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82阅读
  • 2回复

白条鱼 校园怪谈:半夜音乐教室传来俄罗斯歌曲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作者:白条鱼 | 禁止转载 |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APP
每个学校都有自己学校的灵异故事,有学长向学弟、学妹们讲述,听得孩子们脸色惨白,战战兢兢地问,是真的吗。学长信誓旦旦地说:“当然是真的,千万不要说出去,要不一年内有大祸。”
然后,怀揣着秘密,却得小心翼翼不说出去,直到一年后,新生报到。
校园怪谈是学生间的聊斋,口口相传,却没有文字记载。
我就读的学校杭州第一中学,是个有历史的名校,清朝的时候是科举的贡院,后来又是浙江第一师范。抗战时驻过日本兵,据说有幢红房子,里面所有房间都一样的,在某一角落可以看到这坐楼的全貌,是日本兵的特务机关。
但是一中的灵异事件,不在红房子里,而是在音乐教室。音乐教室在操场的东面比较偏僻的角落,平时不大有学生过去的。
孤零零的一幢小楼,最主要的是周围一片被称为实验基地的百草园,有洋葱头,一串红,有蔷薇,留兰香,向日葵,各种不同季节,不同土壤的植物就这样和谐在一起,神秘而诡异。空气中永远飘着你说不出的怪异的味道,有时你觉得有点甜腻,一会儿又变成恶臭了。
那时候的学生去音乐教室上课总要带作业本去的,在课堂上完成作业,反正音乐课都是革命歌曲,听多了都会唱的。
有一天傍晚,有个学生忘了把作业本拿出来了,他就回学校去。天黑了,他想从窗口爬进去。走廊上,他听到了弹琴声,还有优美的歌声,有老师在,他转身想走。可那歌声像有魔力,拖住了他的脚,他一直听着,听着,等到天完全黑了。
第二天,他故意迟走,磨蹭着,去了音乐教室,这样一连三天。第四天,他鼓着勇气,想去找老师,教他这歌。
他走到门口,赫然发现,外面一把大锁,门锁着,他走到了窗口。“……”看到了白色的飘忽的声影,还有就是优美的歌声。
少年被吓坏了,但还是记住了歌声,音乐教室有鬼的传说就这样在同学们中流传下来,而那个歌声的片段也在悄悄传唱,是俄罗斯的旋律。
我一直以为这是传说,抑或是老师不让我们放学后去那玩而编出来的,毕竟那儿人少,又有百草园在,有蛇虫八角,怕学生闯祸。
直到有一天,我在新浪微博上“同江八股”网友的博客《贡院旧澜拾零》里读到了贡院校园里不屈的女教师,才恍然大悟。原来校园怪谈后有着悲怆的故事,只是在那时候,被人用这荒唐的形式流传下来,只是为了纪念那含冤的灵魂。
故事一:
教导处文印室的女教师HMY,书香门第,大家闺秀。曾受过高等教育,在美国人办的机构工作过,在文印室负责钢板刻制讲义教材,写得一手飘逸,老道的正楷汉字。
文革时,红卫兵们怀疑HMY老师个人政治历史有重大问题。专门到HMY老师在清河坊附近的家中抄家,除了少量金银首饰和几件高档衣服丝绸旗袍外,一无所获。
由于一时无法找到怀疑HMY老师政治历史问题的线索和证据,红卫兵们就让她天天刻写毛主席语录。以为这样长期刻写毛主席语录难免不出差错,出一次差错就是“政治”错误,就可以按现行反革命行为批斗整治了。
HMY老师对工作特别认真,红卫兵们期望的所谓政治错误一直不曾出现过。可是由于长期的磨难使HMY老师失去了刻制毛主席语录的耐心和兴趣。
终于有一天,HMY老师对红卫兵小将们说:“天天让我刻制这些东西,还不都是一样的,你们这么喜欢就把这些东西烧成灰喝下去好了……”
如此“反动”的言论,使红卫兵们立即将HMY老师以现行反革命分子关进牛棚审查。
1968年10月的一天,几个红卫兵来到牛棚审问了HMY老师。当晚,H老师拿着个手电筒请假要求去厕所,这一去她就再也没有回来。
第二天一早,一个小男孩在校园操场附近的一口水井边,发现了HMY老师的尸体。
HMY老师死后依然整洁如故,口袋里还放有那只手电筒。当时驻校工宣队和校方只是草草将HMY老师的遗体送至殡仪馆火化,至今尚不知魂归何处。
故事二:
教导处主管学籍和学生管理的老师ZGY是个传奇,无论是新生还是老生,她都能叫得出名字。这让很多调皮的学生又爱又怕。
学校大,教学楼多,学生们总喜欢四处逛逛,只要被Z老师逮着,别想蒙混过关,老师早就叫住你。私下里,学生们议论,是不是因为ZGY在新四军当过侦查员,练就的过目不忘的本领。
学生干部说:“这并非事实。那天,去教导处,就看见到ZGY老师背对办公室门,手里拿着一本有学生照片的新生登记表正在对着新生照片背诵姓名和班级。Z老师过眼就能喊出学生姓名班级的特异功能,是她事先花了大功夫对照学生相片反复背诵方记住的。”同学们听了,不禁肃然起敬。
文革开始后,ZGY老师的身影就不常见到了,晨会上也听不到她的喊声了。路上见到了她,她依然是笑容满脸地与你寒暄几句,还是熟练地喊出你的名字。
1968年秋来得早,萧杀寒风中,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开始了。10月份的一天,ZGY老师在办公室聊天时谈及,王光美女士作为刘少奇主席夫人,多次出国访问,形象好而且有气质、不失中国第一夫人应有的优雅风度。
谁知第二天,就有红卫兵组织贴出“揪出攻击江青同志的现行反革命分子ZGY”大字报和大标语,对ZGY老师实施隔离反省。
当天召开批斗大会,下跪挂黑牌加殴打。不屈的新四军女战士,学生爱戴的ZGY老师第二天就在贡院校园上吊自杀身亡。
两位美丽的女老师都有一个共同点,热爱音乐。学校的文艺会上,总有她们优美的歌声,她们喜欢穿真丝的旗袍裙,爱唱俄罗斯歌曲。在百草园边上的音乐教室里,常常可以看到她们和学生在练歌。
那是栀子花开的日子,百草园难得的清香。一届学生走了,新一届又来了,他们又在传说着校园故事,在百草园边的音乐教室里,阳光真好。
(引用了“同江八股“网友的博文,在此感谢。)


http://www.sohu.com/a/35418941_233293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7-08
校园怪谈后的悲怆往事
  
  每个学校都有自己学校的灵异故事,有学长向学弟,学妹们讲述,听得孩子们脸色惨白,战战兢兢地问,是真的吗。学长信誓旦旦地说:“当然是真的,千万不要说出去,要不一年内有大祸。”然后,怀揣着秘密,却得小心翼翼不说出去,直到一年后,新生报到。
  
  校园怪谈是学生间的聊斋,口口相传,却没有文字记载.
  
  我就读的学校杭州第一中学,是个有历史的名校,清朝的时候是科举的贡院,后来又是浙江第一师范。抗战时驻过日本兵,据说有幢红房子,里面所有房间都一样的,在某一角落可以看到这坐楼的全貌,是日本兵的特务机关。
  
  但是一中的灵异事件,不在红房子里,而是在音乐教室。音乐教室在操场的东面比较偏僻的角落,平时不大有学生过去的。孤零零的一幢小楼,最主要的是周围是一片被称为实验基地的百草园,有洋葱头,一川红,有蔷薇,留兰香,向日葵,各种不同季节,不同土壤的植物就这样和谐在一起,神秘而诡异。空气中永远飘着你说不出的怪异的味道,有时你觉得有点甜腻,一会儿又变成恶臭了。
  
  那时候的学生去音乐教室上课总要带作业本去的,在课堂上完成作业,反正音乐课都是革命歌曲,听多了都会唱的。
  
  有一天傍晚,有个学生忘了把作业本拿出来了,他就回学校去,天黑了,他想从窗口爬进去,走廊上,他听到了弹琴声,还有优美的歌声,有老师在,他转身想走。可那歌声像有魔力,拖住了他的脚,他一直听着,听着,等到天完全黑了。
  
  第二天,他故意迟走,磨蹭着,去了音乐教室,这样一连三天。第四天,他鼓着勇气,想去找老师,教他这歌,他走到门口,赫然发现,外面一把大锁,门锁着,他走到了窗口。“。。。。。。。”看到了白色的飘忽的声影,还有就是优美的歌声。
  
  少年被吓坏了,但还是记住了歌声,音乐教室有鬼的传说就这样在同学们中流传下来,而那个歌声的片段也在悄悄传唱,是俄罗斯的旋律。
  
  我一直以为这是传说,抑或是老师不让我们放学后去那玩而编出来的,毕竟那儿人少,又有百草园在,有蛇虫八角,怕学生闯祸。直到有一天,我在新浪微博上“同江八股”网友的博客《贡院旧澜拾零》里读到了贡院校园里不屈的女教师,才恍然大悟,原来校园怪谈后有着悲怆的故事,只是在那时候,被人用这荒唐的形式流传下来,只是为了纪念那含冤的灵魂。

http://blog.hangzhou.com.cn/home.php?mod=space&uid=67374&do=blog&id=654605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7-08
杭州记忆——二十七:校园怪谈后的悲怆往事(下)
我一直以为这是传说,抑或是老师不让我们放学后去那玩而编出来的,毕竟那儿人少,又有百草园在,有蛇虫八角,怕学生闯祸。直到有一天,我在新浪微博上“同江八股”网友的博客《贡院旧澜拾零》里读到了贡院校园里不屈的女教师,才恍然大悟,原来校园怪谈后有着悲怆的故事,只是在那时候,被人用这荒唐的形式流传下来,只是为了纪念那含冤的灵魂。
  
  故事一:教导处文印室的女教师HMY,书香门第,大家闺秀。曾受过高等教育,在美国人办的机构工作过,在文印室负责钢板刻制讲义教材,写得一手飘逸,老道的正楷汉字。
  
  文革时,红卫兵们怀疑HMY老师个人政治历史有重大问题。专门到HMY老师在清河坊附近的家中抄家,除了少量金银首饰和几件高档衣服丝绸旗袍外,一无所获。由于一时无法找到怀疑HMY老师政治历史问题的线索和证据,红卫兵们就让她天天刻写毛主席语录,以为这样长期刻写毛主席语录难免不出差错,出一次差错就是“政治”错误,就可以按现行反革命行为批斗整治了。
  
  HMY老师对工作特别认真,红卫兵们期望的所谓政治错误一直不曾出现过。可是由于长期的磨难使HMY老师失去了刻制毛主席语录的耐心和兴趣,终于有一天,HMY老师对红卫兵小将们说:“天天让我刻制这些东西,还不都是一样的,你们这么喜欢就把这些东西烧成灰喝下去好了……”如此“反动”的言论,使红卫兵们立即将HMY老师以现行反革命分子关进牛棚审查。
  
  1968年10月的一天,几个红卫兵来到牛棚审问了HMY老师。当晚,H老师拿着个手电筒请假要求去厕所,这一去她就再也没有回来。第二天一早,一个小男孩在校园操场附近的一口水井边,发现了HMY老师的尸体。
  
  HMY老师死后依然整洁如故,口袋里还放有那只手电筒。当时驻校工宣队和校方只是草草将HMY老师的遗体送至殡仪馆火化,至今尚不知魂归何处。
  
  故事二:教导处主管学籍和学生管理的老师ZGY是个传奇,无论是新生还是老生,她都能叫得出名字。这让很多调皮的学生又爱又怕。学校大,教学楼多,学生们总喜欢四处逛逛,只要被Z老师逮着,别想蒙混过关,老师早就叫住你。私下里,学生们议论,是不是因为ZGY在新四军当过侦查员,练就的过目不忘的本领。学生干部说:“这并非事实,那天,去教导处,就看见到ZGY老师背对办公室门,手里拿着一本有学生照片的新生登记表正在对着新生照片背诵姓名和班级,Z老师过眼就能喊出学生姓名班级的特异功能,是她事先花了大功夫对照学生相片反复背诵方记住的。”同学们听了,不禁肃然起敬。
  
  文革开始后,ZGY老师的身影就不常见到了,晨会上也听不到她的喊声了,路上见到了她,她依然是笑容满脸的与你寒暄几句,还是熟练地喊出你的名字。
  
  1968年秋来得早,萧杀寒风中,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开始了。10月份的一天,ZGY老师在办公室聊天时谈及,王光美女士作为刘少奇主席夫人,多次出国访问,形象好而且有气质、不失中国第一夫人应有的优雅风度。谁知第二天,就有红卫兵组织贴出“揪出攻击江青同志的现行反革命分子ZGY”大字报和大标语,对ZGY老师实施隔离反省,当天召开批斗大会,下跪挂黑牌加殴打。不屈的新四军女战士,学生爱戴的ZGY老师第二天就在贡院校园上吊自杀身亡。
  
  两位美丽的女老师都有一个共同点,热爱音乐,学校的文艺会上,总有她们优美的歌声,她们喜欢穿真丝的旗袍裙,爱唱俄罗斯歌曲,在百草园边上的音乐教室里,常常可以看到她们和学生在练歌。
  
  那是栀子花开的日子,百草园难得的清香。一届学生走了,新一届又来了,他们又在传说着校园故事,在百草园边的音乐教室里,阳光真好。
  
     引用了“同江八股“网友的博文,在此感谢。

http://blog.hangzhou.com.cn/home.php?mod=space&uid=67374&do=blog&id=654616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