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64阅读
  • 0回复

卜岩:一个"造反派"的"造反"生涯(江苏无锡)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一个"造反派"的"造反"生涯----从一张大字报说起


一 我是谁?

我是谁?我是造反年代江苏无锡地区最大的造反派之一,这个组织大制有15.6万产业工人,因为造反年代,造反是合法的,是毛主席,党中央号召的,因为我当时是有志青年,所以听毛主席,党中央的话,起来造反。因为要造反,就必需组织群众组织,所以,在1966年9月12日就与并不认识的十几位志愿来找我的工人成立了无锡市星火战斗队,这里先留一个悬念,既然相互并不认识,又怎么走到一起,还成立了群众组织?后来这个组织,就在一个晚上膨胀成了1966年10月26日江苏省无锡市红色造反总司令部,我就是这个组织的第一任负责人,大家都叫我卜司令。

1 "造反"年代,一个"造反派"的"造反"生涯!----从一张大字报说起

造反,是要杀头的。这大概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一条法则,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然而,造反年代,造反就是合法的。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伟大缔造者,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亲自发动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八届十一中全会一致通过的决定。对于这样的决定和在这样的决定之下起来造反的,恐怕也是无可指责的。所以,在那个年代人人都争当造反派,加之以,作为人民大救星的毛泽东主席说,"马克思主义千头万绪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等等诸多鼓励造反的最高指示,我就不信在那个年代,还会有谁不争当造反派?就是连自己执行资反路线的刘,邓等,自己也多次承认自己是犯了方向性路线错误,多次在各种场合,做过多次检查。全国上下无不知道,在我们党内出现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出现了睡在毛主席身边的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当然,凡是执行了刘,邓资反路线的各级党的领导机关和领导人都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一切要求进步的人们,都应当起来造他们的反。这就是当时的大背景和大趋势,就是那时的政治潮流,这也就是历史,就是那个"历史时期"。如果不是把经过那个历史时期的人放在那个大背景下去思考,去认识,那么就邓小平而言就是最大的"叛徒",不做那时的叛徒,就做现在的叛徒。邓小平说,"永不翻案",是说他永不翻被认定为最大走资派之一的"案",是说他永不翻推行资反路线的案,他没有翻案,也没有一句翻案的话,他全面否定了文化大革命。有人说,对于文化大革命是千人千面,在一千个人的心目中就有一千个文化大革命,就是源于此。

对于文化大革命,我十分赞同一种说法,即,所谓的”全面否定”与”全面肯定”一样,皆不失为一种浮浅的认识。作为一个"历史时期",无论是人为的"全面否定”,还是”全面肯定”?历史就是历史,更何况它还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历史时期",谁也不会忽略它,更不会视而不见。

造反,虽说,是要杀头的。但"造反",在人们的心目中,也是十分神圣的,足以振奋人心的。因为它毕竟是被压迫者奋起"反抗"的唯一能见成效的手段。毛主席为什么能成为人民心目中的大救星?就是因为他帮助人民翻身得解放。并且至死不渝,从不欺压老百姓。这就是他的伟大之处。

在由韩爱晶记录整理的7。28讲话中,毛主席有这么一断:

毛主席说:“韩爱晶这个人好啊!他的性格很像我年轻的时候,认为自己对的,就要坚持。”

毛主席又说:“一次前进是没有的,历史总是曲折的,一九二七年受挫折,二三次受挫折,胜利以后,又出现高饶反党联盟,庐山会议以后,出了彭德怀,现在有走资派。像蒯大富那个彻底砸烂旧清华,四一四就不赞成,四一四就说,教员也有好的,可你们说的彻底砸烂,不是砸烂好人,而是一小撮坏人,你把含义讲清楚,他就驳不倒了。赶快把六七个领导找来,集中起来,你们今天晚上睡个觉,明天再开会。散会算了,以后再来。”

江青:“蒯大富,看你那样子难过,不过对你也是锻炼。”

毛主席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家也都站起来。我们围到毛主席身边,一一跟毛主席握手告别。

我拉着毛主席的手说:“主席,我一定为您的革命路线奋斗终生。”

蒯大富握着主席手说:“主席,谢谢您,祝您万寿无疆。”

一个女工作人员,表情异常平静,她扶着毛主席胳膊,向客厅里走几步,掀起一个黑色的布帘,走过去,布帘放下,留下林彪、周总理、中央领导和我们五个。那个神秘的黑色门帘,那个女工作人员毫无表情的平静,与我自己无比激动的心态同时深深留在我的记忆中,永远不能忘怀。

我们又分别跟林彪、周总理、江青中央领导握手告别。

没想到,在我们和其他中央领导握手告别、还站着说话的时候,那个黑色的布帘又掀开了,毛主席又回来了,我们又赶紧迎上去。

毛主席走过来说:“我走了,又不放心,怕你们又反过来整蒯大富,所以又回来了。”

毛主席对在场的中央领导说:“不要又反过来整蒯大富啦,不要又整他们。”

毛主席说了一会儿,我们又跟毛主席握手,依依不舍地,看着那个女工作人员,又掀起那个黑色布帘,扶着毛主席走了。

毛主席走了,真的走了。

毛主系伟大就在于他始终热爱人民,包括犯有这样那样错误的人民。当然也包括犯了错误的红卫兵,包括犯了错误的蒯大富。

本来嘛,年轻人犯错误,上帝也是会原谅的。对革命造反派,红卫兵小将等在文革中所犯错误的年轻人,耿耿于怀的人,决非革命家,决无革命家气概。一切在文革中,为这场大革命而献出宝贵生命的年轻人应该得到应有的至少是尊重。应当有人站出来为他们的英雄行为,理直气壮地表示赞赏和悼念。他们是好样的,他们是为了自己的祖国不走回头路而牺牲的,他们同样与刘胡兰等革命英雄人物一样,”生得伟大,死得光荣。”特别是那些在由心怀叵测,或手握重权的坏人的挑动的武斗中牺牲的年轻的红卫兵和造反派,他们在英雄牺牲的那一刻,他们的心底是阳光的,美好的,洁白无暇的。我们就更应该为他们树碑立传。在我看来,不管是清华井岗山,还是”四。一四”,他们都是国家的希望。他们必然要成为国家的栋梁,支撑着我们这个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革命大厦。

毛泽东主席在生前,就给我们做出了榜样,他对在文化大革命这样大的群众运动中犯有这样那样错误的年轻人,除了让他们自己教育自己外,还及时的教导他们,”现在正是年轻人最容易犯错误的时候了”,而且还一再地关照各级领导“不要又反过来整蒯大富啦,不要又整他们。”这才是真正的伟人,革命家。因为他也曾经年轻过,也犯有过这样那样的错误。

……。

我希望能得到能人志士一起来讨论这样的话题,要看到他们[无论是红卫兵还是年轻的造反群众]首先是年轻人,因为年轻,在这场文化大革命中,他们必然的显得幼稚,而无所顾忌,而勇往直前。错对就只能在运动中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达到逐渐成熟,逐渐提高。从而最后完成历史赋予这一代的伟大使命。这就是这代人的成长史。

二 造反

虽说造反年代,造反是合法的,且有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和中央至地方各级党的领导的反复组织学习,反复号召有志青年奋起造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反。但是,每个人奋起造反,也还是有其必然的深层次的原因的,有时还是十分具体的。那怕是阿Q式的造反,革命,总是希望在革命中得些好处的。否则冒着杀头的危险又是何苦来哉?远不如躲在土谷寺内抓虱子来得过隐。

对于任何人来说,在其造反的时候,总当问一个为什么?这是不言而喻的。

……

1966年,那一年,我只是一名年仅25岁[1942年出生],仅具初中文化的,在一家面馆[拱北楼]工作的三类年轻厨师,巧就巧在这家面馆位具无锡闹市[崇安寺],也是无锡文化大革命各种信息最多,大字报最多的地方。

本来,我是一名很不关心政治,也没有资格关心政治的普通老百姓。在履历表政治表现一栏中我填写起来,只是一般群众,平时上班下班,就是家里到店,店里到家这样的两点一线,只有礼拜天时,看一次电影或上一次图书馆,去郊区风景区与家人拍一次照,也是难得,平时在单位,工作表现也很一般,每月评奖时,最多也只是二等奖[大致三,四块钱],除了积极地为了学烹饪技术,拍拍师傅的马屁外,既不讨好谁,也不欺负谁,所以在平时既无须示强,也无须示弱,既没有冤家,也没有恩人。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样的平和和无奇,骨子里是不是想着"出人头地",自己也不知道。

1966年的9月2日,无锡这个地方出了一挡之事,后来被定名为,"9。2"事件。当时,我也是一无所知。因为我的不关心政治,当然也就从不看大字报,在店内,我是被我们书记指名专门腾写大字报的,[按照上级领导的布置,群众先写成小字报,交给书记审阅,书记认为有必要张贴的再交由我腾写成大字报贴出去,因为我会写几个毛笔字],但是,外面的大字报都是由学生们写的,我们不但不知道具体情况,可以说,基本是看不懂,看了也是白看。又过了几天,我们店的一位不识字的女同事她叫吴静娟,闲聊时,她突然问我,"9。2"事件是怎么一回事,我说,我不知道,她又说,这么大的事,你会不知道?

出于好奇,当晚下班,我就在回家的路上,开始看路两边的大字报。看着看着,就觉得大字报上所反应出来的观点,与在会上学习过的<十六条>[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不那么一样,尤其是关于运动中不得整学生的规定,很不一致。但是,看也就看了,只是看看而已,或许在闲聊时多一个话题。巧就巧在,第二天正轮到我在店里值班。值班是通宵的,为了安全,一夜是不许睡觉的,就是坐夜,最好是喝茶聊天。又是一个巧就巧在,再明天,我是星期天,还有巧就巧在,店里还有两名刚从中学辍学回来顶替父母来店里学徒的女孩子,一位名叫高金英,一位名叫苗月华,她们也是第二天休息,平时又常听我讲故事。这天下班前,她们居然主动的对我说,她们明天反正也休息,不如今晚她们就也不睡觉了,陪我值班,条件是我给她们讲故事。还有一个巧就巧在,我是店里负责腾写大字报的,纸和笔墨就在我手头,现成的。就是这几个巧就巧在,促使我一夜之间成了无锡文革的名人。从此走上了我自己当时也感到莫名其妙的造反生涯。

这天晚上,还有最后一个巧就巧在,高金英,苗月华她们二人,各自在来店里陪我的路上,拣到了几十张学生发的传单。我一张一张看着这些传单,发现在"9。2"之后,还有一个"9。3"大慰问,是说学生们在"9。2"事件中,不但错误的冲击了市委,还举行了长达数日的静坐,绝食,对市委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也给市委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所以在全市各基层都组织了浩浩荡荡的全市大游行,慰问市委领导。这就又使我联系上了,这几天,在我们店门口,每晚有人押着几名十五,六岁的学生,向我们店借了长凳,在我们店门口斗,批的事。本来我就想不太懂,年仅15。6岁的在校学生,都是在红旗下生红旗下长的孩子,怎么会是什么反革命呢?那些被斗的学生的样子,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盘旋,那些时不时拌以冷拳的好事之徒实在让人看不上眼。当然,现在想来这些人,都是有单位的大人,或许还是党团员,积极分子,他们用行动斗批了这些学生[当然是别人家的孩子,而不是自己的孩子]就是保卫了市委,党在无锡的最高领导机关,以显示自己对党的忠诚。就在这些传单的启迪下,我[或许还有我们]盟动了,也写一张大字报的念头。或者就称之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吧”。其实也就是写写玩玩而已。

这天晚上,一个是25岁的小青年,一个不深谙事理,毫无城府,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厲害的我,两个更是什么也没有弄明白,刚从学校辍学回来顶替自己父母工作的小黄毛丫头,就这样的三个人,在一起倒鼓了一个晚上,终于由我起草了一份大字报,题目就是<不要责难无罪的学生>,原本只想呼吁一下,请诸位大人们手下留亲,不要责难这些无罪的学生而已,所以在写这张大字报时,措词也非常小心,决不敢用什么"不准","不许""不应该""不允许"等等,只用了平和,劝解的"不要"而已。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三个人终于将大字摆贴在了拱北楼马路对面的三阳南北货商店的橱窗上,我拿着梯子,他们拿着大字报和刷大字报的酱糊。

大字报是刷出去了,心里难免忐忑不安,想早些看到反应,又有点怕。。。。。。因为在贴出去之前,我们店刚上班的,曾被打成右派的朱老先生[他是被贬到我们店里劳动的会计]曾劝过我,说,最好不要去贴,弄不好会骑虎难下[但又不敢明说]。我犹豫了一下,但在贴贴玩玩的思想支配下,并没有在意。只说了句,不会吧?还是贴了出去。下午三,四时许,当然地放不下心,还是来到店里,经过时看到大字报旁,看的人很多,也不敢挤进去,就很快到店里,果然听到两个一好一坏的消息,这位朱会计告诉我,你贴大字报,公司保卫科科长陈育新要你去他办公室一趟,我说你休息在家,他就走了,明天不知会不会再找你,我不知道。这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只好等到明天再说。还有一则,对我来说算是好的消息,一位与我比较要好的服务员老师傅告诉我,他说,我是挤进去了,但我不识几个字,批的人不少,我看不懂,只识得三个字,"好得很"。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可突然来店里的人多起来了,从来没有电话的我突然的也多了起来。他们不是来吃面的,而是直接找我的,记得第一批来找我的是,无锡师范的学生,他们要去了我的大字报底稿。说要印成传单去发,渐趋的来的人越来越多,我一个人自然是招架不住了,又找来了高,苗两位,可她们都是娃娃,除了觉得好玩,仅此而已。

第二天就不得了了,电话是一个接着一个,信,每天有数百封之多,回复是不可能了,来约谈的人,使店里无法再营业了,店主任和公司领导对我意见很大,我也无法了。况且我还要上班,拿工资。

2,只好成立群众组织---星火战斗诞生

在这段时间里,来找我谈看法的人很多,外地各大学就有,北京大学,北京第二外语学院,清华大学,北京工业学院,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最远的大约就数哈尔滨军工学院了,简称哈军工[我是从来也没有听说过]本地的大都是一些中学生,他们大都是来讨要<不要责难无罪的学生>的大字报底稿的,底稿是给第一批来找我的无锡师范的学生拿去了,我来不及接待是毫无疑问的,但大约有10多20名本地的工人几乎天天来帮助我做接待工作,他们用在我这里知道的一些情况,加上他们自己与我大置相同的观点接待那些学生。他们中,我还记得的有,李进发,赵唤荣,许建平,殷叔良,陆国旗,顾林生,顾铁平,江水根,韦晓明。。。约二十人左右。

除了接待,还不时的有学校的学生组织大电话来要求声援支持他们的革命行动,9月12日,李进发提议成立战斗队,名称是9。12战斗队,有人说,无锡尚没有成立工人战斗队的先例,我们因为是星星之火,就叫它星火战斗队好了,我同意了,当天贴出声明。星火战斗队就算成立了。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5649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