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00阅读
  • 0回复

严文伯:我在老三届高二(4)班——通中日记摘抄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我在老三届高二(4)班

      ——通中日记摘抄
                  
    学校即将为我们举行老三届毕业典礼了,我们在通中几年到底学了些什么?翻开尘封的日记,治学严谨的学校领导、博学敬业的各科老师、充满青春活力的同学们一一重现眼前。我忍不住在键盘上敲打起来:晒出我的通中日记,让同学们一起回忆当年。

    我们67届高二(4)班是英语班,64年招生考试时有南通县、启东县和市区的考生,最终只录取了32人,并没有满额,可见通中入学条件之严格。我们班还列入全校教学改革试点班,高二那年,刘石生校长亲自担任班主任,这在通中百年史上可能也绝无仅有。

    古楸树下,荷花池旁,我们班同学深知将勤补拙、业精与勤的道理,大家孜孜不倦地学习科学知识,“学如不及,犹怨失之”。我们关心时事政治,我们走向社会,学工、学农、学军、学商,志愿服务,义务劳动,德智体全面发展。作为共和国那段特殊年代的在校学生,我们曾“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我们也曾迷茫、失落过,但最终我们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义无反顾地回乡、插队,在农村广阔的天地里锻炼成长。恢复高考、知青回城后,我们大多数同学又努力进入大专院校学习,取得大专文凭,圆了“大学梦”。

    中学教育给我们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走向社会的高二(4)班同学,当官的、从军的、教书的、做工的、经商的,在通中“诚恒”精神潜移默化影响下,都深知“做人”的道理,诚实守信,敬业进取,在各自不同的岗位上为共和国付出过心血和和汗水。

    我们是普通的一班,也是成功的一班。我们不忘母校老师为我们付出的辛劳,不忘同学间最纯真的友谊。我们彼此尊重,平等相待,互相关心,“新路在前”。


一、高一上学期

    1964-8-10

    下午接到南通中学的录取通知书,是寄到家里的。我很高兴,虽然只是小小一片纸,可是,却凝聚了我许多努力,真不容易得到啊。

    1964-8-12

    早上和陈建、施志烨、汪竞泉一起去南通中学报到,报到手续很简单。二十五日就要正式上课了。

    1964-8-24

    早上把行李寄到校里,找到班主任,班主任是蔡作新老师,找他核定了缴杂费定额,是2元,再带8元代办费、宿费、水电费,一共要缴10元。又问了问陈建,本月与下月的膳费,一共九元二角二分。我们宿舍在大楼的第二层216房间,一共十人,都是我们高一(4)班的,这么好的宿舍给我们住。

    1964-8-25

    我们高一(4)班只有三十二个同学,可是,我们却来自不同的地方,有南通市的,还有南通县的、启东县的。我们为了同一个目的,聚集在一起,相信在今后三年的学习中,我们会团结得象一个人一样,我们会有意义的度过人生最年轻旺盛的时代。

    上午举行第一次班会,班主任简单介绍了南通中学的历史,说明这是个有悠久历史的学校,早在1909年就创建了,至今已近60年了。他也介绍了我们本学期的任课教师,都是些很好的老师,各有各的特点。

    下午举行开学典礼,刘(石生)校长在开学典礼上作报告。

    1964-8-26

    上午讨论刘校长的报告,大家发言都很踊跃。

    下午又听黄主任的报告“加强组织纪律性,发扬优良校风,做坚强的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

    1964-8-28

    今天开始正式上课。

    1964-9-2

    上了几天的课,我们的老师都是多么好的老师:政治老师教课是那么认真、严肃,还帮助我们用理论去解释实际问题;语文老师教课也很好,他很重视教学改革,帮助大家提高阅读和分析能力,启发大家的思路,讨论问题;代数老师很平易近人,她了解同学的情况,一遍又一遍地讲,直到大家明白为止;几何老师那样的细致,启发大家思考问题;物理老师讲课很明了,一听就清楚;化学老师讲课很容易入耳,生动而形象;生物老师又是那样的风趣,听而不忘……

    1964-9-9

    下午组织兴趣小组,有语文、外语、数学、物理、电工、化学、生物、课外调查、收发报等九个小组。

    1964-9-14

    体育锻炼时和几个同学赛篮球,赤膊上阵,大家干得那么有劲,到最后都满头大汗了。

    我们班主任由陈(淑君)老师来做了,因为蔡老师要做别的班的班主任了,相信,在陈老师的带领下,我们班一定会很好的。

    1964-9-29

    下午听形势和任务的报告,是由何(晴波)书记作的。

    1964-10-1

    今天是我们伟大的祖国十五周年国庆。

    凌晨,启明星还高挂在深蓝色的天幕上,我们已经集合在大操场,不久,向集合地点——红旗中学走去。我们班走在最前,拿着国旗、校旗和彩旗,我拿着彩旗和大家一样,穿着运动服,迈着整齐的步伐,精神抖擞地走着、走着。

    东方泛起了微微的鱼肚白,天慢慢地亮了,太阳,金色的太阳升起来了!我们又从集合地点走到了大会会场,会场上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大会后就是游行。

    1964-10-5

    上午听了报告,是有关下乡劳动的。饭后就出发了,目的地——鲍家桥小学。我们就住在鲍家桥小学,因为小学里七日才上课。

    1964-10-6

    今天开始我的工作,早上很早就起来煮早饭,也许初三时做过,现在不感到困难,中午就烧的白菜。炊事班还有姜仲凱、马正泉和我们的代数老师保韵琴,开学时曾听蔡老师介绍过,保老师很接近同学,现在看来确实不错,她在劳动时与我们交谈,很是和蔼,她也很能做事,烧菜、煮饭都是她一个人来,而且做的又很好,我真佩服。

    1964-10-13

    班会上,班主任说,校里决定把我们班当作全校教学重点试验班,全面推行中央新的教学方法,培养生动、活泼、主动、积极的学习风气。

    今天开始写下乡劳动总结,本星期内交。

    1964-10-20

    班会上谈劳动小结问题,又有些问题扯出谈了一下,引起了一些争论,这样反而好,问题弄清楚了,同学之间的隔阂也就消失了。

    1964-10-24

    中午班委改选,由团支部提出七个侯选人,这七个人都被选上了。

    1964-10-26

    在本校大操场举行了第十一届田径运动会,大会分高中男女四组、初中男女四组,进行田径十多项的比赛。我们男女同学都报了名,男子队情况不好,只有闵乃行一人得分,是铅球第四名、跳高第三名,接力没有取胜。女同学人虽少,可得分却近三十分,主要是许生婵和龚蕴玉两位同学得分。运动会到天黑才结束的。

    1964-10-27

    班委举行第一次会议,作了些分工,班长还是耿雪峰,我是学习委员。

    1964-11-6

    这次期考,成绩不能令人满意。我们班上好些同学都考得比我好,就如我前面的杨建忠吧,平时闷声不响,也好象不大“啃”,可是这次考试成绩却令人高兴,好几个100分。我真羡慕,大概他有很好的学习方法吧。

    1964-11-8

    宿舍里开展“红旗寝室”运动,我们又是民兵,更有责任使寝室革命化、军事化,我们寝室的同学都在争取夺得红旗。

    1964-11-11

    学校民兵团今天举行大会。为了今天开民兵大会,昨天我也忙了一场,和其他同学在学生会委员的指导下,出了一期《前进报》,是民兵大会特刊,一共有六版,还有大标题。

    1964-11-17

    中午,我们班上的团支部组织委员龚蕴玉找了我和另外三个团外青年去开了个座谈会,要我们对团组织提提意见,对团员提提意见。我们班上有十一名团员。

    1964-11-26

    下午第二课就去南通博物馆参观,是以民兵编制进行的,我们排先参观“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在南馆。中馆是南通地区反清乡斗争展览会。在北馆,我又看到了南通人民革命斗争史。

    1964-12-3

    学校学生会给我一个任务,就是宣传时事,搞一个“每日新闻”栏,每天将当日报纸上的新闻剪下来,贴在黑板上,上面再用粉笔写大标题。因此,学生会特订了两份《南通日报》,专门给我剪报。

    1964-12-4

    校刊《前进报》又出版了,我和马正泉都去抄写,这次是纪念“一二.九”运动二十九周年的特刊。

    1964-12-8

    数学学科召开了一个座谈会,主要是谈谈对代数教学的意见。我们小组是讨论的关于二次函数的教学效果,大家发言都很踊跃。

    1964-12-15

    班会校会时间,语文学科召集我们对语文教学提意见。

    1964-12-21

    体育锻炼时进行了全校的拔河比赛,我们班先胜了高一(1)班,和高一(3)班决赛时输掉了,场地也有问题,这是集体的努力。

    1964-12-23

    今天借书,叫何(在田)老师替我找了一本新的小说集《卖梨》。

    陈老师建议,在元旦前我们班上搞一个文娱晚会,大家高高兴兴地过年,因此,大家都在准备节目。我找了一篇田间的诗《祖国颂》,不知朗诵不朗诵。还准备和闵乃行等来个小合唱,闵乃行还说要我写个相声,想想比较难。

    1964-12-26

    下午青年学习小组学习,也是交流思想的,瞿汉宾同学发言。

    晚上,校里举行了“高举革命火炬照亮全球”的火炬接力赛,是初中以上各班女同学参加的,我们班只有七位女同学,但她们干劲也很足,有六位女同学组成代表队参加了比赛,也跑在前面哩。这次比赛没有记成绩,各班都发了纪念奖。

    1964-12-27

    下午第三课去郊区的钟秀公社,因为那里要办一个半耕半读的农业中学,我们是赶去庆贺的,并为他们表演节日,我们校里就我们班和高一(1)班两班的全部人马。

    1964-12-28

    学校举行了冬季长跑比赛,行程是二千米。全校有近二百名同学参加比赛,我们班上也有好些同学参加的,闵乃行是我们班第一个跑完全程的,接着到的是王必武、邓鑫慈等。

    1964-12-29

    整个下午都听报告,是请的南通地区贫下中农代表团来讲的。

    1964-12-30

    两课夜自修,我们班上用来举行“回忆1964年,展望1965年”主题班会。记得国庆节前也举行过这么一个班会,可情况很不好,大家你推我让,东讲西扯。今天呢,完全是另一番情况,教室里充满着愉快、团结和活泼的气氛。一开始是座谈,大家争相发言。第二课开始是节目表演,这些都是同学们在课余准备的,有自己创作的,也有照材料练习的。同学们的节目五花八门,有独唱、小合唱(我也和闵乃行等表演了一个)、舞蹈、表演唱、相声、山东快书等,单单七个女同学就有五个节目。

    1964-12-31

    下午听形势报告,是何书记作的。

    1965-1-4

    第十八周开始了,各科功课将进入最后进程,紧张的期末复习就要到来,同学们都很认真,他们毫不疲倦地学习着,细心地钻研各个题目。这也进一步促使我认真学习,准备以充沛的精力投入到期末复习中。

    1965-1-6

    下午听关于政治考试和期末考试的报告,是由朱主任作的。报告说了政治开卷考试。

    1965-1-13

    夜自修时,向姜仲凯同学借了一本代数参考书,看看做做。

    一课夜自修后,到宿舍开生活讨论会,本学期已进行了三次。

    1965-1-15

    夜降临了,一排排教室里的灯亮了,乳白色的灯光洒到教室外,一切那么静秘、美好,“当…当…”钟声响了。教室里更安静,只有翻书的声音,只有偶尔两句交谈。同学们都在用功,在看书,在解题目。明天就要考试了,这是进高中的第一个学期啊。

    1965-1-21

    校里小小的荷花池里养的鱼,捉了三百多斤,用于改善师生伙食,今天中午就是吃的红烧鱼。这几天考试,伙食要改善,今天早上是炸糕,明后天是赤砂园子和菜包子,中午有红烧鱼、狮子头和烩猪肝。

    1965-1-25

    昨天把最后一期(第二十期)“向阳”出版了,完成了本学期的编辑工作,这期的主要内容是关于移风易俗过春节方面的。

    早上和班上其他同学一起,到居民家里去倒马桶,这是班上团支部提出来的。

    天还没有亮就起来了,寄宿生都参加了劳动。住家生王景飏、周秦生和王必武也参加了劳动,共二十八人。我们赶到清洁大队,等了好久才带我们去分配,原来来得太早了。我和陈惠英一起劳动的,我们跑了好一会儿,遇见了二个清洁工,就上去帮忙。…天亮了,直到马维根来叫我们回去听报告。

http://www.ntzx.cn/HTML/tzr/ztbd/2013/09/30/08435010702.html



二、高一下学期

    1965-2-11
今天回到学校,把行李送进宿舍,宿舍搬到楼下,是102寝室。
    1965-2-12
今天开始正式上课,新的学习生活又开始了。
    1965-2-13
本学期劳动课改成三课时,是一起进行的。今天去蔬菜农场劳动,内容是拉粪,大家都抢着干。我和何冲同学一起担,是抬到地里浇菜的。抬了二趟后,陈老师叫我们去打泥,说工具不够。一到那里,又要去背船,要把船背过一段浅水滩,我和陈老师、许生婵、薛建超一起去。到了那里,把绳子拴好后就拉,一用力,绳断了,几乎摔倒,再来!把船拉过一段路,又碰到浅滩,再用力也拉不行了,陈老师只好再去叫人,薛建超到了对岸拉船,哪知脚陷进了泥,他索性踏进水里,用力抬起船,我和许生婵在岸上背,也憋了老大的劲,脸都涨红了,船终于动了,一点一点移了,慢慢地出了浅滩,进到河里,船好撑了,陈老师叫的人也来了。
劳动下来,非常疲劳,两腿象不要走了,肚子也饿了。
下午听刘(石生)校长的报告,内容还是关于培养革命接班人的问题。
    1965-2-17
新的学期开始了,工作也要开始了,中午开了班委会,对各项工作作了安排。
    1965-2-19
班上为了大唱革命歌曲,决定自己印歌纸,买了蜡纸,大家缴纸再印。今天闵乃行借来了钢板和笔,他先动手刻了。
    1965-2-20
仍去农场劳动,我和周秦生等人送菜的。第一趟,和何冲抬了一箩,又要走很远路,开始倒也不怎样,后来越走越沉重,脚也疼了,腰也痛,真吃不消,这一箩重103斤,扛子不算,但一鼓劲也就过来了。
    1965-3-7
今天早上开始,我们全班的同学,除陈建、汪竞泉回家,刘汉林未能来外,全部去大生副厂访问、参观、劳动。厂里的秘书给我们介绍情况,还叫我们在厂里的食堂吃饭,饭后,我们参加了一次义务劳动,是给铁器上油,再送到仓库去。我们由于抢着忙,身上都弄了油漆,大家都没有怨言。
    1965-3-22
本学期政治改由金正贤教导主任教,他是复员军人,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打过仗。政治讲得很好,基本改变了过去教师讲,学生听,大道理肚里装,实际行动没变样,教学为考试,考试背笔记的死板教条的状态,变得很生动活泼。
    1965-3-24
本月十五日,学校领导又在我们班开了一个教改动员会议。会上,何书记、陆主任、朱主任都作了报告,指出了教改的重要意义。校里本学期的教改还是以我们高一(4)班为试点,任课老师到会的都讲了话,好几位同学也表示了态度,决心当教学改革的尖兵。
    1965-3-26
语文教学,把书中的论说文提出来先教,直教到现在还没有完,因此作文也是写论文,我的论文写得不好,今天何(在田)老师对我的作文面批,指出了两点:第一,对学习过的理论、道理不能融会贯通,对其精神体会不深,因此在写读后感或运用到作文时,往往出现套用的毛病,或者是一味地引用,不求理解,写出的文章往往无力,人们看了只认为是对的,但是要问为什么呢?文章中就根本没有说明了。第二,在文章中对内容和写作方法处理不当,要么一味地追求写法,把写法固定下来,寻求对得上的内容乱凑,要么只想什么写什么,到头来不是缺乏内容或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的作用,就是结构涣散,组织不严。
    1965-5-15
下午由何书记谈关于学习毛选问题的团课,内容很好。
    1965-5-16
早上民兵活动,是行军,以追击敌人为目标,一直赶到节制闸。
下午去街头宣传,内容是援越抗美的。
    1965-5-21
今天早上上路,行军到江边农场,走了约八十里左右。
一开始脚步轻松,我又没有背背包,农场汽车替我们拉一半行李。二十里后,脚步沉重了,虽然努力,还是落后一段。过小海后,和虞学祥、杨建忠等走得快的一齐走,跟不很上,就走一段跑一段,很快地到了张芝山。过张芝山,我把张惠洪的背包背过来,又和他们一起很快地走,好几次,他们一阵急跑我就掉下来,走!下定决心!这样,我和大家一起到了农场。
十分疲劳,晚上睡得特别香甜。
    1965-5-23
第一次开始劳动,用铁锹把棉花田里冒出来的芦苇尖铲去,要铲进泥里一寸深。和何冲并排而行,手挥之下,一根根芦尖倒下去。下午也一样,和何冲拼着劲,赶着向前,数量很多,速度也蛮快,质量也蛮好。
    1965-5-24
起早捉地老虎,这家伙专咬棉苗。一共捉到七十五只,但还不是最多的。
下午打药水的。
1965-5-27
要回去了,晚上举行联欢晚会,在明亮的汽油灯下,我们欢聚一堂,表演了一个个节目。
    1965-5-28
农场很是对我们客气,今天晚上聚餐,又是肉,又是鱼,还有豆、汤、粉丝,大家都感谢这种盛情。
晚上招待我们看电影《雷锋》和《金沙江畔》,是场部放映队来放映的。
    1965-5-29
步行回家,已经走了一次,也不太吃力了,五个小时就到了学校。
    1965-6-6
去人民体育场做裁判,是1965年南通市小学生田径运动大会,大会开得很好,好多项目打破了市纪录。我的工作是记时。
    1965-6-13
本市各界二千多人今天在我校后举行横渡北濠河的群众性游泳运动,二中也来了好些人。
    1965-6-21
今天劳动,不小心从椅子上摔下来,扭伤了脚腂处的韧带,很痛。闵乃行同学送我到南通医院去看,用了绷带固定,用去了一元一角,医生说要二个星期才能好。
脚扭伤后,汪竞泉同学陪我到医务室看,后来劳动委员卫金涛来看,班主任陈老师来看,还借了二块钱,请闵乃行同学用自行车送我到医院去,闵乃行同学与我在医院耽误了三个多小时,来回用车慢慢推了走,真够吃力。到了校,同学们一个个关切地问我,用关心的目光看我。薛建超同学不怕麻烦地和我换上下铺。下夜自休后陈建关切地看我,告诉我一些保护方法……这一切都使我十分感激,使我进一步体会到集体的温暖。
    1965-7-5
一个学期过去了,下午举行结束班会。
    1965-7-6
上午到农药厂附近的地方去挖游泳池。


http://www.ntzx.cn/HTML/tzr/ztbd/2013/09/30/20433210711.html



三、高二上学期
    1965-8-29
    下午到校,老班主任陈老师到南京搞教改去了,班主任是刘石生校长和语文老师何在田。在何老师那儿报到,又缴费注册了。
    同学们来的不多,因为几乎下了一整天雨。
    1965-9-1
    开学了,上课了。代数英语都教了新课,第三、四课做作文“暑假生活小记”。
    1965-9-11
    下午,我和几个同学在教室里出黑板报,刘校长来了,我们的班主任来了!他和我们几个亲切地谈话,从过去腐朽黑暗的旧社会谈到今天进步光明的世界:“从过去过来的人,就十分珍惜今天和平的环境,”“有人问我怎么不穿好点,有了啊,和过去比,太好了!”多么意味深长的话,多么朴素的样子,老校长沉思在回忆中,斑白的鬓角,慈祥的面容,满意的微笑。
    1965-9-20
    看到陈老师——我们高一(4)班的班主任的来信,非常想念她。陈老师,你那熟悉的身影,亲切的语言,关切的微笑都记在我的心里。
    1965-9-24
    刘校长几次鼓励,班上气氛活跃起来了,特别表现在课上,大家把课堂当着战场,一点也不放过,有问题就问,就显得活了。
    1965-9-27
    班委选举结果,我真的当了班主席,责任重大,当不负同学之信任,try my beat做好工作。
    1965-10-5
    下午校会班会传达中央指示,是关于减轻负担,增强体质方面的。指示提出要把我们青年培养成身体健康、政治坚定、思想进步、业务较好、富有创造精神,既能从事脑力劳动,又能从事体力劳动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
1965-10-9
    因为各方面条件还不成熟,我们不下乡一月了。今天和全校初三以上各班一齐下乡了,地点在钟秀公社联合大队第二生产队。我昨天和王必武,还有何老师已经下去过了。
    1965-10-11
    今天还闹了个笑话。我一觉睡醒,以为天亮,看看天,灰蒙蒙,地,灰蒙蒙,天下着雨,看着水滴,以为真是天亮了,我去叫醒陈惠英和王景飏,她们也真起来了。三人忙了一阵,烧好了早饭,又谈了一阵,天还不亮,几点钟了?我有些怀疑了,到刘校长寝室里,拿了表一看,五点三十分,不是要天亮了吗!我又到了厨房,呆了一会儿,天还没有亮,依旧天蒙蒙地茫茫,陈惠英王景飏拉开被子又睡了,我看着油灯里油要光,也去寝室睡了,睡了一会儿才天亮。天哪!夜里二点多就煮好了早饭!原来我看挂表时把表面转了九十度,应该是二点二十分,看成五点三十分。可笑的是我看了表以后,汪竞泉看表也是五点三十分。
    1965-10-13
    我们炊事组共四人,担负起三十三人的饮食,担子很不轻,我们担得起,并且担得很快活。陈惠英管理资金,一天笑到晚,做起事来干净利落,只叫个快,她用学来的半生不熟的南通话说几句,管叫你笑个不休。刘汉林,他的脚瘸的,主要是烧火,他的嘴是最快,说的话最多,有了他,我们炊事组就有了快活的气氛,也失去了平静,甚至烧饭的时候。王景飏,她什么都做,虽不说太好,但那颗火热的心都叫人感动,她颇有文学天才,常说几句幽默的话来使热闹的空气加倍热闹。炊事组热闹,许多同学也喜欢呆在炊事组,晚饭后就一定有好几位同学在炊事组里谈天。
    1965-10-15
    中午吃饺子,炊事组和马维根、施菊英共六人,忙了半天,耽误开饭时间。馅是肉、菜、茶干,加上油多,又有调味粉,很是可口。。
    1965-11-1
    本学期期中考试全部开巻,时间延至下周。
    1965-11-26
    中午召开班委会。
    下午第三课锻炼,我们小组——曹乃忠、周秦生、陈建和我进行单双杠练习。
    1965-12-4
    今日举行文娱会演,节目不少。我们班的两个节目不错,一个是闵乃行和马维根的数来宝,记得很熟,动作也不错。另一个是女同学的舞蹈“到江河湖海去锻炼”,是她们自编自演的,闵乃行等帮助奏乐和朗诵。
    1965-12-15
    参加校组织的曲艺话剧小组,今天下午第四课举行成立大会。
    1965-12-24
    下午去南通港参加新建靶场的劳动,为了本市民兵进一步练好本领,加强战备,下决心在南通港附近修建一个靶场,建成后可以进行100米到400米的射击。
    1965-12-29
    专区三十多个学校的负责同志来我校观摩教学,在我们班听了语文“《农村调查》的序言”、英语“The dremhead(这个单词记错了)”、代数“复数开平方”,这当中,英语和代数上得较好。
    1965-12-31
    一年过去了,晚上去校参加迎新晚会,我班排演了一个节目《春满门》,比较成功。
    1966-1-18
    下午到码头为旅客服务,今天班级是我们班和高三(3)班,我们班只有我和王必武二人到的。
    1966-1-24
    昨天前天都到人民公园服务。公园里有“破除迷信展览会”、“花木盆景展览会”、“毒蛇标本展览会”和“南通市废旧物资回收利用展览会”。
http://www.ntzx.cn/HTML/tzr/ztbd/2013/09/30/20513310712.html



四、高二下学期

    1966-2-8
    下午学生会召开班委以上干部会议,讨论一些问题,要求班委干部认识自己的工作,鼓起干劲,突出政治,把班级工作搞好。
    1966-2-10
    中午举行第一次班委会。
    1966-2-15
    去磷肥厂参观,听厂团委书记的介绍,看厂里举办的展览会。
    1966-3-26
    晚上去青年之家服务,同去的还有周秦生、曹乃忠、许生婵等十人,我是抄黒板报的。
    1966-3-30
    中午音乐教师蒋老师叫去排话剧《一百分不是满分》,这是曲艺话剧组排的,共分两组。我们一组是姜仲凯饰父亲,高二(1)的杨平安饰母亲,我饰大志,初二(4)的陈大林饰小宜、徐德泉饰小毛。
    1966-4-1
    下午快下第四课,和马正泉、刘林林到操场上学习测量,我们共用了三种方法求旗杆的高,还想第四种的,因为要测直角,较麻烦,固省去。花了不少时间,但很高兴。
    1966-4-6
    明天就要期中考试了,不知怎的,这次可能是进高中以来最没有好好准备而参加的考试了。
    1966-4-11
    想不到又接受了一个任务,我们班上排的抗美援朝小剧《胡伯伯的孩子》,其中主人阿刚——十二岁的男孩、解放少先队队员,本来是薛建超演的,不知今天怎么又让我演了,说我的普通话说得较好。演话剧我倒不怕,可许生婵(饰小春)戴惠君(饰草妹)她们硬要演越剧调,这可把我难住了。
    1966-4-14
    今天民兵训练,是急行军去南通港,走了个来回,很疲劳。
    1966-4-23
    下午去“1966年南通市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当裁判,先是手榴弹,后是铅球。
    晚上本去城北教课,课已备。许生婵、戴惠君叫去排节目,直练到九时许。
    1966-4-27
    下午第三课评先进青年,这是教导处和团委会今年“五四”要表扬的,根据同学中的酝酿,一致同意刘启冲、马维根、龚蕴玉、朱启东四人。
     1966-5-3
    下午配合物理化学教学,参观本市红星五金厂和拉丝厂。还准备参观电镀厂的,时间来不及,没有去成。
     1966-5-7
    晚上到城北六队去教民校,本来是刘汉林教的,他来晚了,我就代了一些。
    1966-5-24
    上午劳动,下午学习讨论。以后也是这样,单日全天劳动,双日半天劳动。
    和何老师一起劳动,不禁感叹起时间来。何老师说,自己好象还觉着是个学生,可自己的学生已大学毕业。刘校长也说过,时间真快,明年的现在,你们就高三了,马上要离开学校了。是啊,时间确在飞驰。
    1966-6-1
    下午政治课讨论文化大革命,许多出生贫下中农的同学讲家史…象何冲、施菊英、瞿汉宾、薛建超、许生婵等。
    1966-6-9
    晚上,召开班、支、民兵干部联席会议,考虑如何开展班上的文化大革命活动。我们成立了一个核心小组,由刘启冲、陈惠英、周秦生、曹乃忠和我五人组成,负责班级文化大革命工作。
    核心小组谈工作,谈形势,直至凌晨二点,毫无倦意,何在田老师给我们一些提示。
    1966-6-10
    上午,工作组穆(国纯)组长向全校师生员工作工作报告,讲清形势,还说要弄个组织,立即召开学生代表大会,每班上五位代表,下午我班去消原来的核心小组,重新选举,结果五位代表是刘启冲、陈惠英、周秦生、瞿汉宾和我。
    1966-6-14
    学委会决定,高中要派人去辅导初中的同学,因此,我们班要去辅导初二(4)班。
    1966-6-17
    早上找了姜仲凯、卫金涛、陈建三人一起去初二(4),和他们谈了几个问题。
    晚上十点多了,卫金涛、孙金波等回教室来了,说:中央决定今年高考推迟半年举行。
http://www.ntzx.cn/HTML/tzr/ztbd/2013/09/30/20545810713.html



五、文革两年到下乡

    1966-7-1
    下午,团委会举行入团宣誓大会,又有十几位青年加入了团组织。我们班张惠洪同学也是昨日批准今日宣誓的。
    晚上,全班座谈,谈党四十五年的光荣历史,谈自己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切身体会。
    1966-7-2
    因为班上代表好几人都不常在班上,因此,今天又选出两位代表:张惠洪、吕林涛,增加领导小组的工作。
    晚上,小组开会,讨论今后工作。
    1966-7-16
    前天晚饭后到教室,看见高志良同学皱着眉,我说“怎么,不好过”?他笑着点点头,仍然捂着肚子,后来,刘林林和他说去叫医生。后来,邓鑫慈来了,说要送高志良到医院去,陈建一听就站起来走出去了,张惠洪立刻站起来,也走出去了,我也立刻去了。大家赶到,把高志良送上医院了,也才有八个人,四个人四个人轮班换着抬担架的。
    1966-9-12至9-17
    和周秦生出去串连,去上海。
    先后到上海戏剧学院、上海师范学院、交通大学、上海铁道学院、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参观鲁迅纪念馆瞻仰鲁迅墓。
    1966-9-18至9-21
    去南京。
    先后到南京大学、南京工学院,参观雨花台烈士陵园。
    1966-10-4
    和别班同学自由结合,下乡劳动一周。
    1966-11-3至12-5
    去上海串连,与庄安正、刘林林同行。
    先后到上海音乐学院、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学院、上海第一医学院,参观上海工业展览会(在中苏友好大厦)、抗大校史展览、上海博物馆、上海市阶级斗争展览会、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
    12日到火车站赶上往北京的火车,挤上去,开了整整三天三夜才到北京。
    先后到北大、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参观天安门广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颐和园。
    颐和园昆明湖上都结了冰,好多人在上面走呢。冷得不得了,在外面走,耳朵象冻掉了似的疼,脚也又麻木又疼,尖厉刺骨的寒风呼啸而来,又没帽子,又没棉鞋,又没围巾,确实冷得够受了。
     1966-11-25
    零点以后,突然集合,告诉我们,毛主席要接见我们了。多么高兴啊,(部队借给我们棉大衣)大家迅速集合起来,一会儿就出发了,一路上歌声不断笑声不断。
    我们排在前面,(大约十点左右)不一会儿就走动了,一步步向天安门靠近,一步步向我们敬爱的毛主席靠近。
    看见毛主席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站立在天安门城楼上,两手撑着栏杆,向着大家,向大家挥手致意,人群沸腾了,象波涛汹涌,一阵又一阵的欢呼,一阵又一阵的歌唱…队伍象一支红色的巨流,滾滾而过,又接踵而来。
    12月5日上午乘641次列车离京。
    1966-12-6至12-13
    到浦口,除庄安正外,我们下了车。找接待站,住南京大学。
    参观雨花台、中山陵、玄武湖。
    1966-12-29
    百无聊赖的生活伴随着我,一天又一天消逝,一天又一天到来……
    1967-1-6
    下午开始劳动,长桥商场主任和我们谈了商场的大概情况后,把我和许生婵分在棉布柜,把陈建分在五金交电柜。
    1967-1-18
    下午到校,下了一盘围棋后,和周秦生、闵乃行出去。后又去王必武家,到卫生学校、医学院一转。
    1967-1-19
    上午一到校,许生婵他们已联系好,是红星五金厂。于是步行到那儿,分配了就做,是浇铸。我和王必武是倒砂的。下午马正泉也来了,薛建超也许要来,许生婵不知是否,大约四五个人。
    1967-2-28
    近几天都是以各班组为单位讨论、学习、整风。
    班上整风没什么,闲得慌,去三中要了几张蜡纸,刻印东西,刻了十一张,戴惠君他们在刻印毛主席诗词谱曲选,也有十几张蜡纸。
    没什么事做,心里感到很空虚,有股说不出的难过。学校今后怎么弄,我们这一届怎么办?这都是未得解决的。
    1967-3-28
    军分区分配帮助我校搞军政训练的十二名解放军同志今日已到校。上午帮助训练队型,下午开欢迎大会。
    1967-4-18
    上午军分区政委、市革筹会主任车吉林同志来我校,在礼堂向大家讲了话。
    1967-5-30
    上午去城北大队劳动。
    1967下半年
    (武斗、无政府、混乱的半年)
    1968-1-4
    元旦后在姜仲凯家中玩,无意中谈到:我们现在在干什么?时间一天天过去,而我们却无所作为,吃白相饭,多么无聊!本来已高中毕业了,该怎么是怎么,现在却无能为力,青春时代大好时光白白浪费,怎不痛心,怎不着急!
     1968-3-7
    中国人民解放军6453部队南京180部队开进南通。
     1968-3-26
    省革委会成立。
    市革委会昨日成立。
1968-8-17
    今天,市革会举行执行“四个面向”动员大会,宣布一九六六届、一九六七届高、初中毕业生全部去专区六县插队。
     1968-9-28
    离校前,要求写文化大革命思想小结。
     1968-10-8
    昨日接庄安正同学来信,知道姜灶镇还没有分配,但时间不会太多了。在信中他这样说“农村是个好天地,並不象有些人所渲染的那样。总之,天不要怕,地不要怕,鬼不要怕,人不要怕,一切困难总是可以解决的”。
    庄安正信中最后这样讲“同窗四年,即将离别,离校匆匆,不及一面…去如东后写些信来,日后别忘了旧日的朋友。”是啊,旧日的朋友们各奔东西了,但我是不会忘了他们的,不会忘了和他们同窗四年的一切。
     1968-10-9
    分配方案今日下午终于出来了。
    我是分在丰利区的光荣公社——七个公社中最西北的一个,据说条件最苦。我班同在一起的是周秦生、王必武、王景飏,另外闵乃行、陈建、马正泉、汪竞泉在长沙公社,刘林林在北坎公社。
     1968-10-14
    事情真是千变万化,前几天还是确确实实准备去光荣公社的,昨日一早何在田老师来通知我,说如东有电话来,原定七公社不去了,地点另分配。
     1968-10-15
    还算快,重新分配很快公布出来,公社换公社…我是分在岔东公社。后天动身。
    1968-10-16
    上午学校举行了热烈的欢送会。
    下午和解放军同志、工人同志到马正泉家。马正泉这些时精神病好象有了苗头,整天躺在家里胡思乱想。
    1968-10-18
    17日(晚)九时去学校,父亲、弟弟送至跃龙桥,母亲与两妹妹送至码头。离别之际,我们学校倒还好,哭的不多,至少我没有看见。
    约晨五时半到新店,我们这条船下去了第一批人马。六时到岔南,我班陈建、闵乃行、汪竞泉也是这批下去的,还不知他们分在何方。七时到岔河,特停了一会儿,让大家上去玩了一会。
    公社有人来接,到公社卫生院,看到公社的分配,我和周秦生、与另一高三的同学在七大队三小队,王必武与另一在七大队八小队。大家要求换,最后成了十二人——高二(1)陆毓舞、王毓珠在三大队一小队,高二(2)叶顺琴、袁兵在三大队二小队,高三戴天、许世宏在三大队三小队,高三(3)刘铁龙在七大队七小队,我和王必武、周秦生在七大队八小队,另有朱向东、徐思旺(暂未来)在刘铁龙队。
    我们生产队的人把我们接到队里,在队长家吃中饭,这里的新米饭是好吃极了,喷香喷香。
    辛苦了一天,倒在自己铺的床铺上,(稻草)清香扑鼻,一觉睡去,把什么都忘了。


http://www.ntzx.cn/HTML/tzr/ztbd/2013/09/30/20563810714.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