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903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康生接见宁夏三派赴京代表团负责人时的讲话(一九六七年九月十四日)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一九六七年九月十四日康生接见宁夏三派赴京代表团负责人时的讲话

〖时间:一九六七年九月十四日深夜24:10至次日凌晨3:05,地点:人民大会堂。康生、李天焕等中央领导同志接见了宁夏各派代表团负责人(代表团负责人员名单略)。六十二师徐副师长也参加了会议。〗  

康生同志问了每个人的名字,了解了本人和家庭的一些情况。当问到丁毅民时,康老问了他的年龄,丁即介绍了他如何受迫害,如何开除党籍等情况。康老问如何解决的。当问到张浩时,张浩自吹在中央组织部就和黑帮进行斗争,在宁夏又和杨马斗争。康老说:“那你一贯正确喽!”又问:“你算不算当权派?你是筹备处的头头喽!”  
康生同志说:我今天来晚了些,审查国庆节演出的节目去了,我从节目里带来了一句话:无产阶级、工人阶级有错误就改正。我告诉大家,犯了错误不要紧,改正了就好了。康生同志问各方来了多少人,问到筹备处有多少人时(筹答:三十人)是否太多了?(筹:不多,看来还少呢?)三十人还嫌少?那就在宁夏开会好了!代表是代表一种立场,一种思想,一种情况,(筹插言:我们那里还很紧张,把我们打散了,人抓去了。)你们那里的情况,我们知道。(筹插言:我们很紧张)紧张一点好,紧张方能促进你想问题,促进矛盾尖锐化了方能解决。否则不痛不痒不能解决问题(筹又插言:解决好了就好了,解决不好,就更不好了)。康老重复一遍说:解决好了,就好了,解决不好,就更不好了,这时筹又插言打断康老讲话,康老说:你们老讲人家,你们要先把自己检查检查嘛!(筹又插言:赶得我们无家可归了)。你们无家可归了?你们先把自己的缺点检查一遍!  
康老说:这次会议的目的是和大家见见面,认认人……(筹又插言:被敌人反对是好事……)康老生气地说:不谈了!  
康老开始讲话:  
今天大家来,认识认识,对各派代表交代一下。宁夏问题,中央解决的步骤是先解决军区问题,军区问题是关键问题,朱声达长期顽固地对抗中央指示,中央绝不允许这样做的。朱声达对中央的手段很恶劣,我们军区的同志也好,群众组织的同志也好,都要揭发。宁夏的问题主要在杨、马。杨、马敢那样,也是有朱支持。朱声达在长时期里,上抗中央,下压群众,因此这次开会首先解决军区问题。  
这次各派代表都来了。毛主席的方针是各派都来,听取各方意见,那怕反革命组织,反动组织,都可让他来。反动组织并非群众反动,是头头反动。保守派,造反派都来,来的不是一个观点,正确的观点来,不正确的观点也来。  
中央决定这次各方代表来京解决问题的背景是,宁夏武斗正厉害,特别是吴忠指挥部被围剿,广大革命群众组织受到摧残,在这个时候,叫筹备处来开会,是向总指挥部做了许多工作的。总指挥部和筹备处进行武斗,给中央解决宁夏问题造成许多困难。以后,徐师长做报告就能说明问题,野战部队执行命令遭到抵抗是很不正常的。  
你们来这里开会,什么意见都可以讲,材料都可给中央送。  
关干会议名额的确定,有几个因素,原来是要解决两派武斗问题。宁三司参加了没有?(三司答:没有参加,我们反对武斗,也挨打了。)挨打的各派都有,检查一下,各有各的道理。你们少来一些,不是不平等。原来考虑两派多,你们少,有利于解决问题,不要理解错了。  
到北京来开会,中央反对宗派主义,小团体主义,只要毛泽东思想派。要按毛泽东思想办事,从人民利益出发考虑问题。中央最近发表社论,要党性高于一切,不要派性高于一切。  
各派代表来的不少,在北京给中央添麻烦,不能为会议设置障碍。对此无论那一派都有责任。我们规定各条,要求大家都遵守。  
一、摆事实,讲道理,不要吵架,骂娘,那样解决不了问题,不要没讲完就插上,说人家“造谣”,要看真理在谁手里。你们要达成协议。你们算几派呀?(宁总司说:四派)我看三派吧!三派也好,五派也好,无论几派,不从阶级基础看,就看不出来。  
二、北京开会,各派都不能互相捉人,不要打架,搞打、砸、抢、抄、抓,要坚决执行六·六通令。你们能不能执行?(众答:能)(丁毅民插言:我坚决拥护,希望家里也这样做),你这个丁毅民怎么这样,我说是在这里,家里问题慢慢解决,不能一口吃一个馍头,不要急嘛!我说的是北京。不执行“六·六通令”就不够代表资格。  
三、不要在大街上贴乱七八糟的传单和图片,这对文化大革命不利,对国内、外阶级敌人有利、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千方百计地搜集这些东西,一百美金一张,特别是死人的照片。张贴这些东西只能往我们脸上抹黑。我们的问题靠中央解决,不是大街解决。  
四、不要到北京各单位去串连,北京有派别,你们不了解,他们也不了解你们,要依靠中央,不要陷入派别斗争。  
五、检查一下,有没有带武器的?筹备处有没有?(筹答:没有)要好好检查一下,我们有经验,开始说没有,后来又有了!  
一定要按着毛泽东思想办事,以上几条希共同遵守,要告诉全体代表。康老说:希首先检查自己,作自我批评,无论那一派,特别是筹备处的同志。筹备处的同志有的被关起来了,现在来开会了,这些代表要想一想,筹备处在宁夏都干了些什么。筹备处向解放军开枪你们还可能不知道。六十二师进驻银川等地受到很大阻碍。筹备处的同志要想一想,向中央交待些什么,不要光责备别人,不责备自己。同样,“宁三司”,“宁总司”也要想一想,你们在这场文化大革命中,总的立场是怎样的?要从路线上看问题,看站在那条路线上。毛主席说:世界上没有真正中立的,不倾向于这一方,就倾向那一方。要从路线上、方向上看问题。看问题要看主要方面,不要看次要方面,要看本质,不要看形式,要向前看,不要向后看。  
康老问了问宁夏情况。徐副师长汇报,六十二师进驻银川、吴忠等地受到的阻碍,介绍了毛泽东思想宣传车被砸,宣传队受围斗等情况。康老并询问了吴忠、永宁是何时进驻的,是怎样进驻的。康老严肃的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军被打了,同志们想一想,我们的长城被打了……(筹备处打断康老发言:我建议进行调查,围斗宣传车的情况不符合事实)我看首先自己调查自己,不是我们调查。在中央面前要实事求是。  
徐副师长汇报了参加第一次打宣传车的农民经过宣传教育,觉悟了。第二次遇到宣传车就不打了,而且还阻止别人打。康老指出:农民是好的,群众是好,头头坏,就是头头坏。欺骗农民会受到农民惩罚的,将来农民会找他们算帐的。(对筹备处代表)不要听自己人讲的就信,就觉得是对的,好多是造谣。徐副师长说:宁夏的问题,搞反动路线,盖子已经揭开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与群众见面了,群众就觉悟了。  
康老接着讲到朱声达搞资本主义复辟的一些问题,举出一些实例。康老说,在毛主席著作的扉页上印了乌七八糟的东西,这是对毛主席著作的侮辱。(筹备处插言:这事我们有错误,但事实有出入,扉页上印的东西,装订时可裁掉)。怎么能这样看问题?你们想了没有?这是世界人民的宝书,你们侮辱了它。不能那样解释!我看了非常愤怒,你们侮辱世界人民热爱的伟大领袖,世界人民的伟大导师,还说是别人捞稻草,你们说拥护毛主席,到底是真拥护,还是假拥护?我在北京看到了你们印的书?有极大的阶级愤怒,没有愤怒就不是毛主席的学生,不是共产党员,不是无产阶级革命派。  
朱声达是军区司令员,难道他不懂吗?中央责成兰州军区进行处理,但朱声达拒不执行,兰州军区处理不下去。是那样的顽固,反动。我解决其他地方的问题都没发脾气,但是处理宁夏的问题我发了脾气,这是阶级的愤怒,我所以提这个问题,因为这是大问题,是关系大方向的问题。  
补充: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中立的,中间状态的,不是倾向左的方面,就是倾向右的方面,从路线方面看问题,从方向上看问题,不是从个别的部分的,小的事情看问题,当然也可以看,但是主要的是从大方向上看问题,就是抓主要问题,不要把次要的问题当做主要的,当然次要问题也还要过问,另一个是从本质看问题,而不是从形式看问题,不要把形式当做本质,最后一点,各派都要注意这个问题,眼睛向前看,不要向后看,但是原则问题要搞清楚,眼睛要看到今后怎么办,眼睛不但要看现在还要看将来,向前看,抓住本质,抓住主要问题,不要纠缠次要问题,要使文化大革命坚决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反对走资派,把矛头对准朱声达等人,在这个斗争中,革命的大批判中间要促进宁夏的革命的大联合,方向就是这个方向,不是向宗派分裂方向走,而是向着联合的方向走。  
他们就是欺骗农民,欺骗农民的人要受到的农民的惩罚。农民死了,将来要同他们头头算账的,你们代表自己也是不清楚的,你们也听了你们自己人讲的不要就信,不要觉得自己就是对的,自己人报的情况许多是假的夸大的,制造谣言都信,有些情况你们不那么清楚,拿阶级观点去分析,从路线上去看,你们筹备处到底认为声达怎么样?这是个首要问题,你们代表要研究这个问题。朱声达实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支持你们,蒙蔽你们,利用了你们,青年受蒙蔽,群众受蒙蔽,农民受蒙蔽。工厂、学校为什么有两派?并不是有阶级基础两面派。后面有人支持,或者是走资派,或者是坏人,或者是一种社会思想。宁夏的问题并不难解决,而且六十二师进驻银川以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盖子揭开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同群众见面了,群众是好的,宁夏的问题容易解决。  
农民挖路砍树背后有坏蛋!在座的有贫下中农出身的,谁愿意把自己的树随便砍掉?那根本不是群众想的,很清楚了。  
朱声达就是利用这一点,宁夏就有一个军分区,其他都是人武部,人武部也受朱声达的欺骗,上了个大当,他不是不晓得不认识的问题,他是有他的一条路线,有他的一条纲领的。你们代表晓得不晓得。在宁夏印毛选在封面上都印上筹备处的标语,这是全国没有的事情。  
你们不要把这种问题凭空起来看,你们错误就没有认识到,我还不是说你们,你们怎么能那样说,我是亲眼看见的,那是对毛主席著作的极大污辱。  
(筹备处:当然,我们工人在印刷上不严肃,就让指挥部捞了一把。)同志呀!你怎么这样看?!我看到了,你们想了没有?对世界人民的宝书,这是极大的侮辱,不好那样解释,什么不严肃,什么捞了一把,我,今天不责备你们。你们的态度是错误的;我说的是朱声达,我看了后发脾气,这是最大的阶级愤怒。我们伟大的领袖,世界人民的导师,世界人民极端热爱,怎么是人家捞一把的问题?你们到底是真拥护,还是假拥护,怎么能够这样做?!我们在北京看到这个事情是极大的阶级愤怒,发电报给朱声达,要他检查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要受受教育,这厂是军管了的,朱声达不传达,不执行。我不是给同志们发脾气,这是阶级愤怒,没有这种愤怒就不是共产党员,不是毛主席的红卫兵,不是无产阶级的革命者。我不是责备工人,我是讲一个军区司令员、政委,接到电报还不处理。难道他们不懂。难道这是认识问题,以前错了,指出了错就检查,不仅如此,大军区派了工作组去检查,还解决不了,那样顽固,那样反动,派工作组还说不相信他们,他肆无忌惮地反对毛主席,侮辱毛主席,自己做错了还不执行,你看他们站在什么立场上?  
至于小将犯了错误,工人犯了错误,可以检查,军区司令员、政委对中央采取那样态度,中央怎能容忍?我解决其他各省的问题,我都是平心静气地讲,唯独宁夏问题上发脾气,这是革命的阶级愤怒。我所以提这个问题,提醒同志们注意大问题,方向问题,最主要的问题,不要把最主要的问题当做技术问题。那样就不对。事较多,就举这一个例,启发同志们想一想,犯了错误改嘛!不要去掩盖那个错误,辩解错误,这样自己就提不高了。因此我们提醒大家抓大方向,从两条路线斗争问题,掌握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反对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抓主要问题,不要把方向问题看成次要问题,看成个别的,技术上的问题。不要把个别问题当做主要问题。第二,要看本质,不要看形式,看本质的问题,不要被形式所迷惑,第三,要向前看,不是向后看。  
总的是做什么,不做什么,不在会议上吵架,让大家讲话;第二不准在会议期间打、砸、抢、抄、抓;第三、不张贴有利于敌人、不利于文化大革命的传单、图画、照片;第四、检查一下,绝不允许携带武器,如果有,立即交出来;第五、主要讲自己的问题,不要搞这样那样的联合,不要搞到北京的派别斗争中去,那样的派别是很复杂的,就是不做有害于宁夏的问题,有害于会议的事。要做什么,要掌握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要掌握大方向,要掌握中央的政策,在批判斗争中促进革命的大联合。拥军爱民,具体的在宁夏就是拥护…师,在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批评和自我批评,等等。  
整个宁夏的形势和全国的形势一样是大好的,宁夏的问题不难解决,我们的会议一定能够开好的,这个很自然,从你们自己的发言中,你们的思想中不同,能一下同意,有个认识过程,这个并不奇怪。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