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19阅读
  • 0回复

调查报告:省市委工作队在我校干部问题上推行"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 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调查材料整理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调查报告:省市委工作队在我校干部问题上推行"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 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调查材料整理

(一九六六年六月十六日——一九六六年八月四日)
数学系支队调查组


  东北人大原有副科级以上的党政干部129人(18名兼职),其中有校级领导干部八人(第二书记一人,党委副书记两人,代校长一人,副校长二人,总务长一人,校政治部副主任一人);处级干部23人,科级干部98人。兼职指导员41名,学生辅导员39名,团总支书记10人。   
  省市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秉承刘邓意旨,先后两次派工作队到我校,忠实地贯彻在干部问题上"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相对抗,妄图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引入歧途,纳入资产阶级轨道。       

  一、以李一平为首的市委工作组竭尽全力"保护一小撮"   

  南京大学揪出匡亚明之后,省市委就给三反分子陈静波打气壮胆,说"吉大不是北大,你陈静波不是陆平。""你要心中有数。"   
  六月十六日李一平工作组进校。刚进校就把陈静波塞进领导小组,任副组长。工作组又为陈涂脂抹粉,让他蒙混过关。李一平讲:"匡亚明就是匡亚明,不是张亚明,也不是李亚明。"又怂恿陈静波作假检查。每开会必叫陈先发言,工作组然后吹捧说:" 我要讲的静波同志都讲了。"   
  同时,工作组伙同陈静波层层控制广大干部,打击、排斥要造反的革命干部,把揭发陈静波的干部视为"叛徒",有的甚至被迫检查通宵达旦。以此"打击一大片",把广大干部的造反精神压下去,制造干部与群众的严重对立,达到"保护一小撮"的目的。   
  在广大革命师生要求开大会斗争陈静波时,工作组竟让他躲到市宾馆,以避"风险 "。好梦不长,六月二十一日,在广大群众的强大压力下,工作组夹着尾巴滚蛋。  

  二、以韩分子为首的省市工作队   

  李一平走了,韩容鲁来了。六月二十一日晚,韩容鲁工作队宣布"夺权",所有校系干部统统靠边站。同时,暗中操纵校党委内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爪牙,使其成为工作队的帮凶。工作队一方面打击革命干部,把大批好的和比较好的干部打成"黑帮",实行"遍地开花",成为"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这个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忠实执行者。他们的具体做法是:   

  (一)转移斗争锋芒,保护一小撮   

  六月二十一日工作队一进点,我校发生了充满革命豪情的"红旗事件"。"红旗事件"把工作队吓破了胆,韩分子高叫要"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其意就是抓同学和一般干部中的"牛鬼蛇神"。六月二十二日,工作队就放风:"红旗事件"是反革命事件,要揪后台,实则矛头对准革命干部。   
  工作队散布:陈静波反党反社会主义"不是一贯的"、"不是处于自觉状态"。而抬出何礼、刘靖当作替罪羊。   
  他们大搞一般干部和教师,把政治斗争引入学术批判。   
  他们对陈静波关怀备至,就是对他的假批判也仅有一次。在批判之外,则把他送到市宾馆,保护起来,使之逍遥法外。工作队还扬言:要把陈静波"拉回来",叫陈静波 "放心"。

  (二)混淆两类矛盾性质,"打击一大片"

  工作队一进校就说:"吉大的党组织烂掉了"。"牛鬼蛇神不是一小撮"。   
  校部机关工作组长乔XX训斥干部说:"你们是人民的罪人","你们喝黑汤喝多了,我根本就不想发动你们","你们的觉悟低到惊人的程度,你们的政治生命已经接近了死亡的边缘"。   
  工作队还给干部制定了"约法三章":   
  1、不准到学生中去,说:"你给我老老实实学档,不准到学生中去,出了事自己负责。"   
  2、"内外有别"。以此压制干部揭发问题。   
  3、不准串连。对一小撮人保护供养,对一大片严密封锁。干部反映:连同志之间的情况也不了解。   
  在哲学系,十七名干部,靠边站的竟有十四名。   
  在法律系,六名总支委员,五名被列为打击对象,占82.5%。   
  部分中层干部在群众的推动下贴了陈静波的大字报,被工作队说成是"叛徒""变节行为"。   
  政治理论教研室党支部副书记因参加了"红旗事件",被诬为"大坏蛋""野心家 ",并对他进行调查,跟踪,盯梢,大整黑材料。   

  (三)颠倒黑白,挑动群众,打击革命干部   

  工作队把陈静波的爪牙当作"左派",做为工作队控制各系、各班的"打手"。所谓"大字报委员会"都是工作队一手搞成的,是他们指派的。   
  中文系党总支副书记孙X是陈静波的忠实"打手",却被安插在大字报委员会中当副主任。群众意见纷纷。他们把大批干部推上楼去,搞人人过关,人人检查,学习《修养》和"东言"文章。只要忠于陈静波,效于工作队,就可下楼,对革命造反派大打出手。   
  而与革命师生一起造反的干部,就给打成"黑帮",或"反革命集团"。剥夺其政治权利,不准开会,不准发言,整天写检查交待问题。法律系金峰玉同志(总支副书记)因与造反派召开批判校党委大会,被诬为"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扬言要开除党籍,声称要罢他的"官"。工作队说:"这是杀鸡给猴子看"。

  控  诉         

  金玉峰同志的发言(摘要)


  红卫兵小将们,革命的同志们:   

  首先让我们共同祝福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敬祝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我是原法律系党总支的副书记。我要愤怒控诉省市委工作队所执行的"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这个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对我的迫害。   
  早在去年五月中旬,在对待文化大革命的许多问题上,我便和原系总支书记--三反分子张嘉志产生了分歧。六月二日,聂元梓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的发表,燃起了我校我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我坚决支持了法律系革命造反派给陈静波贴出的质问大字报。六月四日我提出必须"追根",揪出省市委的问题的意见。这下可惹恼了我校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陈静波及其爪牙张嘉志。张嘉志给派了一位"秘密辅导员",监视我的行动。六月四日,陈静波又亲自出马来到农场,千方百计把我打成"三反分子"。   
  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给了我无穷的力量。六月廿日,我在全系造反师生的感召下,又一次支持了革命小将的革命行动。我当时向大家表示:一定要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不怕坐牢房,不怕丢党票!任你风涛千万层,坚定不移向前进!我和革命小将肩并肩地战斗,结成了深厚的战斗友情。   
  韩分子工作队进校后,继续执行"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他们完全跟陈静波之流穿一条裤子,互相勾结,把我视为仇敌,打击迫害,无所不用其极,藉以杀一儆百,扼杀广大干部的革命造反精神。   
  他们把我打成"笑面虎,阴谋家",同时把我系总支以上六个干部划为主攻目标,以此转移斗争大方向,并且极力把和我一起战斗的同志也打成"牛鬼蛇神""参谋"" 军师",挑动干部与群众的严重对立。工作组还向群众散布说:"你们跟金玉峰跑没好处。"以此孤立我。在那白色恐怖、阴霾满天的日子里,我就是和同学说一句话,也要被记入黑账里。但是,这种压力和迫害,并没有使我屈服和投降。为了和革命小将取得联系,我们常在田里交换意见。我们互相鼓励着"坚持!胜利!"有的同志给我读毛主席语录,使我浑身增添了百倍的力量。   
  工作组对我的迫害,决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这是他们站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立场上,"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大阴谋,是他们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扼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最毒辣的手段。对这个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组成部分,在当前更应着重批判,深刻揭露,只有这样,才能孤立"一小撮",解放一大片,彻底粉碎资本主义复辟逆流。   
  广大革命干部同志们,让我们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团结在广大群众的周围,在火热的斗争中经受考验,永远沿着毛主席指引的航向奋勇前进!

  (二总部东北人民大学红色造反大军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总部《反修报》1967年5月17日)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pJPaNYvbFQAJ:< wind_code_1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