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891阅读
  • 0回复

秋叶随风1947:晚祭早已逝去的青春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晚上,她来了,在我的梦里。好似在学校的楼梯过道,又像在老巷子的档口。而我竟然在水里,体育馆的泳道里,是因为我白天游泳了么?不,是哪命运的悲剧。在水里,她香消玉殒,而当时我离她很远很远。


  我与她在文化大革命的初潮相识,她低我两届,是学校第一批红卫兵——清一色革命干部军人子弟,父亲是区委干部处处长,我是第二批,少有的工农子弟之一,八月中旬,我们一起去上海路天主教堂革命造反,铲除帝国主义走狗及其文化侵略,才知道我们家的距离不过百米 ,一街相对,她在江汉村临街档头,我在上海村后巷拐口。九月底,我们又一起去北京接受毛主席检阅。十月我去了红卫兵总部,十一月底,我响应毛主席号召,长征串联。近三个月后返回,学校的老红卫兵与北京的一样,在王洪文发动的上海红色风暴后,已经树倒猢狲散。趁着当年的“二月逆流”,我在学校又竖起红卫兵大旗,她是及时的支持者,我们交往多了些,不久,“保”“反”两派血雨腥风争斗,为了安全,我离开学校,去了井冈山大楼,一年多的革命的翻转沉浮,我们好像没怎么见面。难以磨灭的是后来那一回,应该是金秋十月,我在家的窗台,看见她牵着她弟弟对向而来,我叫着她,她有些惊喜,后来又随着我,咯咯地笑着上了我的家,窗台处正对着阳光,她明明的眼睛,圆圆的酒窝,粉白的杏仁脸泛着青春的红云,正如她的芳名芙兰,芙蓉、兰花一样美丽可爱。她看着墙上的军人照片笑着问我,我告诉她是我的伯姐和姐夫,她又看老人照片,问我父母,我回他,父母没留下照片。她神情黯然,缓缓地对我说,她知道我是孤儿,但没想到......那是最让我可心的相处。不久 ,我又积极拥护毛主席的伟大战略布署,第一个报名上山下乡,她随后也报了名,还打算跟我一个小组,但后来又找到我家,怏怏地告诉我她得了肺结核,一时去不了。临近12月26日我们武汉第一批知青出证的时候,学校通知我,改去一个保密矿山,尽管当时传闻是铀矿,我义无返顾。后来知道是个以鉭、铌为主的稀有矿,共生微量的放射性矿物,只有万分之四的个体矿石放射性略微超标。28日旁晚我回家,伯母告诉我,她来过,留下一个小包。打开看,一顶老军帽,一枚又大又精美纯铜的毛主席纪念章,留言说晚上不能来送我,愿我们的革命友情长青。我感动了好一阵。


  晚九点多火车徐徐启动,一个她的好友后来我叫她明的女生冲过来,哭着拉着我的手。当我不得不松开她冰凉得手后,怅然中我发现我们相爱了,一周后我们在彼此的信件里热恋着。又不久,明来信说,她向她打听我有没有女朋友,明没有直说,那个时代,二十来岁的公开爱情是受禁锢,被歧视的。大半年后,突然收到她来信,先是祝福我与明相爱,再是近似倾诉地说,她的病已经好了,她要到广阔天地中去锻炼、去革命,不能再呆在家里,做寄生虫,她一定要说服她父母。约定我,等她到农村后的信。然而,两周后,明来信哭诉着,她去了,永远的离我们而去了!她在给我写信后不久,父母终于拗不过她,同意她先到农村体验体验。很快就到了原本该有我的湖北枣阳的一个乡村 。第四天和两个女伴去堰搪游泳、洗澡,不幸溺水而亡。那个时代的我们,有的是革命的冲杀,个人安全意识几乎为零,明的弟弟等男生,一来因为男女有别,二来女生们游泳已经大半月了,没随同护。


  悲剧!就这样的悲剧!我好哀痛!尤其是现在,岁月沧桑,年逾花甲。想到她早已逝去的青春,那样如花似玉,还有对我的真情,竟然是那样的红颜薄命,蓦然间,香消玉殒。命运,你为什么不公平?我那时这样呼号着,后来,我知道命运是个人与社会合力的运动轨迹,她的悲剧,是那个时代,社会运动的使然。人间正道:我们根本就不应该有文化大革命,根本就不应该去农村做知青,根本就不该拥有那被社会畸变了的青春的热忱!这命运不公,是让一个那样年轻的生命去承受一个社会的不幸而不幸。


  时下,这叫我何以再多言?我不禁又横生悲凉悲怆,心里呼号着:王芙兰,你好不幸!我哀痛你!我祭奠你,祭奠你早逝的青春!在这晚了45年的清明时日里.


http://bbs.tianya.cn/post-feeling-3905864-1.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