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28阅读
  • 0回复

阿陀:关于广州第一场大型武斗的不同认知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7•23中山纪念堂事件起因

   ——关于广州第一场大型武斗的不同认知

                     阿陀


1、神秘人物插伤主义兵

八中毛泽东主义红卫兵潘晓瑜 (现场当事人)  二零零八年曾在广州向笔者表示:

那天她亲眼看见冲突是怎样开始的——两派队伍接近,还没有要打的意思,路旁突然冲出一个不知是什么人,往一个主义兵屁股插了一刀就跑了。随后双方互扔石头。。。。。。

2、两派中学生因标语摩擦

八中毛泽东主义红卫兵吴均培 (现场当事人)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八日在洛杉矶向笔者表示:

当天中午因为有旗派(可能是16中)学生在纪念堂贴标语,主义兵过去撕掉,因而发生摩擦,导致武斗。

3、主义兵无辜被木棍砖头打昏

华师附中毛泽东主义红卫兵黎服兵 (现场当事人)  二零零九年五月在广州两派座谈会上提到:

“XX去了美国,他是第一个被打倒(下)的。当时还没进纪念堂,正列队从东风路过来,在省人委和纪念堂之间,被砖头和木棍打昏。如果讲有预谋,旗派伏击?军区有意造成?。。。。。。不过我倾向没有预谋,这是因为下乡后同连队的知青告诉我,他当时去纪念堂演出,没有任何武器,只带了三弦,进去就被包围了。人数可能旗派多。”

4、年少气盛主义兵和红旗工人摩擦

广雅毛泽东主义红卫兵王穗生 (现场当事人)  二零一零年十月在广州两派座谈会上提到:

听说中午纪念堂开主义兵成立大会,我们省府子弟约了一起走过去,未到纪念堂,在莲新路,见到因为小摩擦,双方打起来。。。。。。(插话:旗派去越秀山运动场开会,主义兵在纪念堂开会,这样就截了他们的路)。。。。。。本来不是截,是摩擦。那班细路崽见旗派过来了,贪得意,一块砖头扔过去,就打起来啰。(旗派)“哇,那边有主义兵打我们”,就围上去打啰。就是这样打起来的啦。。。。。。

事后我都想怎么会碰撞起来?你说那帮细路崽,他不扔两块砖头他手痒。特别初中生,捣蛋仔嘛。

5、军管会场地安排造成恶果

中大八三一黄意坚 (现场当事人) 最强烈公开质疑7-23事件有背后原因,二零零六年曾对笔者表示:

“7-19华侨糖厂武斗事件”,旗派死了几个工人,于是申请游行和开追悼会。提出的地点是“东校场”。但军管会不批,另批了越秀山,而同一天主义兵偏偏又是在山下的必经之地纪念堂开成立大会。自然就打起来了。黄意坚觉得这事很奇怪。

黄意坚的质疑在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薛声欣《十年人生梦》一书中有更详细的记载:

首先是双方开会地点问题。为广州糖厂“红旗工人”死者开的追悼会,原通知是在东较场省体育场开的。7月23日上午突然改为越秀山体育场。1967年底,黄与“主义兵”头头们在黄华路省委党校“省军管会学习班”上曾交换过意见,他们对此事也有怀疑。据他们说,原定“主义兵”成立大会是在军区后勤礼堂开的,且已布置好会场,但后军管会劝他们,说“红旗派”要在东较场开会,叫他们去中山纪念堂,并负责为他们布置会场。谁知7月23日“红旗派”的会场又改到越秀山,使他们大惑不解。

6、主义兵预谋破坏旗派追悼会

广州工联刘GK   在香港出版的《红旗派的兴亡》一书中有下面一段:

旗派开追悼会的公告于二十二日广为张贴于街头。“主义兵”获此讯后,决定予以阻挠。。。。。。在召开总部成立大会,人员集中的有利条件下给旗派一点颜色看看。二十二日夜间,“主义兵”已运进大量砖头、贮放在纪念堂内草地上。二十三日上午数千“主义兵”陆续集结在纪念堂围墙内并携带有匕首、长矛(锯尖了的水喉管)、木棍、小口径步枪、军用步枪。

   中午参加追悼会的旗派队伍陆续到达。他们大多在纪念堂东侧的道路上稍事停留,整理好花圈,再集队进场。而这时早有预谋和准备的“主义兵”便上去寻衅,并大打出手。旗派自卫还击。。。。。。

7、疑为冒牌主义兵挑起事端

纪念堂负责保卫工作的主义兵白晓刚 (现场当事人)怀疑:

“一时左右,突然从莲新路方向走来十几个‘主义兵’打扮的人,他们以为是自己人来开会的。。。。。。但这些人行径很怪,先到科学馆那边,后又往东走到纪念堂西门,白派人去和他们打招呼,他们见了‘主义兵’似乎很害怕,即向‘红旗工人’休息的人那边去了。刹时,就听见树荫吓得人慌张乱了,说是主义兵杀了乘凉的工人,要抓主义兵。白晓刚还以为自己人被‘红旗工人’打了,刚想派人去支援,谁知那十几个向西边走了。当时,他问了在场的‘主义兵’,都说不认识这些人。肯定不是他们‘主义兵’的人,白晓刚认为是有人冒充他们‘主义兵’,派人跟踪他们,这批人到解放路乘一部大卡车走了。”

(这是广州工联薛声欣在《十年人生梦》中转述黄意坚的回忆,未经核实)

8、旗派好事者“送花圈”引发冲突

蒙泰尼里神父博客网站     曾有一文《广州“7•23”中山纪念堂武斗》,( 二零零六年“星岛环球网”转载)作者不详,材料可能是引用当时两派的小报:

中午12时许,“红旗派”扛着花圈沿着中山纪念堂侧的马路上越秀山体育场,旁边一队队“主义兵”列队等候进入纪念堂。双方圆眼相视,红旗派中有好事者忽发奇想,把花圈送到“主义兵”队伍中,恭祝“主义兵”“万臭无香”,并口颂“主义兵罪该万死”。“主义兵”乃“自来红”,个个都是“老子英雄”的“好汉”,何时受过这种污辱?不禁勃然大怒,三下五除二把花圈砸个稀巴烂,并追打红旗派,一场“全武行”就此开衅。

 “主义兵”的描述:

  ——(对方)东边开来事先准备好的四辆卡车,停在省人委门口,跳下一、二百人,手持铁棍、木棒、长矛、大刀、石头、砖块展开散兵阵,杀气腾腾地向中山纪念堂的主义兵冲去。赤手空拳的主义兵只能从地下拾起他们扔过来的石头、砖块还击。……

“红旗派”的描述:

——下午12时45分,当华农红旗工人汽车经过中山纪念堂东侧时,受到早已充分准备、手持长矛利匕的“联动”式的主义兵突然截击,见人则刺、敲打,口念“今天你们来陪葬,死得抵!”当场刺伤数名红旗战士,一场预谋已久的大屠杀开始了。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二日初稿于洛杉矶

http://www.gzlzlsj.cn/wenzhang/file.asp?id=76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