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58阅读
  • 1回复

尚法尊:我深深怀念两位日本同学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前排左起第四名为北村青滋同学



我深深怀念两位日本同学

尚法尊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在沈阳市第九中学读书时,同年级有几位日本同学。和我关系比较密切的当属北村和大石,他们都是日本侨民的孩子。由于我和北村住校,同睡在校宿舍大木板床上,铺连着铺,经常在一起唠嗑,谈些旧事和家境情况。我们的童年都因日本侵略战争而暗淡。
      北村很要求进步,但因是日本侨民,不能参加青年团组织,我们便把他当成团外积极分子,让他参加团的一切活动。我保存一张1951年暑期团干班合影照片,其中就有北村。北村初中毕业后去了伊光中学高中,失去了联系。
      大石在高中一年级时,要随他父母回日本鸟取县老家,也要离开我们。1953年3月23日,我参加了高一·二班为大石举行的欢送会。
      大石是班上的数学课代表,为人诚恳谦逊,和同学相处得很好,所以大家发言非常热烈。袁维慈同学送大石一枚大别针作为纪念。我也代表党团组织为大石祝福,希望他回国后继续要求进步,早日成为一个日本共产党员。
      大石在我的本子上写下了他的誓言:“在斗争中修养和锻炼,向您学习,按着共产党员的标准树立一个革命人生观,早日争取一个日本共产党员!!”。为了不给他添麻烦,我在他的日记本上只写了“大石君:希望你能做个真正的日本人!”几个字。
      会开了一下午。大石激动地说:“我要在斗争中锻炼自己,建立革命的人生观,使自己早日成为一个日本共产党员,为了实现共产主义,为了日本人民的解放事业,为了打倒吉田政府而奋斗!”
      我查了当年的历史资料,中日关于日本侨民回国的谈判是从1953年2月15日开始的, 廖承志代表中国政府发言说:我们把日本人民和人民军国主义区别开来;把日本人民和遵从美国敌视中国政策的吉田茂内阁分别开来。我们是很愿意和日本友好的,本着这个人道主义,我们愿意协助自愿回国的日侨回国,3月5日双方签订了《商洽日侨回国问题的公报》,明确船只由日本政府解决,在中国境内的交通、食宿等费用由中国政府承担。3月20日至22日,日本派来三艘船只分别驶进了天津、秦皇岛和上海港口,第一批接走了4900多名日侨回国。以后的批次直到7月以前。7月后个别未走的,由红十字会继续帮助解决。这次回国约26000多人。
      大石跟哪批船走的?归国后的命运如何?他是不是成了日本共产党党员?均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1953年这批回国的日侨,他们可以把中国的情况介绍给日本人,同时也能把日本的情况介绍给不了解日本的中国人,促进了相互了解,成了中日正常邦交的和平使者。
        1989年春天,我的沈阳九中同学袁维慈去日本考察磁悬浮列车时,在飞机上与北村邂逅相遇。他把这消息告诉我后,我喜出望外。我对维慈说:等北村来北京办事,咱们一定去看看他。
      就在那年的夏天,北村终于来了。我和袁维慈在玄武门饭店会见了他。我们六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六只眼晴里噙满了泪花,四十多年前的幸福情景又浮现眼前。我们回忆了过去,也谈了家庭和孩子。
      北村说以后还会再来,但二十多年又过去了,终无消息。大石君,北村君,你们在哪里?今世我们老同学还有见面的机会吗?


http://hjgmemoir.blog.sohu.com/240340273.html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6-25
我深深怀念两位日本同学(修订稿)


1953年3月23日大石浩行为尚法尊日记本留言
我深深怀念两位日本同学
尚法尊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在沈阳市第九中学读书时,同年级有几位日本同学。和我关系比较密切的当属北村青滋和大石浩行,他们都是日本侨民的孩子。由于我和北村住校,同睡在校宿舍大木板床上,铺连着铺,经常在一起唠嗑,谈些旧事和家境情况。我们的童年都因日本侵略战争而暗淡。
北村很要求进步,但因是日本侨民,不能参加青年团组织,我们便把他当成团外积极分子,让他参加团的一切活动。我保存一张1951年暑期团干班合影照片,其中就有北村青滋(第一排左起第四人)。北村初中毕业后去了伊光中学高中,失去了联系。
大石在高中一年级时,要随他父母回日本鸟取县老家,也要离开我们。1953年3月23日,我参加了高一·二班为大石举行的欢送会。
大石是班上的数学课代表,为人诚恳谦逊,和同学相处得很好,所以大家发言非常热烈。袁维慈同学送大石一枚大别针作为纪念。我也代表党团组织为大石祝福,希望他回国后继续要求进步,早日成为一个日本共产党员。
大石在我的本子上写下了他的誓言:“在斗争中修养和锻炼,向您学习,按着共产党员的标准树立一个**人生观,早日争取一个日本共产党员!!”。为了不给他添麻烦,我在他的日记本上只写了“大石君:希望你能做个真正的日本人!”几个字。
大石给幼年曾在日本东京生活过的李葆湘同学留了家庭地址,嘱葆湘有机会去日本,一定去找他,同去高原寺和目黑,看看葆湘过去住过的地方。

会开了一下午。大石激动地说:“我要在斗争中锻炼自己,建立**的人生观,使自己早日成为一个日本共产党员,为了实现共产主义,为了日本人民的解放事业,为了打倒吉田政府而奋斗!” 我查了当年的历史资料,中日关于日本侨民回国的谈判是从1953年2月15日开始的, 廖承志代表中国政府发言说:我们把日本人民和人民军国主义区别开来;把日本人民和遵从美国敌视中国政策的吉田茂内阁分别开来。我们是很愿意和日本友好的,本着这个人道主义,我们愿意协助自愿回国的日侨回国,3月5日双方签订了《商洽日侨回国问题的公报》,明确船只由日本政府解决,在中国境内的交通、食宿等费用由中国政府承担。3月20日至22日,日本派来三艘船只分别驶进了天津、秦皇岛和上海港口,第一批接走了4900多名日侨回国。以后的批次直到7月以前。7月后个别未走的,由红十字会继续帮助解决。这次回国约26000多人。
大石跟哪批船走的?归国后的命运如何?他是不是成了日本共产党党员?均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1953年这批回国的日侨,他们可以把中国的情况介绍给日本人,同时也能把日本的情况介绍给不了解日本的中国人,促进了相互了解,成了中日正常邦交的和平使者。
上世纪八十年代,李葆湘同学曾有机会去日本考查过两次,想找找大石,但多年没联系,亦无线索,去哪里找他呢? 留下的只是遗憾和思念.
1989年春天,我的沈阳九中同学袁维慈去日本考察磁悬浮列车时,在飞机上与北村邂逅相遇。他把这消息告诉我后,我喜出望外。我对维慈说:等北村来北京办事,咱们一定去看看他。
就在那年的夏天,北村终于来了,这时他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姓氏首藤。我和袁维慈在玄武门饭店会见了他。我们六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六只眼晴里噙满了泪花,四十多年前的幸福情景又浮现眼前。我们回忆了过去,也谈了家庭和孩子。
首藤说以后还会再来,但二十多年又过去了,终无消息。大石君,首藤君,你们在哪里?今世我们老同学还有见面的机会吗? 2012年10月4日修稿

http://tieba.baidu.com/p/1903208229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