精神引發的文化認同而掌握了這個民族的民眾。”“毛的成功,不止是政治的成功與軍事的成功,更重要的是文化上的成功。”“至今還影響著整整幾代中國人。”

文化傳播的一個最重要管道就是教育,孔子、朱熹就是古代中國偉大教育家。

毛澤東晚年給自己的定位只是教員,他一生最為關注的就是教育。無論是戰爭年代,還是建設時期,他始終緊緊抓住教育。他的教育也是革命,他的革命就是教育。毛澤東的教育思想既深化了中國傳統教育中一些好的東西,也吸收了西方杜威(美國)等科學教育的因素,更有他改造社會、培育一代新人的政治方向。他的教育思想不僅影響了中國,也影響了世界。2007年,我應約為俄羅斯聯邦科學院主編的《人類十大文明》其中的“中國文明”撰稿的“保守主義教育回潮與毛澤東的教育革命”一文,俄有一學者評論說,現代世界受中國文化影響最大的就是毛澤東的教育思想。用朱學勤的文章說,上世界八,九十年代的中國大學生都以背頌林肯的演說為榮,而六十年代的歐美學生卻以能背頌毛澤東1964年春節在教育座談會上的講話為榮。當年,與中國文化大革命遙相呼應的席捲全球的左派運動。尤其是歐美日等 西方世界的年青一代就是高頌著毛主席的語錄,高喊著“3M(馬克思,毛澤東,瑪律庫塞)萬歲”的口號沖出校園,走向社會,走向農村。當時,美國青年人有一句最流行的口號:“不要相信三十歲以上的人”,但是,卻把七、八十歲的毛澤東和瑪律庫塞譽為“永遠的青年造反之父”。半個世紀以來,一代又一代的美國青年人有多少人都是穿著毛澤東和切.格瓦拉的t桖衫長大的。用美國新保守主義思想家布魯姆的話說,源自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對美國教育的影響是“萬劫不復”。

美國《時代》在迎接又一個千年來臨時所編的《人類一千年》一書中,在影響人類上個千年的一百個人物中對毛澤東的評價的最後一句話是“他將對世界的未來產生極其深遠的影響。”

三.毛澤東與中國傳統文化

批判毛澤東的人們對此有兩個截然不同的說法:一是毛澤東反感並反對傳統文化,二是毛澤東受“線裝書”(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太深,對西方現代文化無知。

毛澤東從小至終,幾乎是伴隨著傳統文化為生,直到逝世前十三天還索閱南宋洪邁的 《容齋隨筆》。最著名的反毛“專家”,所謂毛主席秘書(實則一批通訊秘書、即通訊員中的一個,一天也沒有和毛主席在一起工作過)的李銳,也承認毛澤東的文章中:“中國古藉則信手拈來,滿目皆是,從四書五經、諸子百家、二十四史、資治通鑒到詩詞曲賦、歷史小說、各家筆記 等 ,能找到成百條成語典故。”已出版的直接回憶毛主席的無數書籍文章,也記述了毛澤東談論的極其豐富多彩的傳統文化。

當然,對傳統文化,毛澤東也有反對的東西。這就是他一直在強調的:“清理古代文化的發展過程,剔除其封建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華,是發展新文化提高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條件。但並不是無條件的兼收並蓄。”毛澤東指出:中國有些人“崇拜舊的過時的思想,這些思想對於我們今天的中國不僅不適用而且有害。這樣的東西必須拋棄”。我們必須尊重歷史,“但是這種尊重,是給歷史以一定的科學的地位,是尊重歷史的辯證法的發展,而不是頌古非今,不是讚揚任何封建的毒素。對於人民群眾和青年學生,主要地不是要引導他們向後看,而是要引導他們向前看”。

毛澤東說,孔子作為思想家,教育家和孟子,老子、莊子,韓非子,荀子他們一樣,都值得我們尊敬,紀念,值得研究,因為他們的思想實際是中華民族文化很重要的組成部分。每個人都值得尊重,但是作為孔子的這套理論,他是唯心的,他主張政治倒退,這個不能接受。

用陳晉的話說,毛澤東提倡用謙虛的心學習歷史,他對歷史上諸多人物的政績,才能乃至個人品質都給予了十分認真的分析和中肯的評價,不僅僅是對“大人物”更有對古典優秀小說裡的底層人物也極富感情的評論。例如《聊齋志異》的《小謝》,毛主席批註到:“一篇好文章,反映了個性解放的強烈要求,人與人的關係應當是民主的,平等的。”1958年,毛主席在給陸定一的一個批示中說“中國教育學有人民性的一面,孔子的有教無類,孟子的民貴君輕,荀子的人定勝天,屈原的批判君惡 ,司馬遷的頌揚反抗,王充、範慎,柳宗元,張載、王夫之的古代唯物論,關漢卿,施耐庵,吳承恩,曹雪芹的民主文學,孫中山的民主革命…..”

從延安到他的晚年,毛澤東始終提倡“古為今用,洋為中用”。 中西結合,“推陳出新”

針對中西文化的差異,毛澤東指出:“對於外國文化,排外主義的方針是錯誤的,應當儘量吸收進步的外國文化,以為發展中國新文化的借鑒;盲目搬用的方針也是錯誤的,應當以中國人民的實際需要為基礎,批判地吸收外國文化。”“我們的方針是,一切民族、一切國家的長處都要學,政治、經濟、科學、技術、文學、藝術的一切真正好的東西都要學。”

僅以藝術為例,

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現代京劇《智取威虎山》的“打虎上山”這段唱腔中,“把京劇鑼鼓的點子與西洋銅管樂器中圓號的渾厚交織在一起,並且和楊子榮的唱腔結合得天衣無縫。”   即不失京劇的“國粹”味,又有西洋交響樂的宏大烘托。賀衛方評論說“在京劇裡引入伴唱以及男女二重唱也許《杜鵑山》第一次,無論如何是一個創舉。另外,管弦樂隊的引入大大提升了音樂的表現力,汪曾祺這樣的作家對於語言的千錘百煉也是樣板戲唱段得以光彩照人的重要保證。”而1967年創作的鋼琴協奏曲《黃河》,“則在西方音樂的曲式結構上成功融入了船夫號子等中國民間傳統音樂元素,不僅在當時的國內引起了強烈的反響,還因為其史詩的結構、華麗的技巧、豐富的層次和壯闊的意境,成為世界音樂史上較有影響力的一首中國協奏曲。”

也是那個火紅的“六十年代”, 《紅色娘子軍》等“ 最具中國民族風格的芭蕾舞劇”( 法國《百科全書》的評價),率領一群“泥腿子”闖進了西方最“貴族化”的芭蕾舞王國, 武術、秧歌等中國的“土玩意”,居然和最“唯美的”芭蕾語彙“絕妙的吻合”! 五十多年來《紅色娘子軍》在國內和英美等20多國演出四千多場(其中還有十多年被停演),這在世界芭蕾舞歷史上也是個奇跡。它先後被收入1986年版的英國《簡明牛津芭蕾辭典》和2000年版的《牛津舞蹈辭典》,以超大篇幅進入美國聖詹姆斯出版社1993年版的兩卷本《國際芭蕾舞辭典》。在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和《白毛女》首演50周年的研究過程中,中國藝術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長歐建平產生了一個疑問:“新時期以來,我們創作了400部舞劇,最高投資達到3000萬元,卻沒有一部在藝術成就上超過這兩部作品。為什麼?”區別就在於是不是毛澤東的文藝思想。

在繪畫上,“自從西方文化傳入我國之後,在創作內容上為中國繪畫提供了借鑒,使許多覺醒的中國畫畫家們認識到中國畫所蘊涵的道德意識已經成為制約中國畫發展的瓶頸。在西方文化意識觀照下的人體之美、靜物之美、自然之美、生活之美、社會之美,乃至一切人間的殘缺,民眾的疾苦,任何普通的一人一物,都可以表現畫家的情思,成為繪畫之題材。也可產生藝術的美感,發現人文的價值。”

1965年7月18日,毛主席針對中央文化部禁止裸體模特的檔批示:“此事應當改變。男女老少裸體model,是繪畫和雕塑必須的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即使有些壞事出現,也不要緊。為了藝術學科,不惜小有犧牲。”

陳晉說,毛澤東是天然現代性,眼光,追求,創造都是向前看的,對新事物叫好,樂於接受。他是現代文明的追求者,構想者以及描繪者。美國新保守主義也攻擊毛澤東是最具“現代性”的代表人物。

毛澤東的一生都在關注著整個世界。

他青年時代就驚人的預言了一二十年後的德國的崛起和日本的侵華戰爭。晚年,他也精確的預言了法國大選的結果等許多國際性事件。文革中,一大批西方國家和中國建交,他們的領導人來見毛主席的時候,就像你們高考那樣緊張的準備,結果是都認為自己沒準備好。毛主席臨終前,在病床上敲了三下(已經不能說話),要來時任日本首相三木武夫的書看。請問,中國的其他領導人中有哪一個比他更瞭解世界,請問,其他國家的領導人中有哪一個比他更關注這個世界。

一些人常說西方人讀不懂中國,那麼為什麼 能讀懂毛澤東?首先是毛澤東讀懂了西方。我給大家讀一下毛澤東去世、即蓋棺論定時,所有西方國家政要(國王、總統、總理 、首相及主要反對黨領導人)對他的評價(略)。這些評價有兩個主要特點 。一是毛對人類歷史進程的偉大作用,二是,今後人類的世世代代將要受到的他的積極影響 。世界歷史上沒有其他任何人獲得過如此高的評價。2007年,我在莫斯科看到俄聯邦科學院調查俄社會對中國瞭解的一份報告,其中知道毛澤東的占被調查者的百分之三十八,知道孔子的不到百分之一,這是現代與中國交惡 幾十年的國家。一位環球小姐告訴我,她當選 後的世界旅行中,無論歐美國家,或者亞非拉各國,就是太平洋的一個小島。只要介紹她這個中國人,各種語言就一個發聲MAO(毛) 。載於《國外理論動態》的學者安德魯.羅斯的文章 《毛澤東對西方文化政治的影響》說,“描繪毛澤東對教育改革、文化和社區的社會 運動以及立法變遷的潛在影響。毛的教誨,如自我批評、青年選擇、提高覺悟,在西方有著比中國更深遠的發展。”“在中國成為西方衣物主要出口商之前,毛澤東主義早已走出國門,成為世界人民的‘心靈衣櫃’”。

穀歌版的《維琪百科》中,關於《毛澤東》的條目中介紹說,2012年美國《時代》評選出影響幾千年人類歷史的25個人,前三名是亞歷山大、甘地和毛澤東。

二十年前,我在北京音樂廳聽了著名鋼琴家孔祥東介紹鋼琴協奏曲《黃河》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起伏:當時為迎合主流引導的“去毛化”,一些鋼琴家在演奏《黃河》中,去掉了其中的使整個樂曲達到最高潮的《東方紅》樂段,但他們很快就強烈的感覺到,這首最能體現現代中華民族精神的名曲卻因此失去了魂魄,只能改了過來,恢復原貌。

旅美學者方紹偉(曾任天則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系美國芝加哥大學制度經濟研究中心”創辦人)的《茅于軾的“把毛澤東還原成人”錯在哪?》一文,儘管也肯定毛澤東的所謂“罪過”,卻能清醒的認識到: “毛澤東式的偉人氣魄,體現的是一種千年一遇的“英雄意志”,是一種超乎於叔本華式的“生命意志”和尼采式的“權力意志”的神力,是一種把中國傳統的“大一統情結”高揚到極致的“民族魂魄”,是那個“中國魂”的表徵。”,“紅太陽永遠不可能落下,因為毛澤東已經是中國人的一種象徵,是一種民族文化信仰層次上的圖騰,它代表的是中華民族的“正統”,是華夷各族血液裡和基因中的構成要素,是缺了它自己就什麼都不是的本質。

如果一些少數民族認為,孔子只是漢族古代文化的代表的話,那麼“毛主席是我們各族人民心中的紅太陽”的說法、歌聲遍及所有中國大地。尤其是現在我們感到麻煩的維吾爾族,藏族等同胞,他們對毛主席的感情更純更深。不同的宗教信仰也一樣,我和郭維在被稱為中國最真的佛寺——遼寧海城“大悲寺”中,幾百個正在勞動的居士對我們講 “毛主席就是文殊菩薩”,“毛主席說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就是佛家的經典”。雲南一家著名的道觀,主殿內老子的塑像上面,是毛澤東的大幅畫像,其清秀的女主持人對我們說“唯有毛主席被稱為中國人民的大救星,他應該在那個位置”。華北一位大主教對韓德強我們講,她一二十年傳教佈道用的都是毛主席的話,和耶穌講的是一樣的。一些伊斯蘭組織把《古蘭經》和毛主義同奉為思想理論基礎。內地一些鄉村還大規模的直接搞了“毛教”。據《南風窗》引用的調查報告(2009-03-19):“佛教寺廟,道教宮殿,民間神廟,土地爺,灶王爺禮儀之中, 隨處可見祭奉毛澤東像”。 2008年,“北京零點研究諮詢集團採用多階段隨機抽樣方式,在北京、上海、廣州、武漢等40個城鎮進行居民宗教信仰調查,資料顯示,中國人在家中供奉祖宗牌位的是12.1%,供奉毛主席塑像的是11.5%,供奉佛像的是9.9%……”而店鋪、家庭張貼的毛主席畫像、詩詞書法,汽車駕駛員面前擺放、懸掛的毛主席塑像、相片,人們胸前佩戴的毛主席像章則在全國城鄉隨處可見。

——毛主席去世四十年了!今天,從思想、政治到文化、藝術,從信仰、情感到宗教、風俗,從個人、家庭到社會,從鄉村到城市,從內地到邊疆,從中國到全球,從歷史、現在到人們可以想像到的未來,毛澤東更是無處不在。如此飽滿、強大的文化傳統,古今中外有誰可比!是的,從孔子到毛澤東,悠久、豐富的中國文化傳統,我們都要繼承並發揚光大。然而,我們民族和世界的未來,更需要的還是毛澤東!

(此文字稿已經袁庾華修改和補充)

https://critiqueandtransformation.wordpress.com/2016/10/11/%E6%AF%9B%E6%BE%A4%E6%9D%B1%E8%88%87%E4%B8%AD%E5%9C%8B%E6%96%87%E5%8C%96%E5%82%B3%E7%B5%B1-%E5%9C%A8%E8%A5%BF%E5%AE%89%E9%9B%BB%E5%AD%90%E7%A7%91%E6%8A%80%E5%A4%A7%E5%AD%B8%E7%9A%84/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