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88阅读
  • 0回复

张虹涛:我在1967年(文化大革命中的记事)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我在1967年
一:文化大革命的无产阶级革命派
  1967年10月,我在山西长治市清华机械厂参加工作,当时,文化大革命如火如图进行,联字号(无产阶级工人造反联合委员会)和红字号(捍卫毛泽东思想红色造反司令部)两大革命组织因观点不一至而形成两政治派别,以支持革命委员会(支持新的领导机关,称造反派)和反对革命委员会(支持原领导机关,称保皇派)而对立,虽然中央的各种社论的发布和宣传不断,但两派为证明自己是拥护毛泽东思想革命路线的组织互相争斗,成为死敌。

二:联合,
  刚开始由晋东南地区革命委员会在长治市英雄台组织过联合大会,在两派数千人各在一边,中间由部队隔离的联合大会上,两派各有一名代表上台讲话,由于红字号代表在主席台上发言时。高呼坚决支持陈首创(原晋东南地委书记)的煸动性口号,引发联字号群众冲上台撕打,台下两派群众立刻发生冲击,石块砖块满天飞,主席台上就座的申纪兰等领导同志险遭石块击中,台下不少群众受伤,联合大会,不欢而散。

三:磨擦
  1968年1月12日,由联字号组织的贯彻落实毛泽东思想革命路线的游行大会,在长治市英雄台举行,80多辆载满群众和贴满革命标语的解放牌大卡车和高音喇叭宣传车,在大会结束后,开向市区主要街道游行,随后就驶入了淮海机械厂厂区,车队到达后,立刻引起红字号群众不满,当游行车辆开到厂区主要路段时,厂区广播突然播出紧急通知,要求红字号群众对进入厂区进行挑衅游行的联字号车队进行反击,不一会儿,大批红字号战士包围了行驶的汽车,有的扎汽车轮胎,有的拆卸汽车方向盘,还有的爬上游行车辆抓人,现场一片混乱,不一会儿,80多辆卡车全部瘫在路上,车上联字号群众,胆小的立刻下车逃散,胆大的队员和红字号进行辩论,后被众多的红字号人员围攻,扭打,捆绑,煸耳光,最后没跑掉的50多人全抓被起来,关进了黑牢房。

四:武斗
  随着两派斗争的深入,在“文攻武卫”的号召下,从原来大字报,大辩论和上街游行,发展为武斗。两派群众由原来的木棍和柳条帽,换成了钢盔,冲锋枪,坦克和迫击炮,用抢炮和手雷,野战车和坦克武装起来的复员军人组成的武斗小分队,在市区两派组织占据的据点周围,开展自卫战,反击战和游击战,不管是白天和夜晚,战火连天,在居民区和家属院内,职工们都在屋里和院内挖了地洞,房间里窗户上所有的玻璃,都贴满了米字花窗,每天炮声隆隆,玻璃窗在振动,人们由原来的害怕惊慌,逐渐适应,习已为常,见怪不怪了,

五:部队进驻
  1968年年初,两派武斗的升级,迫使中央紧急调动27集团军高炮61师4328部队从越南前线撤回国内,派驻淮海机械厂支左,以平息严重事态,当高炮61师4328部队带着无数军车和80门大口径联动高射炮,挥师进驻淮海机械厂时,红字号的大批群众,冷眼旁观,虽然没采取阻挡行动,但他们心里知道,部队是支持他们死对头,山西革委会主任委员刘格平的,对他们死保的晋东南地委书记陈首创是不支持的,心中有了反感,

六:二四事件  
  1968年2月,快过春节了,但厂区的高音喇叭不断在播送着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下达的通知,为了抓革命,促生产,全国春节不放假,在长治地区的实际情况是。道路被断,路桥被炸,武装起来的两派群众各占一方,战斗升级。枪炮声不断,大批市民逃离。整个城市已变成空城。
   1968年2月4日中午,一个年纪大的工人带领着五个小伙子,推着一辆两个轮子的平板车,到了淮海机械厂4号院的部队驻地,并对站岗的4328部队战士说,叫你们部队领导出来看看,这些炮弹就是联字号用大炮打我们的证据,在平板车上堆满了一车迫击炮弹,哑弹和炮弹皮,开始站岗士兵不允许,但是争吵声和大骂声,引来了很多围观者,把部队师长和参谋长惊动了。随后部队首长决定派一名营长出来,对争吵的群众做说服工作,中午一点半,正当人群在激烈的辩论和争吵声中,突然一声巨响。
    天旋地动,一车炮弹,哑弹和炮弹皮全面开花,一股浓烟腾空而起。无数现场争吵人员和围观群众应声倒下(其中还有一些中小学生), 脑袋,手,脚横飞,肉块。血迹,溅在周围的地上和房屋墙上,电线杆上和电线上掛满了破棉衣,破衣服,殘不忍睹。随后赶来的大批群众,指责联字号用炮弹炸死群众,冲击部队营地,抢走了大批抢枝,弹药和武器。

七:李顺达等同志被扣押
  山西省革命委员会在刘格平的组织下,把晋东南地委。市委和各大企业单位负责干部共20多人,召集在太原市海子边进行培训,主要内容是深入学习中央开展文化大革命进行大联合的指示精神,其中有晋东南军分区司令武天明。全国劳动模范李顺达,各大厂矿主要领导张俊德,牛唤才,王创全----。学习进行了10天后,省委领导安排参加学习班的人员回本单位进行大联合的工作, 6月20日,晋东南军分区司令武天明带领李顺达等部份同志返回长治,在进入市区时遭到红字号武工队伏击,除武天明吉普车开得快冲过去之后,在冲锋枪扫射下,其余车辆被劫持,李顺达等同志被拉到淮海机械厂一地下室被扣押。怎么出来的,不清楚。

八 害怕,
 当时我工作的山西清华机械厂参加的联字号的革命组织,由于本厂联字号的势力小,在联字号领导的安排下,大部分人员撤到把联字号的大本营红星机械厂(惠丰机械厂),我知道消息晚,也没有及时撤离,被厂内另一派人员抓起来,关进了一办公室,晚上来了上一班戴帽子和戴口罩的人,把我装进麻袋,吊起来残酷殴打,第三天又来几个人,死拧我的胳膊和拳击胸部,使我严重受伤,之后把我关进了一黑屋,每天除了有一个打扫卫生的清洁工送点饭来。我一个人在黑屋呆了25天,终于有一天傍晚,趁着天黑无人,我顺着楼边小路,艰难的走出了黑屋,沿着墙边无人的地方,走到了公路边,公路已经被堵死,途中碰到一个拿抢站岗的人,我也没有说话,躲开之后,我顺着公路边的野地,艰难险阻回到了父母家,事发后母亲极度不安,竭力通过军代表救我无力,当我见到母亲的时候,泪流满面。

九害怕
  回到大本营,经过治疗和休息,身体情况逐渐好转,4个月后,我又开始工作,在红星机械厂厂部大楼值勤,11月12日晚,我又背上了六四冲锋抢和子弹,爬上了红星机械厂厂部大楼顶部,楼顶西北角装有一人多高的特大高音喇叭。每天向远在4公里外的淮海机械厂红字号进行宣传广播,在楼顶四面墙边装有1米长的30多发的火箭弹,依次排列在发射架上待发,同我一起值勤的还有4328部队的解放军战士,晚上12点钟,我从楼顶下到四层休息室刚刚座下,猛听到巨大的爆炸声从远方传来,我迅速爬上楼顶,一眼看去,从淮海机械厂运输科方位等数个据点,无数炮弹闪着光亮飞向市区,不时在击中的高楼上炸起阵阵火光。爆炸声隆隆震响,一阵阵传来,
  部队战士立刻用报话机向上级报告,爆炸一直在继续,我心里真真感到了害怕,万一有炮弹飞过来,楼顶上的30发火箭弹和我们俩人-----。躲都没法躲。

十 流泪
   1969年,全国山河一片红,文化大革命还在继续,一天中午,我在屋内突然听巨大的轰呜声从天上飞过,我立刻从屋里跑了出来,只见二架巨型军用直升机飞得很低,在楼群上空盘旋,可以看到直升飞机的一侧门是打开的,无数传单从天而降,和仙女散花的一样传单,飘飘冉冉落下来,有的落在树上,有的落在房顶上,有的落在地下,我抓起一张传单,仔细看去,上面印着: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通告:中央坚决支持刘格平同志,希望广大革命群众在以毛泽东同志首的党中央正确领导下,继续抓革命,促生产,备战备荒为人民,确保取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伟大胜利----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  1969年7月21日
    中央对刘格平同志的肯定,使我们热血奋斗的结果被中央认可,革命大方向没错,这时,流泪再也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我在1967年
http://zhangsj45.blog.ifeng.com/article/26749010.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