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87阅读
  • 1回复

陈步云、裘昌淼忆哈军工岁月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编者按:
今年是哈军工65级学员入学50周年,为了庆祝这个不平凡的日子,在编写65级大事记:《在毛泽东思想光辉照耀下成长》时,为了使大家都动起来,呼吁全体65级同学不分系科、不分职务、团结一致,大家一起把65级学员的光彩人生写出来。在所有的征文中,陈步云和裘昌淼同学的文章很有代表性。短短的4个月正式复课,陈步云和裘昌淼研究得多么深刻!谁说65级同学没有上过一天课?这里做了最好的回答!
               吴新明
                          2015.1.25
哈军工学习有感
65571班陈步云
"陳步云是谁?他的录取通知书到了!"
记得是1965年8月15日下午二点左右, 我和人民公社的社员一起在田头劳动。因为七月十二日高考结束后中学校长陈思谦一再提醒我们要抱一颗红心做两种准备,我从小就听话,自个儿想:考也考过,(体)检也检过,烦也没用,干脆不烦了,(好象《好了歌》)就一门心思地抱着不能被录取的念头,(准备最坏的打祘)踏踏实实地干活去了。当时秋高气爽,微风轻拂。这一拨人忙秋收,那一拨人忙秋播,为挣工分都忙得不亦乐乎!这时,有位眼尖的同伴小伙远远就看见乡村邮递员骑着自行車直奔田头而来,待近了些时,只听邮递员大喊:“陈步云是谁?他的录取通知书到了!”早有人三步并成两步赶过去代我签收,送到我面前,当时的我似乎也不怎么激动,放下农具,在衣襟上认真地擦去双手粘满的泥巴,接过通知书,只见上面赫然写着江苏省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委员会寄陈步云同学收等字样(见附件)。我知道已被哈軍工录取了。
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看到的是下面的文字:
文字并不长,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算是看明白了。
四天后即八月十九日,我左手拎着一个网兜,里面兜着一个我父親给我買的搪瓷脸盆,盆里装着母親为我准备的衣服,还有我喜欢的几本书,一边听着父母的嘱咐,一边挥着右手和兄妹和一众父老乡亲们说再见。怀着一颗报効祖国献身军队的心告别了家乡。人生的一个新原点就这样创立了起来。
  就象河流中隨波而飘的一片树叶,忽悠之间我这个出身农村的放牛娃,五十年就这样飘过来了。我们是文革前的最后一批国家招考的大学生,也是哈軍工的最后一期学员,具有划时代意义。母校五三年创立轰轰烈烈,七十年被分拆凄凄惨惨前后两重天,不忍回顾。从哈军工分建出的炮兵工程学院四易其名,(见附图),个中艰辛略见一斑。
2013年十月江苏哈軍工校友会在南京为纪念哈軍工建校六十周年进行了纪念活动,王克曼同学大会致词,吳新明同学就軍工史发表演讲,精彩至极终生难忘!与会者皆系银发一族,最年轻的也在六十七丶八岁上下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写到这儿陳某人突发想 2023年纪念哈军工建校七十年,2033年纪念哈军工建校八十周年⋯⋯的时候我们65571班的同学还要来参加呀!还要来发表演说呀!我把这个伟大的想法暂定名叫做"2023约会"。那时候我会拿出一瓶多年珍藏的天下最棒的南通美酒招待你们。这是我的倡议  学友们,要积极响应呀!!!
又:我是当地陈氏家族的第一位大学生 。陈氏家族的后人们有考取清华的,也有考取北大的,其它院校的就更多了,到部队去的不少,有参加中越自卫反击战的,也有在中苏边境站岗放哨的。我的大兄弟没有机会考大学,在文革中参軍,部队就在東北,后来被提拔为军官, 我的父親为我们着实骄傲过 。
又:記得高中同班有位马姓学友,他自觉当年参加高考状态不佳 向学校申请复读高三于次年参加高考,好说歹说学校最后同意了他的要求,谁知机会错过竟一去不返!六六年开始了文化大革命就没有高考的机会了,成千古恨事。好在这位同学头脑灵活 把握住了改革开放的机会,苦干一番,现在佔有亿万财富,日子过得很滋润。
另:同班学友河南信阳王海江教子有方,他的儿子王凡(现为大校)考取了南京工程兵工程学院 毕业后在校任教,多年被评为模范教员多次立功受奖,子继父业 一代胜过一代 真是难得!



一字发音师吴新明
我是南通人,古有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的传说。南通州指的就是这个南通。南通建县是很久远的事了,南通州的地方话是出奇地难懂,外地人听了后说象日本语,是否属南夷蛮语,也无可考证。 据说在当年中越自卫战中是立过战功,我方情报屡遭敌方破译,无奈之中,指挥官拉来南通籍战士用南通话发布命令,就这样胜过了敌方。南通方言 在我看来,就等于是一座待开采的金矿。从语音学至文学的角度都大有研究的价值。举例说,南通话有“诈疲混”一句,意思是佯装疲倦样子混过去。又有一烏撑天一句,指一只烏鴉撑(遮盖)了天空,形容昏天黑地。还有剖草寻蛇,指有意找刺,意在挑起事端,太多了。
南通话口音重的我,对普通话发音不准是经常的事。记得有一次吳新明学友从家乡带来煎饼和鱼干特产慰劳大家。正吃着的时候,我记不起为什么原因和吳新明辨论起“缺乏”一词中的“乏”字的声调是四声还是二声?我总是念成四声,总认为是对的,好象当时老师也是这么教的。查字典结果我错了,应读二声。结果我下定决心恶补汉语拼音,学习韵律十三轍,一直熟记“发花梭波面乜、姑苏一七怀來、灰堆遥条尤求言、前人辰江阳中东”,同时还学习绝句和律诗作法弄清了平仄规则等。有时也喜欢弄个七绝或七律的玩玩,只是对偶句要工整实在不容易做到。
  近年来经常接到骗子电话,我尝试用下列方法应答倒也省去了不少烦恼。有时我拎起话筒用南通话说:伲伺辣过?意思是请问你是哪一位?对方听不懂蒙在那里楞是一个词儿也没有,再重复一次伲伺辣过骗子就把电话掛了。我想他肯定会认为电话接到了云贵川的那个深山里的少数民族的人家里去了。有时我会对着话筒说:hallow!I am Dr Chen. I can not understand what you say , Please. ...标准的中式英语使骗子以为电话接进了美国大使馆,很快就没声音了。感觉这个办法很有效的,老骗子不敢來了 新骗子有时还要尝鲜。


讨论什么叫绝对真理?
当时流传着未发表的毛主席的著作《工作方法六十条》,许多同学都按照那里提的要求制定了自己的学习计划 按照这个计划除了学习自然科学之外还要学习哲学、政治经济学、逻辑学和文学等。哲学道理比较抽象,一时理解起来有困难,我们经常互相讨论。一次和王克曼讨论什么叫绝对真理的问题。王克曼爱学习,学哲学先行一步,理解得也比大家深刻。他自然引经据典、深入淺出、一番论证,说得大家心服口服。学友王海江对哲学也很有兴趣,聪慧过人,博览群书又学以致用,收益颇丰,不愧为学习之典范。多少年后他在给他即将大学毕业的儿子王凡的信中这样写道:你的文学不错,数学计算机和外语也不错,然有一个问题要提醒你的是,一定要抽出时间学点哲学,这是聪明学智慧学科学学,具体说你可认真读读毛泽东的“两论”即《矛盾论》和《实践论》,这对你掌握正确的思想方法正确地分析问题、认识问题一定大有补益,这比异想天开、胡思乱想、幻想走捷徑等会好得多得多。几十年来,我想我们大家对学好哲学这门课的重要长远深刻意义体会至深。在学友们的影响下 本人也由原来的对哲学课觉得枯燥无味、艰涩难懂不感兴趣,转变为对哲学课兴趣浓浓,自觉运用哲学理论指导工作和生活,细数应用成果也谈不上取得什么骄人的成就,但确也避走了不少弯路。譬如,运用时空观念观察人生建立了人生时空观模型:423理论。这个理论的要点是:从空间角度看人生 一个成人有四个方面的关系存在;如为男性则面临父母、岳父母、妻子和子女这四面关系(除此之外还有社会关系)不同的面有不同的内容,又各有不同的处事规范,综合起来就象一个完美的四面体,只要其中有一个方面的关系未处理好,就会失谐不得安宁;从时间角度看人生,包含两个转折期和三个阶段。具体说就业、结婚、成家生儿育女,这些标志性事件所涵盖的是第一个转折期,这之前为人生第一阶段。这之后为人生第二阶段,而退休是人生第二个转折期的标志性事件。退休之后为人生第三阶段。人生在不同的转折期和不同的阶段内(五个时段有顺序承接的规律不得违背)各有不同的使命和任务。人生时段转变了,人生使命也要相应转变,不转变就要碰壁,就要接受规律惩罚。我等皆己退休进入人生第三阶段了。人生第三阶段的使命和任务是什么呢?退而休也。我们要积极的休,而不是被动的休。积极的休,即是要主动关心自己关心家人,做好保健养生工作,把这些放在突出的位置上。一句话也就是说要把生活重心从上班赚钱养家糊口,转移到保健养生方面来。流行的话是把自己身体弄好了,则自己少受罪、子女少受累、节省医药费贡献全社会。借此机会谨以学友的身份提醒各位学友:退休新时期生活的中心任务是保健养生,要做养生达人,慢步去天堂,不要快跑,不要刘翔速度,不要搭乘动車不要N倍超音速飞机,不要火箭,更要提醒各位自觉遵守纪律:不要插队⋯⋯记住当哈军工建校七十周年八十周年…纪念的时候,我们65571班的各位同学还有个"2023约会"在等待着(ing)哩!
写到这里,不由诗兴大发,聊作七律·成功老化 (见附)。各位权当笑料一览,不要在格式上过分苛求,自认为对偶句还写得可以。
吾辈退休何去从?   愿君复赏夕阳红。
身病皆因保养少,   体健缘由经络通。
养生养成百寿叟,   调体调成老顽童。
集翁广有百岁诀,   何不拿来为我用!?
(附注:成功老化 国际流行 英文叫做sucessful aging 也可译成成功老或康老,区别于衰老和病老,指含有高质量的老年生活,健康寿命几乎就是全寿命,享受一种叫做to feel better and live longer的晚年 。 集翁:指南京大学的郑集教授,享年111岁。是当今世界上的最长寿教授。他的养生经验是合理补充营养素,因为他认为三歺饮食提供的营养满足不了机体的要求)

三倍角公式的工程意义
为了做好复课前的准备工作,我和裘昌淼同学一起温习高中数学 互相点题抽背。当然对于三角函数中的三倍角公式等更是牢记在心。不知什么时候,灵光一闪,那三倍角正弦公式不是正内藏着一个工程课题嘛你看 Sin3x=3Sinx-4(Sinx)e3 很明显,它可以写:Sin3x=F(Sinx)的函数形式。利用运祘放大原理把这个正弦信号放大三倍作为一个加数,再将这个正弦信号作立方运算后放大四倍取反与前一个加数求和,得到的显然是一个为输入频率三倍的信号。这就是一个三倍频器的工作原理的数学描述!在工程上利用这个原理做成一个黑盒子,多级复用,则可实现3的N次方倍频(N表复用次数)如取四级则可达81倍频。 假设这个正弦波是50赫兹的交流电 四级复用得50X81=4050赫兹,将这个高频的交流电源进行整流滤波后为获得高精度直流电源而后续处理的稳压过程,可想而知会变得十分简单的了。这里提出了一个新概念叫有源整流技术,这和通常的不同。作为倍频器,或作为动力电有源整流技术获取高精度直流电源其工程意义是否可行,这里是抛砖引玉,望各位学友评论。


数学奥妙无穷
复课那时候,基础课的教员给我们讲高等数学,令人着迷。极限、微分、导数、梯度等初始概念的导入将我们的思维引向了高等数学的广阔领域。学到后来,遇到了最有趣的莫比斯烏带,说的是从一页白纸上裁下一长长的矩形状纸条,一面涂上红色一面涂上绿色,再将两端错色对接起来,即是注意把红面的一端与绿面的另一端对粘就是了。抓一只蚂蚁放在带子的面上让它爬行记下爬行的路线。你会发现蚂蚁会从红面爬到绿面,又从绿面爬到红面…⋯ 它实际上就变成了一个(!)面,一个曲面!不是一般的平面。看起来象一个带缠绕的环。这是否就可以说对立的两方面就这样被统一起来了呢?奥妙还在后头,假如我们说红面为正面,则绿面为反面了。蚂蚁在烏带上从正面爬向反面,又从反面爬向正面,在这里,正面转化成了反面,反面转化为了正面。这是否又可说是对立的双方在错色对接的条件下互相向相反的方向转化了呢?似乎其中有些道理。记得那一年毛泽东主席接见外宾邀请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先生参加,二人有一段对话 是这样的,毛对赵说:佛教有一个公式 说你是赵朴初 你又不是赵朴初,是名字叫赵朴初,是这样的吗?赵老正欲回答外宾恰来了,对话就此中止。毛主席的意思归纳起来即为:某是X,非X,名 X也。红面是正面,也不是正面,是因为它被叫作为正面。绿面是反面,也不是反面,是因为它被叫做反面。这是不是有点儿相对主义的味道?《黄帝内经》中有阴平阳秘之说,这和秘字作何解释?我理解秘字的秘密就是强一点儿,就是阳比阴总是保持要強势一点儿,稍強势一点儿的阳,对阴虽然不是平衡态,但却是事物的常态。平衡态是相对的暂时的,难以维持的。阴平阳秘态则可以维持,稍强势点是个小量变,它有个可控范围也可操作,量变到质变、离质变的量还远着哩。另外从色度学来看红色和绿色,它们不过是色度坐标二维系统中的用x 和y表示的两组不同的(x,y)枯燥无味的数值而已完全不显有色彩的影子。大科学家楊振宁博士除了讲他有生以来共遇到过N次选择,每次都被选对了之外(此话记忆尤深),他还说他是一个保守的革命者,革命之前冠了保守二字加以限制,既受保守限制又何以叫做革命敝人久思不得其解。保守和革命在他看来既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在他身上就实现了统一 望学友见文指点,愿闻其详。总之 哲学和数学结合在一块儿,有趣的事儿太多了。可能扯得远了。谢々了。


我的哈军工艰辛求学之路
65571班  裘昌淼
1965年我和65级其他同学一样是怀着激情和梦想考上哈军工的,立志以哈军工为起点为国防尖端科技事业奋斗终身。但是造化弄人,我们入学哈军工五年除了一年当兵和四清外,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如果没有复课,那么一天正课都没有上,70年我们65级终于被“毕业”和扫地出门了。文化大革命就这样击碎了我们的军工梦,大部分65级同学因此而改变了人生轨迹。对此,我虽感到命运的不公,心有不甘,但没有抱怨和后悔,对哈军工则只有深深的眷恋。值此65级入学哈军工50周年之际,谈一点对65级的印象以及简述一下我在哈军工的艰辛求学之路,以表对哈军工怀念之情。
一、我心目中的哈军工65级
我是哈军工65级的一员,所以在简述我的哈军工求学之路之前,必须介绍一下我对相同命运的哈军工65级的整体印象。我认为哈军工65级的整体素质极高、蕴藏的能量巨大。所以,虽然65级在哈军工的学业被文化大革命耽误了,但在毕业以后成才比例仍然很高。
首先,哈军工65级的整体素质是极高的。哈军工经过院系调整后将学校的培养目标确定为国防尖端武器的科研设计人才,所以62年起招生的方针作出了重大调整,除了严格的政审和体检以外,强调学业成绩突出,並获得“提前选拔、参加统考(高考、单独录取”的“尚方宝剑”,因此从62年起哈军工的招生突破了清华大学的垄断,招收的学员非常优秀,65年招生质量也非常高。65级的高考成绩接近全国最高学府清华大学(录取分数线是全国最高的)的65年新生,但哈军工还要进行严格的政审和体检。所以,65级的整体素质要高于他们的65年新生。据65年哈军工浙江省招生组长郭普明讲,清华在浙江省招生凡是第一志愿填报清华且每科平均成绩在80分以上的不看档案就发录取通知书,哈军工在浙江省招收的50名新学员49名平均成绩都在80分以上,其中一名金华一中的学生,家庭出身实在太苦了,79分也录取了。哈军工65级还有两个特点:一是多数学员在中学都担任过学生干部,所以他们政治上比较成熟,组织活动能力强。据当时6支队8连(五系65级男学员)的指导员张安荣讲,8连学员入学前担任过班长以上干部的占40%以上。二是众所周知哈军工是干部子女最集中的大学,他们政治敏感性强,胆识过人。总之,综合高考成绩、政治素质和身体素质全面衡量,哈军工65级的整体素质极高,在全国高校中是姣姣者。
其次,哈军工65级蕴藏的能量是巨大的,经过当兵和四清的磨练,他们的能量在文革初期象火山爆发一样喷发出来了,但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革竟然是错误的。我是反对文革的,衷心拥护中央81年对文革所作的结论,这里回忆文革初期的历史片段,仅仅为了说明哈军工65级的能量。虽然时隔将近50年,但是文革初期15天发生的事件还记忆犹新。
66年8月10日,65级提前结束在绥化县的四清工作返回学校,放下背包就迅速投身文革运动。不到一个星期,就将军工大院搞得天翻地覆。8月16日,在院办门前揪斗了院长刘居英,从此点燃了哈军工的文革烈火;仅仅15天,就揭开了黑龙江省委的盖子;8月25日,在哈尔滨八区广场斗争了省长李范五,从此又点燃了哈尔滨市和黑龙江省的文革烈火;此后,哈军工造反团到北京和全国各地纷纷建联络站,助燃全国的文革烈火。那时哈军工的名声不仅威震哈尔滨、还远播北京和全国。从上面简述中可以感受到在这15天里65级这帮平均年龄仅20岁的青年学生创造了令人震惊的奇迹,他们有如神助,15天的行动一气呵成、所向披靡、势如破竹。为什么这样的奇迹没有发生在首都北京,没有发生在其它省市,只发生在哈尔滨,这说明哈军工65级具有巨大能量、超强能力和精准的政治判断力。只可惜这批人生不逢时,他们创造的那一幕只能象陨落的流星一样一闪而过,灰飞烟灭。2013年9月,我在65571班北京聚会中曾发表过类似的感慨,接过我的话题,谢小沁揭示了一些幕后的秘密,这里就不作转述了。
65级是哈军工所有年级中学业被文革耽误最严重的一个年级,但由于65级学员具备上述优势,且经过当兵、四清和文化大革命的摔打和考验,所以出校门后不受专业技术的束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涌现了一批将领、政要、甚至院士,成才比例仍然很高。据吴新明统计,哈军工共毕业13期学员,平均每期的拔尖人才比例为1.449%,而65级拔尖人才比例为1.797%,远高于平均比例,在13期学员中位居第四名,居上游水平。
我还在65571班北京聚会时凑过一对联,在紧接着的中秋节又用毛笔书写在宣纸上(附件一:《对联书法作品》)献给全班同学,上联是:忆往昔恰同学少年风华绝代,下联是:看今朝数风流人物各有千秋,横批为:流金岁月(原为:抚今追昔)。我想这付对联的意境也是哈军工65级同学50年岁月的写照。
二、我的哈军工艰辛求学之路
我是一名工农子弟,除了读书、搞技术,没有其它爱好和专长,所以选择了一条在学校复课后继续自学、出校门后准备搞技术的道路,这条路在当时的条件下是非常艰辛的,可是我走了,并且走过来了。下面简述一下我的哈军工艰辛求学之路。
我是在浙江省的偏僻乡村上的小学和中学,高考前对哈军工是一无所知。65年高中毕业填写完地方大学报考志愿(我的第一志愿是清华大学)后,班主任通知我去杭州检查身体报考军校,我当时不以为然,硬着头皮去了。到杭州才知道是哈军工招生,当时哈军工在浙江省是内部招生,招生组组长是郭普明(当时的五系教务处副处长),他向我们介绍了哈军工的基本情况,当他介绍到哈军工是培养国防尖端科技人才时,就神秘地反问:“你说军工有没有原子弹系?有没有导弹系?”把我说得心里痒痒的,因此,对哈军工动心了并报考了,还担心考不上。
当哈军工的入学通知书送达时,心里很激动,立志要在哈军工好好学习,立志为国防尖端科技事业奋斗终身。到学校后又听院领导宣布,根据毛主席和毛远新的谈话精神,从65级起实行三段教学,即:半年当兵、半年搞四清,三年正课学习,一年半工半读。当时感到很光荣很骄傲,觉得哈军工上对了,只有上哈军工,才能有机会根据毛主席的直接指示精神,在全国率先实行新学制。因此,非常投入地参加了当兵锻炼和四清工作队的工作。
66年8月份,听说要提前结束四清回学院参加文化大革命,感到很高兴,一是由于终于完成了三段教学第一阶段的任务,二是要参加毛主席亲自发动以防修反修为目的文化大革命。但是也感到有些担忧,担心文化革命要耽误三年正课学习,所以希望文化革命早点结束。因此,我非常注意中央领导的讲话,希望能够从他们的讲话中找到文化革命要搞多长时间的答案。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周总理的一次讲话精神:学校的文化革命要经历斗(斗党内走资本道路当权派)、批(批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改(改革教学制度)三个阶段,大约需要半年左右时间。这样我感到心里有底了,所以非常踏实、非常积极地参加了第一个半年的文化革命。这里順便说一下文化革命初期我为什么没有参加两派:我搞四清是在太平公社解放大队,我们大队的同学很团结,希望大家还在一切参加文化革命。因此,返校后池太峰和易小冶回北京了解文化革命的动向,我们留在学院的同学要求集体参加造反团,但五系65级的部分人已经自封为造反团的头头,开始招兵买马,他们要求我们以个人身份参加,不能集体参加,这样形成了情绪对立,参加造反团的事就搁置下来了;加上易小冶从北京回到军工后说她赞成北京有人提出的学习“五四”学生运动不搞派别、只搞飞行集会,即只搞辯论会的做法,因为每个人不可能在每个问题上都有相同看法,所以没有必要搞两派,而且搞两派后会造成群众对立,干扰文化革命的主攻方向,延误文化革命的时间。这正合我当时怕文化革命时间太长耽误正课学习的想法,所以一拍即合,就和他们一起不参加两派活动,独立参加了文化革命。
文革初期以67年初省革命委员会成立、造反团掌权和八八团解体而搞一段落。我当然也“站错了队”,虽然不理解,但也不在乎,只是天真地认为总算没有两派了,哈军工可以走上一心一意搞斗批改的正确轨道了。然而,造反团内部又起战火,又分成了两派。“捍联总”在6月9日将院革委会的权夺了,剰下的人又自然成了“炮轰派”,而且,两派斗争的硝烟迅速弥漫在整个哈尔滨上空,7、8月份还发展成激烈的武斗。我当时是同情“炮轰派”,最后也成了“炮轰派”,但对文革已经失去了信心,感到两派斗争无休无止,文革结束遥遥无期,上课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了,所以8月份回老家逍遥去了。
9月份毛主席发出了复课闹革命的号召,全国高校陆续复课。这个时候我在老家收到韩立拓的来信,说已经复课了,已经开始在上高等数学了。当时我感到喜出望外,感到在哈军工学习专业知识的梦想还可以实现。因此,我一方面从高中数学老师那里借了他用过的杭州大学高等数学教科书自学,一方面准备返回学校。5系65级炮轰派复课从67年9月一直到68年1月,约一个学期左右的时间,共上了高等数学(基础部分、电工基础(上册)和英语(第一册)三门课程。我因为返校晚了,高等数学的微积分只能自学,我借了同宿舍孙先潮的清华大学出版的高等数学,该书编写得非常深入浅出,非常容易自学,比杭州大学的课本强多了,所以我很快学完了微积分赶上了大伙的进度,从微分方程开始和大伙一起上高等数学课。电工基础則没有耽误,与大伙一起学习的。开的英语课则非常基础,从26个字母开始讲起,由于我有中学的英语基础,所以英语教员带我和陈治香到图书馆借了美国原版的英文电工基础让我们自学,不用跟着听课。
68年初,由于有人提出复课就是复辟,反对复课,工宣队决定停止复课,于是复课就寿终正寝了。但是复课点燃的学习专业知识的热情在包括我在内的部分军工学子那里没有熄灭。我从复课开始一直到毕业几乎没有停止过自学,基本学完了基础课、专业基础课和部分专业课。68年复课停止后,一边参加运动,一边利用空余和晚上时间从63级和62级老学员那里借教科书自学完了基础课和部分专业基础课。内容包括复变函数、傅立叶变换、拉普拉斯变换和场论在内的专业数学,包括电磁场理论在内的电工基础。68年冬,回老家三个月,带回家一提包书,自学了脉冲技术、微波技术、天线和雷达接收设备等课程。69年,还参加一段时间507教研室的科研工作,负责视频放大器的设计。507教研室的教员还给65571班学员上过几次晶体管及放大电路的课程。此后还大量阅读了无线电杂志,比较系统地搜集和学习了晶体管电路的知识,还与班里同学一起装晶体管收音机,应用实践所学的晶体管电路知识,实际上也感到毕业后前途渺茫,提前练点手艺,为以后的生计打基础。69年到毕业前还自学了第二外语--日语,日语水平基本达到能借助字典阅读科技文章的程度。从68年到毕业以前,陈步云和我住同一宿舍,我们大部分时间白天一起参加运动、搞专案和参加科研,晚上关门自学,他自学也很刻苦。
由于在自学中坚持做每一道习题,对专业课中出现的每个公式进行严格推导验证並纠正排版印刷錯误,因此,我在哈军工养成了比较强的自学能力和良好的自学习惯,也掌握了比较扎实的专业知识,这为毕业后参加工作的过程中继续学习新知识以及成功从事科研和项目开发打下了基础。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BayFW9BOIvIJ:hbjysy.com.hjgbj.com/show.asp%3Fid%3D2326+&cd=47&hl=zh-CN&ct=clnk&gl=cn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6-25
裘昌淼:我的哈军工艰辛求学之路

                                                   我的哈军工艰辛求学之路
    我是一名工农子弟,除了读书、搞技术,没有其它爱好和专长,所以选择了一条在学校复课后继续自学、出校门后准备搞技术的道路,这条路在当时的条件下是非常艰辛的,可是我走了,并且走过来了。下面简述一下我的哈军工艰辛求学之路。
    我是在浙江省的偏僻乡村上的小学和中学,高考前对哈军工是一无所知。65年高中毕业填写完地方大学报考志愿(我的第一志愿是清华大学)后,班主任通知我去杭州检查身体报考军校,我当时不以为然,硬着头皮去了。到杭州才知道是哈军工招生,当时哈军工在浙江省是内部招生,招生组组长是郭普明(当时的五系教务处副处长),他向我们介绍了哈军工的基本情况,当他介绍到哈军工是培养国防尖端科技人才时,就神秘地反问:“你说军工有没有原子弹系?有没有导弹系?”把我说得心里痒痒的,因此,对哈军工动心了并报考了,还担心考不上。
    当哈军工的入学通知书送达时,心里很激动,立志要在哈军工好好学习,立志为国防尖端科技事业奋斗终身。到学校后又听院领导宣布,根据毛主席和毛远新的谈话精神,从65级起实行三段教学,即:半年当兵、半年搞四清,三年正课学习,一年半工半读。当时感到很光荣很骄傲,觉得哈军工上对了,只有上哈军工,才能有机会根据毛主席的直接指示精神,在全国率先实行新学制。因此,非常投入地参加了当兵锻炼和四清工作队的工作。
        66年8月份,听说要提前结束四清回学院参加文化大革命,感到很高兴,一是由于终于完成了三段教学第一阶段的任务,二是要参加毛主席亲自发动以防修反修为目的的文化大革命。但是也感到有些担忧,担心文化革命要耽误三年正课学习,所以希望文化革命早点结束。因此,我非常注意中央领导的讲话,希望能够从他们的讲话中找到文化革命要搞多长时间的答案。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周总理的一次讲话精神:学校的文化革命要经历斗(斗党内走资本道路当权派)、批(批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改(改革教学制度)三个阶段,大约需要半年左右时间。这样我感到心里有底了,所以非常踏实、非常积极地参加了第一个半年的文化革命。这里顺便说一下文化革命初期我为什么没有参加两派:我搞四清是在太平公社解放大队,我们大队的同学很团结,希望大家还在一起参加文化革命。因此,返校后池太峰和易小冶回北京了解文化革命的动向,我们留在学院的同学要求集体参加造反团,但五系65级的部分人已经自封为造反团的头头,开始招兵买马,他们要求我们以个人身份参加,不能集体参加,这样形成了情绪对立,参加造反团的事就搁置下来了;加上易小冶从北京回到军工后说她赞成北京有人提出的学习“五四”学生运动不搞派别、只搞飞行集会,即只搞辩论会的做法,因为每个人不可能在每个问题上都有相同看法,所以没有必要搞两派,而且搞两派后会造成群众对立,干扰文化革命的主攻方向,延误文化革命的时间。这正合我当时怕文化革命时间太长耽误正课学习的想法,所以一拍即合,就和他们一起不参加两派活动,独立参加了文化革命。
    文革初期以67年初省革命委员会成立、造反团掌权和八八团解体而告一段落。我当然也“站错了队”,虽然不理解,但也不在乎,只是天真地认为总算没有两派了,哈军工可以走上一心一意搞斗批改的正确轨道了。然而,造反团内部又起战火,又分成了两派。“捍联总”在6月9日将院革委会的权夺了,山下的人又自然成了“炮轰派”,而且,两派斗争的硝烟迅速弥漫在整个哈尔滨上空,7、8月份还发展成激烈的武斗。我当时是同情“炮轰派”,最后也成了“炮轰派”,但对文革已经失去了信心,感到两派斗争无休无止,文革结束遥遥无期,上课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了,所以8月份回老家逍遥去了。
        9月份毛主席发出了复课闹革命的号召,全国高校陆续复课。这个时候我在老家收到韩立拓的来信,说已经复课了,已经开始在上高等数学了。当时我感到喜出望外,感到在哈军工学习专业知识的梦想还可以实现。因此,我一方面从高中数学老师那里借了他用过的杭州大学高等数学教科书自学,一方面准备返回学校。5系65级炮轰派复课从67年9月一直到68年1月,约一个学期左右的时间,共上了高等数学(基础部分、电工基础(上册)和英语(第一册)三门课程。我因为返校晚了,高等数学的微积分只能自学,我借了同宿舍孙先潮的清华大学出版的高等数学,该书编写得非常深入浅出,非常容易自学,比杭州大学的课本强多了,所以我很快学完了微积分赶上了大伙的进度,从微分方程开始和大伙一起上高等数学课。电工基础没有耽误,与大伙一起学习的。开的英语课则非常基础,从26个字母开始讲起,由于我有中学的英语基础,所以英语教员带我和陈治香到图书馆借了美国原版的英文电工基础让我们自学,不用跟着听课。
         68年初,由于有人提出复课就是复辟,反对复课,工宣队决定停止复课,于是复课就寿终正寝了。但是复课点燃的学习专业知识的热情在包括我在内的部分军工学子那里没有熄灭。我从复课开始一直到毕业几乎没有停止过自学,基本学完了基础课、专业基础课和部分专业课。68年复课停止后,一边参加运动,一边利用空余和晚上时间从63级和62级老学员那里借教科书自学完了基础课和部分专业基础课。内容包括复变函数、傅立叶变换、拉普拉斯变换和场论在内的专业数学,包括电磁场理论在内的电工基础。68年冬,回老家三个月,带回家一提包书,自学了脉冲技术、微波技术、天线和雷达接收设备等课程。69年,还参加一段时间507教研室的科研工作,负责视频放大器的设计。507教研室的教员还给65571班学员上过几次晶体管及放大电路的课程。此后还大量阅读了无线电杂志,比较系统地搜集和学习了晶体管电路的知识,还与班里同学一起装晶体管收音机,应用实践所学的晶体管电路知识,实际上也感到毕业后前途渺茫,提前练点手艺,为以后的生计打基础。69年到毕业前还自学了第二外语--日语,日语水平基本达到能借助字典阅读科技文章的程度。从68年到毕业以前,陈步云和我住同一宿舍,我们大部分时间白天一起参加运动、搞专案和参加科研,晚上关门自学,他自学也很刻苦。
    由于在自学中坚持做每一道习题,对专业课中出现的每个公式进行严格推导验证并纠正排版印刷错误。因此,我在哈军工养成了比较强的自学能力和良好的自学习惯,也掌握了比较扎实的专业知识,这为毕业后参加工作的过程中继续学习新知识以及成功从事科研和项目开发打下了基础。
                                                                                                     65571班裘昌淼         2014年11月

http://www.hjgtj.org/hajungong/item.php?id=552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